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想到这里,就抿了抿嘴唇,半响后还是担心她的身体,然后淡淡“嗯”了一声。

    接着,他就跑了出去。

    他打了热水,还给她买了红糖,可是到了他们楼下,却不知道要怎么给司静钰打电话,只好打给白,让白下来拿东西。

    他克制不住的想要关心她,克制不住的想要跟她在一起。

    所以每一次,白打电话来,他总是没有办法拒绝对方,就这么一次一次的,变成了一个傻子。

    甚至因为他的体贴,他成了全校标准男友。

    有人说过,他对女朋友太好了,他也没有反驳过,因为内心深处,他是那么的渴望,可以将司静钰当成自己的女朋友。

    他已经不记得了,多少个风雪交加的日子,多少个烈日炎炎的日子,他被白一个电话叫过去,给他们买外卖小馄饨送过去,买西瓜送过去……

    知道她胃不好,每天早上也是准备好两份早餐带过去……

    他的所有付出,都是为她,在大学里的四年,他每一日的付出,都是为她。

    可是她却永远都不会知道。

    他默默的守护在她的身边,甚至不惜被人说成是白的男朋友,只为可以关心她,照顾她。

    想到这里,施锦言就垂下了头。

    他甚至当初,闷着头去超市给她买过卫-生-巾……

    可是她或许,永远都不会知道。

    他想到这里,就觉得胸口处再次闷闷的。

    然后下意识看了一眼手机上的时间,记实录上显示着事件,他看到以后就恍然,今天似乎又是她的生理期。

    大学里的时候,她每一次都会肚子疼,所以他每个月的那几天,都会为她们送饭。

    而结婚后,他就发现,她似乎宫寒,每个生理期的时候,都格外的痛苦,躺在床上盖着厚厚的杯子,可是她的腹部却非常冰凉。

    他每一次总要给她熬上浓浓的姜糖水,喂给她喝。

    今天……她淋了雨,情绪又那么的激动,会不会现在正不舒服?

    想到这里,施锦言的心,忽然就提了起来。

    他皱起了眉头,突然就开始焦灼不安。

    他来回的走着,在房间里走了好几圈,终究还是忍不住,看了一眼卧室的方向,给保姆打电话,等到保姆过来以后,叮嘱保姆照顾好新新,然后就跑了下去,开着车直接去了司静钰的别墅。

    姚腾带着司静钰上了车,再次往西郊别墅走。

    路上,司静钰一直沉默不言。

    等到了别墅以后,她更是麻木的直接往里面走。

    到了客厅,她脱了鞋,也不换拖鞋,就往楼上走,“我要去睡一觉。”

    然后上了楼,进入了卧室,将姚腾一个人留在了楼下。

    姚腾自己坐在卧室里,正在沙发上坐着,手机忽然响了起来,他接听,对面就传来了一道声音:“大队,这里发生了一起杀人案!”

    姚腾听到这里,噌的坐直了身体,皱起了眉头,“我马上来。”

    他站起来,看了看楼上,然后就大步的往外走。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