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都市太子 第二千八百三十三章 新的布局!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今天第二更!】

    台弯行政中心内。

    清风入室,红烛摇曳,灯下双影蠕动,香掩芙蓉帐,春光乍隐乍泄。

    几声如泣如诉的娇脆低吟,静谧的夜晚悠悠回荡在内室中,更增几分旖旎气息,寒夜犹如盛春。

    不知过了多久,悠悠的愉悦低吟终于渐渐停歇,如同风浪过后的小船,驶入了宁静的港湾,厢房内只有男女粗重绵长的喘息声。

    粉红色的幔帐轻纱被风微微吹起,又徐徐掩上,一对男女交缠的白皙身影一闪而逝。

    “镒华,我快死了……”苏珊的喘息声撩人心弦,成熟的身体令刘镒华沉迷情动。

    “娘子可还满意?”刘镒华的呼吸也很急促。

    苏珊又羞又气,轻轻捶了他一下。

    “娘子以后若有需要,为夫我绝不推辞……”刘镒华很认真的强调。

    苏珊俏脸顿时一片血红,逆推刘镒华的事,一直是她羞于启齿。

    这死镒华,缠绵床榻时会的花样还真多,而且每种花样和姿势都令人脸红心跳,强烈的羞耻感和异样的刺激相冲击,让她每每欲仙欲死,愉悦如临仙境,活了二十年,如今方知男女欢爱之事的美妙。

    二人交颈温存缠绵了一阵,嗯热情的余韵终于渐渐退去,苏珊从天堂又回到了人间。

    却同人不同命,刘镒华坠入温柔乡乐不思蜀的时候,孔文却陷入了痛苦的纠结中。

    台弯巡抚公子也不一定事事顺心,比如泡妞这种事,跟台弯巡抚公子的身份没什么太大的关系,泡不上就是泡不上,谁也没辙。

    湖边,数十名便装打扮的汉子远远分散站着,行人路过时,汉子不着痕迹的上前。将行人驱开,湖边幽静恬然的某处形成了一片无人能接近的空白地带。

    垂柳发了新芽,郁郁葱葱,为江南报知早来的春天,一对男女站在柳旁,男子俊脸泛着化不开的愁容,心事重重。郁结于胸,不时扭头看一下身旁的女子,接着便重重叹气,早春的新绿仿佛融化不了男子心中的严冬。

    相比之下,旁边的女子倒是惬意许多,她穿着浅蓝色的比襟扣甲小袄。淡绿色的褶裙,裙摆边绣着一双戏水的鸳鸯,随着裙子摇曳摆动,栩栩如生。

    女子仿佛当身边的男子不存在似的,一边深深呼吸着湖边清新的空气,一边小嘴不停的吃着男子献殷勤带给她的雪枣蜜饯等等零嘴儿,吃得不亦乐乎。

    气氛沉默而尴尬。女子似乎纯粹出来吃零食似的,对身边的男子不搭不理,甚至眼波流转扫过男子时,也将他当作一股透明的空气,目光一闪而过,毫不停顿。

    孔文嘴唇抖了抖,有点想哭……

    “雪柔,雪柔……你难道真的看不见我吗?”孔文特意伸出五根手指在云雪柔面前晃来晃去。神情很不自信,急切寻求存在感。

    云雪柔不耐烦的一把拍开孔文乱晃的手:“别乱晃!当本姑娘是瞎子呢?”

    孔文哭丧着脸道:“我不当你是瞎子,你也别当我是鬼好不好?”

    云雪柔使劲朝他翻了个白眼儿,纤指拈着一颗蜜饯,往樱桃小嘴里一送,然后嘎巴嘎巴嚼了起来……

    又是一阵沉默,孔文俊脸涨得通红。犹豫许久,终于一咬牙,重重一拍大腿,大声道:“雪柔。我……我喜欢你!你喜欢我吗?”

    “不喜欢!”云雪柔拒绝得非常干脆。

    “为……为什么?”孔文急得直跺脚。

    云雪柔嘴里塞得满满的,闻言鼓着腮帮子,朝天翻了个白眼儿,道:“不喜欢就是不喜欢,哪有原因可说?”

    “那你喜欢什么样儿的人?”孔文眼眶泛泪。

    云雪柔眼中冒出了星星,憧憬道:“我喜欢的人一定很英俊,他文能安邦,武能定国,身份尊贵,万人景仰,更重要的是,他对我温柔如水,情深如海……”

    “雪柔,我有很多优点……”孔文瘪着嘴道。

    “那是你的事,我可没中意过你……”

    孔文垂头丧气,又是一次失败的表白,对男女感情,他实在是太青涩了,。

    想到这里,孔文恨得牙根直痒痒。

    湖边,孔文的目光注视着面前平静的湖面,呆呆的出神,不知过了多久,他面色渐渐变得淡然。

    “雪柔,以前刘镒华曾告诉过我,每个少女心中都有一个白马王子的梦想,那个骑着白马的男子英俊非凡,手持利剑,一路斩妖除魔,解救困在恶魔塔里的公主,从此他们幸福快乐的生活在一起,刘镒华说,这叫童话,每个少女心中都有一个童话,很美,但不实际……”

    云雪柔有些惊异的转过头,盯着面色一片平静淡然的孔文,仿佛直到今天才认识他似的。

    “梦想这东西,每个人都有,有的虽高远但很虚无,一生都无法实现,有的虽低浅但很实际,也许只是为了一日的温饱而已,滚滚红尘,芸芸众生,我们不能只活在虚无中,那是没有任何根基的空想,雪柔,你仰望天空累了的时候,不妨低下头好好看看脚下,比如……你脚下的这片浮萍。”

    孔文指了指湖边水面上漂着的一块绿色浮萍,目光中有一种深邃的东西在流动。

    “雪柔,你不觉得你的梦想就像浮萍一样吗?美丽而且脆弱,轻轻踩它一下,它不会沉……”

    说着孔文用脚尖轻轻点了一下水面上的浮萍。

    “……但是,如果你重重一踩,……啊!!”

    扑通!

    孔文惨叫一声,掉进湖里去了。

    周围分散开的数十名便装汉子见孔文遇险,顿时慌了神,毫不犹豫的跳进湖里,开始打捞。

    云雪柔眼睛瞪得圆圆的,吃惊的捂住了嘴,呆楞半晌没回过应,只看见孔文在水中上下直扑腾,手脚胡乱挣扎……

    “我……我明白你的意思了。梦想如浮萍,是靠不住的……”云雪柔道。

    “雪柔,我……我就是这个意思……咕噜咕噜……”孔文一边挣扎,一边欣慰的笑。

    人一倒霉,放屁都砸脚后跟,天子也不例外。

    孔文裹着毛毯坐在马车里,不时打两个喷嚏。神情很沮丧。

    今天这个脸可丢大发了,前面挺满意,沉重的表情,深邃的目光,低沉的诉说,年轻的脸庞浮现几许沧桑。刘镒华说过,这样的男人最吸引女人了,事实说明刘镒华说得没错,孔文用眼角的余光甚至能看到云雪柔呆呆看着他的俊脸出神的样子,一个女人这样看着一个男人,这说明什么?说明她心中的防线开始动摇了,眼看便要一举击破。结果意外发生了。

    孔文实在很痛恨自己讲的那个什么狗屁道理,用什么打比方不好,偏偏要用浮萍,用浮萍也就罢了,偏偏自己还犯贱去踩一下……

    不用说,啥气氛都破坏了,这次的表白彻底失败。

    孔文只觉得自己的眼泪都快流干了,都是一表人才。英俊非凡的年轻人,为什么刘镒华那家伙站在那里就是一剂人形春药,姑娘们哭着喊着往他身上扑,跟中了邪似的一个个要死要活呢?

    自己到底差在哪里,为什么云雪柔死活看不上他呢?

    孔文百思不得其解,当然,这个问题他现在已无法再去问云雪柔了。他落水刚被捞上来,人家姑娘俏生生的白眼儿一翻,径自先回家去了,扔下他一人独自在早春的寒风中瑟缩颤抖。场景萧瑟得跟清明上坟似的,无处话凄凉。

    泡妞这种事,还是得不耻下问,孔文坐在马车里狠狠打了两个喷嚏后,终于下了决心。

    …………

    刘镒华知道孔文表白失败,幸灾乐祸。好而有些人喝酒,假装醉了。

    云雪柔要服侍刘镒华了!

    干什么?

    洗澡!

    刘镒华木头人一样坐在床边,呆呆看着雪柔拎着小桶忙着向浴盆里倒热水!累的满头香汗,有心要上前帮她,又怕雪柔姑娘哭闹,惹人心烦!

    过了好一阵,雪柔一边喘着粗气,一边用袖擦拭着汗水,笑呵呵对刘镒华道:“镒华热水已经准备好了,您更衣吧!”

    更衣?你就这么直勾勾的看着我,让我怎么更衣?你要是燕舞楼的小姐,我马上就脱的一丝不挂,在你面前摆个几个性感的造型!可你是一个朱家乳臭未干的小丫鬟,我怎么忍心在你面前亮出我的家伙呢。刘镒华心里其骚动,也不去争辩,估计古代丫鬟伺候少爷可能都这样,习惯就好。他脱得全身只剩下短裤,刺溜一下钻进浴盆里,水花四溅,淋了雪柔姑娘一身,她也不在意,拿起柔巾,红着脸帮着刘镒华擦拭着身!

    怎奈木桶高,雪柔姑娘又长得娇小玲珑,有些地方够不着,但这也难不倒她,屁颠屁颠的从里屋拿过来一个凳,有了它,就可以站在上面居高临下的伺候刘镒华了。

    此时刘镒华舒服的躺在浴盆里,感受着雪柔姑娘温软的小手隔着柔巾在后背上缓缓地摩挲着,听着雪柔姑娘的轻喘声,他浑身发热,蠢蠢欲动。满脑的暧昧画片像幻灯片似地一片片的划过,这厮,竟然无耻的硬了!

    此时刘镒华舒服的躺在浴盆里,感受着雪柔姑娘温软的小手隔着柔巾在后背上缓缓地摩挲着,听着雪柔儿姑娘的轻喘声,他浑身发热,蠢蠢欲动。满脑的暧昧画片像幻灯片似地一片片的划过,这厮,竟然无耻的硬了!

    我是个正常的人啊,刘镒华心里辩解着,很自然的将两只手挡住了关键部位,以防引起雪柔的注意!

    但是高高支起的小帐篷异常显眼,这一切还是被细心的雪柔发现了,她装成没看见,可红的像海棠一样的小脸蛋儿早就出卖了她的掩饰。

    刘镒华坏坏的一笑,看就看吧,只能看不能摸,可远观不可亵玩焉,你这小妞可别火热,你一火热,我就危险了!

    孤男,寡女无声的在尴尬、沉默中过!耳边响起的只是哗啦啦的浪花,气氛旖旎且暧昧。

    沉默。沉默,在沉默,在刘镒华正在用心享受这种暧昧的时候,雪柔红着脸低着头说道:“镒华要不你再,再给我讲个笑话吧,我喜欢听你讲故事!”

    还是雪柔反应得快,懂得用语言冲淡尴尬的氛围。刘镒华不无惋惜地想着,他是多么希望这种感觉能延续下去啊“我一般是不给别人讲故事的,不过雪柔可爱了,我就勉为其难再奉献一个!还是讲个小白兔的故事!”

    “你讲吧,镒华雪柔听着呢!”雪柔自动把他的话忽略掉了,只感到红晕上脸。袭人心扉,丢死人了!

    “个小白兔采到一个蘑菇,个大的让小的去弄一些野菜一起来吃.小的说:“我不去,我去采野菜,你们就吃了我的蘑菇了。两个大的说:“不会的,放心去把,于是小白兔就去了。”半年过去了,小白兔还没回来。一个大的说:“它不回来了。我们吃吧。”另一个大的说:“再等等吧。”一年过去了,小白兔还没回来。两个大的商量:“不必等了,我们吃了吧。”就在这时,那个小的白兔突然从旁边丛林中跳出来,生气的说:“看,我就知道你们要吃我的蘑菇!”

    雪柔尽量把心思从暧昧的感觉中收回,用心听着刘镒华的笑话,前几句却也不觉得有多么稀奇好笑。唯独这最后一句,有如画龙点睛般突然把这个笑话的沸点引爆了。

    雪柔摇摇晃晃的站在凳上,也顾不上给刘镒华搓澡了,一双白嫩的小手捂着诱人的小嘴,强忍着通红的小脸,笑起来咯咯乱颤,一对小酒窝分外迷人。晶莹剔透的大眼睛也宛如新月般露出甜甜的笑意,一双"shu xiong"跟着雪柔抖动的身躯波澜起伏,好不壮观!

    刘镒华舔了舔嘴巴,坐在浴盆里望眼欲穿的看着花枝乱颤的雪柔。从上到下,从左到右一丝都没有放过的把这幅美景尽收眼底。心底生出无限赞叹,这小妞,美,俏,可爱至!

    没想到雪柔乐不可支之时,一不留神失去了平衡,听得她吓得“哎呀”一声,娇俏的身躯姿态曼妙的摔倒在了浴盆里,激起了一大片的水花!

    淋湿的头发,淋湿的衣服,紧紧的贴在雪柔身上,凹凸的曲线,再没有比这时更加性感的时候了,尤其是雪柔穿了件素净的纱布衣裳,经过水中侵泡后,若明若暗,似乎映衬到里面的无限风景,小姑娘虽然年纪不大,却已经出落得前凸后翘,妩媚动人。

    这算是洗鸳鸯浴吗?刘镒华先惊诧,再兴奋继而双眼放光,再后来他艰难的咽了一下口水,看归看,咱可不能动手,他心里骚骚的告诫着自己,君形象还是要保持的。

    雪柔羞得面红耳赤,脸若桃花,暗叹自己一个小女孩怎么和一个大男人同在一个盆浴里,羞死人了,要是传出去,这辈还怎么嫁人?,她慌慌张张挣扎着想要爬出来,双手乱舞,双脚乱蹬,手忙脚乱之际,一双小手砰到一根硬硬的,粗粗的,还颇有柔韧的棍状物,而且这个棍状物似乎还配合她挺了一下,打了一个招呼!小姑娘觉是奇怪,随手捏了一下,又猛然醒悟这根粗大棍的来历,羞得只想找个地缝钻进去,这辈都不想出来了。

    刘镒华正在努力的收敛心神,免得一不小心把自己的魔爪伸向含苞待放的雪柔,忽然感到小弟弟被一双嫩嫩的带有温的小手揉捏了一下!可把他爽的长舒了一口气,这感觉,如酥如麻,如痴如醉,回味无穷!

    你这小妞,我不调戏你,你却无缘无故的调戏我,我都懒得说你,你要是还敢再调戏我的话,我还是一样懒得说你!刘镒华骚骚的想着。眼看着犯了错误的雪柔越急越爬不出去,越爬不出去羞,越羞她就越急,心想,罢了,还是哥哥我助你一臂之力吧,这可不算调戏你哟!他伸出双手托住雪柔丰满而又弹性十足的小屁股,向上用力一送,雪柔顺势爬出了浴盆,胡乱的披了一件衣衫,头也没敢回的一溜烟跑出了房间。

    经过这么一折腾,小丫头片这回算是害羞到家,再也不敢来见我了,想到这里,心里不禁有种失落。慢慢的也就放松起来,可放松心里还不如放松身体来的实惠,他顺手就把内裤脱下来,来个远距离投篮,把内裤扔到了床上,反正那小丫头也不敢回来骚扰我了,没人看。还穿着内裤干什么!

    洗好后,刘镒华跟着云雪柔走。

    “镒华这边请!”雪柔扭动腰肢引导着刘镒华向东面走去。

    刘镒华乖乖的跟在后面,一双眼睛放肆的雪柔"qiao tun"上来回游荡:“这小妮,小腰款款摆动,动感十足,屁股也满翘的嘛。若在过得两年,日趋成熟,还不得长成一位绝代丰满俏佳人!”

    刘镒华正在胡思乱想着雪柔长成后会是怎样的的颠倒众生,却没发现雪柔却站在门口停了下来,他全然没看到,一个前冲,撞在了雪柔柔弱无骨的身躯上。雪柔身躯娇小,哪经得起刘镒华的冲撞,惊叫一声,曼妙的身躯踉跄的向前倒下。

    刘镒华这才回过神来,情急之下,身体本能的伸出双臂,将雪柔姑娘环抱在怀里!而刘镒华一双大手不偏不倚的正好抱在了雪柔盈盈一握的"shu xiong"上!

    情景瞬间定格,雪柔本来已经走到两位老夫的门口。停身准备禀告老夫一声在进去的,这是做丫鬟的本分,但被刘镒华一撞一抱,事发突然,还没来得及反应,雪柔就感觉被一个温暖宽厚的肩膀紧紧包围着,如此近距离的感受到成熟男气息。那感觉是如此的沉醉,心神一震紊乱,而一对"shu xiong"被一双温柔的大手抱住,那双大手似乎还蠢蠢欲动。划过阵阵触电般的感受!雪柔羞得无地自容,飞霞无限,几欲晕倒!

    “镒华快放开我!”雪柔娇羞道!

    刘镒华也知道冲撞雪柔犯了一个错误,怕雪柔摔倒,瞬间本能的抱住雪柔,而这却又连带产生了另一个更香艳的错误,谁能想到一双大手正无巧不巧的按在雪柔"shu xiong"上呢!雪柔的"shu xiong"盈盈一握,柔软温润,刘镒华作为一个正常的男人,优秀的男人,横跨古今的男人,不可避免的履行了有便宜不占王八蛋的优良传统,顺势自然地在雪柔"shu xiong"上漫不经心轻轻一握,然后放开雪柔,那感觉,如痴如醉,震颤心灵!

    雪柔满面红晕,飞霞无限,一闪身躲在一边,身为丫鬟,又怎么能出言教训公的教习呢,陈公又不讨厌,甚至还有些喜欢,更何况刚才陈公也是怕我摔倒,情急之下才抱住我的吧,雪柔如是想着,心里小鹿乱撞,犹在陶醉中!而刘镒华闻着手上残留的余香,望着雪柔娇羞的脸颊,却别有一番风味!

    本来这件事情只是一件细微但略显尴尬的小事,只是丫鬟与公之间经常不可避免的一个再正常不过的小插曲,或许这种感觉是尴尬,羞愧,但更多的却充满着温馨、柔情与甜蜜!而且也会因此衍生出无数郎情妾意的经典故事。

    可无巧便不能成书,更为曲解的误会正在等待着他,从刘镒华抱住雪柔的那一刻起,有两位年过花甲的老人便用充满惊讶,愕然,愤怒的目光注视着这对伤风败俗的青年男女!蓝

    …………

    刘镒华接下来就大力建设台弯了。

    现在台弯岛已经被占领了,刘镒华已经在考虑什么时候成立华夏共和国了。台弯岛远离大陆,在这个年代,清朝政府没有大型的军舰,就是世界列强的军舰也办法横行大海。

    刘镒华可不缺少船只,只不过这些船只不能轻易拿出来。要知道那些来自未来的高科技产品如果出现在大陆上,会引起比较大的轰动。

    可是如果这些高科技的产品出现在大海上就不一样了。茫茫的大海,就算是刘镒华搞出一个航空母舰也不会有多少人看到,也不会在清朝这个时代引起什么轰动。

    所以,为了保密,刘镒华想把在台弯岛成立华夏共和国。台弯岛天高皇帝远,非常偏僻,就算刘镒华把这个岛建设到非常好,就像天堂一样,那么这个岛上的秘密还是可以保守很长时间的、

    就算是一些秘密不能保守,别人要想知道这个岛上的秘密也必须要登上台弯岛吧?

    这个世界,在这个历史时期,要想到达台弯岛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主要是这个年代的船只实在是太不安全了,都是一些小木船,如果碰上什么大风大浪,很有可能就是船毁人亡啊。所以这个年代台弯岛和大陆之间人员的来往是非常不方便。

    只不过,这种交通都不方便对刘镒华来说可是一个比较有利的现象!因为刘镒华有很多船只,他根本不用担心交通问题!

    所以,经过综合考虑,刘镒华下定决心准备在台弯岛成立华夏共和国!当华夏共和国这个称号被世界熟知的时候,估计刘镒华已经把华夏共和国建立得非常强大了!到了那个时候华夏共和国也不用怕曝光,就算是有一些秘密被别人知道那也无所谓了。反正那个时候强大的华夏共和国不会惧怕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

    在刘镒华的心里,华夏共和国的中心区域不能在台弯岛,华夏共和国的大部分国土在哪里,刘镒华早就选中了目标,那就是--澳大利亚。

    .........................................................

    PS:今天更新结束!(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