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都市太子 第二千六百九十七章 去救女将军?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今天第二更!】

    刘镒华被穿越到了非洲,一开始小心肝还是哇凉哇凉的,可是没想到雪儿搞了这么一个沙俄黄金出来,这一下子就点燃了刘镒华同学的斗志!

    雪儿沉默一下回答道:“系统正在计算这个最佳时间,有可能在近几年吧,毕竟夜长梦多。”

    刘镒华兴奋道:“好!呵呵。不过,我们现在怎么办?必须要补充能量啊!”

    雪儿笑道:“能量现在不成问题了,到了晚上,我们就在这个兰德金矿行动,补充能量吧!只不过现在,你好像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那就是阻止这个兰德金矿被别人发现!”

    “啊,什么意思?”刘镒华不解地问道。

    雪儿道:“我的意思就是:那边来人了!我们好像比那个人抢先一步发现了这个兰德金矿……”

    “来人了?”刘镒华赶快拿出了望远镜,果然发现远处走来了几个人。那几个人扛着一些挖掘工具,正有说有笑笑向这边走来。

    雪儿这个时候道:“你可以隐蔽,我来收走黄金!”

    说完,炎华系统立刻发射出反物质射线,刘镒华就看到面就着一块巨大的金子一下子凭空消失了!

    刘镒华道:“我们可以隐蔽,但是这里的挖掘现场怎么办?”

    雪儿道:“这个我来处理!”

    说完,刘镒华就发现,刚才的挖掘现场,现在已经变得一片平坦。

    刘镒华震惊道:“我晕,炎华系统还有这个能力?”

    雪儿道:“这个有什么?炎华系统可以把远处的一块草地转移过来,弥补好现在这个挖掘之后的洞。这岂不是小菜一碟?好了,赶快转移!”

    刘镒华点了点头,不敢怠慢,立刻弯腰跑到了远的小树林里面。接下来,刘镒华就拿着望远镜。观看那几个人。

    “怎么会这样?这里明明有一块大石头,里面好像是金子,为什么现在没有了呢?”一个外国人,走过来奇怪道。

    另外两个扛着挖掘工具的人哈哈大笑道:“我说老弟,你是不是做了白日梦?这里怎么可能有金子呢?”

    那个外国人不服气道:“什么白日梦?我确实看到那一块石头,里面好像是黄金。只不过那一块石头太大了。根本就搬不动,我赤手空拳没有挖掘工具,所以才回去叫你们过来帮忙。没想到我一转身找来挖掘工具,这块石头竟然不翼而飞了?难道这真的是一块神奇的石头?”

    另外一个外国人笑道:“还真的说不定啊。据说一些神奇的石头会自己飞走的!”

    那个外国人遗憾地摇了摇头,有点颓废道:“走吧,白跑了一趟!”

    另外一个外国人道:“你白跑一趟不要紧。你可不能让我白跑一趟吧?不行,今天你必须要请我喝酒!”

    那个外国人摇了摇头,苦笑道:“好吧好吧,就请你们这几个酒鬼喝酒!真的是,黄金没找到我还要陪上喝酒的钱?”

    接下来,几个人就嘟嘟囔囔离开了。

    刘镒华放下了望远镜,然后道:“雪儿。现在,我们怎么办?”

    雪儿道:“怎么办?你放心。炎华系统带我们来到这里,就会有办法带我们出去。还是按照原计划,天黑以后我们开始寻找能量。只要有了能量,很多事情就好办了。”

    刘镒华问道:“如果有了能量,是不是意味着可以大量地挖掘这里的黄金?”

    雪儿一翻白眼道:“你想什么呢?挖掘黄金可不是这么简单的,我们现在根本没有大规模的挖掘设备,这些黄金可能要深入地下几千米,怎么可能这么简单的就挖掘出来?具体怎么挖掘,炎华系统会想办法的。但是你不要梦想这里的八万吨黄金一夜之间就可以全部搞出来!要知道在原来的历史。恐怕几百年也没有办法开采完!”

    刘镒华苦笑道:“原来是这样?看起来我也就不用做什么黄金梦了。哎,沙俄黄金就像一个大饼,现在只能是画饼充饥。守着世界上最大的兰德金矿,我也只能在这里感叹。那这么说来,我们来到这个世界上。很长一段时间,都只能是穷光蛋?”雪儿哼道:“什么穷光蛋?我们刚才不是搞了那么一大块黄金?放心吧,炎华系统里面的湮灭空间,可以适当改变被湮灭物资。”

    刘镒华道:“嗯,什么意思?”

    雪儿道:“我的意思就是,可以处理掉刚才那一块巨大的黄金。看看吧。”

    雪儿说完,刘镒华的面前凭空出现了一排排金光灿灿的黄金。而且这些黄金是经过处理的,有各种各样的金砖、金条、金币等等。

    刘德华目瞪口呆道:“哇,竟然这么厉害?刚才那一块巨大的黄金纯度肯定不是很高,你这么快就处理完毕了?这些黄金的纯度一定是最高的了吧?”

    雪儿说道:这个还用说?炎华系统处理的东西,绝对是符合这个世界上规范的。这里有一百多公斤已经处理好的黄金,包括世界上通用的金币等。当然包括现在华夏清朝使用的黄金。这样就回到华夏之后,这一段时间内,就不会没有钱花了吧?

    刘德华眉开眼笑道:是的,是的,真的非常感谢雪儿小姐。对了,雪儿,炎华系统既然可以处理这些黄金,那么我们能不能把兰德金矿的这些矿石尽量的湮灭?这样不就出来黄金了?

    雪儿道:刘德华同学,你个白痴病又犯了?我刚刚已经说了,炎华系统的处理能力是有限的!刚刚处理那么多的黄金,已经炎华系统的极限了。再说了,那些黄金全部埋在地下,要如何进行湮灭?这个炎华系统还没有找到很好的办法。

    刘德华恍然大悟点头,又问道:对了。我们为什么要等到晚上才开始寻找能量?而不是现在?

    雪儿说道:现在你要做的事情就是拿着这些黄金,找到当地的政府,把这一块土地全部给我买下来!能买多长时间就买多长时间!

    刘德华惊讶道:什么?要把这块土地买下来?这个当然没有问题,只不过,假如我们买了100年。这期间,如果当地的政府发生了改变,那我们岂不是血本无归?

    雪儿说道:那怎么可能?难道我们的炎华系统是吃素的?我没有了买地的合同,今后谁敢找我们的麻烦,我们也不怕。难道你还怕别人动武?开玩笑是,炎华系统的战斗力可是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

    刘德华笑道:也对啊。我现在就去。

    接下来,刘德华用了一个下午的时间到当地政府,买了这块土地,期限是100年。

    当地政府实际上就是一个土著,他们看到那么多的黄金,高兴坏了。以为刘德华是一个大傻瓜呢。

    傍晚。雪儿终于发现了这里果然有炎华系统需要的能量,而且能量还是非常的充足啊!

    吸收了能量之后,炎华系统统又湮灭了一大堆矿石,雪儿说这些矿石今后炎华系统会慢慢的处理。刘德华需要去执行一个非常紧急的任务!

    刘镒华还没有问清楚是什么任务,就发现自己已经上了极速战斗机,极速战斗机立刻起飞,把自己送到了一个是莫名其妙的地方。

    “喂喂。这时在搞什么鬼?这是在哪里?我要来干什么?”刘镒华非常不满地问雪儿。

    雪儿回答道:“你不是要会华夏么?这里就是华夏!你的任务就是救人!救一个叫周秀英的女英雄!好了,系统就有这么多提示,具体怎么样做就看你的了。”

    接下来刘镒华就发现自己已经出极速战斗机里面出来,然后刘镒华一下感受到了一股血腥之气!

    “靠,怎么有血腥味?”刘镒华接下来就看到了一幅悲惨的画面。

    只见刘镒华的脚下横七竖八地躺着数十具尸体,污血染红了他脚下的土地,而在前方的一棵银杏树下,吊着一个女子,雪白的身体被劈开了一道长长的口子,显然早已气绝。虽然她的脸部被沾满血污的长发遮住,但刘镒华似乎仍能感到她死前的痛苦愤恨。而在离她不远的地方,还有十几个男男女女倒在血泊之中。

    刘镒华的目光扫过这个小树林,全部都是尸体。这些人都是他的清朝的服装。

    刘镒华无比愤怒道:“靠,究竟是什么人干的?难道这些人的死亡。都是和周秀英有关系?”

    刘镒华现在明白,看起来要救那个周秀英恐怕不是这么简单。

    刘镒华这么说发现不远处有一帮清兵,大概有七八十人。

    刘镒华不禁犯愁:“居然有这么多人?不太好办啊!”

    但就在这时,某个清兵却突然摇摇晃晃地走到距离刘镒华藏身处不远的某颗树下解开了裤带,原来是要放水?

    刘镒华立刻行动!只见人影一闪,那个清兵还没来得及叫出声来,刘镒华就已经如同闪电一般绕到身后,伸手勾住他的颈项用力一扭,那个清兵连惊呼都没来得及出口,就软倒在地没了呼吸。

    刘镒华迅即解下他的那支步枪一看,这个东西真的没办法用。

    这个时候,雪儿道:“系统只能给你提供最原始步枪……”

    靠,刘镒华之内也没有办法。比扔石头好吧?

    仓促之间拿来使用,命中率显然不会高到哪儿去,就凭缴获到的区区一袋子弹,怎么能够灭掉那么多敌人?毕竟敌人已被惊动,轻松得到枪支与弹药的机会不会再有第二次了……

    “干掉一个就得逃了,真是失败……”,刘镒华见远处一下子跑过来十几个敌人,只得心有不甘地准备“战略转移”,边退边朝敌人开枪,可惜用了三发子弹才干掉一个,效率并不太高,好在这些清兵似乎都很怕死,一听到枪响就立刻就全都趴在了地上,直到那个疑似剿匪团的首领——一个土财主模样的胖子一脸心痛地悬赏一百银两之后,这帮乌合之众才欢呼一声又冲了上来。但这么一耽搁,刘镒华已经成功地躲进了树林……

    林地可是刘镒华当年最喜欢的作战环境了,虽然冬天没有树荫,但这里的树木常常有合抱粗细,足以让一个侧身的战士隐蔽自己了。说起来刘镒华也已经好久没有实战了。今天正好看看本事还在不在?

    “哎哟,我的脚!”,只听见一声爆响,一个走在前面的清兵突然惨叫着一屁股坐到了地上,立刻又是一声同样的爆响,这个倒霉的家伙哼哼了几声便没了动静。杀死这厮的乃是两枚刘镒华用子弹和槐刺制成的“钉子雷”。但居然是被爆菊而死,这个家伙也着实够悲摧了。而他旁边一个清兵刚想将其扶起看看是怎么回事,却只听见“砰”地一声,这厮的脸上顿时出现了一个窟窿,一股红白夹杂的腥臭液体立时喷出,正溅在他对面那个同伴的脸上……

    “啊!啊!”。那个沾了一脸脑浆的家伙显然是被吓坏了,惊慌之中习惯性地扣动了扳机,却打在另一个清兵的小腿上,而这时刘镒华又是一发子弹打来,清兵之中生得最为高大的那个家伙也倒下了……

    “这些蠢货,停下脚步却又不找地方隐蔽,这不是送给我爆头吗?”。刘镒华冷笑了一声,抬枪又打出了一发子弹,敌人也不出意料地再次减员一名,刘镒华不禁信心大增,他渐渐发现,这些敌人或许并不像自己以为的那样难对付,人数是不少,但战斗意志与战术素养太差劲了,加之拙劣的枪法与迟钝的动作,对自己根本构不成多大威胁。更令刘镒华高兴的是。随着自己对手中的步枪越来越熟悉,他不但对装弹射击等技术动作越来越熟练,枪法也越来越准了。

    清兵们吃了这么大的亏,自然想要反击,可对方隐蔽得太好了。他们只能估计一下刘镒华的位置就乱放一通,手里拿的又不是可以连发的自动武器,打得到才有鬼了。再加上刘镒华的枪法又奇准无比,不一会儿的工夫清兵们就倒下了三分之一,这还怎么打?于是乎这些欺软怕硬的人形畜生呼啦一声全都转过身去撒腿就跑,结果反倒令子弹几乎已经用光的刘镒华有机会捡起死人身上的枪支弹药。有了充足子弹的刘镒华信心大增,枪法也愈发精准起来,在他的子弹欢送下,来时的十一个人中只有三个人逃了回去……

    “没用的东西!”,那个矮胖子见那些清兵如此不中用,顿时脸色铁青,拔出腰间的驳壳枪就是一下,当场毙了那个带头逃跑的废物。但就在这个时候,刘镒华对着他远远放出一枪,枪声却刚好被他这一枪给掩盖住了,等他察觉到的时候,这发子弹已经从其前额射入,当场就要了他的性命。

    这下清兵们顿时乱成一团,敌人在这么远的距离下也能神准如此,他们却连敌人在哪儿都没确定,这战斗还怎么打?而那些原本就如羔羊一般任人宰割的村民们却似突然受到了激励,全都发了疯一样朝着剩下的清兵扑了过去……

    看到那些突然变得面目狰狞的村民,清兵们顿时都被吓呆了,一时间甚至忘记了自己手里有枪,直到刘镒华再放冷枪,又减员一名的清兵们这才反应过来,但此时他们已经陷入了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等到人群散开的时候,刘镒华已经连一具完整的尸体都看不到了……

    “运气还真不错……”,刘镒华不禁暗自感叹,若非乡亲们这次突如其来的暴动意外地令战斗迅速结束,纵使刘镒华能够获胜,也肯定有人漏网,到时候那些漏网之鱼叫来一大帮援军,他一个人身手再好,也只有逃跑了……

    “小伙子,就你一个人?”,一个头发稀疏的老头颤巍巍地问道,眼中尽是掩不住的失望。

    刘镒华自然知道他们为何失望,刚才他还听见人们在奔走相告“小刀会又打回来了”,结果发现居然只有他这么一个人,这种感觉简直就像是“久旱逢甘霖,一滴。”一样。看着大家重新变得毫无生气的眼神,刘镒华顿时感到心里就像堵着一块大石,忍不住对着大家高声叫道:“小刀会无敌!虽然我现在只有一个人……”

    “小伙子,你难道是周秀英将军派来的?”。那个老头一下子攥住刘镒华的手,几乎有些语无伦次地问道。这几个个字似乎有股神奇的魔力,几百名原本已经再度陷入绝望的百姓一下子就集体转过头来看着刘镒华……

    刘镒华刚想摇头,却见那个老头对他暗暗使了个眼色,顿时明白过来。心知若不给这些人以希望,他们只会如同散沙一样绝望地死去,甚至当屠刀落下时,他们都不会反抗,就像他来之前那样,便硬着头皮点了点头。高声答道:“是的,小刀会周秀英将军派我来这里……”

    “将军他怎么样,病好了吗?”、“小刀会现在在哪儿啊?什么时候回来?乡亲们可让清兵祸害惨了!”、群众们的声浪顿时就喧嚣而起,再次将刘镒华的话打断,幸好那个老头又及时出来解了围:“大家安静,下面请特派员同志给大家讲话!”

    群众的嘈杂立即戛然而止。很显然这个老头在村里有着相当高的威望,刘镒华也终于调整好了情绪开始侃侃而谈。一开始他觉得自己骗人不对,但看到大家的眼中渐渐重燃希望,他又觉得自己早该这么做了“老人家,别难过了,我想,周秀英将军一定会恢复职务、重新领导小刀会的。”。刘镒华连忙安慰道,也没多久了……

    这个村子的规模比先前那个小村要大得多,即使在被剿匪团杀害了一百多人之后,全村现在还有三百多人。虽然损失很大,但重燃希望之后,村里的气氛却久违地活跃了起来,尤其是刘镒华准备组建一个民兵队的消息公布后,村里的少年们立刻就沸腾了起来,男人嘛,有几个是不爱枪的?尤其是在青春热血的少年时代……

    但刘镒华却并没有是人就拉进来。而是进行了一番筛选,为此他不惜消耗掉一些珍贵的子弹,让报名者进行一下简单的测试……

    “我刚才所说的射击方法,你们都明白了吗?”,刘镒华对着报名的五十多个少年。

    “也就每人打过两三发子弹而已。他们还不够条件参加小刀会,尤其是这两年弹药日益匮乏,根本没子弹给他们训练用,再说地方上也需要劳动力啊,刘将军同志以前是在白区工作的吧?”,老头连忙拉了拉刘镒华的衣角,并暗暗给出了提示,免得他露出更多的马脚……

    “是啊,我是在海外长大的,直到两年前回国后读了周秀英将军的……”,刘镒华干脆虚构出了一个出身背景,以避免别人因为他的行为做派都不像这个年代的华夏人而生疑,反正知道他这具躯壳身份的人应该都已经不在了,就算有,以他的年纪,过不了多久面貌就会有明显变化,至于气质更是自穿越起就有了明显变化,一两年后只怕就算是这具新身体的爹娘复生,也未必认得出他来。而且刘镒华的话中也埋下了伏笔,表示“他是读了著作,被其中的思想影响……并不是直接由其派来的……”,这样将来有人找茬时自己也好狡辩,至于大家现在能不能听出来,他就不管了……

    “难怪这么有学问!原来是留过洋的!”,乡亲们立刻就议论纷纷,看向刘镒华的目光也变得愈发尊敬和热切了,民族自尊心极强的刘镒华却不禁暗自摇头:“看来这个年头,崇洋媚外的倾向比我们那时候还要严重得多啊!不过至少对现在的我来说倒也不是什么坏事……”

    随即刘镒华挑出五支支做工相差不大的步枪,让那些报名者每人试射三枪,取其中成绩较好的三十五个人作为民兵队的候选队员,再依据体能、力气、身手等多项测试的结果再次筛选,最终确定了二十四个人选……

    但不管如何,有了二十五人的民兵队,刘镒华又将消息树等后世人民战争的重要战术发明教给大家,村民们终于不再像原先那么提心吊胆了,刘镒华也可以稍稍松一口气。但他也很清楚和平不会持续太久,很快就会有更多的民团、甚至是正规军来到这里进一步清剿,只有打败了他们,民兵队和乡亲们才能生存下去,但另一方面,无论哪一方死了人,都会损伤华夏的元气,不利于将来的抗战,刘镒华不禁犯愁了:“该怎么解决这个矛盾呢?”

    “刘将军,清兵的衣料好,我老伴给改了一下,你穿了看看合不合身?”,这时那个老头突然走进屋来,笑着对刘镒华说道。

    “衣服?有了!唉,搞研究太久了,居然连这么基本战术都没想起来……”,刘镒华不禁眼前一亮,立时心中大定,随口对老头笑道:“您老就别寒碜我了,明知道我根本不是什么刘将军。”

    那个老头却突然面色一肃道:“你就是刘将军,你必须是刘将军,因为大家需要你是刘将军!”

    听到老头这几句掷地有声的话,刘镒华的身子不禁微微一颤,面色也渐渐凝重起来,认真地点了点头。

    这下刘镒华也不禁对老头的身份更加好奇了,终于忍不住开口问道:“老先生您到底是何许人也,我才不信你只是一个普通农民。”

    老头却略有些狡黠地回答道:“老朽可从没说过自己是农民,是你自己以貌取人而已……”

    原来这个老头居然是昔日小刀会一个技术人员,由于年纪太大和一些别的原因被留了下来,目前在村里负责给小孩子们教书。

    “也就每人打过两三发子弹而已,他们还不够条件参加小刀会,尤其是这两年弹药日益匮乏,根本没子弹给他们训练用,再说地方上也需要劳动力啊,刘将军同志以前是在白区工作的吧?”,老头连忙拉了拉刘镒华的衣角,并暗暗给出了提示,免得他露出更多的马脚……

    “是啊,我是在海外长大的,直到两年前回国后读了周秀英将军的……”,刘镒华干脆虚构出了一个出身背景,以避免别人因为他的行为做派都不像这个年代的华夏人而生疑,反正知道他这具躯壳身份的人应该都已经不在了,就算有,以他的年纪,过不了多久面貌就会有明显变化,至于气质更是自穿越起就有了明显变化,一两年后只怕就算是这具新身体的爹娘复生,也未必认得出他来。而且刘镒华的话中也埋下了伏笔,表示“他是读了著作,被其中的思想影响……并不是直接由其派来的……”,这样将来有人找茬时自己也好狡辩,至于大家现在能不能听出来,他就不管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