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都市太子 第二千八百四十二章 被下药?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今天第一更!】

    刘镒华又敲敲门,他明明看见小婉回屋了啊,难道睡了,不会这么早吧?

    又敲了两下。

    屋内传出一个闷闷的声音:“谁啊?”

    刘镒华道:“小婉吗?你没事吧?”

    那声音虽听起来奇怪,但却还是可以隐约听出是小婉的声音。

    “我没事。”

    “我可以进来么?”

    “啊?我……我有些不方便,等一下……”小婉在里面说道。

    刘镒华笑了笑,看起来,小婉刚才是在换衣服。人家女孩子换衣服自然要悄悄来啊。

    刘镒华没想到小婉竟然在换衣服,这一下,又被小婉当成了登徒子!

    刘镒华只能狼狈而逃。

    房间里,刘镒华和小馨的娇躯上不老实地抚摸滑动着。小馨和小紫两个人现在和刘镒华整天都在一起,绝对是贴身警卫啊。

    小馨突然说道:“镒华哥哥,你要把小婉姐姐收了吗?只不过,小婉姐姐好像对你有意见啊。她告诉我,她心里只有你,可没有什么孔文。可是你总是把她往孔文那里推?小婉姐姐说很伤心呢,她都想杀了孔文来表明孔文的态度呢。”

    “啊?”刘镒华一愣然后苦笑道:“不要了吧,这个玩笑就开大了。”刘镒华一边说,大手也没有闲着,已经在她的身上摸了起来,虽然这一段时间我刘镒华摸了不知道有多少次,可以说。这两个贴身女警卫的身体是在刘镒华的见证下一点一点丰满的。

    小馨道:“我觉得小婉姐姐可不是开玩笑,她说要请孔文吃饭。来一个鸿门宴呢。”

    “晕,鸿门宴?不过这个我喜欢。对了,我要拿下小婉很,怎么样?你们喜欢么?”刘镒华的大手钻进清香四溢的秀发中,捏着美白无瑕的脖颈。

    小馨也微微动情,轻声呢喃了一声后,才道:“啊?我们当然喜欢啊。反正镒华哥哥喜欢的,我们也都喜欢。只不过。镒华哥哥什么时候要了……要了我和小紫啊?我们两个已经不小了……”

    刘镒华笑道:“等周秀英和高玉英将军来了,我们再来吧。那样,你的身份会更重要一些……”

    小馨立刻兴奋道:“啊?周将军和高将军?这……镒华哥哥,你对我和小紫太好了!”刘镒华身边有500女兵啊,周秀英和高玉英不可能认识每一个女孩吧?现在看刘镒华是想把她和小紫身份提高一些,让周秀英和高玉英都开始重视她们,这一来她们是什么身份?基本上一下地从奴婢变成了大小姐啊!小馨怎么可能不开心?

    刘镒华看到激动地小馨。就温柔道:“激动什么?反正今后你是我的女人,不会给你幸福的!”

    小馨流着眼泪,然后喃喃道:“我是镒华哥哥的女人……我是镒华哥哥的女人……好幸福啊……”然后,她就幸福的睡了。

    第二天,小婉看到刘镒华的时候,后者已是一脸微笑了。

    “小婉小姐。这么一大早的,你要去哪呀?”刘镒华的语气如常。

    小婉恨恨地瞪了他一眼,转过头去:“我想出去走走。”

    刘镒华道:“出去走走也不必拿包袱行李吧?”

    小婉不语。

    刘镒华走到她身旁,在她耳边低声道:“昨天是我的不是,这里向你道歉了。我向你保证,以后不会再发生这样的事。还是不要走了吧。反正你走到哪里,我都有办法找到你。再说,你的金鲤鱼还没抓到呢。”

    小婉神色复杂地看了刘镒华一眼,忽然冷笑一声,道:“你现在还敢让我为你做饭吗?我做的饭,你敢吃吗?”特意在“敢”字上加重了音。

    刘镒华微微一愣,随即反应过来,大笑着转过身走回了厅堂:“你若是想下毒便下吧,本公子照吃不勿,只是不要伤害到其他人。”

    最后,小婉还是没走,早饭的时候,仍然是为众人准备好了饭菜。

    吃饭时,小婉一直用自以为阴狠的眼神暗暗瞪着刘镒华,时不时冷笑一声,看着他手中的饭。

    刘镒华却是一点不惧,吃得津津有味,还不住夸奖她,让她心里是大感奇怪,虽然她现在并未真的给其下药,但一般而言像刘镒华这样的纨绔子弟权贵公子,应该是最怕死的才对啊,为何竟是这般的自信?难道是自信她不敢放药吗?

    几天下来,两人都算相安无事,在其他人眼中,反觉得两人怪怪地,时不时就对望一下,一边冷笑一声,一边微笑一下,好像在打什么暗语似的。

    “公子,你是不是看上小婉姐姐了?”同刘镒华一起坐在浴桶中为他擦背的小紫忽然轻声问道。

    “我只看上了她的饭菜。”刘镒华趴在浴桶边一脸的享受,漫不经心地道。

    “可我看小婉姐姐最近有点怪怪的,对公子也不太一样了。”小紫道。

    刘镒华嗯了一声道:“因为你公子我太帅了。”

    这日,刘镒华真在院中看艳儿跳舞,小紫端了一盘点心过来笑道:“公子,这是小婉姐姐专门为你做的点心,说只能让你一个人吃,小紫都不许吃呢。”

    刘镒华眉头微跳,瞥了眼厨房的方向,果然见一道紫色的身影正站在门边,想这里张望,心下一笑,拿起一块点心吃了起来。

    “嗯,不错,不错,小婉小姐的手艺是越来越好了。”刘镒华一边吃着还一边啧啧有声地赞叹着,而那边的小婉则是开始心下暗笑了。

    不过过了一会,点心被吃掉一半了,刘镒华却仍是优哉游哉地看着舞。一点反应都没有,不禁让小婉大奇。

    “你这小子。这么享受啊!”一个怪声传来,刘镒华不用回头就知道,是孔文来了。

    小紫忙为他搬了张椅子出来,放到刘镒华旁边。

    孔文边走边笑道:“我听说你这边得了个天下第二的美厨娘,就来蹭点东西吃。啊!这点心是不是就是那个美厨娘做的?我尝一块先。”

    刘镒华闻言一下从椅子上蹦了起来,伸手拦住孔文的手道:“吃不得吃不得,这盘点心千万吃不得!”

    孔文不禁眉头大皱:“我说你是越来越小气了啊?怎么连块点心都不让孔兄吃了?你不让我吃,我偏要吃!”她的功夫岂是刘镒华能挡得了的。说着右手疾伸,一下把整盘点心拿到了手,舒服地坐到椅子上,美滋滋地吃了起来:“嗯,真是不错,不错不错,好东西啊!”

    刘镒华看得目瞪口呆。看着孔文三下五除二就把点心吞了四、五块下去,心中哀号:完了完了,不知道小婉在这里面下的是什么毒,这下不会把孔兄给毒死了吧?

    “快!孔兄,别吃啊,快吐出来!”刘镒华赶紧冲上去要抢那盘点心。那孔文却认定了是这徒弟在小气,更觉得这点心的美味了,在椅上左闪右避,几下就把点心吃完了,舒服地拍了拍肚子。那起茶杯喝了一口道:“真是好吃啊……!”

    刘镒华紧张地看着孔文,声音颤抖地问:“孔兄。你……你有没有觉得哪不舒服?”

    孔文瞪了他一眼:“孔兄我舒服得很!你这小子,才吃了你几块点心就开始咒我了,真是小没良心的。”

    刘镒华吞了口唾沫,又道:“有没有……觉得……肚子疼?”两只眼睛死死地盯着孔文的鼻孔,脑海里想着他七孔流血的样子,心底竟是有些苦涩--都是我害了孔兄啊!

    “嗯……”孔文的眼睛忽然直了起来。

    刘镒华的心咯噔一声:完了,发作了!

    “这……”孔文按着肚子,站了起来,脸上的肌肉微微抽搐,一脸的难受。

    “孔兄,你还有没有什么遗言?”刘镒华伤感地起身,缓缓道。

    “遗你个头……肚子好痛!”孔文微微弯下了腰。

    “孔兄,这事也怨不得小婉小姐,要怨,只能怨我。但您到了下面后,还是不要来找我了,徒儿胆小……再说了,您命根被阉,活在这世上看尽美女而只能指淫,实是活受罪。到了下面后,说不定命根就长出来了。据说那些女鬼不神经的时候还是挺标致的,应该能勉强入您法眼吧……”

    “罗嗦什么,你这院里的茅房在哪边?”孔文艰难地憋着声音道。

    孔文脸色更苦,一把抓着刘镒华的手臂道:“茅房……”

    刘镒华一脸的愕然,把手往茅房的方向指了指,孔文忙使起轻功,瞬间消失在茅房之中。

    继而“扑通咕咚”声此起彼伏,显然是货料不少。

    这时刘镒华才反应过来,捂鼻大呼“好臭!”,旁边的小紫和小馨早已是笑得花枝乱颤,连远处厨房里的小婉见状也是忍俊不禁,露出了笑靥。只是心下疑惑:为什么那中年人吃了立刻奏效,刘镒华吃了却不见管用呢?

    刘镒华瞥了厨房的方向一眼,心下不禁有些宽慰:看来小婉还是蛮善良的,不忍马上害我性命,只是用泻药整治。可怜了孔兄呦……

    今天一天,孔文几乎去了三十趟茅房,拉得腿都软了,这一代高手,居然是栽到了几块点心和泻药上面,实在是让人笑掉大牙。对此,孔文的解释是,虽说他武艺高强,等闲迷药泻药毒药对他都不管用,但这也得是在他有所提防的情况下才可以。他哪里想得到这点心里会有泻药啊,丝毫未有防备,便落得这腹泻连连的下场。

    从那后,刘镒华不知道小婉有没有再在给他的点心和饭里下药,但孔文却是再也不敢到他这里来蹭饭了。甚至每次来,喝杯茶都要疑神疑鬼半天。

    忽有一日,中午的饭菜又重新变成了王孔兄所做,饭桌上也不见小婉的身影,刘镒华不禁皱眉:“小婉小姐呢?”心下暗想。若她跑了,一定要把她抓回来关着。这样有长相有手艺的美厨娘,实是世间极品,不收为自己的专厨,当是莫大遗憾。至于抓回来后该怎么办,他却是没有多想。

    小紫道:“公子,小紫刚刚去看过小婉姐姐,她生病了。”

    刘镒华的心微微一松:“哦?生的什么病,严重不严重?”

    “只是染了风寒。不打紧的,林大夫已经开了药,喝几贴就会好起来了。”小紫柔声道。

    饭后,小紫煎好了药端到小婉的屋门口,却看到了公子正站在那,不禁疑惑道:“公子要找小婉姐姐吗?为什么不进去呢?”

    刘镒华看了看小紫手中的药,想了想。道:“把药给我吧。”

    小紫微微一怔,看了看刘镒华,随即露出了恍然的笑容,将药递给他道:“小婉小姐真是好福气呢,公子这是第一次伺候别人吧。”

    刘镒华邪笑地看着小紫的"shu xiong"美腿,道:“要不要公子晚上好好伺候伺候我的小小紫?”

    小紫娇笑着走开。道:“公子就爱欺负小紫。”

    看着走远的小紫,刘镒华闻了闻手中的药,皱了皱眉:“真苦啊……”

    刘镒华端着药去了趟厨房后,才重新到了小婉的房间,推门而入。

    躺在床上的小婉见进来的是刘镒华。秀眉微颤,身子下意识地往里挪了挪。道:“你……你来做什么?”

    “给你喂药啊。”刘镒华微笑着道,拉了张椅子到床边坐下。

    小婉偏过头去:“不用你假好心!”

    刘镒华吹了吹冒着热气的汤药,道:“小婉啊,你也是大姑娘了,别这么任性嘛。”

    “你……不许你这么叫我!”小婉转过头气愤地道。

    “为什么?”

    “反正……反正不许你这么叫。”

    刘镒华笑道:“我偏要这么叫。”

    小婉气道:“你无赖!”

    刘镒华还是笑道:“我无赖又怎样。小婉、小婉、小婉……”

    “你……”小婉气结,干脆又偏过头去,不看他。

    刘镒华轻轻叹了口气,道:“其实那日也不能全怪我,你说你光着身子,片缕未着,身材又那么好,我又是正常的男人,一时冲动,也是很好理解的啊。”

    小婉忍不住了,回过头来气苦道:“我房门锁着,又与你说了‘不方便’了,你却硬闯进来……居然……居然还说……你……你……”

    刘镒华道:“我不是关心你吗?”

    “强词夺理!”

    “那你想怎么样呢?……”刘镒华面色无奈道。

    “你辱我清白,居然还问我想怎么样?”小婉一脸委屈,眼睛都微微红了。

    “那我娶你好了!”刘镒华忽然道。

    小婉一怔,呆呆地看着刘镒华,他脸上仍是带着一抹淡淡的微笑,也看不出是正经还是玩笑。

    “谁……谁愿嫁你了!”

    “哎呀,这摸也摸了,看也看了,我就勉为其难娶了你吧!”

    “你……我嫁谁也不嫁你!”小婉怒道。

    刘镒华眉毛一挑:“我倒想看谁敢娶你,谁娶你,我就阉了谁。”

    “你……我……我不嫁了!”

    “怎么?你想出家?那也不行,哪家庙观敢收你,我就一把火烧了它!”

    “你太霸道了!”小婉气得小脸都红了。

    刘镒华不知怎的,觉得这美厨娘生起气来反而更好看了,笑道:“我霸道又怎样,大不了你再来毒我呀,你若能把我毒死,就不用嫁我。”

    小婉被气得都快哭出来了,转过身去不说话,她还能说什么呢?

    “哎?怎么拿屁股对着我啊,太没礼貌了。”

    “谁拿屁……拿那对你了!”小婉无奈。

    刘镒华道:“你翻过去,不就是屁股对着我了吗?来来来,先乖乖的把药喝了。”

    小婉抿嘴不语,也不看他。

    刘镒华拿汤勺舀了一勺药,递到她嘴边,道:“这可是本公子第一次给人喂药呢,你的面子大得很啊,来……乖,喝药,不苦。”

    小婉被那药味一熏,柳眉一下拧到了一起,撇过头去:“不喝。”

    “喝!”刘镒华又把药递到她嘴边。

    小婉又把头撇开:“不喝!”

    “你到底喝不喝?”

    “不喝!”小婉回答得很干脆。

    刘镒华把汤勺放回碗里,悠悠笑道:“好啊,那我就让小紫和小馨来喂你。她们若问,为什么我喂你你不喝呢?我就老实说,前几天我一不小心见了小婉的裸体,还摸了几下……”

    “你!……”小婉秀目怒瞪着他,朱唇微颤,却是不知该说什么。

    刘镒华好整以暇地看着她:“你喝不喝?”

    小婉瞪了他良久,终是无奈地低叹了口气,轻声道:“我喝。”

    “你说什么?我没听见。”刘镒华把耳朵凑过去道。

    “我喝!”小婉没好气地喊道。

    “嗯,这才乖嘛。”刘镒华又舀了一勺药递到她嘴边:“张嘴。”

    “我……我自己来。”小婉蹙眉道。

    刘镒华点点头:“好,那你就自己来吧。”

    小婉喝了口药,眉头又皱了起来:“这药味,怎么有点不对劲?你不会也给我下药了吧?”

    ..........................................................................

    PS:昨天没有更新,哎,现在右眼依然看不清东西,没办法一天10000,一天保证5000以上吧,兄弟们多支持个订阅吧!(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