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锦言听到这话,握着方向盘的手忽然握紧,麻木的心,也再次开始痛起来。

    让阿姨来做妈妈吗?

    他之前是这么想的,哪怕明明知道自己的想法很自私,可是他还是对她放不开手。

    可是现在……

    他忽然就垂下了眼帘,半响后才缓缓开口,“我不知道。”

    他不知道怎么办了,他现在能怎么办?该怎么办?

    他咬住了嘴唇,看着前方,然后带着新新回到了父母居住的地方。

    新新是个敏感的孩子,知道爸爸不高兴,他一句话也不说,配合着洗漱好了,就乖乖躺在床上。

    或许是因为今天流了很多血的原因,本身就比较脆弱,所以几乎是躺下的那一刻,他闭上眼睛就睡着了。

    施锦言坐在他的床头,静静凝视着他。

    新新小小的,瘦瘦的,躺在床上,杯子都没有拢起来多少,施锦言看着看着,就抿住了嘴唇。

    然后他突然伸出了手,轻轻的摸了摸他的脸。

    他这辈子,注定无法给新新一个完美的家了。

    他愧对新新。

    他在他的额头上印上一吻,这才站起来,轻轻地走出去,关上了房门。

    他来到客厅里,然后就坐在了沙发上,他想要让自己努力不去想这些事情,可是今天晚上司静钰哭泣的样子,还是深刻的印到了他的脑海中。

    他觉得胸口处更闷了,突然就想要抽烟。

    他摸了摸自己的口袋,发现里面没有,就走到自己的卧室里,然后在打开抽屉的那一瞬间,看到了里面放着的一个盒子。

    他的视线,在看到那个小盒子以后,微微一顿,人也僵住了。

    接着,他就将那个小盒子拿起来,轻轻打开,里面一个四叶草的白金手链,静静的躺在里面,手链细细的,小小的,却精致可爱。

    他愣了愣,将项链拿了起来,思绪忽然,就回到了上大一的时候。

    那时候,他刚从乡下来到北京城,他没有被北京城奢侈贫富分化严重的生活眯了眼,却被她眯了眼。

    在第一眼看到她的时候,他就抑制不住的心跳加速。

    她优雅大方,跟他都是新生,之所以认识她,是因为这一届的新生之中,优秀学子是他们两个,被推荐进入学生会。

    他还记得那个下午,他到学生会去报道,他清清爽爽的站在那里,背着书包,正在登记自己的情况时,听到了外面的脚步声,接着房门打开,她走了进来。

    他抬头看了一眼,就被她惊艳到了。

    她当时穿了一条红色的裙子,白皙的皮肤在裙子的映衬下,显得整个人高贵又典雅。

    那种高贵,是他这样的人,根本就无法仰视的。

    她却一点也没有因为自己家境富有有什么架子,反而满脸愧疚的对学生会里面的人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来晚了!”

    即便是隔了这么久,他还清楚的记得,当时司静钰眼神里透露出来的歉意。

    他向来是淡泊名利的人,从来不会妄自菲薄,可是看到她的第一眼,他就觉得对方灿烂的让他睁不开眼睛。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