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奈奈自己的婚礼没能如愿,所以就将所有心血都放在丁梦亚的婚礼上了,所有的小细节,都是她跟司静钰商量以后决定的,就连一张小小的请帖,也是她跟司静钰设计出来的,跟普通的请帖不同。

    这请帖批量的生产了以后,她随便拿了两个就放在了她的包里,打算回去给丁梦亚看看,到现在还没来得及添上名字写上地址。

    所以此刻,庄奈奈递给施锦言的是一张空请帖。

    她看着施锦言,露出了一抹坏笑:“施先生,不好意思没想到竟然在这里看到你,所以就先将请帖发给你,到时候凭借请帖可以入场。只是时间仓促,我还没来的及写上名字和日期,谁的婚礼您肯定知道了,日期就是一周后,在巴厘岛,你要是有空,就来捧场啊!”

    庄奈奈自己感觉,施锦言是喜欢姐姐的,而姐姐对施锦言就更不用说了,那种浓烈的喜欢哪怕再淡淡掩饰,也没能逃过她的双眼。

    既然双方都喜欢对方,却又不说出来,那么这其中肯定有着他们都不知道的误会。

    可是双方的性格都属于那种淡定类型的,施锦言甚至比司正霆还要更加闷骚,她要是不给他一个催化剂,恐怕这两个人这辈子真的就要这么错过了。

    庄奈奈想到这里,就垂下了头。

    如果施锦言真的就这么放任他以为的司静钰嫁人,那么他们之间或许就真的回不到过去了。

    而且又不是真的司静钰的婚礼,也没有损失。

    但是万一施锦言到了最后……后悔了呢?

    想一想他大闹婚礼抢婚的场面,庄奈奈突然就感觉到一股兴奋,真实的好期待啊有木有!

    于是,她就这么任由某人误会的笑了笑,然后后退了一步,上了自己的车离开了。

    施锦言定定看着那大红色的请帖,喜庆又透着一股时尚美观,他的心都紧紧揪了起来。

    她要跟姚腾结婚了……

    他们要结婚了。

    他握着请帖的手用力起来,一周后,竟然这么仓促啊。

    他们的离婚证都还没领呢,就要结婚了啊。

    他抿了抿嘴唇,低下了头,往前走了两步,进入到了自己的车子里。

    说要给她一个干干净净的婚礼,可是真到了这种时候,他却又升起浓郁的不舍。

    他的整个青春,只有她。

    他最美好的年华,从二十岁到三十岁,整整十年,心里只有她。  Hello,继承者

    可是现在,就这么看着她嫁人了?

    施锦言垂下了头,发动了车子。

    他在街道上漫无目的的逛了一下午,然后到了下午四点,去幼儿园接新新。

    新新从幼儿园跑出来的时候,看到爸爸熟悉的高大的身形,兴奋的就直接跑了过来,“爸爸!”

    跑过来以后,顺势往他的车子里看了两眼,“爸爸,阿姨呢?”

    施锦言身形微微一僵,“她……”

    “哇!”新新突然就仰着头,大哭起来,他指着施锦言大骂道:“爸爸是个大骗子!是骗子!!”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