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生听到这话,叹了口气,“萧小姐,这个问题,我已经无法回答。萧夫人的肿瘤似乎得到了控制,但是你知道,在脑子里的东西,大家都说不准。当初我们判断萧夫人活不过半年,现在都过了一年了,才突然爆发,只能说,让她继续吃那位中医的药,能多活一天,就是跟老天爷在争命。”

    多活一天,都是跟老天爷在争命。

    庄奈奈觉得喉咙被哽住,鼻子酸涩的厉害。

    她正在发呆的时候,就听到萧启的询问声,他的声音带着颤意:“这个病,难受吗?”

    这个病,难受吗?

    庄奈奈听到这话,也看向了医生。

    医生沉默了一下,才开口道:“很难受,脑瘤的症状是头疼,时常伴随着恶心呕吐。会让人有一种无力的感觉,这个病主要是几乎是每时每刻都在折磨着人,严重时会影响视线。”

    头疼,恶心呕吐……

    庄奈奈忽然想到经常看到妈妈伸手揉着自己的太阳穴,想到那个晚上听到妈妈房间里的异样的声音,想到那天崔星爵给她做的面条,她吐出来……

    她忽然就紧紧捂住了嘴巴,咬住了拳头,低低的哭了出来。

    原来,在她开心,在她跟小懒懒玩的时候,妈妈还在经历着这样的痛苦。

    她还记得当初丁梦亚与李管家有事儿的时候,自己还给妈妈打电话,让她去劝慰对方,当时妈妈说会给丁梦亚打电话,那时候自己还在想,妈妈忙什么,为什么不去见自己最好的闺蜜,是不是那个时候,妈妈其实最难受的时候?

    一年,三百六十五个****夜夜,妈妈一个人在默默承受着痛苦。

    她呕吐到不能自已的时候,会不会想要吃个药,还要自己慢慢挪到药瓶边上?

    会不会在某个深夜,妈妈头疼的睡不着,抱着头在床上默默的打滚忍受?

    会不会在她撒娇的某一时刻,其实妈妈正迎接着一拨疼痛的高峰?

    她的眼泪,缓缓落下,她的身体因为憋着哭泣,而微微颤抖着。

    而萧启,更是整个人苍老了那么多。

    他想到,是不是在自己某个怨念她的时刻,训斥她的时刻,其实她是在承受着痛苦?

    这一年里,她一直默默陪伴着他们,陪伴着家人,表现的那么平和,压抑着自己的痛苦,该是多么的心性和隐忍力度,才可以让一个人承受住这些?

    萧启的眼眶终于红了,一滴浑浊的泪水,瞬间眼角,缓缓落下。

    整个vip病房中,一片寂静。

    所有的人都坐在客厅里,不发一言。庄奈奈站在病房门口处,看着房间内妈妈的头发被踢出了,带了一个帽子,她闭着眼睛,皱紧了眉头,似乎在忍受着什么痛苦。

    连睡觉,都在无时无刻不疼痛,可是她却什么都不知道。

    庄奈奈低下了头。

    过了半响,才听到萧启的声音,“你,早就知道?”

    庄奈奈扭过头来,就看到司正霆低着头,站在萧启面前,听到萧启的询问,他点了点头,“是的。”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