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都市太子 第二千六百零三章 说服司令员!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今天第一更!】

    刘镒华现在真的吃了一惊,但是他很快就安静下来,觉得这不应该是省纪委的人。

    因为在这个年代,查车还是非常的着少,特别是三轮车几乎没有治安人员管,都是公路局什么的负责管理。

    当然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公路局的这一些人也会在人力三轮车上搞一点油水,那么这个时候就需要查车了。

    “我这个车是有牌的……”人力三轮车的司机很显然没有经过什么大世面,看到面前几个身穿制服的公路局的人他就有点打哆嗦了。这也难怪,碰到这些人总要被他们找个借口搞点油水,你说在这种情况下哪个三轮车的司机不害怕这些人?

    “上牌怎么了?我们就不能查了?”几个人看了看这辆三轮车的拍照,然后顺手放下了三轮车后面的帆布棚看了看刘镒华说道:“去哪里?他收你多少钱?”公路局的人说的当然是潮海市土话。

    刘镒华脸色平静道:“哦,我去朋友家喝茶。他收我3元钱。呵呵,还算是公道,没有乱收费。”刘镒华用无比流利的潮海市土话说道。

    公路局的几个人看了看刘镒华不耐烦地挥手道:“走吧走吧。”

    三轮车的司机战战兢兢上了车,慢慢踩动了车辆。这个时候他的腿有一些发软所以三轮车启动时间有一点长。

    刘镒华听到后面的几个公路局的人说道:“咦,我这么觉得刚才那个人和什么刘镒华有点像?”

    另外一个人说道:“不可能!上面让我们找的那个刘镒华是外省人,不会说本地话,这是上面交给我们的最便捷的辨认方法,要不然这么多的三轮车我们一个个仔细地查找那不要累死?不过刚才那个人说的潮海市的话好像很文明吗?倒是显得我们是老土。”

    刘镒华听着身后公路局人的窃窃私语嘴角一翘笑了起来。刘镒华现在学习能力有多么强?要学会当地方言实在是太简单了。更不用说,作为特种队伍的总教官,本来就要拥有非常高的语言天赋。刘镒华说的潮海市的方言是以前历史中的,所以有一些语气和用词比现在的潮海市方言显得更时尚一些。

    “今天是怎么了?到处查车?”三轮车的司机嘟囔一下加快了力度。这个时候他腿不软了,决定把刘镒华送走之后就回家。今天晚上宁肯不赚钱了。

    到了丁锺指定的茶楼,刘镒华进去之后看了看并没有发现丁锺在那里。刘镒华眉头一皱,在门口转了一圈,然后在茶楼里面转了一圈就安心坐在位置上等了起来。

    刚才刘镒华已经找好了退路。茶楼后面有一个门,可以快速地撤退。另外茶楼后面的窗户可以直接跳下去,那里有很多小巷,就算省纪委的人来刘镒华也会有惊无险地离开。

    刘镒华不得不佩服丁锺的安排。这个地方真的是很保险。

    刘镒华现在能感觉到丁锺就在这个周围,他刚才在门口转了一圈就是想让丁锺看到自己。而且刚才刘镒华已经拿下了眼镜,丁锺没有可能认不出刘镒华。

    果然丁锺就在对面一座小楼上看着刘镒华。

    丁锺还是非常慎重的,他想看看到底有没有人在跟踪刘镒华。

    丁锺虽然觉得自己有点小题大做,但是军人还是有非常严重的忧患意识的,丁锺觉得在这个关键的时刻还是小心一点好。反过来说。如果刘镒华不能摆脱纪委那就证明刘镒华能力有问题,在这种情况下,丁锺还会和刘镒华商量一些事情么?

    过了十几分钟,经过丁锺的仔细观察发现刘镒华真的没有被跟踪,他才慢悠悠地下楼,向对面的茶楼走去。

    刘镒华在茶楼的二楼就看到了对面下来的丁锺,他不由得苦笑一下。也不能怪丁锺这么小心。刘镒华确实没有想到省纪委那边的人那么快就采取了行动,如果不是自己精通潮海市方言那刚才在路上自己就麻烦了。不到万不得已,刘镒华不想暴露自己真正的身份。

    看到丁锺上了茶楼,刘镒华立刻迎了上去“激动地”握着丁锺的手说道:“丁司令,这一次真是麻烦你了。哎,患难之时见真情,我现在真的找不到能够帮助汪书记的人了。”

    刘镒华一开口就表示出对丁锺的巨大“期望”,刘镒华想通过这一句话试探一下丁锺的态度。

    “刚才碰到一个老朋友。他就坐在对面楼上,我上去坐了几分种,让你久等了。镒华,我知道大概的情况,但是有些事情我也是无能为力啊。”

    丁锺当然知道刘镒华的试探,只不过他现在不了解情况,怎么可能轻易的表态?他刚才的这句话就是在以退为进。没有表示拒绝,但是也没有表示主动帮忙。

    看到刘镒华脸色一变,丁锺继续道:“当然,我和老汪认识了那么久。肯定不会见死不救。”

    看到刘镒华毫无顾忌地变了脸,丁锺就感到这个事情不简单!很显然,刘镒华并不是在乞求他,好像更多的是一种平等的求助。

    当然,如果刘镒华哭天喊死皮赖脸乞求丁锺,丁锺绝对不会理睬刘镒华!但是现在刘镒华露出了不满的神色,丁锺反而一下子有一点摸不清头脑,然后就说出了上面一段话。这句话说出来之后丁锺其实有一点后悔,他感到他的表态有一点仓促,应该再稳重一些。

    “感谢丁司令的支持啊!有了你的支持我心里就有底了!”刘镒华脸色又变了,变得很激动的样子。刘镒华的心里现在还是有点得意。丁锺可不是一般的人物,自己刚才能让他有点失措,刘镒华觉得自己真是很有才。

    “哎,话不能说得太早啊,对了,汪书记到底怎么了?”丁锺心想你这个小子太坏了,你心里有底了可是我的心里没有底啊。你小子还不和我说汪振岳到底怎么了,就逼着我表态,这太不像话了!

    刘镒华正色道:“丁司令。汪书记这一次是被人陷害了。我也说不出具体细节,但是汪书记绝对是清白的!是有些人利用手中的职权和关系在排除异己整汪书记啊。”

    刘镒华一边说一说观察丁锺的神色。

    刘镒华刚才其实强调了两点:

    第一就是汪振岳绝对是清白的,如果你丁司令大力支持一下汪振岳绝对有可能洗清冤屈重新上岗。到那个时候汪振岳绝对会对你丁锺感恩戴德。

    第二就是汪振岳是被某些人陷害的。这某些人肯定是王熙铜或者是林云旗,也许是王熙铜和林云旗一起那也说不定。在这种情况下丁锺要帮助汪振岳就势必要得罪市委书记王熙铜和市长林云旗。

    丁锺眉头一皱说道:“哎,这可就麻烦了。不管汪书记是不是被人家陷害,现在省纪委肯定都抓住了汪书记的把柄。镒华,在这种情况下我不是不帮忙。而是有心无力啊。别说我是市一级警备区的司令员,就算我是省军区司令员现在恐怕也没有办法帮助你吧?”

    丁锺还是觉得自己不能盲目地陷入进去。现在不能完全相信刘镒华说的话,丁锺会通过自己的关系和渠道搞清楚汪振岳的事情,然后再做决定。你想想在汪振岳得势的时候,汪振岳就没有办法和市委书记王熙铜、市长林云旗掰手腕,更何况现在是汪振岳被省纪委带走了?

    丁锺说完之后其实担心刘镒华脸色会变。丁锺多少知道刘镒华恐怖的背景。他也不想得罪刘镒华。

    在官场上,宁欺老莫欺小啊!刘镒华这么年轻就享受副厅级待遇?放眼全国有多少这样的年轻干部?虽然现在省纪委在找刘镒华的麻烦,但是丁锺知道刘镒华一定是没有问题的!刘镒华有那么恐怖的背景怎么可能出问题?

    但是丁锺疑惑的是既然是刘镒华的背景深厚,但是为什么他还要找自己帮忙?想不清楚这一点之前,汪振岳绝对不会肯定自己的态度。

    “丁司令,其实汪书记的事情我可以一个人搞定!但是夜长梦多,人多力量大嘛。所以我才厚着脸皮请求丁司令的援助了。”没想到刘镒华脸色没有改变。而是淡定而真诚地说出了这么一番话。

    “哦。镒华,你的本领我还是相信的,我相信有了你汪书记的事情一定会得到圆满的解决。哎,老汪不容易啊,都是几起几落了。”丁锺这一番话既恭维了刘镒华又没有明确表态,绝对是模棱两可。

    刘镒华一笑道:“呵呵,我一个临时的小局长哪里有什么办法?”刘镒华说完就开始泡茶。这里是二楼一个僻静的地方,说话绝对安全。可能是丁锺打了招呼。二楼竟然没有一个客人。

    看的刘镒华微笑着神色正常,丁锺心里突然感觉到不妥当。潜意识告诉丁锺,这是刘镒华对自己的最后试探了。刘镒华对自己刚才的推托已经不耐烦了,如果自己再不表态看起来今后自己和汪振岳之间真的就会一刀两断了!说实话,丁锺还真舍不得,和汪振岳认识这么久,丁锺和汪振岳之间关系还是不错的。

    刘镒华不再说话。开始专心地泡茶。

    刘镒华觉得自己该说的话已经说了,接下来就看丁锺如何表示了。

    其实现在刘镒华还是有一点担心的,如果这次丁锺和汪振岳真搞得一刀两断,这对今后汪振岳是很不利的。但是刘镒华还是觉得丁锺不会那样做。这是刘镒华的第六感觉。刘镒华知道自己的第六感觉还是非常准确的。

    丁锺看着刘镒华叮叮当当洗着茶杯,一泡功夫茶很快的泡好了,然后刘镒华用茶具端着茶杯递给了他,这个期间刘镒华依然没有开口说话。

    丁锺苦笑一下接过了刘镒华手里的茶喝了一口突然道:“说吧,需要我怎么支持?你也知道我的能力有限。毕竟地方什么事情我插不上手啊。”

    丁锺终于下定了决心!他年纪也不小了,再说了丁锺对于升迁什么的没有什么奢望。现在军中里面的干部都要求有文化、年轻有魄力,丁锺知道自己的文化有限基本不可能有上升的空间了。在这种情况下丁锺觉得自己没有什么好怕的,这么多年下来,丁锺的朋友不多,汪振岳算是一个。丁锺毕竟是军人,军人相对来说比地方上官场的人更重义气。所以思前想后,丁锺决定出手!但是。丁锺其实都不知道自己如何出手,所以他才问刘镒华需要他做什么。

    “喝茶喝茶……”刘镒华眉开眼笑递上了第二杯茶。刚才丁锺说了没有说他一定支持汪振岳,虽然强调他的能力有限,但是刘镒华很清楚的知道丁锺已经下定决心支持汪振岳了!有了这个心就够了,刘镒华还是觉得很开心。

    丁锺抓过茶杯一饮而尽然后吐了吐舌头说道:“真他妈烫嘴,我说你这个小子,茶叶泡开了就行了。为什么搞的那么烫?”心结一去,丁锺就轻松了起来,和刘镒华开起了玩笑。

    刘镒华笑道:“丁司令,你这可就是诬陷我了啊!我好心好意地给你泡茶你还不满意,水不热能泡茶吗?”刘镒华很自然的一句话带到了“诬陷”这个词语。

    果然丁锺皱眉道:“现在当务之急必须立刻查出来是谁栽赃陷害汪书记,他们拿到了什么证据!”丁锺既然决定支持汪振岳就想立刻开始行动。夜长梦多。如果汪振岳顶不住压力崩溃了那就完蛋了。到了那个时候,就是神仙也救不了汪振岳。

    “对!真是英雄所见略同!”刘镒华脸皮很厚,自称为英雄。

    刘镒华喝了一杯茶继续道:“丁司令,现在我大概知道是谁在陷害汪书记,但是目前还没有锁定具体的人物。最迟明天我会告诉你。你也知道现在我的处境肯定没有办法做事情,到时候就需要丁司令出手将一些人控制起来,搞清楚他们是如何陷害汪书记的。尽量拿回他们掌握在手里的一切证据。”

    丁锺一拍桌子道:“好,就这么干!控制几个人我还是有把握的。只要是这个人在潮海市内,不管他有多么厉害都没问题!”

    刘镒华刚才头脑清醒思路非常的清晰这让丁锺感到很欣慰。丁锺刚才之所以下定决心支持汪振岳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丁锺相信刘镒华的能力!

    开玩笑,刘镒华这么年轻都是副厅级待遇,而且都可以拿下新来的副市长蒋雯婕?这是多么恐怖的能力?丁锺其实也想赌一把,说不定刘镒华能够给他带来巨大的利益啊。

    刘镒华松一口气说道:“谢谢丁司令了,我回去之后就开始调查。明天就打电话通知你。”刘镒华知道汪振岳的秘书还有可能知道是谁陷害汪振岳的。就算汪振岳的秘书不知道,只要李晓敏、孙岳兵那边紧紧盯着犯罪集团也是大有希望的。

    “好的。你的有了名单。我会立刻行动抓人!”丁锺很果断。他并没有为刘镒华如何找到陷害汪振岳的人。丁锺知道刘镒华肯定有一些特殊的渠道。

    刘镒华点点头,不过他突然道:“对了丁司令,听说省军区王政委最近身体不好?”刘镒华突然说出一句莫名其妙的话。

    但是这句话就像一个炸雷一样把丁锺搞了一个五雷轰顶呆立当场!

    刘镒华突然将话题转移到省军区王政委那边,这可让丁锺愣了好一阵子啊,只不过丁锺很快就反应过来然后激动道:“镒华,你的意思是……”刘镒华这么明白的赤裸裸地暗示汪振岳能搞不明白么?这是刘镒华开出了自己的条件啊!这证明刘镒华在总部上面关系确实厉害,要不然怎么可能敢说这种话?

    只不过汪振岳还是有一点疑问:省军区的王政委可不是副政委。按照丁锺的级别,当上省军区副政委就已经是高升了,怎么敢再有别的想法?

    刘镒华笑道:“我在军中还是有几个朋友的,按照丁司令的能力和资历更进一步当一个省军区的副政委是绝对没有问题的!当然也不排除更上一层楼的可能。好了。我先回去了,刚才在路上碰上了省纪委那边的人了。”

    刘镒华看到对他感恩戴德的丁锺就感到有点好笑。实际上上级还真的有意思让丁锺更进一步,只不过刘镒华加快了这个速度再增加了一些力度而已。

    丁锺立刻道:“呵呵,找你?开玩笑,潮海市这么大,要找一个人无异于大海捞针。这样,你坐我的车回去,我送你一段。”丁锺知道刘镒华一定住在一个秘密的地方,在这个关键的时刻丁锺可不敢说送刘镒华回去。

    刘镒华没有客气说道:“好吧,有了潮海市警备区司令员的专车接送谁敢查?我就坐一段路的顺风车。”

    刘镒华当然不会让丁锺直接送自己回家,就算刘镒华完全信得过丁锺也不可能让丁锺送他回家,那样万一刘镒华有一个三长两短丁锺可就是跳到黄河洗不清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