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都市太子 第二千七百五十一章 指挥战争!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刘镒华伏在一颗大树下,端着枪,两眼盯着山坡下已经摆好进攻队形的清军。突然,身后响起响起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

    刘镒华心中恼怒,刚刚宣布了纪律,马上就有人违令擅自行动,刘镒华喝道:“谁啊,真不想活了吗?”

    身后却响起一个温柔的女声:“刘大哥,是我,苏珊、”

    刘镒华回头一看,却是苏珊从草丛中爬了过来,鼻头上满是汗水,小脸上有点委屈。

    刘镒华看到是苏珊,就苦笑道:“苏珊,苏将军,你可要指挥第二连啊,还是赶快回去吧!”

    苏珊苦笑道:“你现在可是总指挥。刘大哥,我刚才想到一个主意,不知道行不行。”

    “什么主意?”刘镒华看了看苏珊。她毕竟也是身经百战,说不定真的会有什么好主意。

    苏珊道:“刘大哥,我们不是抓了他们的一个将军吗,就用那个将军,逼他们放了我们一些人行不行?”

    刘镒华笑道:“咱们这里有这么多人,只抓了他们一个武将,他们不会愿意用一个武将换我们这么多人的。”

    苏珊叹息道:“我也知道不行,其实我就想就让他们换两个人就行了。”

    刘镒华一愣道:“哪两个人?”

    “洪将军和刘大哥你。”苏珊看了看刘镒华。

    刘镒华苦笑道:“那别的人呢?”

    “哎,太平天国人都不怕死,别的人只能是拼命了!”苏珊咬着嘴唇又说道:“洪将军是太平天国的重要任务,刘大哥你是无故牵连进来的,再说你这么厉害,要有你们两个活着出去,总有一天能推翻清朝的!”

    刘镒华瞪大了眼睛看着苏珊。

    在生死面前,苏珊竟然是这样果决?她想到的不是自己,而是太平天国大业和刘镒华的人身安全?

    “可我不是你们太平天国的人!为什么要换我出去啊?”刘镒华被苏珊这个女将军感动了。在苏珊身上。还真有一些周秀英的影子。只是,周秀英比她好像经历得更多。

    苏珊郑重地说道:“刘大哥,不管你是不是太平天国的人,但是你说了,你都是要推翻朝廷的!你这么厉害,只要和太平天国合作,我们一定能推翻朝廷!”

    刘镒华苦笑道:“哎。也许是吧。”

    这个时候,忽听山下响起了喊话声,一个身穿清军衣甲的营官走到了山崖下,举着喇叭,向山上大喊:“乱匪听着,给你们一炷香时间。放下武器,交出洪将军!余党概不过问,否则,时间到,大炮一响,鸡犬不留!”

    刘镒华回头看了看苏珊,说道:“苏珊。你去把熊武挺押上来。”

    “刘大哥同意了?好,我马上就去。”小萍兴奋起来,转身而去。

    不一会儿,大牛和小萍把五花大绑的熊武挺押到了围墙上。

    刘镒华让苏珊伏在围墙下,自己站在熊武挺的背后,端着步枪,问道:“来增援的是什么部队,主官是谁?”

    “主官两江总督怡良手下蒙达。”

    “两江总督怡良手下?”刘镒华一惊。

    刘镒华向山下望去。只见身着蓝色军服的清兵新军在后,而身着传统号服的守城清兵在前,清兵新军的装备和精神状态,明显优于守城清兵,不管怎么样,蒙达是打过仗的,这家伙铁腕治军。虽然手段残忍,但毕竟比那些松散的清军八旗好得多,而熊武挺的守城清兵,只是一支地方部队。

    蒙达一向心狠手黑。更糟糕的是。他认识刘镒华!

    刘镒华藏在熊武挺的身后,向山下喊道:“山下的清兵听着,这是你们的将军官熊武挺,在下有一个提议。鳌头崖上有三个女人,她们不是太平天国人,如果下面的弟兄愿意放这三个女人一条生路,我们就放了你们的熊将军。”

    对于苏珊的建议,刘镒华并不抱太大希望,清兵绝不会用一个将军来交换太平天国的领袖洪将军,这两个人根本就不是一个档次的。不过,苏珊的建议提醒了刘镒华,苏将军、小英、小萍三个女人,不应该死在这里,战争是男人的事,与女人无关。

    山脚下,守城清兵的清兵清将看见了熊武挺,一阵骚动,那个喊话的营官也是守城清兵的人,是熊武挺的部下,闻声也是一愣,随即喊道:“乱匪不得对熊将军无礼!待我请示蒙将军,再做定夺。”

    营官说着,匆匆而去。

    苏珊蹲在墙角下喊道:“刘大哥,我是说用这个将军交换你和洪将军,你怎么换起我们来了?我不干!”

    刘镒华笑道:“苏将军,你说的条件,清兵绝对不会答应的!”

    “为什么?”

    刘镒华说道:“洪将军是太平天国的领袖,清军抓了他,太平天国人就是群龙无首,难以成事。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朝廷岂能放过!你们三个先走,设法联络崇明岛的曾大帅,请他前来救援,我们坚守一段时间,或许还有机会。否则,我们什么机会都没了!”

    “可是……”

    刘镒华拉下脸来:“没有什么可是,这是咱们唯一的出路!”

    正说着,忽听山下一片呼喊声。

    只见清兵新军一拥而上,把守城清兵围了起来,这些清兵新军士兵果然是训练有素,装备精良,一转眼的功夫,守城清兵的八百清兵群龙无首,顿时不知所措,立即被缴了械。

    一个军官从小火轮上走了下来。那军官身着脸色军服,脚下瞪着长筒皮靴,腰扎武装带,腰挂佩剑,脸色阴鹜,正是蒙达。

    两个士兵抬过来一张椅子,蒙达坐在椅子里,翘起了二郎腿,十几个如狼似虎的清兵新军士兵冲进守城清兵人群里,拖出十几个兵将来,包括刚才喊话的营官。

    这十几个官兵被推倒芦苇丛前的水荡里。站成一排,蒙达坐在椅子上,一摆手,一排枪响,十几个官兵被当场击毙。

    守城清兵官兵们望着那十几具尸体,吓得瑟瑟发抖。

    刘镒华也是倒吸一口凉气,他早就知道蒙达心狠手黑。可没想到,他竟然在大战前夕,对自己的友军下手!不过,刘镒华倒也佩服这个蒙达,他的手段固然残忍,可效果不错。蒙达杀人。其实有两个目的,第一,稳定军心,迫使守城清兵义无反顾。第二,借机吞并守城清兵,反正守城清兵没了主帅,这支部队迟早都是人家的。自己先下手为强。现在看来,杀了十几个人,他的目的达到了。

    围墙上,熊武挺看见自己的部下被杀,气得破口大骂:“蒙达,老子操你祖宗,你敢杀我熊武挺的人,老子到总督大人那里去告你。老子要杀了你全家!”

    蒙达瞄了一眼山顶,厉声喝道:“熊武挺将军已经以身殉国,那是乱党假扮熊将军,乱我军心。诸军听着,大炮一响,立即攻山,守城清兵在前。清兵新军在后,畏缩不前者,杀无赦!”

    熊武挺兀自大叫:“姓蒙的,老子不放过你……”

    轰隆一声巨响。一发炮弹破空而至,在围墙外爆炸,刘镒华抱着熊武挺滚下了围墙,熊武挺双眼血红:“姓蒙的,你他妈的杀人灭口!”

    刘镒华把狂呼不已的熊武挺交给了大牛:“把他带到安全的地方,保护他的安全!”

    “可他是清狗!”大牛说道。

    “他现在不是了,清兵根本就不认他,快去!”

    “是!”大牛连扯带拉,把熊武挺拖了下去。

    刘镒华把熊武挺押上山,原本是指望用这个将军官牵制清军,即便清军不打算交换,也可以让他们投鼠忌器,哪里想到,来了个心狠手黑的蒙达,刘镒华的想法落空了。

    看来,只能硬碰硬了!

    刘镒华端起步枪,冲出围墙,伏在大树下。苏珊也冲了过来,伏在刘镒华身边。

    “你怎么又来了?”刘镒华斥道。

    “刘大哥,你就这么讨厌我吗?”苏珊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我爹妈都是太平天国人,他们被清兵杀了,我要打清兵,为他们报仇!”

    又是一个孤儿!刘镒华想起了周秀英,不知道她在哪里流浪?

    “好吧,记住,不准离开我身边两米!”刘镒华喝道:“否则你就回去!”

    “嗯!”苏珊破涕为笑。

    尖锐的蜂鸣声破空而至,一发又一发炮弹飞上了山崖,准确地落在了小庙的屋脊和门楼上,小庙燃起了熊熊大火,夹杂着房屋撕裂倒塌的的轰鸣。

    清兵新军果然不同于守城清兵,炮兵受过正规射击训练,教授他们的是德国教习,有着极高的战术素养,他们认定那小庙是太平天国的指挥部,在信号兵的指引下,火炮命中率极高,前后不到十五分钟,整个小庙就陷入一片火海,小庙的主建筑轰然倒塌。

    “刘大哥,你真是神了,要是听徐大哥的,那就坏事了。”苏珊拍着手叫好。

    “住嘴!”刘镒华握着步枪喝道。

    苏珊吓得一吐舌头,乖乖伏在刘镒华身边,再不言语。

    山坡上,一百百多身着传统号服的守城清兵,发起了冲锋,他们的身后,是荷枪实弹的清兵新军,清兵新军的枪口没有对准山顶上,而是对准了守城清兵兵丁的后背,谁要是稍有迟疑,立即就被当场击毙。

    在清兵新军的威逼下,守城清兵嚎叫着冲上了山坡,火炮的轰鸣,给他们壮了胆。守城清兵从来没经历过真正的战火,在这之前,他们的对手,都是些江江帮会或者占山为王的土匪,那些匪徒往往一听见大炮,就作鸟兽散,现在,山崖上的小庙燃起了大火,守城清兵想当然地认为,那里的敌军要么被烧死了,要么早就逃之夭夭。

    火炮停止了轰击,守城清兵冲到了距离围墙不到五十米的地方,围墙外,守城清兵发出的壮胆的呼号和漫无目的的射击,却没有听到太平天国的枪声。

    这愈发让守城清兵相信,太平天国早已逃跑了。

    不少守城清兵士兵站直了身子,在丛林中大摇大摆地行进,一个哨长清军前锋冲到了距离围墙二十米处。刘镒华端起步枪,把枪口对准了走在队伍中央的一个清军哨长,扣动了扳机,那哨长脑门心中弹,一个后仰,尸身滚下了山坡。

    山林里,枪声大作。子弹从四面八方飞了过来,守城清兵兵丁们还没弄明白是怎么回事,就被撂倒了十几个,后面的兵丁见势不妙,撒腿就往山下跑。

    刚跑出十几步,就听山下一阵急促的枪声。跑在最前面的兵丁被击倒了一大片。

    在山坡下,一挺马克沁重机枪吐出火舌。

    重机枪是国之重器,大清国总共也只有二三十挺。清兵新军是新军,蒙志超又是太后的心腹,朝廷破例给了他两挺重机枪。

    然而,蒙达没有用这重机枪对付侵略者,也没有用它来对付乱党。而是用这大清国最先进的武器,屠杀大清国的兵丁!

    琼字营的清兵从来就没有经历过战争的惨烈,他们甚至没见过血,枪声一响,就乱了心智,他们怎么也想不到,清兵新军会向他们开枪,前面的兵丁被重机枪击倒。后面的兵丁还以为是遭到了太平天国的追击,愈发疯狂地向山下飞奔,然而,迎接他们的,是马克沁无情的子弹!

    五分钟后,山坡上安静了下来。

    一百多清兵,十几个死在太平天国的枪口下。其他人,全部死在了马克沁重机枪的枪口下。

    不管是山下的清兵,还是山上的太平天国,都被这惨烈的景象所震惊。双方都默默地望着山坡上。血肉模糊的清军尸体。整个长江,一片死一般的沉寂。

    大牛不知什么时候爬了过来,骂道:“狗日的蒙达,真他妈的心狠手黑!”

    “他是对的!”刘镒华说道。

    “什么!杀自己的人,这他妈的还是对的!”大牛大叫。

    刘镒华摇头说道:“战场之上,令行禁止,不服从命令擅自后撤,就是自己的亲兄弟,也饶不得!打仗讲不得义气!”

    “放屁!”大牛大骂:“老子太平天国绝不像自己的兄弟开枪……”

    “周兄弟说的对!”身后,突然响起一个沉郁的声音。

    刘镒华回头一看,只见一个中年男子,站在倒塌的围墙边,那男子身材中等,脸色白净,留着八字胡,头上理着寸头,却没有辫子。

    刘镒华摇头叹息,早在他上小学的时候,就熟悉了这个男子的形象,多少年之后,他的照片、画像、雕塑将出现在中国每一个城市每一个乡村,他的名字,将出现在每一个中国蒙童启蒙的课本上。

    国父孙中山,这将是中国人铭记不忘的名字!他的将成为这个国度的图腾!

    刘镒华站起身来,向洪将军举手敬礼,尽管,他没有穿军装,但是,他觉得自己有必要向这位未来的伟人表示敬意,这是他的荣幸!

    洪将军向刘镒华发出淡淡的微笑,理所当然地接受了刘镒华的军礼,或许,这就是伟人的气质,他知道,这个军礼是属于他的。

    “你是刘镒华!”洪将军说道。

    “是!”在洪将军面前,刘镒华没有必要再隐瞒自己的身份,这位伟人,应该知道一切:“洪将军,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洪将军笑道:“在曾国彰的船上,我就知道是你!在日本,我在报纸上见过你的照片,知道日本人是怎么评价你的吗?”

    “不知。”

    “日本人说,他们在辽东和根据地,不是败给了清军,而是败给了你!他们甚至认为,这不是一场日本与大清国的战争,而是日本与刘镒华的战争!”洪将军缓缓说道:“可笑的是,在日本,几乎每一个日本人都见过你的照片,而在大清国,你这个国家的功臣,直到现在,也没有几个老百姓见过你的尊荣。大清国朝廷在刻意贬低你的功绩,他们希望百姓忘记你!”

    “刘镒华!”大牛大叫:“你是革命统帅刘镒华!他不是死了吗?”

    “刘大哥没死,他活着,他还活着!”苏珊拍着小手,雀跃起来:“刘大哥打过日本人,他是大英雄,刘大哥加入我们太平天国,清狗马上就要完蛋了!”

    刘镒华摇头苦笑,苏珊这个小丫头,哪里知道战争的惨烈与艰难,她以为一个刘镒华就能推倒大清国两百多年的江山。

    “洪将军,这里危险,请你还是回到山坳上去。”刘镒华说道。

    洪将军摇摇头:“不用了!周将军,我问你,以现在的态势,太平天国有没有突围出去的可能?”

    刘镒华暗暗点头,这个洪将军果然据有相当的洞察力,他虽然没有学过军事,但对目前的局势,有着相当的判断力,他这句话,就是说,他已经意识到,情势对太平天国人,极为不利。

    “如能及时赶来……”

    “周将军!”洪将军打断了刘镒华的话:“你是打过仗的将军,那边的情形,你应该比我清楚,他就算能来,也起不了多大作用,现在,请你明确地告诉我,横沙村的太平天国,能否突围?”

    ....(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