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敢?

    庄奈奈眼瞳一缩,她有什么不敢的?

    五年前,做的不对的,是他们,不是她!

    丁梦亚绕开了她,指着自己的房门,“你敢吗?”

    明明知道是激将法,可庄奈奈紧抿了一下嘴唇,还是走了进去。

    丁梦亚的房间,跟司正霆的卧室格局差不多,不同的是,她的房间,装修很华贵,一张三乘三米的欧式大床,与庄奈奈房间里的那一张,有几分相似。

    看到这张床,庄奈奈的眼神,疏忽间又是一黯。

    原来……那张床,到底还是她误会了司正霆啊。

    她真是在想什么,司正霆怎么可能会为了她,换一张床?

    将这个想法摒弃,她回头,看向丁梦亚,充满了敌意的开口,“你要说什么?”

    丁梦亚缓步走进来。

    哪怕穿着睡衣,穿着拖鞋,整个人也透着一种成熟女人才有的风韵,一颦一笑间,高高在上,华贵无比。

    庄奈奈感觉自己在她面前,完全被压制,她背脊挺得笔直,努力仰着头,让自己看上去不那么弱势。

    丁梦亚关上房门,旋即看向她,脸上没有了面对司正霆和管家时的笑意,她表情认真,说的话语重心长:“庄奈奈,你一向是个聪明人,五年前是,现在仍旧是,我不在乎你是为了钱,还是为了什么跟正霆结婚,我只是想提醒你一句,顾家那群人不是善茬,你应该知道,你下半辈子的幸福,在谁手里。所以,你现在的首要任务,就是给正霆生个孩子。只要你们好好生活,以前的事情,我都会一笔勾销。”

    生个孩子?一笔勾销?

    庄奈奈听着这话,简直都要笑了!

    见过不要脸的人,却从来没见过这么无耻的!

    五年前明明是她对不起自己,可听听这话,只要自己生个孩子,她就可以接受自己?

    她庄奈奈从来都不需要别人的施舍和怜悯!

    庄奈奈深吸了一口气,顾及到对方是司正霆的妈妈,她咬住了嘴唇,紧紧攥住了拳头,“你说完了?”

    丁梦亚皱起眉头,叹了口气,“庄奈奈,不要觉得我的话难听,我希望你好好考虑我的话。”

    “你的意思我明白了。”庄奈奈扭头就走,来到门边时,突然听到身后丁梦亚的声音,“还有,五年前的事情,我不希望正霆知道,我相信你也是,不是吗?”

    庄奈奈听到这里实在忍不住,猛地回头,她冷笑,“怎么,怕五年前的事情被他知道,会怨恨你?”

    丁梦亚眉头一蹙。

    庄奈奈此刻终于觉得自己找回了一些气势,她眯起了眼睛看着丁梦亚,还想要说些什么,脑海中却突然闪过司正霆几天前在车上说过的话……

    “以前的事儿,都过去吧。”

    他清清淡淡的一句话,却让庄奈奈又看到了希望。

    她跟司正霆已经结婚,是要过一辈子的。

    那些想要讥讽丁梦亚的话,卡在了嗓子里,半响,才开口,“你放心,我不会告诉他。也希望,你不要再来打扰我们的生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