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静钰让他走,他转头就走,哪怕心里很想见她,很想要跟她多说几句话。

    他走到门口处,却又缓下了脚步,然后就在他不知道要说点什么,想要多跟她待一会儿的时候,身后,那道熟悉却又陌生的娇软身躯,却一下子扑了过来!

    施锦言整个人都懵了,只觉得大脑在这一刻都空白起来!

    他的身体都绷紧了,僵硬的厉害。

    她是不是,要留住他了?

    她是不是不让他走了?

    是不是这几年的婚姻,到底让她对他还是动心了?

    正在他思考着这些问题的时候,就看到电梯叮的一下子响了起来,接着一道高大的身躯走出来,往这边走过来。

    姚腾穿着警装,高大威猛,跟施锦言比,他属于阳刚类型的,再加上身为警察每天必须训练,所以非常健壮,脱下衣服都可以做健身老师了。

    他看到这边的情况后,脚步微微一顿,然后就诧异的喊了一声,“静钰?”

    接着,施锦言就感觉到身后的女人,身体微微一僵,她的手,像是触电一样,嗖的一下子就从自己腰上拿走了。

    施锦言只感觉自己刚刚涌起的信心和感动,在这一刻,一瞬间轰然倒塌。

    他只觉得姚腾的出现,就像是一盆冷水直接迎头泼下来,让他的心都凉了大半。

    是啊!

    他怎么可能会觉得司静钰是在留下他?

    她明明喜欢的是姚腾,要跟自己离婚了,她此刻应该是欢喜无比的!

    就像是这么多年,她始终在外面寻找,不就是在找当年黯然伤神,突然离开,没有给大家留下一点线索的姚腾吗?

    施锦言突然就攥紧了拳头,他的眼神一瞬间冷下来。

    然后他就站直了身体,缓缓回头,就看到司静钰脸颊上挂着泪珠,那副样子,让人看见了就觉得怜惜。

    她一向不是一个爱哭的女孩子,这一次……是觉得自己太无情,耽误了他们的时间了吧?

    施锦言忽然间觉得心灰意冷,他苦涩的抽了抽嘴唇,垂下了头。

    自从被他发现“那件事儿”以后,他就该明白的,她有多讨厌他,所以,他到底是在不甘心什么?

    施锦言垂下了头,突然就觉得自己真是可笑,一个月前在庄奈奈与司正霆的婚礼上,他竟然还对她进行了表白……

    现在想来,当时她唇角的那抹笑容,是不是讥讽?

    施锦言忽然就冷了表情,他抱着新新往前走了两步,脚步都不停的直接从姚腾身边经过,进入了电梯。

    然后他回头,面无表情的按住了电梯的关门键。

    在电梯门关上的那一瞬间,他脸上一贯平静的表情,终于有些破裂了。

    努力经营维持了四年的婚姻,真的可能要……走到尽头了吧。

    他垂下了头,忽然觉得眼眶有点酸,然后他就缓缓垂下了头。

    司静钰眼睁睁看着他面无表情的离开,忽然就觉得自己的眼泪,真的很可笑。

    她最近……实在是哭的太多了,都不像她了。

    她擦了下眼泪,努力将心口处的酸涩压下,然后看向姚腾,“你怎么来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