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没有开大灯,就借着门口处的小灯传进来的微弱光芒,呆在黑暗中。

    一个人,沉默了很久。

    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只是意识有点散,让她捉不住自己的想法。

    她一会儿想到了多年前的那一晚,一会儿又想到了丢失的那个孩子,整个人身上也一会儿热,一会儿冷的。

    然后她就出了一身的冷汗。

    她站起来,迷迷糊糊的走到卫生间里,打算冲洗一下,可是打开了浴室喷头,泼下来的水却是凉的。

    那一股凉意,冲击的她全身一个哆嗦。

    这才想起来,好久没住了,前面的水肯定是冷的。

    她哆嗦着身体,将喷头对准了旁边,等待热水。

    可是等了一会儿,她再次看向那喷头,然后咬了咬嘴唇,再次将冰冷的水,泼到了自己的身上。

    刺骨的冰冷,侵蚀着她的全身,却让她比以往更加清醒。

    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眼神渐渐坚定起来。

    离婚吧,司静钰,还在期待着什么?

    她勾起了嘴唇,也没有等水热起来,就关了喷头,拿起浴巾裹住自己,走出去。

    等到走出去以后,她躺在床上,湿漉漉的头发也没有吹干,看着天花板看了半响,她突然想到还在自己家里的新新。

    施锦言和白现在不知道去哪儿了,施锦言让她照顾新新,这是不是说明,新新现在一个人在家?!

    她皱起了眉头,噌的从床上跳了起来,拿起衣服就往身上开始穿。

    可是穿到一半,她却又顿住穿衣服的动作。

    新新一个人还是有人陪,跟她又有什么关系?

    她将刚刚穿上的裤子,又脱了下来,然后再次躺在床上,目光空洞的盯着天花板看着。

    看着看着,她却又猛地坐了起来。

    连续几次,她终于忍不住了,直接套上裤子,就往外跑。

    她的头发还湿漉漉的,这么出门,被风一吹,顿时打了个哆嗦,可是她没有任何犹豫的冲进了车库中,开着车就跑了出来!

    从西郊开车到市区,大约要四十分钟。

    她到达的时候,天已经全黑了。

    小区内有救护车在闪烁着,她也没有在意,她停了车,就往楼上看,发现自己房间里的房灯是开着的。

    这说明,新新果然在这里。

    那么,新新到底是一个人,还是有人陪?

    如果是一个人,新新在干什么?

    会不会害怕?  Hello,继承者

    她犹豫了一下,纠结着坐在车内,不敢下车。

    然后她就咬住了嘴唇,那是她的家,她怎么不能回?

    于是她直接从车上下来,然后走进了楼梯里。

    有穿着医护人员的人,从里面走出来,她看到以后,给他们让了位置,然后等这群人离开以后,她就走进了电梯中。

    电梯很快来到了18层,她从电梯里走出来,走到自己房门口处,然后打开了房门。

    房门打开的那一瞬间,就听到新新的声音:“爸爸,我害怕,下一次能不能不要把我一个人留下?还有,阿姨呢,怎么还不回家?”

    ps:今天八更~更新完,明天中午十二点见哈~那啥,八更也不少的,不信你们去看看别的作者都更多少……以后保底八更,月票过百加更哈~集体么么哒!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