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静钰皱起了眉头,看着这一对父子,只觉得太阳穴突突直跳,让她不知道要说点什么,要干点什么。

    她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走到两个人面前,从自己的包里拿出钱包来,从其中抽出一百块钱递给施锦言:“你自己打车回家。”

    施锦言听到这话,盯着她看了一会儿,那黝黑的眼神,这么盯着她,会让她有一种他似乎在认真专注的盯着她看的感觉,这种眼神,似乎要将她的心神都吸引进去。

    这种眼神,她有多久没有接触过了?

    司静钰的心,忽然就砰砰砰乱跳起来,抑制不住。

    她急忙侧过了头,忍不住伸出手放在心口处,压制住那心跳。

    喜欢一个人,或许就会这样,与他对视的时候,就忍不住心跳加速,这是连自己都没有办法控制的事情。

    可是她不喜欢这样子的自己,在爱情里,她过得实在是太失态了。

    她垂下了头,坚定地从施锦言身边走过,就听到他开口,“我爸妈今天去欧洲玩了。”

    司静钰一愣,扭头看向他,就见施锦言依旧那么认真的盯着她,“他们辛苦了这么久,这一次终于报了团,欧洲游完十五天,今天早上离开的。”

    “……所以?”

    施锦言抿了抿嘴唇,依旧面无表情,非常冷淡,“所以,现在家里没人,而我的钥匙,也已经丢了。”

    司静钰:……

    司静钰太阳穴再次突突直跳,“你这么多年,在北京也置办了很多房产了吧?”

    施锦言面不改色,“嗯,但是只有这里,距离我爸妈家最近。”

    这里距离他们家最近,距离新新的幼儿园也是最近的。

    司静钰听到这话,才再次愣住,她怎么……就没有注意到这个问题?

    为什么她那么多的房子,她却选择住在这里,是因为……这里距离他们近,她心安吗?

    她咬住了嘴唇,再一次在这一场婚姻中,自己真的是卑微到尘埃里,可是属于她的爱情之花,什么时候会开放?

    不,他们早就过了花季,再也开不了了吧?

    想到这里,她的心就狠下来,从施锦言身边经过,“这跟我有关系吗?”

    施锦言定定看着她,抿紧了嘴唇。

    这两年来,他一直想要找她谈谈,可是每一次,她的态度都如此坚决,透着让他觉得恐慌的果断。

    他不敢去找她,就想这么拖着。

    至少……他们在法律上还是夫妻。

    他每次都是用这个想法来安慰自己。

    可前天和昨天,让他突然间觉得,司静钰是不是对他也不是没有感觉?

    他们毕竟夫妻了那么长时间,他们毕竟……在床事儿上也那么和谐,每一次他们做夫妻之事儿的时候,他总会有一种错觉,似乎她喜欢自己。

    施锦言想到这里,心里也是一沉,他抿紧了嘴唇,突然伸手拽住了司静钰。

    司静钰一愣,回头,就看到施锦言的神色非常凝重,她的心里忽然一沉,不知道为什么莫名的就涌上了一层紧张。

    他……要说什么?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