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整个人像是被电流击中一样,僵在原地,只感觉一种酥酥麻麻的感觉,从心底慢慢升起。

    像是看到了什么希望,她咬住了嘴唇,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看向离婚协议书。

    因为管理过帝豪,所以哪怕不走心,可是施锦言名下的产业,她都清楚。

    然而此时此刻……

    她看向那份离婚协议书。

    他们婚房属于她了,他在郊区还有另外一套别墅,也是她的了。

    甚至,华普有限公司里面的股份……施锦言只占了百分之六十,却给了她足足百分之五十!另外百分之十……不用想也知道,是他为了赡养两位老人和新新这个孩子。

    现在,施锦言就只有给父母住的那套房子了……

    她紧紧攥住了拳头,觉得自己应该是看错了。

    哪怕是愧疚,可是一个男人怎么可能会将公司都交给了她?!

    她再次看向那离婚协议书,一字一字看过去……

    发现她的嫁妆还在她的名下,别的财产基本上都属于她……

    她的眼眶一下子就湿润了,那些被忽视的施锦言行为,慢慢涌上心头,她咬住了嘴唇,手指都颤抖起来,有个想法在心底深处疯狂的生根发芽。

    他是喜欢她的……吧?

    可是当年他的话,又萦绕在耳畔。

    司静钰努力让自己保持着冷静,努力的来分析这件事情的真假,可是却越想越乱,越想越觉得哪个想法都是真的。

    她后来干脆将离婚协议书合上,扔到沙发上,抱住抱枕,就这么坐在那里发呆起来。

    施锦言到底是什么意思?

    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他到底在想什么?

    这些念头却疯了一样在她脑海中滋生,让她简直不知道要怎么办。

    司静钰将头埋进了抱枕里。

    她从小就是天之骄女,哪怕妈妈在公司很辛苦,可对她和弟弟一直采用的都是精英教育,她出身高贵,富贵窝里长大,别人看见她只有羡慕的份儿。

    所以,她自身虽然低调内敛,可骨子里透着的骄傲,是谁都看不到的。

    大学里,她喜欢施锦言,接触了半年以后想要在自己的生日宴上对对方表白,却被告知,施锦言是白的男朋友。

    她当时整个人都愣住了。

    骄傲让她不允许做出抢夺别人男朋友的事情,所以就这么一直压制着自己的恋情。

    直到……毕业的时候,再也忍不住,做错了那件事情。

    之后孩子丢失,她回国,跟他结婚。

    天知道那一次她去找他,询问他是不是喜欢自己的时候,她是低了头的,可是他的回答,却让她觉得自己卑微到了极致!

    从那以后,他们相敬如宾,这么多年来,她到处寻找孩子,一年大半的时间在外地,只有几个月在国内,却也跟他貌合神离,甚至在国内的时候,他们很可能一个月也见不上一面。

    所以,她再也没有怀疑过他对白的爱。

    可是此时此刻……综合他近段时间做出来的事情,她真的觉得,施锦言可能是……喜欢自己了吧?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