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奈奈眼眶一红,有点想哭。

    可以吗?

    当然可以。

    就算回到西八里庄,她今天晚上恐怕也睡不着了。

    她现在很恐惧,很惶恐,同时,也很害怕一个人呆着。

    到了别墅,她就上了楼,静静呆在婴儿房里,看着床上的两个宝宝,心里发酸。

    司正霆无声无息的守护在她的身后,一句话也不说,也不劝她去睡觉之类的,两个人坐在柔软的地毯上,静静凝视着孩子。

    司正霆的大手轻轻抚摸着她的后背,这种安静的陪伴,才让她觉得心终于慢慢平静下来。

    房间里放着舒缓的催眠曲,两个孩子张着小嘴,睡得香甜,几乎没有声音。

    到了最后,庄奈奈抬起头来,看到司正霆英俊的样子,莫名的脑海中突然闪过徐大志在美国时候,为了让自己对他死心,就故意做出挖鼻孔搓泥那种恶心的事情。

    压抑的心情忽然转缓,她甚至“扑哧”一声笑出声来。

    她笑了,司正霆这才有了反应,他扭头看向她,那一副不明所以的茫然样子,让庄奈奈忍不住再次勾起了嘴唇,又笑了起来。

    笑出了第一声,又笑出了第二声,庄奈奈感觉自己这才缓过劲来,她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就听到司正霆清冷的声音缓缓开口:“其实,这个世界上每天都在死很多人,所以你不用太在意。”

    庄奈奈:……

    她当然知道不用害怕,可是听到死亡,和亲眼看到死亡,是完全不同的两种感受好吗?!

    然而这话还没说出来,就听到司正霆继续开口:“死亡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人心。李玉凤这样,也算是罪有应得。米诺如今的惨剧,都是她造成的,而她不知悔改,还算计你,算计你妈妈,甚至六年前还找司机撞了你妈妈,她的罪恶太重了。”

    庄奈奈:……

    司正霆从来都不是一个话多的人,更不会在背后非议别人,也从来不相信命运轮回,可这次为了劝她,也算是使出了力气了。

    这一刻,庄奈奈突然就不想假装了,她将头靠到司正霆的肩膀上,开口道:“司正霆,你给我唱首歌吧?”

    司正霆顿了顿,然后就慢慢的哼了一首歌曲。

    他的嗓音低沉清冽,带着特有的一种男性味道,唱了一首轻缓的抒情歌曲,名叫《寄生》

    你说我们不会变

    做回朋友会舒服些

    你说你怕太浓烈

    走得越远越没感觉

    你说时间会冲淡一切

    距离让我们好过些

    但是你走得越来越远

    我却越来越有感觉

    我寄生在你的世界多一天

    就连自己影子都要看不见

    你带走了什么你看不见

    它却不断侵蚀着我每一天

    我寄生在你的回忆多一天

    就连自己声音都要听不见

    我哭喊着什么你听不见

    因为我寄生在回忆里面

    在这回忆里面

    ……

    他唱的歌非常好听,让庄奈奈有一种似乎比原创更好听的感觉,而且这首歌,应对他们此刻的心境,竟然非常有感觉。

    庄奈奈听着听着,不知不觉的闭上了眼睛,在他的嗓音中,睡着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