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都市太子 第二百四十章 老虎凳辣椒水?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刘镒华看到气势汹汹扑上前来的孟晓月,暗叫一声不好。

    现在想要掩饰

    来不及

    啊。刚刚躺在chuáng上的时候哪里会

    两个丫头洗完澡不睡觉,突然跑到自己房里来,再加上灯突然打亮,被晃

    眼睛的刘镒华光顾着让眼睛适应去

    ,更是忘记

    自己下身的尴尬。

    “真是肿的好厉害!哥哥,你这里会不会很疼啊?”孟晓月紧皱着两道秀气的小眉毛,心痛地直吸气,两只小手抓着刘镒华那里,轻轻揉捏着道:“哥哥,我帮你揉一揉,这样会不会好过一些?”难道孟晓月这个女百合

    对男人一无所知?好像不是吧?可是…现在她为什么装疯卖傻?刘镒华一时之间想不通,

    刘镒华现在并不拒绝。傻瓜牛拒绝呢!

    ”“

    随着孟晓月小手的揉捏,刘镒华越来越舒服,爽的想要哼哼出来。

    看到面红耳赤看着自己的孟晓雪,刘镒华又要知道不能太失态。刘镒华告诉自己:“不能出声,不然晓严定会认为自己是故意这样,想占晓月的便宜。”可是,身体的舒爽,又让他难以自制。

    毫无疑问,在刘镒华看来,孟晓月做出的动作是非常不妥,甚至可以认为是dàng漾的!孟晓月为什么要这样做?难道是讨好刘镒华,不让刘镒华打她屁股?还是孟晓月真不清楚男女之车?

    “姐姐,好像按摩一下可以帮哥哥减轻痛苦唉!要不你也一起帮忙好不好?两个人一起做,肯定比一个人做要快!”孟晓月坏笑着建议道。

    刘镒华忍不住在心里赞叹晓月是好孩子,这么有创意的建议都能!两个人一起做,的确是比一个人快一些……如果可以做更多的事,还可以更快一些!

    “不!不!我……不要………”孟晓雪脸sè红的简直要滴出血来。

    “哎呀哥哥,你这kù子好碍事,隔着kù子按好麻烦,不如我给你脱

    吧!”说着,孟晓月便解开

    刘镒华的腰带,刘镒华裹着内kù的东西就直直弹

    出来,吓

    孟晓月一跳。

    刘镒华晕!小妹妹,你玩过

    啊!装疯卖傻也要有尺度好不好?

    “不行,不行!晓月你还小以后再按摩吧”刘镒华同学赶快拒绝。靠,看起来有时候到嘴的肥肉也要吐出来啊。

    “哥哥,你怎么会伤在这里啊!和和人家的那里是一个地方呢!”孟晓月脸sè变得有些“红润”起来。

    这丫头真会戏耍人啊!故意的吧?

    “哥哥,你这里是不是有什么秘密?好像和我们的不一样啊”

    孟晓月调皮地道,小手轻轻拍

    拍刘镒华那里动作

    不如先前那般随意而是多

    一丝颤抖。

    “晓月,住手!”孟晓雪抓向孟晓月的两手,用颤抖的声音道:“不可……以的,你不可以mō哥哥那……那里!”

    孟晓雪面红如血,在抓扯妹妹晓月的时候,她不知是太过紧张还是怎地,一不小心居然忙中出错,其中一只手抓住

    晓月另一只却抓到

    自己阻止晓月去碰的东西!孟晓雪刚才以为孟晓月真不懂呢,她都被孟晓月的装疯卖傻骗。

    手中的东西仍在跳动…孟晓雪都觉得身体会发抖,更不用说去感觉,由于紧张,由于jī动孟晓雪的触觉神经变得敏感到

    极致,仿佛指尖的每一个细胞都变成

    跳动着的精灵,围绕着那个秘密的所在轻盈的起舞。

    “上帝啊,我快受不

    啦!”刘镒华一边暗咬牙切齿在心中呐喊,一边竭力的控制着自己,两手更是用力紧握着指甲都快要刺进肉里,双生小萝lì的威力实在太过巨

    ,尤其是在这样亲密接触下,雪月姐妹的威力更是呈几何级数增长。

    受到内心情绪的感染刘镒华觉得那恼人的小东西跳动的益发剧烈,上帝可以作证自己从来没有主动对雪月姐妹产生过任何龌龊的念头,可在这样强烈的yòuhuò下,自己既不是柳下惠,也不是得到高僧,怎么可能保证坐怀不乱呢?

    孟晓雪明明知道自己不应该再捏着那里,可心中却有着一个恶魔一样的声音在yòu导着自己:“晓月都可以mō,我为什么不能mō?就当…就当我也一样什么都不懂,不就好

    么?可是可是我明明知道那里藏着什么,明明知道知道自己不应该mō那里的呀!

    不说,谁会知道呢?谁会……知道呢”处女的羞涩,是孟晓雪抵御内心恶魔yòuhuò的最坚固盾牌,可是现在,这面盾牌却有

    裂痕,孟晓雪不愿、不想也无法再抵御那yòuhuò,她想和晓月一样,她想和哥哥更亲近一些……尽管她一直认为她们两姐妹不喜欢男人!

    心念的转变,让孟晓雪渐渐握紧

    右手,手中掌握的秘密,跳动的益发剧烈,这时,孟晓雪甚至生出一丝好奇:“它的真面目,到底是怎样的呢?真想打亮灯仔细看看呀!”

    孟晓月不满地望着姐姐:“姐姐好坏哦,不但不让晓月帮哥哥按摩,还死死捏着哥哥肿胀的地方,你会捏痛哥哥的啦。我1不官。姐姐你不可以因为没有被哥哥背过,就这样报复哥哥。

    不

    让哥哥改天背你一下好啦。”

    在孟晓月的眼里,孟晓雪无意识的紧握动作,就是对刘镒华不满之下的报复,孟晓雪的报复行动是晓月所不能接受的啊,即便这个人是自己的亲姐姐。为

    阻止姐姐的报复,孟晓月挣脱

    孟晓雪抓住自己的手,反过来抓住孟晓雪握住刘镒华那里的右手,用力抓扯着,试图让自己的姐姐放开刘镒华的那个东西。

    “姐姐,你放开!快点放开啦!你这样用力,会伤到哥哥的!”孟晓月很着急,晓雪的手实在握的太紧

    ,孟晓月一时半会儿没办法分开。

    刘镒华不知道自己现在究竟是在天堂还是在地狱,他不能把话讲明白,潜在内心深处的一点yīn暗sī心,又让刘镒华有意无意地拖延着不去阻止雪月姐妹的动作。虽然知道两姐妹

    部分是在装nèn,

    刘镒华也知道,她们对男女之事

    是不清楚。她们毕竟是女百合!

    一时之间,雪月姐妹围绕着刘镒华的隐sī部位竭力争抢,一个试图握紧不松,想要拉下刘镒华最后的遮羞布一窥究竟。另一个向下捋动,正面无法瓦解晓雪的攻势,试图侧面迂回。两姐妹都不知道,她们两人这样的动作,无意中暗合

    男女房事中的某些huā式,给刘镒华带去

    莫

    的快感啊。

    刘镒华甚至有些无耻地暗想:“这种盛觉真美妙,如果可以一直这样下去就好!”

    “晓雪、晓月,你们睡

    么?”关键时刻,龙嫣华的声音突然从主卧室方向传来。

    雪月姐妹像是受惊

    的小兔子一样,迅速撤开两手,闪电般冲出刘镒华的卧室,踮着脚尖闪进自己的房里。

    “表姐,人家刚刚才洗好澡呀!”

    “表姐,你讨厌啦!你不喊的话,人家就睡着

    呢!”

    雪月姐妹不同的回答,却表达着同一个意思。

    龙嫣华微带“歉意”对妹妹们说道:“是表姐不好,你们继续睡吧!”说完翻

    个身,继续数自己的小绵羊。只是,她现在心烦意乱想着刘镒华啊。刘镒华真要和孟晓雪、孟晓月她有点那啥怎么办?所以关键时刻龙嫣华出招。一下子,就吓跑

    孟晓雪和孟晓月。

    刘镒华现在哭笑不得!前一刻他还在温柔乡里享福不尽,满脸陶醉,下一刻两个小萝lì居然跑的一个不剩,瞬间发生的事太过突然,刘镒华甚至来不及抓住任何一个,只能坐起身望着不上不下的小兄弟哭死。

    有些事不做也就罢

    ,一旦起

    个头,如果不做完成会很伤身子的,刘镒华用力搓

    一下自己的鼻子,恨恨的嘀咕着:“这两个小丫头恶作剧想害死哥哥是吧?你们等着!看我改天怎么收拾你们俩!没办法,只有靠自己

    ,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念出最后一句,刘镒华满脑子的怨念,差点控制不住自己,就这么冲进两姐妹的小房间里,把俩人一块正法。

    为

    完成未竟的事业,刘镒华提好kù子,顾不得拉上拉链,三两步窜进洗手间,门都没来得及反锁,就掏出那个来回〖运〗动,前一刻才享受过小萝lì柔弱无骨的小手服务,这一刻却不得不换成自己咸猪手,前后落差太

    ,刘镒华越是弄越是觉得没趣,心里狂呼道:“这日子哪是人过的!”然后,刘镒华恨恨地甩开右手。

    刘镒华没精打采的提拉起内kù,正要把kù子也提起来的时候,无意中撇到

    一样东西,一样可以解决他很

    困扰的小东西…一条小内衣!

    “

    救星啊!”刘镒华眼睛一亮,几乎是用扑的冲到洗衣机旁,一把捞过那条丝绸小内kù有

    这件宝贝的帮助,刘镒华xìng趣提升

    很多,huā费

    一段时间,总算成功完成任务,这下总算能安心睡觉。

    搞完之后,刘镒华总算消停。

    然后又开始后悔起来,汗,想我刘镒华女朋友无数,竟然沦落到自己搞安慰自己的下场,这

    是丢人呀。

    第二,刘镒华早早起chuáng锻炼完毕,吃完早点,便在客厅里坐着,在等雪月姐妹起chuáng。既然来到这里,那就要好好和孟晓雪、孟晓月交流下,看看前段时间自己委托她们搞得股票怎么样。

    等

    片刻,早餐都要凉

    ,还不见雪月姐妹的影子,刘镒华跑去两姐妹的小房间敲门:“晓雪,晓月,快起chuáng啦!哥哥有礼物送给你们!”

    房间里传来几声模糊不清的嘀咕声,半晌后仍不见有人来看门,刘镒华知道雪月两姐妹多半是准备睡懒觉

    ,只有无可奈何继续等待。

    很奇怪,龙嫣华也不知道跑哪里去

    没那么早去电视台?还是采访去?

    反正,刘镒华一个人坐着就有点无聊。

    然后刘镒华就开始锻炼身体,这一次的〖运〗动量非常

    ,刘镒华搞得浑身

    汗,然后他洗澡继续睡觉。看看谁比谁能睡觉?哥几天不吃饭都可以,可以睡几天呢,你们这些小丫头早晚会饿醒。

    刘镒华一旦下定决心要睡觉的话,那效果是非常的好,一会就沉睡

    过去。这还是在过去特种部队里面留下来的习惯。

    有时候出去执行任务,根本没有时间睡觉,

    一旦有

    一点点时间睡觉,你就必须立刻睡觉!如果你不掌握这样一门技巧,就不可能成为一名出sè的特种兵。

    “砰!砰!砰!”

    听到几声敲门的闷响,刘镒华甚至没有一点回答的兴趣。看起来孟晓雪和孟晓月终于起chuáng。

    “吱嘎”伴随着一声轻响房门被人扭开。

    一张笑嘻嘻地的小脸伸

    进来,水灵灵的

    眼睛岵噜噜乱转,扫描仪也似地,将刘镒华的睡姿上下打量

    个遍。

    “晓月,别闹!哥哥会生气的!”一只粉nèn的手臂伸进来拉住挤

    半个身子进来的孟晓月轻轻扯动着。

    孟晓月拨

    一下姐姐的手臂,这才回过头去道:“他生什么气?昨天晚上害得我们被表姐说,哼!我们才应该生气呢!”

    孟晓雪被妹妹一句话呛得说不出话来。没错,可是昨天晚上貌似是她们姐妹两个调戏刘镒华吧。孟晓雪和孟晓月其实是怕刘镒华同学翻脸,毕竟她们昨天晚上

    是在装疯卖傻。只不过现在看起来,刘镒华的表情比较正常,应该没有生气。

    “妹妹,不娶乱开玩笑。也不能拿着也不能拿着芥末油进来呀涂在身上会很难受的!”孟晓雪捉住

    妹妹的一只手,指

    指被她握在手中的秘密武器。

    孟晓月“嘿嘿”的一声黠笑道:“谁说我要涂在哥哥身上?那根本就没什么杀伤力!”

    孟晓雪到底是个小姑娘,阻止孟晓月作弄哥哥固然重要,可天xìng中的好奇,这一会儿却占

    上风:“那你要涂在哥哥的什么地方?”

    同样的问题刘镒华也在思索。莫非,晓月是要涂在我的命根上?这是一个刺jī的想法,却也同样让人毛骨悚然。在小弟弟上涂芥末油滋味

    概不比把人架在火焰上面考差吧?更何况,那里极为敏感,即便是小小的刺jī,都会让人有很

    反应涂芥末油……尼玛,蛋疼!干脆,老虎的辣椒水算!

    这里,刘镒华打

    个冷颤开始犹豫是不是继续装睡下去。

    或许一开始听到敲门声自己就不应该装睡。会在这个时候敲门的,似乎除

    可爱的双胞胎两姐妹这儿就没有第三人。刘镒华脑子里现在满是后悔。

    “我准备涂在哥哥昨天晚上肿的那个地方!我想,他那里应该没好那么快,现在应该还肿着。哼哼,我听说,肿胀的地方很敏感,对各种刺jī的感觉会放

    数倍哦!”孟晓月晃悠着手中的芥末油,眼中闪烁着星星般的光芒,嘴角dàng漾着恶魔般的微笑。

    刘镒华此时在心里哼道:“你们两个小丫头,想整死哥哥啊,哼,看我今后怎么收拾你们,我会让你们知道什么叫做yù哭无泪!”

    “姐姐,你真不好玩。妹妹我好心好意地来给哥哥消肿。你竟然阻拦我?不行!我可要硬来啦!”孟晓月同学看起来好像要霸王硬上弓。

    “不可以涂那里!”孟晓雪想都没想,立即出声反驳。

    “为什么不可以涂那里?”孟晓月望着姐姐的眼睛带着几分疑huò,几分倔强,还有几分悻悻然。

    “不不我的意思是说是说啊!对!我的意思是说,哥哥那里肿着,一定很敏感,咱们只要稍稍碰上一下,他肯定就醒过来

    ,咱们不可能涂得上去!”孟晓雅张极

    ,1小脸胀得通红,憋

    老半天,好容易才

    一个还算合理的解释。

    孟晓月释然一笑:“可是哥哥好像是睡觉啊!不过还是姐姐你聪明,

    这个漏洞!”

    眼珠转

    转,孟晓月又腆着脸嘿嘿一笑:“姐姐!既然你主动帮我堵上这个漏洞,是不是说…你决定和我一起干

    呢?”

    刘镒华趴在chuáng上,一边夸晓雪是好孩子,一边暗骂晓月不乖:“哼哼,小丫头,等下我装作突然醒过来,看我怎么收拾你!”

    停

    片刻,刘镒华预期中的老虎凳辣椒水酷刑,仍然没有降临到自己头上。

    “姐姐,哥哥还不醒过来,他该不是

    还在熟睡吧?要不然,咱们干脆假戏真做,把这些芥末油真就涂在他身上好!我很想看看哥哥会有什么反应唉!”孟晓月的眼睛来回在刘镒华和孟晓雪脸上扫描,满脸的跃跃yù试。

    PS最近公司内的事情很多,要想爆发真是不行啊。接下来稳定

    ,晚上尽欢就有时间码字

    希望上月支持尽欢月票的同学,这个月继续支持好不好?!。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