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锦言微微一愣,还没有开口说话,姚腾的拳头,就挥舞过来。

    他被姚腾打了一顿,这中间,他没有还手。

    昨天晚上是静钰的第一次,他觉得自己亏欠了姚腾。

    被打的鼻青脸肿,他却觉得满心的快意。

    他兴冲冲的跑到了辅导员的办公室,对他开口:“老师,研究生,我不读了。”

    辅导员愣住,“为什么?”

    施锦言抿了抿嘴唇,虽然满脸的伤,可是他的眼神里和唇边都透着笑意,他开口:“因为,我要为爱的人撑起一片天了。”

    他跟司静钰已经走到了这一步,读研至少要二年半才能参加工作,两年半……他等不及了。

    他要向静钰求婚,他要创造他们两个的未来,他要赚钱,努力赚很多钱,至少可以娶得起她。

    他雄心壮志,从来没有一刻像是现在这样期盼着赚钱。

    辅导员看着他,“疯了,疯了!”

    可是他却笑着从办公室走出来,然后原本没有找工作的心思,也活络起来。

    他身上只有几百块钱了,他打工了整整一个星期,用所有家当,为她买了一个白金的戒指,然后就兴冲冲的去找她。

    他要去向她求婚,向她表白。

    可是当他打她的电话时,却被告知,对方已经停机。

    他愣住,接着就开始疯狂一般寻找她,最后去了司家别墅,才被告知,她去了国外留学。

    她去的那个地方,是他交换学生的国家。

    他整个人都愣住了,此时此刻,他没钱没护照,连去找她的资格都没有。

    他茫然的站在司家别墅,定定看着里面。

    北京城的天空又黑又透着雾霾,连空气都是浑浊不干净的。

    他却觉得,心里有一丝迷茫。

    她出国……是为了躲他吗?

    他攥住了拳头,却不知道要怎么办。

    他知道,给别人打工,虽然日子过得轻松,可却永远都无法与她站在起来,唯有创业一条道路。

    之后,他就开始疯狂的工作,疯狂的创业,创业初期,他曾经为了节省一点钱,饿出胃病,更曾经因为劳累胃出血住院。

    他努力的存钱,只为存够了钱,可以买一套别墅,等她国外回归的时候,给她一个家。

    然后,他这一等,就是两年半。

    这两年里,他虽然没有去找她,却得到了她的消息。

    姚腾在当年的那场刺激中,转业去做了警察,谁都不知道他去了哪里。

    而司静钰,也终于在两年后研究生毕业回家。

    她回来的那一刻,他去机场接她。

    远远地,能看到曾经光鲜亮丽的大小姐,如今狼狈不堪。

    她瘦的出奇,比两年前也黑了一些,听说是因为她到处去旅游才引起的。

    她从来都是这样的人,生活的自由自在,没有任何人可以让她停下脚步。

    他当时公司刚刚有些规模,就抽出了几百万去买了一套别墅,也就是他们后来的婚房。

    当时财务部的人劝他,应该将这几百万投入到公司扩大规模,可是他却摇头拒绝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