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人一下子就沉默下来,谁都没有开口说话。

    车子缓缓行驶的路上,车里的气氛,安静的让人觉得憋闷的慌。

    司静钰干脆打开了音乐,慢慢的就放出一首歌曲,那是张信哲的《过火》,曾经施锦言很喜欢,所以她也就跟着一起听。

    那是属于他们的年代,他们的青春岁月。

    而这首歌放出来的时候,施锦言也忍不住顿了顿,慢慢凝视着前方。

    “……既然爱难分是非

    就别逃避勇敢面对

    给了他的心

    你是否能够要得回……”

    两个人一时间都听的入了神。

    在爱情的世界里,本来就难分是非,没有先来后到。

    是她对他动了心,所以才会总是对他格外的宽容。

    如果是别人背叛了她,她恐怕早就跟对方断的干干净净,只有施锦言,让她做不到干脆。

    她曾经也以为,给了他们足够的时间,他就能够回头。

    甚至当初在知道他跟白在一起的时候,她还想着,只要她做得足够好,他就没有办法提出分手。

    而到了现在,所有情绪都已经平复,再想起当年的事情,她才恍惚间觉得,自己似乎当初提出离婚的时候,只是为了跟他闹一闹,让他跟白断干净。

    可是她对他的爱,却在一次一次的伤害中,终究磨平了吧?

    她顿了顿,看向前方,突然间就不想说话,觉得有一种从内到外的疲惫。

    施锦言开着车,思绪也在开着小差。

    跟她结婚以后,她还是隔段时间就会出去旅游。

    他什么话都不说,只是默默放任着她,因为他觉得,他们是夫妻,他们可以有一辈子的时间来了解对方,来爱上对方。

    所以放任她去寻找所谓的自由,放任她去满世界的寻找姚腾。

    甚至到了最后,他都舍不得去怪她。

    要怪,只能怪他给她的自有太多。

    白带着新新回来的那一刻,他才第一次觉得慌了,有了新新,不知道她是否还会在原谅自己,是否也正好给了她一个借口,来提出跟自己离婚?

    可是现在,他真的不想放手。

    他的手指渐渐握紧了方向盘。

    其实,他从来没有想过,会成为如今这种人上人。

    他小时候的愿望,就是可以找一份好工作,有稳定的收入,找一个好妻子,以后就算是留在北京了,也可以跟妻子贷款买房,做一辈子的房奴。

    直到,他在大学里遇见她。

    她是富家千金,举手投足都带着贵气和优雅,无论在哪一方面,都能将他压下去。

    为了能够跟她成为朋友,他努力让自己变得优秀,可以说,如今的成就,他大部分都是为了,能够努力的去配得上她。

    可现在,公司有了,钱有了。

    她却要没了。

    想到这里,施锦言就再次垂下了眼帘,明知道应该放手,让她去寻找她的幸福,可是他就是做不到。

    施锦言淡淡的垂下了头,到了司静钰的公司以后,他看着司静钰推开车门,下车,然后他在她就要关上车门的那一刻,再一次强调了这句话:“晚上,我来接你下班,一起去吃晚饭。”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