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都市太子 第二千八百四十三章 冰释前嫌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今天第二更!】

    刘镒华两臂交叉于胸前,懒懒地道:“放心,我不会在你药里下泻药的,只是放了几块冰糖,免得司徒大小姐苦得喝不下。本公子心胸大度的很,不像某人,摸了两下身子就仿佛结下了什么深仇大恨似的。”

    小婉真是有苦说不出,不知是该哭还是该笑,一口气把药喝完,冷冷看着刘镒华:“喝完了,我要休息了。”

    刘镒华眨了眨眼:“那就休息吧。”

    小婉气苦:“你在这里我睡不着……”

    “哦,毛病还不少。那本公子先走了,你好好养病,小心身体。”说着起身欲走。

    小婉冷哼道:“不用你关心。”

    刘镒华回过头来道:“我这主要不是关心你,要知道,你要是有个好歹,那可是一尸好几命啊。”

    “什么意思?”

    “哎呀,要说你虽然脾气不小,但做菜确实有一套。这些日子吃惯了你做的菜,再吃王孔兄做的,我们都变得没什么口味了。连张春那仨兄弟,中午都少吃了不少,念叨着小婉小姐什么时候好啊……。这你要是不给我们做菜了,我们可不都早晚得饿死啊?”刘镒华笑眯眯地道。

    小婉嘀咕道:“油嘴滑舌。”嘴角却是微微翘起,她当然听得出刘镒华话语中的恭维,谁不喜欢听好话啊,特别是厨师,听到夸奖自己做的菜好吃的话,都是分外高兴的。

    刘镒华微微笑道:“油嘴滑舌也是吃你的菜吃出来的。”

    两个人打打闹闹。之前下药的误会慢慢消除了。

    晚上,刘镒华睡不着。就起身披上了衣服,走到了院中。

    天上挂着一轮明月,院中洒满了幽幽蓝光。而院中石桌旁,赫然坐着一个姣美的身影。

    刘镒华一刻是小婉,这么晚了,她一个人坐在那里做什么呢?刘镒华不禁走了过去。

    “睡不着?”刘镒华在小婉的身旁坐下,将她的柔荑握到手中,轻轻摩娑。

    小婉转过头来。有点不好意思地看着刘镒华道:“公子也睡不着么?”

    小婉的声音轻轻柔柔的,听起来如春风般舒心。

    刘镒华道:“嗯,我出来透透气。”

    “公子,今天小婉是不是惹你生气了?”小婉忽然道。

    “为什么这么说?”

    “今日我把孔文给……”小婉低声道。

    刘镒华笑道:“哈哈,开开玩笑而已,孔文都没有生气,我为什么会生气呢?你放心吧。我们男子汉可没那么小气。”

    “嗯,那就好……”小婉看了看刘镒华,小心肝越跳越快。

    刘镒华突然笑道:“今天好像你只是忙着给别人做饭,你自己还没有吃饭吧?要不要给你弄点吃的?”

    小婉道:“不用了,公子,我不饿。”

    两人默默地坐了一会。小婉忽然道:“公子,你是真的喜欢小婉吗?”乌黑的眼眸看起来闪闪发亮,就好像最美丽的黑宝石一般,让刘镒华百看不厌。

    刘镒华将小婉柔滑的纤手贴到了自己的脸上,轻声道:“不喜欢。我能对你这么好吗?”

    “那……你是从何时开始喜欢小婉的呢?之前你不是说对我没感觉么?”小婉道。

    刘镒华闻言不禁有些为难,从什么时候喜欢她的?他自己也不清楚。好像第一眼看到她,那双眼睛就已经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之后,他们总共也只见了两次,不过每次见到她,对她的感情都好像要深一分,那么,究竟算是什么时候喜欢上她的呢?

    小婉也不急,不催他,只是静静地看着他,等待着答案。

    “什么时候……”刘镒华伸手挠了挠头,道:“可能……应该是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吧,那时你的眼睛就吸引了我……”

    小婉一怔:“那……那你为什么要逃避?为什么躲着小婉?”

    刘镒华尴尬地笑了笑道:“刚开始我是被孔文拉着去找你……所以,你知道的我这个人不会和别人抢……当然,如果是我的,那我就不客气了啊。”

    小婉笑了笑,忽然把脸凑到了他的面前,调皮地眨了眨眼,道:“那现在,你不逃避了吗?”

    闻着那淡淡而清新的香气,看着她近在咫尺的双眼和朱唇,刘镒华忽然心里一热,情不自禁地伸手扶住了她的双肩,抱了下去。。

    小婉吓了一跳,美丽的眼睛瞪得圆圆的,不知所措,一动不动任由刘镒华抱着她。慢慢地娇躯也软了下来,被刘镒华紧紧拥抱着,小婉感觉她现在浑身发软仿佛没有了一丝的力气。

    两个人来了一个长长的拥抱,然后刘镒华小道:“你说我现在还需要逃避吗?你现在就是想跑我也不会让你跑的。”

    小婉嗔了他一眼,低声道:“你欺负人……”

    刘镒华轻笑着将怀中软若无骨的娇躯紧了紧,道:“还不是你自己送到我嘴边让我欺负的?”

    小婉羞得把臻首埋到他的胸膛中,不说话了。

    过了一会,刘镒华忽然道:“你说你相信一见钟情,那你觉得,你现在对我一见钟情了么?”

    怀中女子抬起臻首,狡黠地看了他一眼,道:“我们当然是一见钟情了。不过实际上这个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能永远在你身边,这是小婉今生的唯一归宿,小婉的一生也只有这一个男人,无论身心,都会属你,只看你要不要而已……”

    “要,怎么会不要?哎,我总是觉得你太变态了,你心里面想什么我老是搞不明白。”刘镒华笑道。

    小婉狡黠道:“呵呵,我就是变态!我不是和你说了么?女人是善变的!只不过。我可不希望你善变啊!公子,你……会永远照顾小婉吗?”

    刘镒华认真道:“当然会。我会照顾你,疼你,一辈子。”

    小婉娇羞道“一开始,公子不理小婉,甚至有些讨厌小婉,让小婉很伤心啊。我本将心向明月,无奈明月照沟渠啊!只不过,我没有放弃。后来我成功了……”

    刘镒华嘿嘿笑道:“事实证明,坚持到底就是胜利啊!”

    小婉点了点头,突然道:“只不过,我现在总是觉得自己像做梦。对了公子,你说小婉是丑还是美呢?”

    刘镒华怔怔地看着她的脸庞,觉得她的眼睛很亮,朱唇很嫩。瑶鼻很挺,耳珠很圆,秀发很顺,皮肤很好,难道这不美吗?小婉为什么会这么说?

    “美啊,这个还用质疑么?”刘镒华笑道。

    小婉低声道:“就算是假话。小婉也爱听,至少证明公子肯哄小婉了。俗话说天妒红颜,女子的美,只属于自己和爱人,否则……总会引来祸事。这便是红颜祸水。所以。小婉有的时候还是有些惶恐啊。”

    刘镒华苦笑道:“什么红颜祸水?那都是胡说八道的。你用不着惶恐……”

    小婉道:“公子这样说,我就放心了。对了公子。我听说你给云雪柔探讨曲艺?你公子能不能为小婉弹唱一曲?”

    刘镒华苦笑道:“算了,三更半夜,对了,你唱给我听吧。”

    刘镒华回身看了眼紧闭的几间房门,小婉立刻会意,道:“好,我唱给公子听,我轻轻唱,不会打扰别人的。”

    刘镒华点了点头,将怀中的可人儿向上抱了抱,让她的唇离自己的耳朵近些。

    小婉轻柔的歌声在耳边响起,带着阵阵香风吹入耳内,痒痒的,麻麻的,心都酥了。

    起先刘镒华听得一脸的享受,手还跟着节奏轻轻拍着她的美臀。

    小婉的歌唱得很好,给刘镒华的感觉也很妙,但就是太妙了,妙得他听得那么的舒服。

    两人就这么坐在院中,一直到日出东方,金黄的光芒洒到两人身上。

    怀中的小婉不知不觉中已睡去,看着她睡梦中嘴角的微笑,刘镒华的心里也是甜甜的,眼神中充满了爱怜。轻轻地抱起怀中的可人儿,向她的房间走去。

    快到房间时,旁边忽然走出一人,正是早起的小紫。

    看到刘镒华怀中抱着一女子,显然是那个小婉,小紫就吐了吐舌头,以为刘镒华又要轻薄人家了。

    刘镒华轻“嘘”一声,用眼神示意她让开。小紫闪开,看着刘镒华像抱着宝贝般小心翼翼地将小婉抱进了屋内。

    刘镒华将小婉放到床上,盖好被子,在她额头上轻吻了一下,才轻手轻脚地走了出来。

    之后的日子里,刘镒华是愈发的感觉到小婉的贤惠和温柔了。她不仅琴棋书画皆有涉及,且均有不低的造诣,而且会舞剑,她虽武功尚不及艳儿,但那剑舞得真是美啊!连麦东宽看了都是赞不绝口,大称此女为宝。

    小婉侍侯人也很有一套,在刘镒华身边忙里忙外,把刘镒华侍侯得是舒服得皇帝都要羡慕。倒不是说原本小馨侍侯得不好。小馨亦是聪明温柔,心思细密的一个女子,但她多是从细节处去照顾刘镒华,多是顺着公子的意思,公子怎么喜欢,就怎么做,让他感到亲切和舒心。而小婉,则更多的是建议刘镒华该怎么做,是从另一种角度上去关心他,让他觉得温暖和甜蜜。

    看起来,小婉就像是一个女公子一般,把他的生活打理得井井有条。

    在闻之刘镒华的生日就要到了后,小婉更是熬了一天一夜,为他做出了一套合身的衣服来,甚至连内衣和鞋子都做了全套,让他好是高兴了一番。

    刘镒华穿着小婉为他做的长衣长袍和鞋子,心里觉得是暖暖的,甜甜的,说不出的舒服自在。

    “嗯,不错,好!小婉的手艺真是不错,这衣服是既好看又舒适,那些所谓高档衣服跟这根本没法比。以后我的衣服呀,就要有劳小婉的巧手了。”刘镒华张着两手。任着小馨、小紫和小婉一左一右一后地为他整理着衣服。

    小馨也笑道:“公子穿着小婉姐姐做的衣服,显得精神贵气多了。”

    小紫亦是娇笑道:“可不是。这衣服每一寸都仿佛是为公子量身定做的,完美到了极至,小婉妹妹的手真是太巧了。”

    小婉听了众人特别是刘镒华的称赞,心里犹如倒翻了蜜罐一般,甜得眼儿眉儿都笑弯了,柔声道:“公子要是喜欢,小婉就天天为公子做。”

    刘镒华整了整衣襟,满意地看着镜中自己的形象。自恋点说,真是英姿飒爽,风度翩翩啊!笑着回身搭着小婉的粉肩道:“那可不行,天天做,把我的好小婉给累着了,那我可得心疼啊。”

    看着两人这般甜言蜜语你来我去的,小馨是为公子和小婉高兴。小紫的心下则是不免有些妒嫉。这么几年下来,这个当年被强迫着成了刘镒华侍女的女子,如今已经完全适应了现在的身份,对刘镒华的感情也是与日俱增,到现在她自己也说不清对这个公子到底是个什么感觉了。

    晚上,刘镒华宴请大家。喝了不知多少桶酒的刘镒华,却只撒了几泡尿后,就已恢复如常,根本看不出一丝的醉意。但当他回到了自己的房间,看到屋内燃起的红烛时。原本清醒的心,却不禁有些迷醉了起来。

    推门而入。屋内只有小馨一人正一脸娇羞地垂着臻首坐在床边,本来与他们两人同屋的小紫今晚也识趣地去与婉儿睡了。

    刘镒华将门关上,走到床边,目光炯炯地看着只披着一袭透明轻纱的小馨。

    轻纱轻覆,那他曾看过无数回、吻过无数遍、抚摸过无数次的美妙酮体,在红烛光下,散发着无穷无尽的诱惑。

    “你是我的小馨。”刘镒华忽然道。

    小馨抬起臻首,眼中无限柔情仿佛秋水一般流过他的心坎。

    “小馨是公子的小馨。”美丽小侍女的话语,终是让刘镒华的激情开始迸发。

    将小馨轻轻放倒在床上,刘镒华也除去了鞋子爬上床去,开始隔着那层轻纱温柔地抚摸着这娇柔美妙的酮体,深深地嗅着那动人的体香,两人的呼吸都愈来愈急促,两人的身体都愈来愈火热。

    轻纱的蒙胧,让他的情望更加的澎湃和汹涌,疯狂地亲吻着那娇俏如花的面容,不断地抚摸揉捏着那凹凸有致的酮体。小馨的"shen yin"声仿佛石间青泉,虽丝丝涔涔,却甘甜美好。

    “我的小馨,宝贝小馨,小馨……”刘镒华的口中不停地低声呢喃着,仿佛在念着咒语一般。温柔地将轻纱除下,开始像以往每夜一样,一点一点,一寸一寸地亲吻着那娇嫩白皙、如玉般光滑的肌肤。

    轻吻她的额头,舌头划过挺翘的鼻梁,轻轻舔过鼻尖,含住了樱唇,"yun xi"、绞缠,而后继续往下,将她美丽的下巴含入口中,像在吃前世的雪糕一般,尽情地舔舐,再往下,是天鹅般雪白无瑕的脖颈,都被他深深地亲吻、"yun xi",留下了几个微微的红印。

    在秀发上深吻低嗅着,他含住了那晶莹如玉的耳珠,让她低吟,不停地扭动地娇躯,鼻间发出的声音听似痛苦,实则快乐至极。

    “小馨,宝贝小馨,我的好小馨,公子要你……今晚就要你,让你彻底成为我的女人,完完全全……”刘镒华在她的耳边轻喃道。

    小馨微微转过头来,宝石般的眼眸上已笼罩了一层水雾,眼波如水,看上去妩媚至极,显已动情。

    “公子,公子要了小馨……小馨是公子的……”小侍女低声却深情地"shen yin"回应着。

    将娇柔的身躯翻过来面对着自己,看着这完美的身体、娇俏的脸庞,他的双眼忽然有些蒙胧,鼻头也有些发酸。

    是泪么?是感动么?刘镒华微微笑了笑,深吸了一口气,缓缓地,轻轻地,温柔地,一点一点进入。

    薄薄的障碍瞬间被破除,撕裂的痛苦还未悲泣出声,就被温柔的嘴堵住,渐渐地,渐渐地,化为了甜蜜,化为了欣喜,化为了快乐。

    一点嫣红灿烂盛开,一个女子快乐轻吟,两个人的身心,完全结合在了一起。

    相隔了一间房,婉儿却仍是隐约听到了那似快乐又似痛苦的吟声,"jiao chuan"声,让她在床上是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

    “小婉姐姐,你也睡不着吗?”旁边小紫的声音响起,今日刘镒华一早便交代她晚上过来与婉儿一起睡,她就知道要发生什么事情了。整晚几乎都是竖着耳朵在注意着公子房间的动静。

    婉儿道:“他们……他们今晚怎么……这声音……”

    小紫娇声低笑道:“公子和小馨每晚都这样啊,我天天晚上都要听着这声音入眠呢。”与刘镒华同屋异床而睡的她,有时候甚至恨不得把自己和小馨相互替换了。夜夜听着这低吟声,让她这个未经人事的女子也是禁不住的情火焚身,总是不得不用自己来缓解痛苦。

    只可恨刘镒华经常对她动手动脚,又摸又亲,却总是点道而止不肯深入。她其实早已认了命,就把自己的身子给了他又如何,但他却迟迟地不肯突破,让她真是历尽了煎熬啊。(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