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都市太子 第二千二百七十八章 高家?高你丫!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昨天第四更修改了,无线没办法修改,所以,这里重新发布一次!见谅啊。】

    刘镒华按着李媛缘的小嘴道:“300亿等下出去收!你别转移话题,什么你没有资格?我喜欢你的人不是别的!也不要说什么身份!”说着,刘镒华紧紧抱着李媛缘,表示对她的支持!

    接下来,两个人的动作就有点失控了。

    李媛缘毕竟是女孩子,比较矜持,她娇躯轻颤急道:“刘少,这里不好……外面有人啊!”

    刘镒华嘴唇在李媛缘耳垂上摩擦道:“有什么不好的?”

    李媛缘娇喘吁吁呢喃道:“刘少,你……太坏了……我不跳了。”李媛缘这个时候已经浑身发软。

    刘镒华坏笑道:“你没事吧媛缘?你的身体什么怎么这么热?”

    李媛缘知道刘镒华故意调侃她,就娇媚看了一眼刘镒华,轻声说道:“刘少,你欺负我……”

    刘镒华兴奋道:“我欺负你?好的,既然你这么诬陷我,那我当然不能放弃这个好机会,我就要欺负你!”

    刘镒华说完,就抱着李媛缘来到了休息室。

    李媛缘当然也想和刘镒华想和她亲热,这也是李媛缘希望的!但是李媛缘真不想在这个赌场里面和刘镒华亲热!可是现在李媛缘身体也是非常火热,有一点欲罢不能了,她干脆不管了,让刘镒华随便摆布吧。

    刘镒华半抱半扶把李媛缘弄到沙发上,李媛缘浑身发软靠坐沙发上,含情脉脉看着刘镒华。

    李媛缘乌黑秀发披散在雪白后颈上,高耸诱人的胸部随着呼吸轻轻起伏,优美的身体也在轻柔颤动,光泽莹莹的小腿露在职业套裙外面,更显得光滑柔嫩。这一切,令刘镒华更加火热。

    刘镒华咽了咽口水。看得入迷了!

    “看什么啊刘少,哪有这样看人的?”李媛缘娇羞道。

    刘镒华笑道:“看你啊!”

    李媛缘被刘镒华说的更羞了,都不敢看刘镒华。

    “呵呵,透视眼真好啊!不用脱衣服,就可以看到你的身体……”刘镒华突然坏坏道。

    “啊?你……大色狼!”李媛缘吓得捂着身体重要部位,小心肝猛跳啊!

    刘镒华笑道:“好啊,你说我是色狼?那我现在就色狼给你看!”

    李媛缘来不及反应。就被刘镒华上下其手了!

    两个人火热了一阵,就适可而止。当然不可能太过分了,毕竟这里是赌场。

    刘镒华看看时间道:“好了,赌场那边差不多检查完了,现在我们出去收钱了!”

    刘镒华走出去,赌场那边刚刚好检查完了全部的明星97机器。

    刘镒华走过去对脸色阴沉的李少道:“李大少爷。结果怎么样?有没有找到我出千破坏机器的证据?如果有证据,赶快拿出来啊!”

    李少看着刘镒华,老半天才在牙缝里面蹦出了两个字:“没有!”

    刘镒华笑笑道:“那好啊,给钱吧?你不会想对我说香格里拉拿不出300亿吧?要知道,香格里拉的这个赌场,好像在全世界各地都有据点吧?别说300亿人民币,就是300亿美元也不在话下吧?”

    李少恶狠狠道:“你用不着激将法!钱给你!去转账吧!”

    刘镒华笑道:“没想到李少如此光明磊落?300亿啊!”刘镒华说完。带着李媛缘和婉儿去转账了。

    刘镒华和李少赌局是在众目睽睽之下完成的,所以,香格里拉这边真没有办法赖账,还是调集了大量资金,给刘镒华转账了300亿!

    看到刘镒华得意洋洋的样子,李少终于爆发了!他走上前去对刘镒华小声道:“很得意是不是?不过有一句话啊,人怕出名猪怕壮!有些东西吃进去是不好消化的!300亿这么好拿?”

    刘镒华杀气腾腾冷笑道:“哎呦,给我300亿你们后悔了?这什么情况?我可以理解。你这是在威胁我么?”

    李少阴森森道:“如果你这么理解,那我也无话可说。希望你今天晚上不会再发生什么误会”

    刘镒华看了看时间,一字一句道:“我敢保证,今天晚上,我这边绝对不会发生任何的误会了!同样我也敢保证,今天晚上你李少等人一定会误会连连!哎,自作孽不可活啊。本来想放过你们几个,可是非要有人送死啊!”

    刘镒华本来不想拿下李少、何少,更不想拿下高晓军!可是现在看起来这几个家伙实在太恶毒。别人对刘镒华都这样了,刘镒华还用得着对这些人客气?

    “嗯。你……你什么意思?”李少上前一步,目光里面也露出了杀气!开玩笑,香格里拉赌场这一次被刘镒华搞得几乎破产!李少本来就憋屈死了,现在刘镒华竟然威胁他?李少怎么能不恼羞成怒?

    刘镒华戏谑道:“靠,什么意思?你弱智啊?你都要玩死我了,难道我傻乎乎等着不还手?我当然也要玩死你!”

    李少突然哈哈大笑道:“哈哈,姓刘的,你好狂妄!你知道我是谁么?”李少说完,突然打了一个手势,不远处,一群赌场的保镖就凶神恶煞走了过来。

    刘镒华按了一个信号发射器,下达了全面查封了香格里拉的命令!然后刘镒华上前一步,突然一把抓住了李少,掐着他的脖子拎小鸡一样把他挂在空着!

    “啊?”看到刘镒华这个动作,周围全部人都惊叫了起来。

    赌场的保镖也停住了脚步,目瞪口呆不可思议地看着刘镒华。这什么情况?这可是香格里拉的地盘啊!刘镒华怎么敢这样对香格里拉赌场的管理者?

    李少也懵了,现在他呼吸困难,大脑一片空白!

    刘镒华咬着他的耳朵,杀气腾腾道:“你是谁?你以为你是李基诚的侄子就很牛了?要是让李基诚知道是你把他女儿李诗诗丢到了大陆……你在李家还想活?”

    “啊?你……你……”李少本来就呼吸困难,现在听到刘镒华这样说,脸色更是惨白!

    刘镒华继续道:“要不是李诗诗不想为难你,不想看到李家内斗,老子今天就捏死你,知道不?你他妈一个港岛二流公子敢叫板我这个大陆一流太子?你还真不知道死字怎么写是不是?”

    “啊啊……”李少听到刘镒华说到这里。已经喘不上起来了,

    “喂,不许动,放下李少!”这个时候,赌场的保镖终于反应了过来,纷纷上前围住刘镒华,而且有的还拿出了手枪?

    刘镒华一把将李少扔在地上。用脚踩住,然后大笑道:“哈哈,什么情况?竟然对我动刀动枪?难道你们的枪比我的厉害?比我的多?”

    刘镒华说完,两手突然多出两只手枪,然后对背后的李媛缘和婉儿道:“过来,嗯。一人一支枪,我现在授权你们合法持枪!拿着!”

    “啊?我……我……”李媛缘和婉儿犹豫了一下,还是过去小心翼翼地拿住了手枪,好像拿着两个烫手的山芋!

    刘镒华一边踩着李少,一边不耐烦道:“喂,不对!搞什么?枪都不会拿?要这样啊……”

    接下来,刘镒华就施施然手把手教给李媛缘、婉儿如何拿枪。

    呃!

    什么情况?

    刘少的枪怎么来的?也知道。进入这里的所有客人,必须经过金属探测仪器的检测。在这种情况下,怎么可能在枪进来?而且还是两支手枪?更加而且的是刘少还把这枪随手送了女人?更更加的是,这个时候的刘少根本没有把这些保镖看在眼里?

    我去,这刘少到底是什么人啊?

    这个世界要疯了么?

    刘镒华简直是太嚣张了!

    “你……你放下枪,放开李少!”这个时候的保镖越来越多,枪也越来越多。

    刘镒华根本不理会这些保镖的叫唤,他反而指着那些家伙骂道:“什么?叫我放下枪?真是开玩笑!应该放下枪的是你们!我数3个数。如果你们不放下枪,后果自负!”

    “啊?”周围所有人都看着刘镒华发傻。赌场这边的保镖可是几十个人啊,刘镒华让几十个人放下武器?否则的话,后果自负?

    刘镒华看着张口结舌的保镖,坏笑一下道:“3个数啊!我现在数了:‘3’!”刘镒华根本就没有数1、2,直接3了,然后就见刘镒华手上突然出现了一挺重机枪!机枪上面长长的子弹都下垂到地面了!

    “啊啊啊……”看到这样的大规模杀伤武器。赌场里面胆小的客人一片惊叫!

    那一群保镖一个个眼珠子都飞了出来!老天,这……怎么回事啊!这样重型武器,也能搞出来?

    刘镒华接下来又拿出了一件重武器,终于让保镖手发抖。不敢拿枪对着刘镒华了。

    什么武器?

    火箭筒!

    老天,是我们国家的40火箭筒,打700mm坦克都不在话下的大型武器!

    “不许动,全部举起手来!放下武器!”就在这个时候,突然门口一声巨响,厚厚的密码防盗门一下子被炸飞了,飞一般出来一大群荷枪实弹的队员,一下子将那些拿着手枪的保镖围了起来!

    刘镒华一挥手,他跟着拿觉得全部武器全部不翼而飞!

    带队的竟然是韩韵!她看到刘镒华,就上前问道:“镒华,你……没事吧?”

    刘镒华哈哈笑道:“我?有事啊?而且是个好事!而且必须要火热庆祝一下!”

    …………

    PS:今天4更10000字结束!

    =============================分隔线=============================

    【今天第一更!】

    刘镒华现在还真的想好好庆祝一下,要知道,这两条晚上刘镒华赢了很多钱啊。将近500亿啊,虽然刘镒华虹不差钱,但是这钱可是通过刘镒华自己特殊能力赢来的!在这种情况下,刘镒华当然有点得意洋洋。

    韩韵看着刘镒华,疑惑道:“啊,看你这么兴奋,还要好好庆祝。到底有什么好事?”

    刘镒华小声道:“这个……第一个就是我赢了这里不少钱,第二个是这一次查封了香格里拉之后,你妹妹韩淑雪的事情肯定就是解决了。”

    韩韵兴奋道:“啊?这就可以解决韩淑雪事情?”

    刘镒华很认真道:“绝对可以!”

    韩韵兴奋地一跳,然后问道:“不会还有第三件好事吧?”

    刘镒华点头道:“有啊,给你从香港搞了一辆奔驰防弹车,牌子已经让张厅长弄好了,明天给你!”

    韩韵一愣:“奔驰防弹车?好几百万吧?这个……”

    刘镒华摆手道:“我们两个用不着客气。对了。现场所有人都控制起来了吧?有几个人不能抓,走吧,去看看!”

    刘镒华一转身,看到站在自己身边拿着手枪的李媛缘和吧婉儿,就笑道:“韩韵,给摸介绍一下。这是李媛缘,这是婉儿,那啥,她们两个在赌场里面配合我!”

    “你们好……”韩韵笑了笑,和李媛缘、婉儿打了招呼。

    刘镒华介绍道:“这是韩韵。南粤省政法委书记特别助理、南粤省治安厅特警总队队长。”

    “啊,韩……韩队长好……”李媛缘和婉儿现在还在发懵呢。

    刘镒华笑道:“好了,以后再说。先把手枪那给我吧。以后要玩,再给你们。”

    刚才刘镒华和韩韵已经打了招呼,示意哪几个人不要控制。李媛缘和婉儿就在刘镒华身边,当然是了没事的。要知道,这里至少有上百特种队伍的队员,他们怎么可能敌我不分?

    “报告,全部控制!请指示!”这个时候,小雨走过来说道。

    刘镒华摆手道:“去看看。”

    现在。大厅里面几乎全部人员都抱头蹲下了。全部保镖已经上了手铐。

    刘镒华走到为数不多站着的人面前,对着老道:“张老,既然你现在不是香格里拉赌场的顾问,那我们当然不会为难你。小雨,安排人护送张老离开!”

    “是!”小雨立刻安排了两个特种队员。

    张老摇头感叹道:“刘少,到现在我还看不透你啊。”

    刘镒华和张老握手道:“张老,还是要感谢你之前对我的关心啊。”

    张老苦笑道:“刘少。不会因为这个原因你就这样给我面子吧?”

    刘镒华笑了笑:“哎,还有点别的原因。张老,我知道你是奥门何老的拜把兄弟吧?我直接说了,何老的女儿何雪莹是我未来的女朋友。嗯。这事你别问何老和何雪莹了。你知道就好了。”

    何雪莹在这个时代根本不认识刘镒华,所以,刘镒华也没有办法和张老解释。

    “啊,何老?你是小莹男朋友?这……”张老有点晕了。何雪莹啊,什么时候有过男朋友?

    刘镒华摆手道:“张老,别问了。这个事情无法和你解释。现在非常时期,张老还是先离开吧。”

    张老点点头,又道:“刘少,可是何少和李少……”

    刘镒华哼道:“何少?何雪莹的堂哥吧?敢和何雪莹争夺何家家主的人,你认为我会放过李少?

    李少,港岛李基诚侄子,敢对李基诚的女儿李诗诗下黑手?李诗诗是我妹妹!现在你明白刚才我为什么要教训李少了吧?”

    张老晕了!这刘少到底是什么人?港岛个奥门最有钱的家族,竟然都和这个刘少有关系?

    张老愣了半天,又道:“刘少,你知道高少是什么来头么?”

    刘镒华哼道:“知道,高晓军!高家的孙子。他爸爸高南锋是南粤省副书记。”

    “刘少都知道啊,那就好。”张老说完,犹豫一下又道:“刘少,我能问一下,你这个如何赌赢……”

    刘镒华点头道:“我知道张老什么意思。轮盘赌,我是用气功控制旋转速度和停止的位置。麻将、纸牌,我是靠透视和特异功能来换牌,这个速度摄像机都没有办法捕捉。就这样!”

    张老点头道:“特异功能?透视?和我猜测得差不多。可是,明星97……”

    刘镒华笑道:“我可以发射一种电磁波,干扰和控制明星97的游戏电路板……”

    “啊?这个都可以?”张老晕了。

    刘镒华笑道:“我就是乱来,要不是为了查封这里,我哪里会来赌场?”

    张老对刘镒华一抱拳:“哎,看起来刘少早就有了周密的准备来对付这里了。看来刘少还有很多事情,那老朽就先告辞了!刘少去奥门时候,千万要去找我啊。我还想和刘少学习下赌术啊。”

    刘镒华苦笑道:“我?赌术?这都是出千而已雕虫小技……”

    张老摇摇头,和刘镒华告辞。

    就在这个时候,刘镒华听到高晓军吼道:“你们凭什么抓我啊?知道我是什么人么?”

    刘镒华一皱眉,走过去道拉:“高晓军,你自己什么身份你知道,你说你这样的身份,出现在这种地方合适吗?你闹腾什么?不就是高家的孙子,有什么好得瑟的?”

    高晓军一愣,道:“你……你知道我是谁?”

    刘镒华哼了一声,指着高晓军道:“他是配合我们执行任务的。不要控制他。”刘镒华的目的就是拿住高家的把柄,解决韩淑雪的事情。所以,刘镒华没有必要控制高晓军,如果那样,就是和高家撕破脸皮了!

    谁知道,刘镒华不想拿下高晓军,但是高晓军可不领情!他冷哼一声对刘镒华道:“算你小子识相!开玩笑,谁敢动我高家人?”

    刘镒华一下脑充血,回身一个耳光飞过去,高晓军被打的一个旋转飞了出去!

    刘镒华恶狠狠上前,一脚踩在高晓军脸上,怒道:“高家?高你丫!”(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