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都市太子 第二千四百六十八章 美肤水火热?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今天第四更!】

    秦雪舞笑道:“呵呵,穷苦人家出身的孩子,自然什么都会做一点啊!”

    “有些东西不是光靠积累就能出色的。还需要天赋。”刘镒华微笑道。

    秦雪舞微然一怔,摇了摇头笑道:“镒华,你夸人不露痕迹,是个哄女孩子开心的高手。想必有许多的女孩子对你暗自倾心吧?”

    “那我就不得而知了。”刘镒华笑得有些忝不知耻,说道:“难不成我还挨个去问,喂,你喜不喜欢我?你是不是暗恋我?你是不是非我不嫁?”

    “噗哧!”秦雪舞突然一下乐得笑了,手中的锅钞一抖,汤汁都溅了出来。

    “真是近墨者黑!你无耻的样子,跟大色狼一样!!”

    刘镒华撇了撇嘴,轻声道:“要不怎么叫物以类聚呢?都是狼啊!”

    “好啦,少贫嘴了……去弄些酒来吧!”

    “酒?”刘镒华一愣:“我没听错吧?你要喝酒?你不是不喝酒么?”

    秦雪舞手中的动作略微停滞了一下,没有回头,说道:“难得如此高兴,陪你喝一些。就当是感谢你对我的帮助吧!”

    “好。”刘镒华去车上拿酒了!

    秦雪舞扭头从窗户边看着远去的刘镒华,脸上突然火辣辣的灼热起来。银牙紧咬秀眉轻颦,她禁不住暗骂自己一声:“我何时变得这个样子了?”

    刘镒华很快拿钱回来

    饭菜都已摆上了桌几,远远就闻到浓郁的香气。一锅清炖鱼,韭菜炒鸡蛋,屋外菜圃里自产的小菜两碟。

    典型的农家风味。

    刘镒华走到门口时,秦雪舞就迎了过来,递上了一双崭新的布鞋给他换上。屋内窗明几净一尘不染,俨然她刚才又收拾过了,这布鞋可都是新买的。

    刘镒华趿上布鞋走进来,坐到食几边。咽了一口口水。

    “我几时没有这样的好胃口了。这样的饭菜,才最是养人。”

    “那是你山珍海味的腻了口。平日里都是大席面的筵席吃着,都顾着推杯换盏了,几时真正吃下过多少填肚的东西?”秦雪舞微笑着,在他对面坐下来,给他递上崭新的碗筷,说道:“吃吧。还是五谷杂粮最润养人。”

    “那我先吃三大碗!”

    说罢。刘镒华也当真不客气,风卷残云般吃下了三大碗米饭,满桌的菜也扫了一半去,鱼汤喝了两碗,直把肚子都撑得圆了。

    “呃……”长长的打了个嗝,把秦雪舞都逗笑了。

    “你真像是饿牢里逃出来的。”她笑道。美眸如同此刻新升的弯月,美极。

    刘镒华放下碗快,摸着肚子啧啧的摇头:“我就没吃过这么多饭了。真爽!怪不得人说,民以食为天。吃饭,真是这世上最爽的事情了。”

    “那喝酒呢?”秦雪舞微然一笑,给他替来刚酙满的米酒,说道:“刚吃的大饱。慢慢饮来。我再去添两个小菜。”

    说罢,秦雪舞就双手在桌几上轻轻一撑,准备起身。

    “不必忙了。”刘镒华一伸手抓住她的手腕,笑道:“又没有旁人,还有这么多菜呢,我们两人将就着也能下酒了。”

    “也好……”秦雪舞脸上悄然一红,任凭手儿让他捏着也不缩回,静静的坐了下来。

    桌几不大。二人左右邻角的坐着,刘镒华很自然的握着她的手放到了身边,然后另一只手举杯,说道:“来,敬你。祝你早日康复!”

    秦雪舞便笑道:“单手对饮,岂非不敬?”

    刘镒华却是不肯松手,笑道:“我们之间就不必管这些俗礼了。”

    “那还是我敬你吧!”秦雪舞也没坚持了。用另一只手举起了杯,认真的说道:“谢谢你!”

    “干杯吧!”

    一口饮下,酒淡,却润滑香醇。

    “哈哈!好!今日。不醉不归了!”刘镒华痛快的大笑,又与秦雪舞对饮喝下了一整杯。

    二人的手,放在桌下,始终轻握在一起。秦雪舞的手心,不自觉的有了一些湿润。

    “她居然在紧张……”刘镒华不由得心中轻笑:“郎情妾意,有何紧张的?常言道,女人不喝醉,男人哪来的机会。你一个从不饮酒的女子,主动约我喝酒,我还不明白你的心意么?……今晚,是否会很美妙呢?”

    转眼,悬月钩如悄然登西楼。

    屋内也没有点灯,任由水银一般的月光从窗口倾泄而入,在房中织起一道光幔瀑布。秦雪舞侧面对着窗户,微红的脸庞浸淫在轻柔的月光之中,水汪汪的明眸之中折射出暧昧迷离之光。原本英气勃五官玲珑的面容之上,添了几分妩媚,多了两分妖娆。

    便如同已然成熟的草霉挂在枝头,清晨时分吸饱了甘甜的雨露,垂垂欲滴。

    勾人心魄的诱人。

    刘镒华静静的欣赏着眼前如同一件艺术品般绝美诱人的秦雪舞,不觉有些沉醉。

    他无法形容眼下这个场景的感觉。以往,他也曾和别的漫妙女子烛光晚餐,听小提琴,跳华尔兹,喝贵得让人肝疼的皇家礼炮。可是,那些昂贵的俗物再如何堆彻,也营造不出今日这般让人沉醉又温馨的气氛。

    小桥流水人家,夕阳西下,月登西楼,光幕如织,伊人嫣然……仿佛是不经意的偶然之间,浪漫突然来袭。

    女人天生就爱浪漫。

    眼前的浪漫让刘镒华尚且都感沉醉,何论秦雪舞?

    她感觉自己已经醉了。分不清眼前之景,是梦境,还是现实。

    如此是梦,希望它永远不要再醒。

    她的心,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的安宁过。唯有此刻,她才分明感觉到自己是一个女人。她也需要家,需要一个坚实的肩膀,一个温暖的怀抱。

    静谧。

    也不知是何时,秦雪舞已然轻轻偎到了刘镒华的身边,将头轻轻靠着他的肩膀,闭着眼睛。

    二人都没有说话。似在享受一刻的温馨与恬静。

    屋底下传来潺潺的流水之声,间或有鱼儿跳跃的声响。屋外的草丛之中,蛙鸣依旧热闹,偶尔可见几只萤火虫往来飞舞,将墨夜点缀。

    过了许久。

    “你困了么?”刘镒华轻声问道。

    秦雪舞仍是没动,也没有睁开眼睛。只是手上稍稍紧了一紧,似有些紧张。

    刘镒华知道触到了她的尴尬。于是也不再言语。

    又过了许久。

    “我身上……好痒。”秦雪舞突然说道。

    刘镒华恍然醒神:“大概是喝了酒……结痂的伤口在痒吧?你不是从客栈带了药贴回来么,可曾需要换药?”

    “嗯……”秦雪舞这才款款的移了一下身子,从刘镒华的肩上将头移开,脸上酡红一片,眼中似是烟波流转。

    刘镒华分明,从她的眼神之中品读出了**的味道。

    心。砰然一动。

    勾魂!

    这样的秦雪舞,绝对勾魂!

    没有男人,能在这样的情景之下,还能把持自己。

    刘镒华自忖,也不能。

    深呼吸一口,刘镒华微笑道:“我帮你上药吧?”

    秦雪舞的俏丽悄然颤动一下,眼中似闪过一抹惊悸与羞赧的神色。但她依旧是如此的沉寂,轻轻的点了点头:“你来。”

    说罢她起了身,到厨房里来取了火熠子点燃一盏油灯,领刘镒华到了二楼的卧房,取来了药包。

    二楼的陈设越显古朴与简约,想必此前的屋主人还颇有几分学问与修养。一间静室,俨然是用来修炼琴棋书画的好地方,居然还留下了一面焦糖色的古筝。和一把老旧的琵琶。

    卧房之中则是用的榻,没有床。精致的江南草蔑席子铺在地上,墙壁映着灯光一尘不染能照出人影。

    秦雪舞放下灯,掩上门,拉上了窗,然后深呼吸。

    “伤,多半在背上。”说罢。她几乎如同逃避一般转过身去,背对着刘镒华从到了一张江南特有的檀木圆盘椅上,双手伸到了腰间。

    宽衣,解带。

    灯光摇曳。一席青衫软襦宽松开来。

    大唐的民间女子,多穿比较宽松的襦裙。有些富贵人家的女子,则是大胆的在胸前留出一片白雪之地,露出诱人的双峰与深沟。秦雪舞却从来不这样穿,她都穿斜衽的对襟长襦,只留出天鹅般的粉颈。腰束彩绦下身胡裤,显得干练又洒脱。

    此刻,紧缚她火热**的对襟长襦已然解开,从肩头开始悄然滑落,已露出一半的玉背。

    刘镒华的喉节不禁滑动了一下。

    他从来没有想过,,按理说风里来雨里去,从未养尊处优的保养,还怎么有如此光洁的皮肤……更要命的是,她的身裁实是太好,太好了。

    一个女人该有的曲线,她都具备。而且,由于习武的缘故,她的身体比一般的娇嫩女子更显得富有柔韧且有弹性。光说这的背部,添一分显肥傭,减一分显干瘦。

    如此的悄到好处。

    只是此刻,那完美的背部却有几条或深或浅横横竖竖的伤痕。结了痂,颇显几分狰狞,严重损害了她背部的美感。

    “真可惜!”刘镒华不禁叹道。

    “还等什么呢?”秦雪舞轻声道。

    “哦,马上。”刘镒华打开了包袱,从里面拿出大夫配好的一瓶药膏,用一只细小的笔刷轻沾了一下药水上去,准备给她的伤口涂抹。

    “会疼么?”

    “一点点,能忍。”

    “那我开始了哦?”

    “你怎么像个女人般婆妈,快一点……”

    ……

    刘镒华笑了一笑,伸手给她背后的伤口上,涂了一些药膏上去。

    “咝……”秦雪舞吸着凉气,身体轻轻的抖。

    “很疼?”

    “说了能忍,你继续。”

    “好吧……”刘镒华继续涂药,秦雪舞咬牙强忍着没有再吭声,身体却一直在轻微的战栗。光洁如玉的背部,渐渐浮现出一层细密的汗珠。折射着灯光,越显得迷离诱人。

    “我受不了了,停一下!”秦雪舞突然一喊,倒把刘镒华吓了一跳。

    “怎么,真的很疼?”刘镒华问道。

    “不是疼,是痒!”秦雪舞有些哭笑不得的报怨道:“你的动作太轻柔了,简直像是挠痒痒。开始那药膏是有些让我刺疼,到后来我只感觉到痒了,钻心的痒!”

    刘镒华看了看那只小毛刷,尴尬的咧了咧嘴,暗道:这小刷牙,若是不用来上药的话,拿来**倒是不错了……

    “镒华,你说……我这后背,以后会不会留下疤痕?”秦雪舞突然问道。

    “应该不会吧!我听人说,请来的这个大夫挺厉害的,远近闻名,,都是他的学生。”刘镒华说道:“这药膏就是他的独门妙药,据说袪疤不留痕。”

    “那就好……”秦雪舞仿佛轻吁了一口气。

    “你好像很紧张啊?”

    “哪个女人愿意自己的身上留疤?”秦雪舞幽幽道:“我毕竟也是女人,也是爱美的……”

    刘镒华放下了药膏,走上前,从圆登边缘提起她的襦衫慢慢往上拉,搭到了她的肩头,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说道:“你已经极美了。放心,不会留下伤疤的。万一这大夫的药不行,明日我给京城的朋友写封信,让他们帮忙从宫里弄些后宫妃嫔们治伤袪疤、美容养颜的宫庭秘药过来。这你应该放心了吧?这天底下如果真有袪疤不留痕的东西,皇宫之中就必然能找到。”

    “那这里呢?”秦雪舞突然转过了身来,似有些激动的仰头看着刘镒华。

    刘镒华本能的低头一看,不禁有些呆了。

    襦衫只是搭到了秦雪舞的肩膀,前面却是留空的。

    此刻,她自己的双手捂着饱满欲出的双峰,露出锁骨边两道深深的伤痕来。

    一时间,刘镒华有些窒息的感觉。

    像秦雪舞这种好身裁的美人,他也不是没有见过,可是能让他心跳加快呼吸变得急促,甚至有些意乱情迷就要把持不住了的,秦雪舞还是头一个。

    刘镒华突然想笑。

    笑自己怎么真的像一个初哥儿那样,猴急且沉不住气。

    深呼吸,刘镒华按捺住狂跳的心,伸出有些颤抖的手,拿来了药膏。蹲下身,他用小毛刷沾上了药水,准备给秦雪舞的锁骨处伤口涂去。

    秦雪舞咬着嘴唇,闭上了眼睛。(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