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都市太子 第二千二百八十九章 争宠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今天第三更!】

    刘镒华拥着韩韵的纤细柔软的腰肢,感觉就仿佛抱着的是一团棉花似的,令他不由得怦然心动,情不自禁的加重手上的力度。同时脸颊也凑近她的温软背部,隔着一层薄薄的衣服一下一下地轻轻摩擦,细细感受着她身上皮肤的滑腻温暖的触感。

    当韩韵身体上那种和她的气质相得益彰的暖暖香气缭绕着伴随着刘镒华的呼吸进入他的身体,他心里只感觉麻麻的,痒痒的,全身一万八七个毛孔大开,仿佛熨斗贴过一般,说不出的舒畅和沉醉。

    刘镒华一边享受着这种温馨的感觉,口中无意识的喃喃低语道:“韩韵,你的身子真美、真香、真柔软,迷死人了!”

    “瞎说什么啊……哎,你不要这么用力,我被你搞得都不能呼吸了!”韩韵听了刘镒华的话,心里忍不住一阵甜蜜,优美的嘴角浮现出一丝温柔的笑意,轻声呼道。

    这个时候,韩淑雪突然冒出来笑道:“哈哈,对我听到了!小姨?外甥?难道你们两个要体验乱伦的感觉?”

    “啊?”韩韵立刻满面绯红。

    韩淑雪坏笑道:“姐姐,你这个小姨很过分啊,竟然抢我的男朋友?”

    韩韵没好气道:“谁……谁抢你的男朋友了?”

    韩淑雪上前一把抱着刘镒华道:“你的外甥就是我的男朋友啊。你还不承认?韩韵小姨?”

    刘镒华看到韩韵要哭了,就就赶快道:“好了,够了,不要乱开玩笑了!”

    韩淑雪笑了笑,突然道:“哈哈,我有一个非常好玩的注意!那就是,第一次我和韩韵小姨争抢男朋友刘镒华!怎么样?哎,女人可都是吃醋的!只不过。刘镒华同学的女朋友太强大了,我可不敢和她们吃醋!怎么办?憋在心里面真的很难受!所以我也发泄!我没有办法河南省女朋友吃醋。可自己的姐姐吃醋行不?”

    “啊?原来你是这样想的?”刘镒华刘镒华苦笑起来。

    韩韵愣了一阵,突然道:“是的,和自己的妹妹吃醋发泄一下最好了。还不会影响别人。拿什么来,我们就开始入戏了!就是说我们三个人一起吃饭,互相掐架讨好刘镒华!开始了!”

    刘镒华没好气道:“晕了,可不要假戏真做,你们两个不要真的打起来啊!”

    韩淑雪撇嘴道:“开什么玩笑?我和我姐姐那是什么感情?怎么可能为了你打起来?好了。游戏开始!”

    刘镒华没有办法,只能陪着两个女孩子坐下。

    突然,韩韵一踩刘镒华的脚,气势汹汹道:“刘镒华,你老实和我说,这个韩淑雪是谁?她和你是什么关系?”

    刘镒华一咧嘴道:“汗。能不能轻一点踩?还是韩淑雪同学温柔!”

    韩淑雪突然爆发道:“我温柔?哼!刘镒华,你给我老实交代,这个韩韵是干什么的?和你是什么关系?”

    刘镒华被韩淑雪迷惑住,直到对方的尖跟踩上他的脚面,几乎要陷进他的肉里,他才幡然醒觉,原来韩淑雪也是野蛮女友。

    刘镒华没好气道:“演戏是吧?很过瘾是吧?好!我来告诉你们:韩韵。是非常出名的女警花!韩淑雪是大家闺秀!

    现在你们两个人开始争风吃醋,开始掐架抢我!开始!“

    韩淑雪一听,立刻踩刘镒华的脚,她允许要在气势上占据主动。

    刘镒华赶快闪躲,只不过即便刘镒华的动作很快,可仍然没能完全躲过韩淑雪的踩踏。实在是她的动作太有迷惑性,又借助了餐桌的帮助,最终成功地在刘镒华的脚掌上划拉了一下。

    餐桌是长条形。约有半人高,桌子下面被米格条纹桌布包裹下的空间,可以完全容纳客人的腿脚,只是放进去之后,想收回来便有一点不太方便。正是深谙这一点,韩淑雪这一脚踩的是十拿九稳。

    可惜,原本韩淑雪十拿九稳的动作。还是被刘镒华利用良好的身体反应,躲去了大半,只是利用尖利的脚跟,勉强擦挂了刘镒华一下。

    收回脚掌的刘镒华。觉得像是被一丛火苗灼了一下,不怎么痛,却火辣辣的有几分难受。这种异样的感觉,让刘镒华不由得微微皱了一下眉头。

    一直偷偷用眼角余光注意刘镒华的韩淑雪,几乎是立刻就发现了刘镒华脸色的不对,一抹笑意情不自禁的爬上了她姣好的面颊,她道:“我让你满嘴胡说八道!踩死你!踩死你!像踩蟑螂一样踩死你!”

    有了这么一个判断,韩淑雪一脸的不在乎,她慢慢抬起头,微微一撇嘴角,似笑非笑地道:“既然如此,那小妹我就恭敬不如从命咯!”

    刘镒华刚刚那句话的意思。是想说自己可不会白白被韩淑雪踩了那么一脚,他一定会讨还回来。可韩淑雪显然误解了他的意思,以为他要另外抽时间,教训教训自己,于是。她很不屑地说出了“恭敬不如从命”这句话。

    这下可好,两个人彼此都误会了对方的意思,刘镒华也以为韩淑雪是在说:“来就来嘛!东风吹,战鼓擂。如今社会谁怕谁……”

    当下,刘镒华可就不再客气,为了方便动作,他甚至褪下了自己右脚的鞋子。准备瞅准机会,给韩淑雪一个天大的难堪。

    表面上,刘镒华还要把话头扯回去,一本正经地道:“虽说厨艺是东方乐器,可到底是少数民族使用较多,在整个华夏的影响力,并不是特别大。比起古琴、古筝以及二胡这些海内外知名的华夏传统乐器来说,区域局限非常明显。在汉朝时期。厨艺还深受边关将士喜爱,可现在,几乎只在川藏省境内有一定的影响力,其他地方,大都已经不再使用。”

    韩淑雪有些不明所以,刘镒华这么说,岂不是在拆自己的台,自己给自己难堪?可不管怎么说。韩淑雪自然不会放过这样的好机会,于是她乘机道:“原来刘少你也知道,这厨艺是不登大雅之堂的小玩意儿……”

    听到韩淑雪这么快就得出这样一个结论,刘镒华忍不住笑了,高姿态的笑了。

    韩淑雪很不爽刘镒华现在的笑容,不单是她不爽,换成任何一个人处在她的位置。只怕感觉也好不到哪儿去。因为刘镒华那种“我知道你不知道,所以我尽情的嘲笑你的无知”表情,看起来实在是可恶到了极点!

    稍停了片刻,刘镒华才斜了韩淑雪一眼道:“我有这么说过么?大雅之堂是什么,韩小姐你确定你知道?我真怀疑,韩小姐你是怎么以优异的成绩从哈佛大学哲学系毕业的。难道说……著名的哈佛大学已经水到这种程度?”

    韩淑雪冷笑了一声。额际隐现青筋,可她却不得不压制住怒气,勉强把刘镒华想象成王母考验自己的一个考官,一个令人厌烦的考官。

    “刘少,你该不是考校我的汉学知识吧?‘大雅之堂’,语出清袁枚《与陈刺史虚斋》:‘未登大雅之堂,还看刺史陶冶而成全之。’它是指高雅的厅堂。常用来比喻高的要求。完美的境界。”韩淑雪自问汉学知识相当扎实,如何肯受刘镒华这鸟气。

    刘镒华玩味地一笑,摇头道:“我真怀疑你是不是华夏人!既然知道‘大雅之堂’是比喻要求和境界,那我问你,它到底是用来指代工具要求的,还是技艺境界的?”

    韩淑雪一阵张口结舌,一时还真不好回答。她当然不是华夏人!她是光荣的韩家王储!是一个高贵的公主!是天生的贵族!哪里是什么普通的华夏人?另外,关于“大雅之堂”这句成语。韩淑雪还真有几分不敢确定,刘镒华那么的自信,让她都有几分怀疑,自己的汉学淑雪是不是那样教自己的!

    乘着韩淑雪心神恍惚,刘镒华迅速出脚,只一下,便碰到了韩淑雪的小腿。还没来得及仔细体会那玉腿的滋味。就觉韩淑雪身体一震,小腿猛地向下一放,却因为她的两条腿叠放在一起,一时难以挣脱。由于她的动作过大,反倒被卡住,上下不得!

    刘镒华的感觉很敏锐,发觉韩淑雪动作过大,不但没能挣脱反而被卡住之后,他果断的收回右脚,蹬掉自己另一只鞋子,然后两只脚一起伸过去,一只脚垫在韩淑雪膝盖处,让她动弹不得,只能继续卡在餐桌下面,另一只脚,则慢慢悠悠的放在韩淑雪的小腿处,然后顺着这根光滑的小腿,慢慢向上爬。

    “流氓!混帐!淫贼!我一定要杀了你!我要把你捉回韩家,然后处以绞刑!”韩淑雪迅速涨红了脸,对刘镒华怒目而视,恨不得把他咬碎了吞进肚子里。可这些话,她只能放在心里想一想,并不敢当真说出来。如果说出来,那岂不是要告诉别人,自己现在情况不对?要是给人看到自己被人如此轻薄……

    不管是从哪个方面来说,韩淑雪都必须保持冷静,保持矜持,保持淑女风范!“去他**淑女风范,我都快疯了,这该死的混蛋,简直是在挑战我忍耐的极限!”韩淑雪心中不时的浮起疯狂的念头。可一旦自己暴走,会是什么后果……

    韩淑雪不由得想起自己五岁那年,一个刚进宫的小宫女……哦现在不能这么叫了,现在都叫玩伴……那个小妮子一点都不懂事!居然敢跟自己抢玩具!自己可是伟大的韩家公主!哼哼!后来,自己就把那玩具用剪刀剪成一片一片的,然后一手拿剪刀,一手拿着碎片痛快的甩在那小宫女的脸上,然后……那小妮子居然以为自己要杀她!

    想起往事,韩淑雪不禁微微摇头而笑,因为那件事,她被韩家女王陛下,也就是她的母亲,整整罚了一个星期的禁闭。

    “华夏文化博大精深,源远流长,文字的用法,更是浩如烟海,并不拘于一式一格。所以说,‘大雅之堂’这个成语,可以用来说明工具,也可以指代技艺。”韩淑雪保持着微笑,模棱两可的回答了刘镒华的问题。单纯的抽不出脚,并不代表她没了其他办法,她还有两只手可以帮忙呢!

    刘镒华一看到韩淑雪探手下去,便知道对方在打什么主意,他继续用压着韩淑雪膝盖的那只脚和韩淑雪周旋,另一只脚仍旧沿着韩淑雪的小腿一路上滑,并不因为韩淑雪的策略改变。而有所动摇。

    嘴上刘镒华也不闲着,他哈哈一笑道:“原来韩小姐也懂得,不拘于一式一格的道理!既然如此,又怎么能说厨艺是难登大雅之堂的小玩意呢?好啦!不说这个问题,我们来谈点别的!众所周知,厨艺和萨克斯在形式上颇为相近。曲调也有相通之处。韩小姐一定很奇怪,我为什么不演奏萨克斯名曲,反倒演奏起《阳关三叠》来!”

    韩淑雪继续在桌面下和刘镒华作斗争,手上不停,嘴上也是不屑地冷声道:“那还用问?我一点也不奇怪!你是摆明了想找茬!”

    刘镒华这才发现,一直保持高贵、优雅,就连生气都要带着一副假面的韩淑雪。居然也能发出少女般的天真表情!自然、发自内心,一点都不做作,这就是天真!

    可惜的是,韩淑雪那样的表情,仅仅只展露了一瞬,她像是发觉了什么不妥,迅速调整了自己的表情,重新用格式化的矜持表情说道:“任谁都知道。餐厅是一个很讲气氛的地方。一旦气氛没了,咖啡再好喝,也喝不出来味道。说起来,刘少你才是破坏我们店里气氛的罪魁祸首!”

    刘镒华微微一笑,并不正面和韩淑雪争辩,他游目四顾,打量了一下周围。然后故作惊诧地道:“有么?我觉得不会啊!你看,他们不都还坐着么?咖啡也都喝得有滋有味。除了你们店里暂时没了音乐,其他没什么不同啊!”

    韩淑雪像是被人踩了尾巴,虎的一下要站起来。却被餐桌和刘镒华的脚掌压住,下身出不来,只是撞了一下餐桌,挺直了一下上身而已,因此姿势看起来无比怪异。

    关节部位没什么肉,碰撞之下最是疼痛。韩淑雪从小到大,一直被呵护着不曾受过半点伤害,哪里遭受过这般重创?当下,痛得差点没当场流出眼泪来。

    身为韩家成员的尊严,多年养成的礼仪习惯,都是韩淑雪必须克制自己的理由,长这么大,韩淑雪还是第一次知道,压抑自己的痛苦,原来是这么的难受!

    可不管怎么控制,生理反应都是没办法掩饰的,韩淑雪眼角星芒闪烁,两颗晶莹的泪珠粘在睫毛上面,似坠非坠,看起来无比可怜。

    刘镒华的观察力很好,只是惊鸿一瞥,便看到了韩淑雪的眼泪。这一瞬间,他的心中也生出几丝不忍,也觉得自己似乎有些过份。

    可事实摆在刘镒华面前,一边是素昧平生的韩淑雪,另一边却是宝贝韩韵的好友,同时也和自己有过“三裸之缘”的韩韵。孰轻孰重。压根就不需要考虑。即便刘镒华心中有再多不忍,也没有胳膊向外拐的道理。这一点,刘镒华还是很能拿捏住分寸的。

    无法站起来,韩淑雪只好又收回一些身子,让自己尽量看起来比较自然,另一边她又假意向餐厅内打量,似乎是在观察顾客们的反应,其实却是借机拭去眼角的泪滴。

    已经生出不忍的刘镒华。自然不好继续欺负一个柔弱女子,不管韩淑雪先前表现的有多么强势。至少现在,她看起来十分柔弱,十分惹人怜爱!

    可惜。刘镒华的好意,并没有被韩淑雪察觉。他刚刚收回自己的脚掌,还没来得及有所动作。就觉自己腿间生风,似乎有什么东西大力向自己撞来。刘镒华当即想也不想,急忙两腿一夹,把那东西卡在了两腿之间。

    当真夹住了那东西。刘镒华才知道对方到底使了多大力气,若非自己反应够快,怕是那里至少要休息两个礼拜不能动弹!而那东西不是别的,分明就是韩淑雪的脚掌!

    刘镒华伸出一只手下去,在韩淑雪踢过来的脚掌上一阵摸索,这才发现,韩淑雪居然也学他一般,脱去了脚上的凉鞋。赤着脚踝暗下黑手。

    韩淑雪偷袭未果,脚掌反倒被对方用腿卡住,更过份的是,对方不但不放开,居然还伸手过去,好一阵把玩。这下子,韩淑雪是又羞又气又难过,自己都已经分不清楚,心里到底是什么滋味。

    刘镒华这一摸不打紧,手像是粘在了韩淑雪的盈盈玉脚上,怎么也收不回来。按说,女人的脚部多是骨头,没什么好摸的。可韩淑雪却不然,一双小脚圆圆润润,柔柔乎乎,摸起来很是舒服。

    韩淑雪的玉足显然保养极好,刘镒华摸遍各处,不见半点厚茧,触手之处,只觉软绵绵、滑腻腻,竟然比一般女人的肌肤还要诱人!尤其是她那五个圆嘟嘟、肉乎乎的小肉趾,随着刘镒华的动作,竟然不时地做出紧绷、拉伸的动作,让刘镒华大感有趣。

    韩韵见刘镒华和韩淑雪两人互不理睬对方,各自偏头看向一个地方,场面极是尴尬,当下忍不住出声劝道:“镒华!算了啦,你就不要和月韩韵再争啦!我看时间也差不多啦,咱们还是走了吧!”

    韩韵并不知道,两人一个是全情投入于韩淑雪的玉足,全心全意的抚摸手中的恩物,所以眼神情不自禁的垂到了餐桌上。另一个则是玉足被人拿在手里,面颊发热,心中羞怒不胜,却又不敢把目光转回来,更不好意思和刘镒华对视。阴差阳错之下,却被韩韵误会成两人互不理睬。

    “不行!”

    “不行!”

    接连两声断喝,分别从刘镒华和韩淑雪的嘴里跳出。这两人一个是还没摸够,想要多享受一下手中难言的美妙滋味。另一个是气愤不过,还要找机会报仇。

    再说,韩淑雪很清楚一点:自己的玉足还卡在刘镒华两腿之间,又是被他用手不停的抚摸着,要是现在几人离开,那自己岂不是要丢脸丢到姥姥家?

    韩韵又是惊奇,又是愕然,她哪里想到,身旁的这两人,竟像是对上了似的,完全不听劝!更让她料想不到的是,经过她的调解,原本还是互不理睬的两人,居然怒气冲冲的狠狠对视起来。

    不能不说,韩韵真是一个善良的女人,同时也变成了一个被爱情干扰判断的美丽笨女人,要是她稍微仔细一点,或许她可以发现,刘镒华脸上的根本就不是怒气,眼神也并不凶狠。只有韩淑雪脸上的才是怒意,眼神才是恶狠狠,不但是恶狠狠,要是眼神可以杀人,怕是刘镒华早就死上了一万次!

    想到杀人,韩淑雪还当真动了心思,不过并不是杀死刘镒华,而是找人把他捉住,狠狠的教训他一顿!就算打伤打残了也无所谓!反正她是韩家的公主,,也不能把她怎么样。

    坐在刘镒华身旁的韩韵此时也凑起了热闹:“就是!怎么能就这么算了呢?今天这件事,一定要分辨出个是非曲直来!”

    韩韵听到这话,忍不住白了韩韵一眼,心道:“这丫头什么都好,就是见了热闹拔不开脚!难怪会选择当警察,她根本就是精力过剩,唯恐天下不乱!”

    刘镒华扭头对韩韵笑了笑,不管她的说法准不准确,左右她也是在帮自己说话。要是她也要坚持离开,自己一个人就不好执意要留下来,现在多了她的支持,起码小莹莹离开的念头就不会那么坚定。

    “是非曲直?你这流……流里流气的家伙,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还用得着分辨么?”韩淑雪一不留神,差点把刘镒华是“流氓”这个事实说出来。

    “可恨啊可恨!”韩淑雪心里一个劲儿痛骂,若不是自己的脚掌被那流氓卡在两腿之间,怎么也收不回来,她也不用不敢当真痛骂刘镒华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