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都市太子 第二千八百二十六章 酒楼鸿门宴!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今天第二更!】

    台弯守将军营中,高锌剑现在真的是忧心如焚。

    本来他想等高馨澜回来之后,全家人就收拾行李立刻逃走,然后漂泊四海。

    可是高锌剑也是一个恩怨分明的人,有人救了自己的女儿,自己的女儿又对对救她的那个人那么好,那么不管从什么角度来说,他都要招待一下救了自己女儿的那些人吧?所以,他才打算宴请刘镒华。

    只不过计划没有变化快,就在高锌剑准备和刘镒华一起吃饭的时候,高锌剑的手下告诉他从京城来了一批人,已经悄悄的进入了台弯巡抚的衙门。

    高锌剑一下子就惊呆了!不用说从京城来的这些人,就是要抓他的那些人!

    高锌剑手下又继续说台弯巡抚的师爷黄世仁好像找了一些江湖上的高手,这些江湖上高手现在都隐藏在台弯巡抚那里。

    高锌剑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就有点慌了,他没想到上面的圣旨会这么快就下来。

    从现在这个情况分析,台弯巡抚和京城里面的人已经是狼狈为奸,准备合伙拿下他了!

    要如何拿下他呢?这个也是秃头上的虱子明摆着--京城里面的人和台弯巡抚不可能光明正大的来到军营里面来拿下他,那样太危险了,如果他下面的军队不服,很容易就会引起哗变。

    所以高锌剑知道,他们一定会请高锌剑到一个单独的地方,离开大部队,然后再把高锌剑拿下。

    就在这个时候,台弯巡抚送来请帖。说晚上要宴请高锌剑。

    高锌剑苦笑一下,知道这就是标准的鸿门宴了!

    只不过台弯巡府宴请台弯守将,这个不管从哪个方面来说都是合情合理的,高锌剑没有理由不去啊!就算是装病也不是好主意,躲得了初一躲不了十五啊。

    怎么办?高锌剑当机立断!立刻让手下四大武官去保护女儿。让高馨澜尽快回来。

    然后高锌剑就紧锣密鼓地准备逃走!这几天他已经准备了几百人,这几百个人对他都是忠心耿耿,一起出出生入死的。

    就在这个时候,女儿高馨澜回来了,而且还带了三个陌生的女人?

    高馨澜告诉父亲,她们是刘镒华的手下:邱艳辉、苏珊、小紫。

    接下来。邱艳辉和苏珊就拿出了一个视频播放器。和高馨澜一起来到了房间里面观看。

    时间不长,高馨澜就听到她的父亲在房间里面跪下来激动地磕头,好像说一定追随天女下凡的周秀英将军,天将下凡的刘镒华将军。

    这是怎么回事?高馨澜现在也搞不清楚。只不过高馨澜心里还是非常高兴,从现在看他的父亲和刘镒华已经处在同一战线上。高馨澜就怕双方处在不同的阵营,那个时候要打打杀杀那可就完蛋了!

    接下来。高锌剑和你邱艳辉、苏珊等人商量了一下对策。

    下午,高锌剑派人到台弯巡抚,告诉巡抚大人,说他的女儿今天生日,然后要大摆宴席,所以高锌剑就没有办法去参加台弯巡抚的宴会了。

    果然,和刘镒华设想的一样。台弯巡抚很快就派人说,竟然高家军的女儿过生日,那么那么到时候一定去祝贺。

    高锌剑一阵冷笑。如果是他过生日台弯巡抚过来祝贺那还说得过去,现在自己的女儿过生日台弯巡抚竟然要要过来凑热闹?这里面打的是什么鬼主意高家军岂能不知道?

    不过现在高家军一点不为自己的安危和前途发愁了。开玩笑,有了上天下凡的刘镒华和周秀英将军的支持,他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然后,在刘镒华的遥控指挥下,邱艳辉和苏珊和高锌剑制定了晚上的行动计划。如果不出所料,台弯就要变天了是!

    晚上,台弯守将高锌剑的女儿高馨澜过生日。在燕云楼大摆筵席庆祝,而且高锌剑对所以台弯府有头有脸的人发去了请帖。

    燕云楼不愧是台弯府第一大酒楼,从外面看美观大方,进到里面看则是奢华高贵,每一个摆设都精致到了极点。每一样家具都透着华丽和优雅。

    此时燕云楼已是灯火通明,底下停满了各色马车,台弯府上得台面的大人物或亲到,或派人而来祝贺。因为连台弯巡抚晚上都要来,台弯府别的人怎么可能不来?

    刘镒华他们现在正在燕云楼主楼的第三层,这层宴请的皆是台弯府里的富家子弟,应高馨澜年龄不是很大,所以她台弯府权贵都是派子弟来。小紫现在已经成了高馨澜的远房亲戚,小紫现在还是刘镒华的远方表妹,这个关系好像有点乱。

    刘镒华看了半天,却是没有看到一个长得清秀点的少女或女孩?他不禁有些失望--这台弯府的水土也太差了吧,除了高馨澜外,连个美女都孕育不出来

    。一般来说富家女子自小娇生惯养好吃好睡,又有保养,一般长得都比较漂亮,皮肤也比较好。所以若是富家女子中都没有可看的,那平民家的就可想而知了。当然,也不乏天生丽质、沙难掩珠的平民女子,不过毕竟是少数而已。

    在路上刘镒华就已经对高馨澜交代过,不必给他介绍那些台弯府的富家子弟了,他对他们没兴趣。只不过,台弯巡抚有个女儿叫孔熙婷,张这可是非常的漂亮。

    高馨澜现在表面上对刘镒华没好气,所以并没有将刘镒华引荐给众人,而只是自顾自地与几个富家公子和小姐调笑聊天,因此也使得几桌热闹几桌冷清。加上刘镒华不太与众人玩闹,所以给他敬酒或找他聊天的人少之又少。

    刘镒华就这么与小馨、小紫坐在角落里,微笑着看着这些半大孩子们在那玩闹,心里却是自己想着事情。

    不过后来还是有几个公子哥找上了刘镒华,但原因却是让他有些无奈。那些公子们以为小馨和小紫是哪家的千金,但一问之下才知道是刘镒华的女警卫。就不禁过来巴结讨好,希望能将两女卖给他们。在当时社会,女警卫就是仆人在富人间买卖或相送是很正常不过的。

    刘镒华自然是一一拒绝。公子哥们不死心,有的甚至在话语中暗加威胁的语句,但刘镒华微微透露了一下身份后。他们就立刻蔫了下去,忙不迭地道歉后离开。

    宴席进行到一半,楼下燕云楼的庭院忽然热闹了起来,众人纷纷涌到窗边向下张望。

    刘镒华也有些好奇,便让小馨过去瞧瞧。

    过了一会,小馨回来对刘镒华道:“镒华哥哥。楼下的庭院中间有许多乐师,中间还有个白裙女子,似乎是要表演歌艺。”

    “哦?”刘镒华了然,估计是何俅从哪请来的歌伎来给孔熙婷过生日,拉排场的吧。

    过了一会,叮咚清脆的曲乐声响起。燕云楼上上下下的客人皆安静了下来,只时不时听到一两声“云小姐!的喊声。

    曲乐还在继续,刘镒华忽然听到好像有人说到“不愧是歌仙,风姿果然不凡”什么什么的。

    “歌仙?”刘镒华皱了皱眉,对小馨问:“那白裙女子长得如何?”

    小馨想了想道:“挺清秀漂亮的。”心下却是有些不满,镒华哥哥怎么又犯色心了。

    小紫则道:“镒华哥哥要不要过去看看?”

    刘镒华瞥了眼众人拥挤的窗边,摇了摇头道:“既然是歌仙。那就先听听她的歌唱得如何,如果连歌都唱得不堪入耳的话,那这歌仙恐怕也只是个欺世盗名的风尘女伎罢了。”

    小紫等人是孔熙婷的好友,同她在窗边最好的位置向下观望,看得津津有味。

    刘镒华把小紫往回一拉,让她坐到了自己的大腿上,扶着她的腰道:“这个云雪柔很厉害吗?”

    小紫顺势倒在了刘镒华怀里,道:“我听说云雪柔可厉害了,台弯巡抚都准备请她去唱曲呢。”

    “嗯,那比你小紫呢?谁比较厉害?”刘镒华笑着问。

    小紫没有犹豫。立刻道:“当然是我唱得好!可是云雪柔也不错呀。”

    正说着,下面的云雪柔已经开始唱起来了。

    声音果然婉转动听,如夜莺轻啼一般悦耳,如潺潺流水一般自然,歌声袅袅萦绕在燕云楼间。幽雅纯净,让众人禁不住沉醉其中。

    不过刘镒华却是个例外。

    虽然已在这个世界生活了这么多年,也曾听过不少这个时代的古典唱法,但刘镒华还是听不明白她在唱的是什么。那歌声的旋律和曲调也与刘镒华的审美观不同,在他看来,这种唱法根本就是在鬼叫。若不是这个云雪柔的声音确实美妙,他恐怕已经要忍不住堵耳朵了。

    一曲唱罢,众人纷纷鼓掌叫好,小紫却是回过头来道:“奇怪,为什么现在听起云雪柔的歌来,没那么好听了?”

    刘镒华微微笑道:“那是因为小紫唱的歌更好听!”

    小紫想了想,道:“好像是吧,我唱的歌应该比云雪柔唱的好听。”

    这时那云雪柔又开始第二首了。

    这次小紫就不怎么注意听了,开始有一搭没一搭地同刘镒华说起话来。

    刘镒华心不在焉地听着,心里却是想着那云雪柔,她既得名歌仙,确实是有那么几分本事的,可以听出她的声音的确美妙动人,只是歌曲太过普通,都是那些拖拖拉拉的老旋律。若是让她唱自己前世世界的那些歌曲,以她的声音,想来不会差,听起来应该与小紫有不一样的味道。

    第二曲也唱完了,楼上楼下到处都是那些富家公子哥在“歌仙!歌仙!”地高喊着,鼓掌声连绵不断。

    这时高馨澜忽对刘镒华说:“哼,听说你这个女警卫唱歌很好?怎么样敢不敢和云雪柔比试一下?”

    小紫看向刘镒华,见刘镒华对他微微点了点头,才到了三楼靠窗的一个长桌前坐下,那桌上已摆了具精致的古琴。

    众人本来以为歌仙既已唱罢,应该没什么节目了。却没想到琴音又起,清脆悠扬,曲调独特,动听美妙至极,纷纷又停住了本来准备返回酒桌的脚步。竖耳聆听。

    小紫今晚准备弹唱的这曲是《女儿情》,曲既有古典幽雅的韵味,又不失清新明快的风格。

    悠扬的前奏琴乐过后,小紫那轻柔动听的声音唱起:“鸯双栖蝶双飞,满园春色惹人醉,悄悄问圣僧。女儿美不美,女儿美不美……

    说什么王权富贵,怕什么戒律清规,只愿天长地久,我意中人儿紧相随……

    爱恋伊,爱恋伊。愿今生常相随……”

    节奏委婉带着一丝女儿相思的,动人心弦的歌声从高馨澜心扉里飞了出来,绕梁三日。

    众人一瞬家就被这天籁之音融化了!

    好一曲《女儿情》啊!稍后,雷鸣般的掌声响起。其热烈的程度远超之前的歌仙云雪柔。

    看来,今世的古典唱法只能适应今世的人,而前世的美妙歌曲却可适应所有人。

    这个世界上并没有苏轼此人,他的水调歌头也无人写出。如今这绝世名词由小紫的口中第一次在大庭广众下唱出,众人的震惊程度可想而知了。

    曲乐美,歌词美,歌声更美。

    楼下的人纷纷开始四下打听刚刚奏唱此曲的是哪家姑娘,有的人甚至已经跑到了三楼上来四处询问。

    小馨兴奋地拉着小紫的手道:“我就知道你唱的歌好听,镒华哥哥什么时候又写了这么一首好听的歌了,我都还没听过呢!回去你一定要再多唱几遍给我听。”

    小紫只是微微笑了笑,看了刘镒华一眼,安静地坐在他的旁边,帮他将空了的酒杯斟满。

    刘镒华的身体还有个特异性。就是喝再多的酒也不会醉,所以虽然年龄还小,但大江南北的各色美酒却已尝过不少。

    刘镒华端起酒杯一饮而尽,对小紫道:“现在这生日也贺了,酒宴也吃了。歌曲也唱了,是不是可以回去了?”他对那些越来越多盯着小紫和小馨看的目光非常的不爽,暗自后悔怎么没把三兄弟带来。

    这个时候,一个轻浮的声音已经响起:“喂,那小子,你的女警卫曲儿弹得不错嘛,送给本公子如何?”

    刘镒华闻言瞳孔一缩,应声看去,只见一个油头粉面、二十岁出头的公子哥在一群纨绔子弟的簇拥下,正色咪咪地望着小紫和小馨,轻摇着手中的折扇。

    靠!你算什么玩意,敢这么嚣张?刘镒华心中狂骂着,脸上却是面无表情,虽然他相信在这台弯府内应该没有什么他惹不起的人物,但他还是抬手拦住了要上前揍人的小馨。

    谋定而后动是刘镒华一向的行事准则,既要出手,就要出重手,一击中的。搔搔痒,那是没什么意思的。在心里,他已经给这个公子哥判了死缓了。

    刚刚也有不少富家公子哥过来想让刘镒华将两个女警卫转卖给他们,但口气至少没这么冲,他也就淡淡地应付过去了事。而这不知哪个圈里跑出来的粉头猪,却是不知天高地厚,说得就好像刘镒华一定会巴结讨好他一般。

    就在刘镒华又要开始套话刺探那家伙底细的时候,高馨澜拦到了那公子哥面前道:“孔文!你不要不知好歹!今天是我过生日,你不要在这里捣乱!”

    刘镒华问道:“高馨澜,他谁啊?”

    高馨澜道:“表哥,他是熙婷的哥哥,天生就是个色坯子。台弯巡抚的儿子。”

    刘镒华脸上的肌肉微微抽了抽--就凭这台弯巡抚儿子的身份,也敢跟自己叫嚣,你有这么牛吗?你的女儿和儿子都这么牛吗?你凭什么这么牛?

    那孔文被高馨澜说得一愣一愣地,呆呆地看着刘镒华道:“他……他是谁?”

    高馨澜瞪了他一眼:“你问那么多干什么?反正不能闹事!”

    小馨道:“镒华哥哥,那时你干吗不让我教训一下那个口无遮拦的嚣张小子啊?”

    刘镒华看了他一眼,道:“光揍他一顿有什么用?”

    小馨眼兴奋道:“镒华哥哥的意思是……杀了他?”

    刘镒华冷笑一声,没有说话,却是闭起了眼睛,将脚微微抬了抬。小馨会意。走过去蹲在他的身前,将他的小腿放到了自己的大腿上,开始熟练地敲打按摩起来。

    刘镒华舒服地“嗯”了一声,闭着眼睛假寐了起来。

    小馨抬头看了镒华哥哥一眼,却也是不敢再问刚刚的问题。不过她心中已是隐约有了答案--得罪刘镒华的人,什么时候有过好下场了?他每次忍让得越久,那么整人也就整得越惨。

    孔文走后,高馨澜很快向刘镒华说了他的情况。

    刘镒华听到此处,眼睛睁了开来,坐直了身体。道:“你是说这小子风流成性,见色就使坏,是出了名的?”

    高馨澜点头道:“是,这孔文确是台弯府第一花花公子、纨绔子弟。”

    刘镒华冷笑:“就凭他那样,也能当纨绔子弟?”说着又躺靠到了椅子上,让小紫继续帮他捏背。

    高馨澜又道:“孔大人的小女儿孔熙婷……”

    “她就不用说了。你说说孔文每天都什么时间去燕舞楼找云雪柔听曲?”

    “每天早上和晚上……”

    “早上?”刘镒华微微皱眉。这到青楼去听曲一般都是晚上或是下午啊,中午似乎也有。可这早上去听曲,却是让他心下不解。

    高馨澜神色有些奇怪地道:“那孔文有个怪癖好,说早晨的女人是最美丽的,所以总是晚上听完曲后,直接在燕舞楼找个姑娘过夜。而后第二天早上,一大早就去找云雪柔听曲。孔文好像从孔大人前些时候新娶一个小妾后。就一直在燕舞楼过夜了,据说是与那新姨娘闹了别扭,已经很长一段时间了。”

    刘镒华冷笑:“这小子倒是蛮有性格的嘛。这云雪柔可已经被他上过?”

    高馨澜道:“云雪柔应该还是处子之身,这燕舞楼的老板为了讨好孔家,以孔家为靠山,一直千方百计地逼云雪柔去招待孔文,若不是怕她会自寻短剑,恐怕早已下药让孔文迷了她。据说云雪柔每次给孔文唱曲时都随身带着短匕,已经好几次以死相胁才得以保持清白了。所以孔文又异想天开地企图将云雪柔娶回家做妾,以为到时便可任其为所欲为了。”

    “嗯……”刘镒华闭着眼睛。

    接下来。刘镒华带人浩浩荡荡地到了燕舞楼。

    “你确定孔文现在在?”站在燕舞楼的大门外,刘镒华对身旁的高馨澜问。

    高馨澜忙道:“昨晚孔文并未回府,八成就是在这燕舞楼过的夜。”

    “好。”刘镒华手一挥,一行人就走进了燕舞楼。

    一楼厅堂正在打瞌睡的人见进来这么多人,还有三个铁塔般的大汉和一只虎狮般的巨犬。立时从椅子吓到了地板上。

    小馨上前踹了那龟公一脚,喝道:“叫你们老板滚出来伺候!”

    那龟公还以为是来踢场子的人呢,立刻屁滚尿流地跑进了内院,不一会一个浓妆艳抹的中年妇人就在一群拿棍的护院簇拥下气势汹汹地冲了出来。

    “杀千刀的,是哪家的孙子这么早敢来这闹事?难道不知道我们燕舞楼的后台吗?……”那妇人大咧咧地叫骂着走过来,一见刘镒华一行人却不禁愣住了。

    不过还没等她惊讶完,小紫已是一脚把他踹倒在地上了。

    “哎呦!踹死老娘了,还愣着干什么,上……唔?”那妇人捂着肚子流着冷汗叫着,但话还没说完,已是又被小紫补了一脚到面门上,立时飞落了几颗门牙。

    而那十几个护院,早已被三兄弟一个人揍趴到了地上,生死不知。不过想来刘镒华一句“留一口气”的吩咐,应该不会白叫吧。

    刘镒华淡淡地扫了地上的妇人一眼,道:“是个老鸨而已,让她把老板叫出来。”

    小紫应了一声,立刻弯下腰去揪起那妇人的头发把她提了起来,狠声道:“你们老板呢?”

    那妇人已是疼得找不着北了,只知哇哇大叫,满口鲜血四处乱喷。

    小紫怒极,又是猛扇了她几巴掌,再问:“臭婊子,快他妈说!你们老板呢?”

    这时楼上走廊间已是有几个姑娘从房间中探出了脑袋来张望。

    小馨搬了张椅子过来请刘镒华坐下,小紫和小馨立刻过来一人一边为他按摩起来。

    “怎么,老板这么爱睡懒觉,还没起来吗?”刘镒华悠悠问道。

    小紫则是一脸尴尬地提着那老鸨道:“镒华哥哥,这老婊子不经打……昏过去了。”

    “弄醒了继续问。”刘镒华淡淡地道。其实要找老板哪需要如此麻烦,刘镒华根本就是随便弄个借口要来揍人而已,他今天来,就是来揍人的。

    不过对那孔文,可就不是揍一顿那么简单了,他要借这件事在台弯府的纨绔子弟中竖个名气和威信出来。

    “诸位,一大早的,这么大火气,是哪个不长眼的东西惹您气了?”就在小紫将那老鸨掐醒过来,又准备煽巴掌的时候,一个一身蓝色绸衫,留着精剪八字胡的中年人笑着从内堂中走了出来。扫了眼地上横七八躺着的护院和被打得一脸鲜血的老鸨,脸上微微变色,但很快又恢复了过来。

    高馨澜轻咳了一声,对那中年人道:“李老板,今天我是跟着我哥哥来的。”

    “哥哥?”那李老板一愣,高馨澜的哥哥怎么会这么一大早的跑青楼来?而且他看过去,也只看到几个随从?

    李老板见高馨澜站回了那坐着的男孩身旁,一副恭谨的样子,显然那男孩就是他口中的镒华哥哥。不过不管怎么样,这个男孩肯定不是小人物啊。(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