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锦言莫名的心里一沉,看着丁梦亚的神色,他就知道,接下来的谈话肯定不会很愉快。

    他点了点头,就看到丁梦亚往旁边走过去,施锦言跟在了她的身后。

    两个人来到旁边的一个会客厅里面,里面空无一人,丁梦亚走进去,就坐在了旁边的椅子上。

    施锦言想了想,将房门关上,然后这才走过来。

    他站在了丁梦亚的面前,再次喊了一声,“妈。”

    “你跟静钰,到底离没离婚?”丁梦亚张口就询问了一个重磅炸弹。

    施锦言顿了顿,然后不解的看向她。

    丁梦亚就开口解释,“静钰的事情,这么多年一直瞒着我,直到前段时间报道出来,我才知道你们的婚姻竟然走到了这一步,问静钰,她嘴里没个准话,所以我就问问你,是怎么回事?”

    施锦言听到这里,点了点头,然后抿了抿嘴唇开口道:“离婚协议书已经签好了,但是离婚证还没领。”

    法律上,签了离婚协议书,就算是离婚了。

    离婚证只是走个形式。

    丁梦亚听到这里,点了点头,接着开口,“我听说,你有个儿子……”

    施锦言抬头看了丁梦亚一眼,急忙解释:“是我跟白的儿子,但是他已经五岁了。”

    换言之,他在婚姻内没有出轨,只是之前的风流债。

    丁梦亚再次点了点头,然后抿了抿嘴唇,旋即开口,“自从我在多年前,将正霆棒打鸳鸯以后,我就觉得,自己剑走偏锋,不该干涉小辈们的感情的事儿。可是没想到,我又走到了另一个极端。这么多年一直放任司正霆和司静钰自由发展,让两个孩子也过得这么不幸福。如今终于看到正霆和奈奈好了,你们两个,我又完全忽视了。今天想了想,身为静钰的妈妈,你的岳母,有句话我必须要问你一下。”

    施锦言直接站直了身体,非常恭敬的开口,“妈,您说。”

    丁梦亚听到“妈”这个称呼,微微蹙起了眉头,接着就再次开口询问:“我就想问你,这一次婚礼,你跑了过来,是不是还喜欢我女儿?”

    施锦言听到这里,微微一愣,半响后才抿了抿嘴唇,“是。”

    丁梦亚盯着他看着,“静钰心里也是有你的,这一点我身为她妈妈很理解我的女儿,她当年就算再不堪,也不会随便找一个男人结婚。我看你们两个现在这副样子,是和好了?”  Hello,继承者

    和好了?

    施锦言想到在山洞里面,她松开了自己的手,然后又闷头扎进水里,将他救了出来,还主动亲吻他。

    所以他们两个,是和好了吧?

    施锦言再次点了点头,“是。”

    丁梦亚就盯着他的眼睛,“那么你告诉我,你以后打算怎么处理静钰和你的私生子?我听说,你的私生子是跟你和你爸妈一起住的,对吗?”

    施锦言想到这里,微微一愣,他绷紧了下巴,没有开口说话。

    说实话,两年前发现新新的时候,他对新新是厌恶多过喜欢。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