因为他觉得,新新的存在,恐怕会让静钰那个眼里容不得沙子的人,跟他提出离婚。

    果然,之后静钰开始跟他闹离婚的事情。

    新新刚刚被他接回到施家的时候,脾气臭,动不动就骂人,张口就是脏话,一看就被教育的不像样子,身上一堆的臭毛病。

    可是他发过几次火以后,就发现,新新乖巧了。

    他不再是那个说话毒舌的孩子,慢慢的嘴里的脏话也少了。

    然后在某一天,他眉头稍微蹙起,新新就缩起了脖子,还小心翼翼的开口哄他,这让施锦言很敏感的就发现了问题的所在。

    新新跟着白长大到三岁,可是白一直在上班赚钱,很少顾忌到新新。

    所以新新才会学了一堆的坏毛病,就是为了引起白的注意。

    可是新新……似乎很缺爱,哪怕你对他好一点点,他都会很兴奋。相应的,他那么小的孩子,就能敏感的察觉到他情绪上一丝细微的变化,要知道这么多年,他一直锻炼的喜怒不形于色,就连父母有时候都不知道他是高兴还是不高兴,可是新新却仅仅透过他一个不起眼的小动作,就知道他对他不耐烦了。

    施锦言的心里,在当时就产生了一丝悸动。

    他原本想要不管新新,不理会他,将他仍旧扔给白,大不了每个月多给她一笔钱,或者一次性给一笔钱。

    可是那一刻,他却觉得自己的这个想法,太残忍了。

    可是他当时到底没有改变注意,直到有一次,他带着新新去吃饭,新新吃饭的时候,时不时的看了他一眼,然后突然开口:“爸爸,我以后再也不说脏话了,你可以让我和你们一起住吗?”

    他说到这里,见施锦言脸色一沉,就猛地低下了头,然后继续开口,“我,我也保证不调皮捣蛋了,在幼儿园不欺负别的小朋友了,爸爸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可是,可不可以,不要不要新新?”

    可不可以不要不要新新?

    这么绕口的话,却说的他整个人都僵住了。

    然后在商场上锻炼出来的冷硬心肠,终于在对着司静钰之外的另一个人,软了。

    他记得自己当时的心软得一塌糊涂,然后抱起他来,开口道:“新新放心,爸爸不会不要你的。”……

    新新就是这么乖巧的孩子,退去了那些明摆着在外面的坏习惯,他其实是一个敏感到有点自卑有点没有安全感的孩子。

    这样的孩子……他真的不忍心,将他送走。

    施锦言抬起头来,看向丁梦亚,见她紧紧盯着自己,知道今天如果不给她一个说法,恐怕丁梦亚不会轻易的松口。

    施锦言抿了抿嘴唇。

    他半响没有开口说话,丁梦亚就缓缓的低下了头,盯着前方会议桌上准备好的书本,然后过了一会儿,她才开口道:“我不是嫌弃那个孩子,可是如果你没有心理准备的话,你打算怎么办?你以后,不想让静钰要孩子了吗?”

    这话落下,施锦言急忙抬起头来,“没有,我一直想要我们两个的孩子。”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