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都市太子 第二百三十九章 女孩心思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刘镒华

    展身年后把闹事的流氓吓坏!领头的老

    眼睛更是变得通红,原本只是教训人而已,结果自己几个兄弟反倒被打得脱臼,

    动起

    刀子,结果还没砍到别人,就先被人放倒

    一个!若是回去,自己怎么交代?一念及此,老

    不由得心中发狠,嗷嗷叫着,又冲向刘镒华。

    刘镒华心中暗笑,手上却不停,挥舞着砍刀和一群人对砍,脚下却是不动,不敢稍离。背上的孟晓月虽然尖叫连连,却有自己保护着,不会有什么问题,可身后的龙嫣华和孟晓雪就不一样

    ,万一自己冲过去太远,她们被人伤到怎么办?

    不一刻的功夫,一群流氓手上的砍刀全都被刘镒华打落在地,战斗到这里也就停

    下来,流氓们再想斗也斗不起来,一群人欺负一个人,手上都拿着刀子还赢不”“

    ,更不要说现在个个手无寸铁,他们全都望着老

    ,望着自己的

    哥。

    孟晓月趴在刘镒华的背上,心思全没在战斗上,开始尖叫

    一会儿,后来发现没什么危险,靠在刘镒华宽广的背上,也就慢慢安静

    ,后来随着刘镒华动作的加

    ,自己xiōng前的两点和刘镒华的身体不断摩擦,惹得小女孩更是面红耳赤,想入非非。这一刻,孟晓月突然发现自己是那么喜欢男人……难道她不是女百合

    吗?

    孟晓雪没

    妹妹抱着刘镒华的腰不松手,居然会有这样的优待,一时羡慕不已,暗道:“早知道哥哥会这样,我也抱他腰不松手子!”

    看到妹妹趴在刘镒华背上,小脸儿绯红,眼计mí离,一副mí醉表情,孟晓雪咬牙切齿:“坏丫头,便宜你。”

    这个时候,孟晓月不停用小脸蹭着刘镒华的脖颈,像是一只想要主人抚mō的小猫儿一样,她从来不知道,让一个男人背着,竟是这样幸福的一种感觉,在幸福之外,还有一点点的……刺jī!

    刘镒华没注意到两姐妹的小心思,他笑着对老

    道:“你们这些人,显然是故意来找茬的,说吧,到底是谁指示你们过来的?是对付龙嫣华吗?”

    老

    咬着牙,不肯说话。今天丢人

    丢到这个份儿上

    ,若是连那几个上面人都交代出来,自己以后也不用在厩混!

    刘镒华漫不经心地将砍刀往地上一丢,一阵清脆的““丁当”声刺jī的一众流氓心头狂跳,说道:“我来厩没多久,认识的人不多,也没得罪过什么人,要说有什么不对路的,只怕也是因为我身边的女孩子,是谁让你们来的老实交代,怎么,不想说,想死?”

    老

    脸sè也是一变再变,对面的男人看起来文文弱弱的像一个学生,下手却毒的要命!事已至此,也就没

    隐瞒得必要,老

    决定说

    算。

    “没错,就是对付龙嫣华怎么样?是电视台的周处长。今天我认栽

    ,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咱们数后还有见面机会,弟兄们,咱们走!”丢下几句场面话,老

    招呼起那些流氓,彼此扶持着离开。

    “哥哥,赶快上车吧,表姐,快开车!”孟晓雪拉

    刘镒华一把,顺手把还不舍得从刘镒华背上下来的妹妹拉下来。

    “姐姐你干嘛呀!趴在哥哥背上好舒服的,你就不能让我多趴一会儿呀!”孟晓月不情不愿地滑下来,对姐姐有些埋怨。

    龙嫣华看

    看两个表妹,苦笑一下摇摇头,然后启动车辆。

    孟晓雪打开车门,将妹妹推

    进去:“架打完

    ,你还赖在哥哥身上,是不是不想去表姐家?”一向对妹妹很温柔的孟晓雪,语气竟然有些许严厉。

    孟晓月发现风头有些不对,姐姐的脸sè似乎不是很好,连忙钻进

    车里,等刘镒华和孟晓雪都上车后,孟晓月还时不时向孟晓雪那边望上一眼。

    “晓月,干吗呢?你怎么老是偷望姐姐。我觉得你今天晚上怪怪的,是不是没打你屁股不舒服?”刘镒华又刮

    一下孟晓月的鼻子,调笑道。

    孟晓月一把拉住刘镒华的手,趴在刘镒华耳朵边上道:“哥哥,你还有心情打我屁股啊,你没看我姐姐脸sè不好呢,刚刚你背

    我,没背姐姐,姐姐似乎很不高兴呢!”孟晓月身上好闻的香味,呵出的热气,时不时擦在刘镒华耳垂上的柔软温热,都让刘镒华sū软不已,刘镒华一时没回过味儿来,微微眯着眼睛,向左边靠

    靠,有些享受地回问道:“晓雪怎么?为什么不高兴,是不是想让我背你?”

    看到刘镒华有些漫不经心,孟晓月有些着急

    :“哥哥!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说话啊?你没看我姐姐给你气哭!”刘镒华一愣,赶紧扭头望

    孟晓雪一眼,一望之下,心头立时突的一跳:晓雪真哭!难道就因为刘镒华背

    晓月,没有背她么?带着询问的眼神,刘镒华望向孟晓月。

    孟晓月重重的点

    点头,长这么

    ,她还从来没有见到姐姐哭过,在她印象中,姐姐从来就是冷静、智慧、温柔、懂事的代名词,姐姐也一直是她最坚实的依靠,自己最怕打雷

    ,从很小的时候开始,每次都是躲到姐姐chuán缩到姐姐怀里直到今天,晓月才知道,原来,姐姐也是会哭的!

    “哥哥,你去哄哄姐姐吧,我求你!姐姐和我都很喜欢你,当然,别的男人我们可不喜欢!”孟晓雪无声的流泪让孟晓月慌

    手脚,孟晓雪知道:最坚强的姐姐都哭

    ,如果不能让姐姐恢复,那么自己的天就塌!

    “姐姐和我都很喜欢你…都很喜欢你”刘镒华苦笑。你们不要玩这些煽情小手段好不好?你们是女百合啊,小妹妹,哥受不

    啊。

    现在没办法,人家和你装疯卖傻,刘镒华同学的决定哄一下她们吧。

    “晓雪,你是不是生我气?”刘镒华用温柔的声音问道,刘镒华自己都觉得身上的鸡皮疙瘩起的一阵一阵的。汗,怎么感觉自己在yòu骗小女孩啊。

    “噗哧!”孟晓月忍不住笑出声来,刘镒华这声音和表情太那啥。被扭过头来的刘镒华狠狠瞪

    一眼,孟晓月这才捂紧嘴巴,尽力克制着自己,却又无意中看到姐姐的嘴角弯出

    弧线。“咦?姐姐这么容易就笑?呀!又绷紧

    ,莫非姐姐故意的……”刘镒华转过身,不再肉麻

    ,没好气道:“晓雪,你再装疯卖傻声哥哥发飙子哦”刘镒华本想吓唬孟晓雪,不过看着孟晓雪纯洁的样子,刘镒华又无语。下不

    手啊。

    “噗哧!”孟晓月又忍不住笑

    ,刘镒华一下温柔一下发火,这态度变来变去的,让孟晓月感到很好笑。尤其是现场气氛非常古怪,孟晓月想笑又不能笑,越是压抑又越是想笑,于是孟晓月就怎么也控制不住自己,再次笑出声来。

    孟晓雪心里其实

    不生气

    ,

    她想:今天妹妹

    享受到

    刘镒华背在身上的优待,自己自然也应该享受一定的优待,比如:让刘镒华尽可能多的向自己赔不是,哄自己开心。她们姐妹两个从小就讲究公平,吃饭穿衣都一样,在和刘镒华接触方面自然也要一样。

    女孩的心思很难猜,刘镒华苦笑着摇摇头,搞不清楚孟晓雪怎么。

    孟晓汛

    看刘镒华心想“我只需要和妹妹竞争哥哥就好或许,还要加上表姐!看起来表姐龙嫣华和刘镒华哥哥关系不一般,要不然表姐不会故意不和刘镒华哥哥说话,那就是做贼心虚啊!”

    很快,孟晓雪又开始为自己、妹妹和表姐三个人与刘镒华之间的关系而烦恼起来。

    刘镒华见孟晓雪仍然yīn沉着脸,就笑道:“晓雪,你看到过两只狗打架么?”

    孟晓雪白

    刘镒华一眼,心道:怎么突然想起问这么无聊的问题?

    孟晓月不忍看刘镒华一个人冷场,便接过话头:“哥哥,狗打架有什么好看的?”

    刘镒华郑重地点

    点头:“的确没什么好看得,尤其是一头小公狗和一头小母狗!”

    “哥哥,你为什么非要强调小公狗和小母狗啊?”孟晓月一脸茫然,不知所以然。

    孟晓雪隐隐觉得有唉些不对,对妹妹施

    个眼sè,孟晓月虽然看到,心里也有所觉,但嘴上的话却刹不住车。

    “因为小公狗喜欢趴在小母狗背上和它打架!”刘镒华说完便坏笑不已。

    “哥哥你真坏!”孟晓雪绷不住脸,红着脸锤

    刘镒华两下,不料却惹得刘镒华更

    声的调笑:“怎么,想打架啊?”说得孟晓雪更是脸红不已,心中一个劲儿狂跳:哥哥真坏!居然居然拿那种事开玩笑!

    孟晓月显然不像姐姐一样

    解那么多的生理卫生知识,她jiāo嗔着道:“哥哥的确很坏,不就背

    人家一下嘛,居然还拐着弯的说人家是小母狗!真是坏死!”刘镒华和孟晓雪两人相顾愕然,末

    又忍不住

    笑出声,孟晓雪强忍住笑意,拉过妹妹,低声对她耳语

    几声,说得孟晓月像是喝醉

    酒似的,面sè一红到底,低垂着脑袋,一直不敢说话,直到回到家里,才稍微好

    一些。

    “晓雪,你是不是原谅我?”乘着孟晓雪高兴,刘镒华忍不住凑到她耳边,腆着脸问道。对于雪月姐妹,刘镒华是打心眼儿里喜欢,不愿意她们受哪怕一点点委屈,这也是为什么当他看到流氓把手伸向晓雪的时候,迅速动手,连考虑都不考虑一下的原因。

    “谁说原谅你?还要看你表现如何,本小姐才决定原不原谅你!”孟晓雪使劲皱

    皱自己的小鼻子,故意让自己表现的刁蛮一点,奈何怎么学都不像,依然是那副温柔文静的样子。

    “乖晓雪,你告诉我该怎么表现,好不好?”刘镒华仍然不死心,试图消除最后一点隔阂。

    一路上几个人打打闹闹,倒也其乐融融,不知不觉间,几个人的感情更进

    一步,彼此之间隐约

    有

    些暧昧。

    “姐姐真坏!明明知道哥哥说的不是好坏,你怎么就不提醒我一下呢?”开门的时候,孟晓月还不忘埋怨姐姐晓雪。

    推门而入的孟晓压没来得及解释,便看到坐在沙龙上的龙嫣华妈妈yīn沉着脸。

    “姨妈你你还没睡呢?”很少看到姨妈虎着脸的样子。

    “哼!两个高中生,午夜十二点都还没回家,你认为我的能睡着么?尤其是你们两个丫头,去哪里也不告诉我一声让我一直担心到现在!”龙嫣华妈妈说到气愤处,忍不住用力拍

    一下茶几。

    龙嫣华上前苦笑道:“妈妈,其实也没什么

    不

    的,晓雪和晓月是和我一起玩。你放心吧。哦,这是我朋友刘镒华我的工作就是他帮忙安排的。”

    龙嫣华妈妈这才看到后面有点尴尬的刘镒华赶紧笑着和刘镒华打招呼,然后说让她们年轻人玩,就离开。只不过,离开前龙嫣华妈妈看向刘镒华的目光很那啥,让刘镒华一身冷汗啊。

    房子是龙嫣华的,龙嫣华看到妈妈走

    以后就气呼呼数落孟晓雪和孟晓月,意思为

    她们她受到

    数落。

    雪月姐妹对望

    一眼,不再迟疑立刻使出

    这个时候最重要的法宝:撤jiāo**!两人一左一右扑到龙嫣华的怀里,摇着龙嫣华的胳膊,可着劲儿撤jiāo,晃的龙嫣华宽松的领口松开,lù出里面

    片

    片的sūxiōng。

    刘镒华只是望

    一眼身下便不由自主的起

    反应,明明知道不应该偷看。可情望这东西,有时候越是压制,越是反应剧烈,刘镒华一次次扭过头去,却又一次次扭转。

    “好!好!去洗澡吧该睡觉!姐也要睡

    ,都累

    一天!

    镒华…今晚晚

    ,你就在客房睡吧,反正这里你也不要客气”刘镒华苦笑一下当然要拒绝。不过孟晓月死活拉着刘镒华不让走。最后刘镒华终于无奈答应留下。

    看到刘镒华答应

    ,孟晓雪和孟晓月开心道:“哈哈哥哥今晚跟我们一起睡?太好!”

    “胡说八道,什么一起睡?快点洗澡,姐姐我睡觉。镒华,你随便啊…”龙嫣华害羞地看

    一眼刘镒华,然后把两个妹妹赶到浴室去洗澡,自己也回到

    卧室。

    刘镒华苦笑一下,来到

    客房。走不

    ,那就凑合吧。

    这里的设施和酒店一样,一应俱全。倒是没有生疏感。

    刘镒华躺在chuáng上,不禁想起

    前段时间龙嫣华在黄海市和自己一起跳舞亲热情景。再想起刚才龙嫣华被双胞胎姐妹摇晃到衣服散开的情景。然后刘镒华就有点心猿意马

    ,龙嫣华刚才是引yòu我吗?难道说,她也想要自己偷看么?刘镒华越想越是〖兴〗奋,越想越是睡不着觉,下身益发昂扬,颇有揭竿而起之势。

    刘镒华躺在chuáng上翻来覆去睡不着,恼人的坚韧与昂扬,此时竟是毫无用处,为

    抑制自己对龙嫣华的幻想,为

    不做出什么后悔莫及的事来,刘镒华只能胡思乱想想点心烦事,这样可以冲淡情望。

    这时,房门突然开

    ,一丝光亮投射到没开灯的房内,随着房门的掩上,迅速又归于黑暗,一道人影跃áng来,扑进刘镒华怀里:“哥哥,我今晚要和你一起睡!”刘镒华没觉得〖兴〗奋,反而吓

    一跳,连忙举起双臂,托住不知是晓压是晓月的纤腰一阵苦笑,开什么玩笑,若是让小丫头直直扑上来就算小弟弟不断,起码也会出现红肿,一个不好那可就是断子绝孙的

    事!

    “是晓月么?”这么热情、这么直接的举动,也只有孟晓月做的出来,刘镒华忍不住出声询问。

    话一出口,刘镒华就后悔

    ,他明显感到托住的纤腰一僵,女孩的呼吸开始急促起来,接着便是一阵哽咽:“为什么就不能是晓雪?哥哥…是不是晓雪在你心里一点都不重要?是不是晓雪一点让你喜欢的地方都没有?”

    “不哭,不哭!晓雪不哭,哥哥喜欢你,哥哥最喜欢晓雪!”刘镒华将孟晓雪慢慢放下,搂在怀里,不停的轻拍着她的小脑袋。

    “嘻!我就知道哥哥最疼晓雪

    ,一点都不疼晓月!”

    被刘镒华认定是孟晓雪的小丫头突然轻笑出声,一骨碌溜下chuáng去,跑到根本未曾关严的房门处,一把拉开,把躲在门后偷听的孟晓雪拉

    进来,道:“这才是真正的孟晓雪,哥哥真笨,居然分辨不出来我和姐姐的不同!”房门重新被关上,房内的灯被打亮,刘镒华捂着眼睛苦笑,戏耍哥哥是不是?

    “哥哥,你怎么身上肿

    那么

    一块?是不是今天那些流氓给打的?要不要晓月去给你拿些冰块敷一下?”孟晓月带着笑意的

    眼睛骨碌碌乱转,一眼就发现

    刘镒华身下的不对,惊呼着扑

    上去,一把抓住那个地方!!。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