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不可以不离婚?

    司静钰盯着他看着。

    只觉得好笑。

    这两年,她孤身一人,他身边却有儿子,还有一个深藏在心里的朱砂痣。

    所以,到了这个时候了,他到底是怎么有脸说出来的这两句话?

    可不可以不离婚,他到底是有什么脸,说出这句话?

    可她却抿紧了嘴巴,“为什么?”

    她觉得自己很贱,都到了这个时候,竟然还想要听一个原因。

    她定定看着施锦言,就见他看向了她,“静钰,我爱你。”

    静钰,我爱你。

    她等了这么多年,就是为了等到这句话,所以当这句话出现的时候,她甚至一瞬间,整个人都懵住了。

    他爱她……

    这一句迟到的“我爱你”,让她整整耗费了八年的光阴。

    司静钰定定的看着他,想要通过他的眼神,分辨这句话的真假。

    他黝黑的眸子里,依旧寡淡,看不出任何的情绪,一如他们这么多年的婚姻,似乎永远都是一个色调。

    司静钰苦笑了一下,她怎么会这么傻,竟然相信这句话。

    她低下了头,“所以呢,新新怎么办?白怎么办?”

    施锦言皱起了眉头,继续看着她,却说不出一句话来。

    这些年,如果他能找到处理他们的办法,他也不会等到现在才来挽回她。

    他知道自己没有资格,却还是抱着一线希望。

    可当看到她唇角的嘲弄,他的心,忽然就死了。

    是啊,她是不是觉得,他的爱很廉价?她是不是觉得,他的爱很虚假?

    甚至,她是不是觉得,他根本就没有爱她的资格?

    可偏偏,他还抱着幻想,想要用爱留住她。

    他抬头,看着司静钰,盯着她的嘴唇,就听到她开口,“施锦言,很抱歉,我……唔”

    后面的话,却被他直接堵在了嘴唇里。

    他突然发难,伸出大手楼主了她的腰,亲吻上她的唇,将她到嘴的话,直接吞咽下去。

    不,不能说出来……

    施锦言此刻只有这一个想法。

    他的亲吻,熟悉又陌生,让人发狂,司静钰用力捶打着他,“呜呜……”

    可施锦言,却始终紧紧拥抱着她。

    一向寡淡的人,此刻却有点疯狂,那个吻,带着毁灭一切的爱意,让人心底发颤!

    司静钰用力的推他,却怎么也推不动。

    就在这时,一只大手忽然伸了过来,直接握住了施锦言的肩膀,用力将他们分开!

    施锦言被人用力推了一把,后退一步,就看到姚腾一身便装的站在司静钰身边,警惕的看着他。

    而司静钰捂着自己的嘴唇,也不可思议的看着他。

    施锦言忽然就觉得自己真的很失败。

    他眯起了眼睛,紧紧攥住了拳头,然后就看到姚腾对司静钰开口,“静钰,我找你有点事儿。”

    司静钰点头,“好,我们去那边谈。”

    她像是极其厌恶似得看了他一眼,然后再次用力擦了擦嘴唇,像是要将什么东西擦掉,转身之前,看向施锦言,“我会让律师,将法院的判决书发给你。”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