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都市太子 第二千二百六十八章 纵横赌局!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刘镒华这么厉害?

    很多人抱怨了几句就没说什么,摇摇头玩别的去了,他们也理解,刘镒华连中了三把,赌场检查过了,也没有发现作弊的痕迹,可能还是怀疑哪里出了问题,所以才迫不得已停机了刘镒华看看赌场的人,没言声小羽和婉儿反倒松了口气。

    刘镒华也不说话,也没有接箱子荷官后背冒汗,“这位先生,请您……”

    这时,张老走了上来,微笑道:“刘少,听说今天麻将运气怎么样?再来?然后说好?”

    刘镒华道:“走!麻将热热身,然后梭哈!”

    起身,刘镒华走向李媛缘她们了。

    刚一过去,李媛缘就笑眯眯道:“行啊刘少,给我们藏了一手是不是?”

    刘镒华讪笑道:“我可没有啊,今天是赶上了,运气好,运气好。”

    婉儿瞅瞅他:“你的牌我们都看见了,这哪是什么运气啊。”

    “看错了,肯定看错了,呵呵。”刘镒华当然不会承认,也不能说。

    李媛缘无语道:“好吧,就算我们看错了,可你见过谁一连四把都天胡的?运气?运气个……”想骂人,但活生生地又咽回去了。

    刘镒华笑道:“真是运气。”

    李媛缘道:“之前轮盘的事情怎么算?算上麻将!这跟中头等奖彩票的运气差不多了!怎么可能!”

    结果刘镒华说了一句让她们都无声以对的话:“……我又不是没中过彩票。”

    中彩票,这已经是一个家喻户晓的形容词了,形容这个事情根本不可能的一种形容词,她们说的时候也没过脑子,但听了刘镒华的话,李媛缘和婉儿俩人才两眼一黑地想起来,是啊,刘镒华又不是没中过彩票!而且还是一百注头等奖!

    靠!

    这人简直……

    “诶,你们谁知道刘少哪里来的啊?”

    “听口音是内地的?内地还有麻将这么厉害的人?”

    “这已经不是厉害不厉害的问题了。赌神也没有这个技术啊!”

    “是啊,看看,一个敢吭声的都没有了,四把天胡啊,太他妈吓人了!”

    “你说他是怎么弄的啊?到底是运气还是猫腻?说运气的话怎么也让人相信不了啊。”

    “除了他自己,估计谁也不清楚,反正这人肯定是个高手。之前的轮盘可能也……”

    “你说轮盘也是他用了其他方法才连中了三次单号?我去,那这也太可怕了啊!”

    “不过他不是说可以不玩麻将了吗?要是玩纸牌的话,赌场那些人也都不是善茬呀,一个比一个技术好。”

    “那可不一定,因为谁也不知道刘少到底什么路子。”

    “没错,就这几把天胡的气势。足够把人给震住了,谁敢保证纸牌也能赢他?”

    “麻将跟纸牌可差得远了,根本不是一个玩法,应该上去试试啊。”

    “可能咱们都想多了。人家没准真是今天运气特别好,这才顺风顺水吧,毕竟看他之前打麻将的样子,好像就是个外行人。他要真是高手的话会那么装蒜吗?这……这也太没高手气度了吧?”

    “说的也是,没准真是多想了。”

    “其实试试他纸牌技术就知道了,他要还跟打麻将时天胡清一色豪华七对时那么夸张。那就……”

    “你试去啊?”

    “呃,我就算了。”

    ……

    休息区。

    张老一直坐在那里看着刘镒华,眼神微动。似乎在想事情,一直没说话,直到几分钟之后才叫了一声李少。

    “小李。”

    “张老我在。”

    “你过来一下。”

    “您有事?”李少情绪低落地上来了。

    张老看看他。“你对那个刘少了解多少?”

    李少一沉吟,摇头道:“其实我也不了解。就知道可能是李媛缘的壁,不过李媛缘带他上船的时候说那姓刘的是他情人,具体怎么样我也不清楚,看他们的样子,应该是朋友吧。”

    张老皱皱眉:“其他的没了?”

    李少道:“他也是这几天才来的x港,以前李媛缘身边只有那两个双胞胎,其他的我就……”

    张老问道:“你刚刚离得最近。他打麻将时有什么其他举动?”

    李少知道张老问的什么。叹气道:“看不出来,没有什么特别的。”

    “行了,我知道了,你一旁等着吧。”张老说了一句后。也是想确定一些事情。就拄着金拐杖站了起来:“刘少!”

    另一端的刘镒华听到了:“嗯?”

    张老微笑地看着他:“咱们俩玩一局?”

    刘镒华笑道:“就咱们俩?那怎么玩?”

    “不玩麻将了,咱们打一打纸牌。如何?”张老问道。

    掐灭了烟头,刘镒华也站起身道:“行啊,那什么玩法?”

    张老想了想,道:“两个人玩的话,其他玩法也太麻烦,多此一举了,不然就扎金花吧,怎么样?”

    扎金花吗?

    刘镒华一琢磨:“行,就它了!”

    张老呵呵一笑:“那好,请吧。”

    张老居然出马了!

    几个荷官和工作人员都面色一肃。

    这里的客人认识他的不多,但赌场的工作人员却很少有不知道张老的,张老年轻的时候可是圈子里数一数二的人物,赌技高超,而且擅长出千,出千手段十分厉害,一般人根本就发现不了,虽然当初李媛缘赌博起家的时候也闯出了一点点名声,但跟张老年轻的时候比,根本就算不了什么,不过后来不知道因为什么事情张老退隐了,没有再赌过,不少年后才突然出现在这艘赌船上当起了其中一个幕后负责人,连李少都得对他恭恭敬敬的,地位可想而知。

    张老出马,那应该是没什么问题了。

    就算那个刘少靠的是运气也好,千术也罢。但在张老面前估计都不算事情,张老才是出千的行家啊!

    李少精神一振!

    高晓军云少显然也知道张老,全都看了过去!

    他们明白,张老这是想试一试这个年轻人的水,麻将这东西张老以前似乎并不虫,可能也没看出来刘镒华具体的路数,但纸牌。这可是张老的强项,圈子里根本没有人敢百分之百说能在纸牌上赢张老的,因为张老靠的可不全是运气,还有一些别人永远也无法发觉的非正持段,赌场的工作人员估摸是曾经见识过,也对张老信心十足。比运气,或许不确定因素太大了,但是如果比千术,在纸牌这个领域几乎没有人是张老的对手,就算真碰见同一个级别的出千高手,张老就算赢不了多少,但也不会输的。李少和很多赌场的人对这一点都深信不疑!

    其实刚刚李少就想到张老了,自己近乎输光了所有的钱,他当然想张老帮自己找回面子,教训教训刘镒华,可是他们都知道张老已经退守江湖了,加上如今的身份,李少也不敢去求他。

    可现在,没想到张老居然主动要跟刘镒华打一场牌!

    这当然是李少他们愿意看到的局面。在他们看来。只要刘镒华敢玩,他的九千八百万肯定是保不住的!

    张老是谁?

    那可不是刘镒华这种无名小卒!

    只要张老想赢,那就总有办法赢的!

    有几个客人可能也认出了这个张老爷子,一愣之下,纷纷跟旁边的朋友低声解释了一下。

    “这人好像是张觉。”

    “张觉?牌神张觉?”

    “不是吧?他不是退隐很多年了吗?”

    “应该是他,面貌上能看出来一些。我以前在澳的时候还见过他一次呢,刚刚就觉得眼熟。没想到……”

    “呃。我也听见他们叫他张老了。”

    “我靠,牌神出山了?那这可有的看了!”

    “牌神啊,张觉好像一辈子都没输过几把。”

    “不过听说他是千术的高手次不会也……”

    “那刘少应该也是出千了的,牌神这是看不下去了。想教训教训晚辈,有的看了,有的看了啊!”

    “真是当年那个张觉?那还有什么悬念?”

    “可是他岁数这么大了,会不会技艺生疏了?”

    “你懂什么啊,岁数越大经验才越多,牌神时隔这么多年敢重新出手,他可能没把握吗?”

    “对啊,汗♀是要教训小辈了啊。”

    “也是那个年轻人太那啥了,四把天胡啊,还是什么天胡大四喜清一色豪七的,太张扬了。”

    “哈哈,快看吧♀回精彩喽!”

    ……

    大家的议论声隐约飘到了李媛缘他们的方向。

    刘镒华理了理衣服,就要过去迎战了,可是后面的李媛缘却不知为什么叫住了他,还皱眉自言自语道:“张觉?牌神?”

    “什么张觉?”刘镒华回头。

    “你先等等。”李媛缘看向他:“刘少,你跟姐交个底。纸牌你会不会玩?”

    刘镒华想也不想道:“其他的还差一点,没怎么接触过,不过扎金花当然会了,大学时跟宿舍的我老玩,当然,我们不怎么玩钱的。”

    大学?

    不玩钱的?

    还跟宿舍朋友玩?

    李媛缘听得有些晕,靠,那不就是不会吗??

    她感觉跟刘镒华完全没有共同语言,在李媛缘看来什么叫会玩?那是得玩得好的,把里面的门门道道都给摸清楚的,你倒好,跟几个宿舍同学玩了几把敢说自己会玩了?这叫什么会玩啊!

    刘镒华看看他们:“呃,你们那是什么眼神?扎金花我再不会玩我不成傻小子了吗?规则我都懂。”

    李媛缘快晕了。

    李媛缘笑道:“现在不是规则的问题,刚听他们说张觉,我脑子里才想起了一个人,虽然我没见过,但当初牌神的风姿有几个人没听过?他们叫他张老,大家议论也都这么说,应该是没有错了,肯定是那个张觉了,这人牌技极高。跟大姐都不是一个级别的,我要是碰见他,基本上是有多远躲多远的,玩都不会跟他玩,因为根本就没有胜算,你明白姐的意思吗?”

    刘镒华眯眯眼:“您说他出老千?可赌场不是讲究信誉吗?他敢这么干?”

    李媛缘道:“我不知道他出不出千,可就算出了千也不会被别人发现的。这又是你们之间的赌局,跟赌场扯不上联系,所以就算出千了,你发现不了,照样没有办法,就跟你刚刚的麻将一样。他们明知道你可能在里面做了手脚,可却没有发现,你不是一样把筹码抽了吗?一个意思。”

    “这样啊。”

    “嗯,所以姐不建议你跟他玩,或许你要想去也可以,呵呵,你得先跟大姐交一个底。能不能赢。”

    刘镒华笑笑:“不管他是牌神还是赌神,我不会输的。”

    李媛缘一笑:“要的就是刘少这话,去吧,小心点。”

    厅里。

    牌桌上。

    刘镒华和张觉都坐了上去。

    后面的婉儿低声道:“李大美女,你觉得刘少胜算多大?”

    李媛缘一笑:“这小子说不会输,那就是有不少胜算的,不过对方可是牌神,保守的说可能是五五分吧。不打一打还是不知道的。”

    李媛缘道:“可他都不怎么懂扎金花,怎么打?”

    李媛缘反问道:“刘少也不太会打麻将,不是一样赢了?”

    李媛缘道:“他不会麻将是装出来的吧?而且你们都说牌神牌神的,还会出千?出千的话还怎么玩?”

    婉儿一沉吟:“刘少的千术应该也不差的。”

    李媛缘有些冒汗:“噢,合着这次是拼的千术啊?”

    李媛缘呵呵一乐:“我看还真是,有意思,有意思啊。”

    李媛缘道:“咱们都赢这么多了。何必打没把握的仗?”

    李媛缘道:“刘少可不这么想,他既然这么有信心,就让他试试吧,输了赢了也无所谓。就当瞎玩了。”

    “您倒是看得开。”李媛缘有点佩服她。

    婉儿叹气道:“刘少都已经答应了那个张觉了,咱们还是看看吧,看看到底是牌神的千术厉害还是刘少更胜一筹。”

    周围很多客人都是看一个热闹。

    但真正有眼力的人也全都瞧出来了,这个年轻人和牌神的对决。很可能根本就不是什么牌技的对决和运气的成分,而是纯粹拼的一个千术,看谁的更厉害,这就精彩了,这种对局也不是随便就能看到的。不过也是牌神的名气太大了,就算看到了刘镒华那几把没有天理的天胡满番后,众人也不觉得刘镒华有多少胜算。毕竟从经验来讲还是名气来说,刘镒华都和牌神张觉差了太远,而且这也不是麻将。而是牌神最擅长的纸牌,想用千术赢牌神太难了。

    ……

    牌桌。

    荷官来了。

    张觉道:“多拿几副牌。”

    荷官闻言,就又拿来了很多副不一样牌子的牌。

    张觉笑道:“刘少。你选牌吧,哪一副都行。”

    刘镒华耸耸肩:“您年长,您选吧,我哪个都无所谓。”

    大家一听刘镒华这话,都觉得他口气太大了,如果知道牌神的厉害,大家觉得刘镒华肯定不敢这么说。

    可刘镒华还真的无所谓。

    牌神?就是牌仙来了刘镒华也不怕!

    李媛缘和婉儿李媛缘几人这时也都走了上来,围在了刘镒华的后面,准备近距离的观看了。

    其他人也都围了过来。

    不过除了李少和高晓军几人站在了张老身后外。其他人自然都站在了侧面,不可能让旁人直接看到他们的牌的。

    “好吧,那就这副。”张老随便拿了左右边的第一副牌。

    荷官接过来,拆开包装将所有牌摊开给他们检查,等他们看了没问题以后。这才开始洗牌。

    刷刷刷……

    刷刷刷……

    洗牌的当口,张老对刘镒华笑道:“我也很多年没上过赌局了,今天看到你的牌技,手才有点痒痒,忍不住想跟你打几把。”

    刘镒华道:“那是我的荣幸了。”

    洗牌结束,荷官开始分开发牌了。

    众人一时间都瞪大了眼睛。一个画面都不想放过。

    一张……

    两张……

    三张……

    张老的牌齐了。

    刘镒华的牌也齐了。

    但是让所有人都吃惊的是,张老连牌都没看,拿在手里摸了摸,拍了拍。就直接扔出了一百万的筹码。筹码已经准备好了,李少就帮张老将筹码倒在赌桌一旁的地方,哗啦一下。

    不看牌?

    玩暗拍的?

    那如果对方看了牌,下注可是要翻倍的!

    刘镒华见状一眨眼,本来想翻开看一眼的他也就没动,手在自己的牌上点了几下:“……跟!”

    李媛缘也把筹码加上了。

    张老看看他,又加了一倍的筹码:“两百万!”

    刘镒华眼皮都不眨巴一下:“……两百万跟!”

    张老一笑:“好气魄。那开牌吧?”又加了筹码。

    刘镒华也不多说,直接将牌翻开,梅花q,梅花k,梅花a!

    居然是同花顺!

    众人一片躁动!

    张老笑了下,将牌捻了捻。随即轻轻往桌上一扔,竟然是梅花五,红桃五,黑桃五,是豹子!

    张老赢了!

    牌神果然赢了!

    张老道:“不好意思了刘少?”

    李少早知道刘镒华不可能赢得了张老了,把赢来的筹码收回来后,也笑看了刘镒华一眼。

    婉儿皱皱眉。

    李媛缘也吸了口气。有点担心了。

    刘镒华深深看了张老一眼,其实他才是比较意外的那个人,好像是早已经知道张老是什么牌了,所以刘镒华才觉得一个同花顺稳赢的,但是当看到张老最后竟然毫无征兆地变牌了,原本的牌却成了豹子,刘镒华也乐了一下,好嘛。果然是出千了,倒是他太大意了一些。

    第一局只是试探。

    俩人交手,刘镒华弱了一大筹。

    周围不禁有人窃窃私语上了。

    “果然姜还是老的辣啊。”

    “是啊,那可是牌神啊,没输过的。”

    “刘少悬了,虽然牌也不错。”

    “同花顺对豹子?这都什么牌啊?别是俩人都用猫腻了吧?”

    “用了又怎么样?你们谁看出来猫腻在哪了?看不出来就没问题了。”

    一局牌的试水,大家已经能感觉出个大概了。牌神不愧是牌神。果然是宝刀不老,还是那么厉害!

    刘镒华的筹码立刻变成了九千五百万左右。

    才一分钟就输了好几百万,这可比麻将还快啊。

    刘镒华却并不在意,看着张老道:“果然是牌神。好牌啊。”

    张老摇摇手:“我可不是什么牌神。都是以前朋友们捧的,刘少你才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啊。”

    第二局开始了。

    上家还是张老。

    拿了牌后,张老还是不看。“五百万。”竟然直接下了一个封顶的注。

    这一次,刘镒华可没准备再被先开牌,而是扔了筹码道:“开牌吧。”谁叫对方开牌。大多数是要加一倍注的,可刘镒华却不在乎。

    张老一笑,慢慢把牌攥在手里搓了搓,末了轻轻放在了桌子上,kkk,竟然又是一把豹子!

    还是大豹子!

    刘镒华搓也不搓,直接将牌翻开了,aaa!

    也是豹子!而且大过了张老!是个封顶的豹子!

    张老瞳孔一缩,也深深地瞅了刘镒华一眼。

    刘镒华微笑一声:“承让了老爷子。”

    李媛缘和婉儿几乎屏住了呼吸。

    大家看得都有些心惊胆战。现在就是再傻的人也能知道了,俩人的扎金花,不可能每把都出这么好的牌的!

    而且他们都没看牌啊!

    俩人都在出老千?

    这是……在拼千术??

    不然豹子怎么会烂大街了啊!?

    刘镒华瞬间搬回了一局,筹码已经变成一个亿整了!

    这你妈是什么千术啊?这也太厉害了吧?怎么他们都看不出来?

    牌神的技术大家早已经有所认知了,所以还觉得没什么。但刘镒华居然能跟牌神打一个不相上下!

    这……

    大家纷纷目露惊色!

    下一局很快就开始了。

    赢家第一个叫牌,刘镒华也就扔出去五百万封顶的筹码:“五百万。”

    张老想也不想地叫手下人放下了五百万筹码过去:“……跟五百万。”

    刘镒华又扔了筹码:“五百万。”

    “……跟。”张老继续跟上。

    刘镒华不想被动,干脆直接上了一千万。“开牌。”

    张老攥着牌拿起来先看了看,然后搓了搓,末了扔在桌上,aaa!竟然又是一个封顶的豹子!

    赢定了!

    李少和所有人都是这么想的。

    可当刘镒华将牌掀起来后,众人再一次倒抽了冷气。场面一下子就静了下去,一股诡异的空气迅速蔓延……刘镒华居然是235!

    这个扎金花里最小的牌!就算是随便一个6以上的单牌都能稳稳砸掉它!可是……235却是能杀豹子的啊!只有235可以!

    牌神输了!

    又一次输了!

    刘镒华一亿一千万了!

    李少惊道:“张老!”

    张老眼睛也眯了起来:“好牌啊,再来。”

    刘镒华一笑,看了眼也露出震惊目光的荷官。

    定了定神,荷官马上洗牌分牌。

    第四局,张老再也不敢大意,牌分下来的时候他就拿起来看了。后面李少脸色不变,也看不出牌怎么样。

    刘镒华却仍然没有看牌,直接下了五百万的封顶注。

    张老看看他,扔了一千万美金的筹码,开了刘镒华的牌!

    刘镒华甚至连看都没有看,就直接将暗拍翻开了。aaa!顶天的豹子!

    张老看看他的眼睛,微微一叹气,也不翻开了,把自己的牌扣着扔了出去,弃牌了:“好技术,不用玩了。”

    刘镒华道:“您这是让着我呢,再来几把?”

    张老苦笑一声。摇摇手:“老了,老了。”

    此话一出,所有人都有点反应不过来!

    牌神输了?

    张觉竟然认输了??

    怎么会啊!牌神不是没输过吗??

    豪华贵宾室。

    众人都有点不敢相信。

    张老扔下牌和筹码,就站起来走到后面,离席了。

    刘镒华也不管大家愕然的注视,算了算自己的筹码,一亿两千万左右,嗯。还差得远呢啊,于是便对众人道:“还有玩牌的吗?”

    闻言,大家差点骂娘!

    玩牌?还玩他妈你大-爷啊!

    牌神都他妈赢不了你!别人还玩什么啊!

    你这到底他妈什么牌技啊?这也太牛逼了!?

    众人都用一种心惊动魄的眼神一眨不眨地望着刘镒华!

    那边,李媛缘似乎也没想到刘镒华才玩了几把而已,就把那个传说中的张觉给打下去了,不禁也有点乐了。

    李媛缘和婉儿也有些冒汗。

    刘镒华倒是没什么表情,收好筹码在箱子里。嗯,一亿两千万,箱子已经装不下的感觉了,但还是勉强塞了进去。见没有人再跟他打牌。刘镒华也站了起来,回身对李媛缘道:“李媛缘,咱们出去玩玩?”

    李媛缘笑道:“还玩什么?”

    刘镒华一想:“轮盘没了,不是还有其他的吗?”

    李媛缘呃了一声:“除了这些,其他的你也能赢?”

    “差不多吧。”刘镒华道:“怎么样也得试试啊,这边没人跟咱们玩了,也只能去外场赌厅看看了。”

    李媛缘挽住他的手道:“好,哈。走着。”

    刘镒华嗯了一声:“顺便您跟我说说百家乐的规则吧。”

    李媛缘呵呵一笑:“百家乐简单,下注的时候是这样……”

    他们几个人一边说着一边就拿上筹码走出了豪华贵宾室。

    听到刘镒华问百家乐,甚至连规则都不知道就要去玩了,众人都是一愕,可是谁也笑不出来。如果换了别人。他们可能会觉得对方太傻了,简直是来送钱的,连规则还没弄清楚呢就敢去玩?你不是扯淡呢嘛!但说着话的人是刘镒华!是一个连牌神都能赢、一个连续四把天胡、一个轮盘连续中过三次单号的人!大家甚至有一种感觉!那个刘少就算真是现学现玩……或许也能赢的!

    短短一个多小时!

    刘镒华给他们留下的印象却太深刻了!

    “刘少。请留步。”张老拄着拐杖叫住了他们。

    刘镒华回头一看,微笑道:“还有牌局?行啊,玩什么?”

    张老无奈笑了一下。“这样,咱们借一步说话。可以吗?”

    刘镒华看了眼李媛缘,见李媛缘没说什么,也就道:“行吧。”

    只见的单间里。

    他们一走,李少就急急走了进去。“张老!”

    张老没言声,手搭在拐杖上叹了口气,神色有些落寞。

    “张老,以您的牌技怎么会赢不了他?”李少现在还有些不相信张老竟然输了:“这到底……”

    “我老了。”张老叹息道:“其实没上去的时候我就知道我赢不了这个刘少。”

    李少一愣:“为什么?”

    张老道:“我也知道他出千了。但麻将上的出千可跟纸牌不一样,他眨眨眼就换了那么多牌,连我都竟然察觉不了他是什么时候做的手脚,这份技术已经不是任何人能相提并论的了,纸牌比麻将简单一些,如果麻将他都能把把天胡。纸牌就更没有问题了,我上去只是心里有些疑问,想看看他到底是怎么出千的。”

    李少吸气道:“您看出来了?”

    张老摇摇头:“没有,什么痕迹都没有。”

    “怎么会,如果出千的话肯定会有破绽的啊!”李少不相信。

    “所以刘少不是一般人,别说是我了,这算是我那一辈的老人。也没有一个会是他的对手。”

    “那轮盘……”

    “我怀疑他也是用了某种非正常的手段,不然根本解释不通。”

    “还有这种手段吗?我怎么没听过?他们……现在好像去玩百家乐了,那……那万一再……”李少很担忧。

    张老看看他,脸色也微微沉了下来:“你啊你,做事都不经过大脑考虑一下吗?这种人是能得罪的吗?要是他真想赢的话,连这艘船恐怕都能被他赢走!你说你给我们惹来了一个什么人!?”

    李少无言以对,他现在也有点后悔了!

    为了一个以前赌桌上的仇人,却得罪了这么一个把把天胡赌技超绝的流氓!这显然是得不偿失的!

    六点。

    天亮了。

    然而外场赌厅内的众人却没有一丝疲惫的模样。打百家乐的打百家乐,玩色子的玩色子,气氛很高。.

    “怎么又是小?”

    “21!21!”

    “哎呦!这什么牌啊!”

    “哈哈!又出了!好兆头!”

    众人玩得高兴,不过有一些人还是看到了从走廊里进入大厅的刘镒华李媛缘四人,顿时瞥了他几眼。很多人当初可是看着刘镒华他们凑钱可怜巴巴地去赌场柜台只换了一个一千美金的最低筹码的,而且之前玩轮盘的时候,刘镒华的风采也被很多人亲眼目睹了。自然对他有不少印象。

    “咦,这不是那个人吗?”

    “噢,刚刚玩轮盘的那人吧?”

    “是啊,逼着赌场把轮盘都给停了。”

    “他怎么这么快就出来了?才进去一个多小时吧?”

    “好像是去豪华贵宾室打牌了?那里玩的可大。这是输了是赢了?”

    好多人都看了过去,不过刘镒华他们都没什么表情,大家也看不出个所以然,毕竟是别人的事情,大家也都没再关注,各玩各的了。

    大厅里。

    刘镒华站在那里左右看了看。

    李媛缘已经告诉了他百家乐的规则了,顺带也把色子赌大小的规则也跟他大概说了一嗓子。

    “记住了?”李媛缘问。

    刘镒华笑道:“差不多记下了。”

    李媛缘一乐:“差不多就是还没弄懂。”

    “没事。知道大概就行了。”刘镒华懒得费脑子了。

    李媛缘笑眯眯道:“也就是刘少敢这么玩,还没听明白就要上,你啊你,呵呵,走吧,玩几把你就懂了。”

    可是正在这时,不远处忽然传来一阵骚乱。

    “干什么?”

    “你们什么意思啊?”

    “没有这样的吧?啊?”

    “我们这都快下注了!”

    刘镒华他们看过去。原来是十几个赌场的工作人员从一个工作间涌了出来,好像把一台百家乐的机器给停了,工作人员低声对荷官说了几句。荷官一愣。也就用布将机器盖住,并且把机器的电给断了。很多客人都不干了。封了两个轮盘就不说了,怎么现在连百家乐也封了?

    一台……

    三台……

    五台……

    百家乐全被荷官盖了布,根本不听他们说什么。

    大家的躁动声也越来越大,好多人都开骂上了。

    可这还不算完,几个荷官和工作人员封了百家乐以后,竟然又走向了色子和21点的赌桌。一张一张全给收了!

    刘镒华眯了一下眼睛。

    李媛缘也是冷眼旁观着他们。

    短短几分钟内,赌场竟然是把外场大厅的所有赌博设施都给关闭了。

    那边,李少和张老等人出来了。

    一招呼,很多荷官和领班都过去听吩咐了。

    这一下。众人的情绪都被点燃了,大喝了起来!

    “这是什么意思你们说清楚!”

    “玩的好好的呢!怎么就给停了?”

    “出来个人!没有你们这么办事的吧?啊?”

    几秒种后,一个女性的负责人站了出来。拿着荷官递来的话筒对大家道:“各位,实在抱歉。今天赌场的很多设备出了一些问题,所以得全部检修,给大家造成的困扰,我们也深表歉意。”

    “歉意管什么用!”

    “来这里就是为了玩的!现在你们牌桌都停了!我们干什么去?”

    女性负责人立刻道:“再有一个多小时船就会提前靠岸了,大家可以回房间休息一下,实在不好意思。”

    “道歉也没用!”

    “你们这是没信誉!”

    “什么赌场啊!就知道检修检修的!”

    “是啊。我靠。下次再也不来了!”

    女性负责人苦着脸,赶忙安抚大家的情绪,不过安抚归安抚,无论众人怎么嚷嚷,他们也没有再开赌桌的意思!

    必须检修!

    已经没得商量了!

    大家也被赌场的态度弄得火大了起来!

    女性负责人也有点控制不住局面了,在场的都不是一般人,她也不好说什么,只能跟旁边求助。

    不得已。张老走上来了。

    接过话筒,张老淡淡道:“今天对不起各位了,设备系统出了很大问题,外场肯定是开不了了,船会提前出公海,也请大家做好准备,嗯。这次事情的责任在我们,但也想请大家理解一下。”源源不断的说了半天,最后张老道:“离出公海还有些时间,这样。我们再多加几台老虎机。”

    厅内唯一没有断电的也就是边上的两排老虎机了。

    再加几台的话,赌场想着或许能缓解一下暂时的压力。

    可不是所有人都爱玩老虎机的,还是不答应,跟他们呛呛了上去。

    其实张老也是没办法的,刘镒华的赌技太高了,高到了他都看不透的地步,既然交涉没有成功,他也只能拼着损失信誉先停了赌场,不然整艘船真的可能被刘镒华赢个昏天黑地,谁也阻止不了!

    赌场最看重信誉?这个是事实!

    可是如果连赌场都被赢没了,还谈个屁信誉??

    吵了半天,喊了半天,可赌场态度已经定了,众人恼怒归恼怒,见得也没了办法,干脆也不跟他们废话了。

    “这破赌场!下次再来我都不姓刘!”

    “没错!今天算我瞎了眼!最后一次了!”

    “诶,你们说他们为什么停了外场啊?”

    “那谁知道啊。没准抽疯了呗,这帮人!”

    “抽疯?他们关了机器才叫抽疯呢,谁不知道赌场是稳赚不赔的啊,开一分钟就是一分钟的钱,能赚钱的话为什么关了?”

    “嗯?说的也是啊?”

    “那为什么?好端端的关什么机器?”

    大部分人都觉得赌场的举动有点莫名其妙,这是干什么呢?

    可刚刚在豪华贵宾室的人心里都跟明镜似的,只有他们了解怎么回事。

    “跟你们说吧。”一个刚刚看了刘镒华牌局的人苦笑道:“你们还没听说吧?豪华贵宾室出事了。”

    “啊?”

    “出什么事了?”

    那人道:“还记得方才玩轮盘的那个年轻人吗?”

    “记得啊。他不是去豪华贵宾室了吗?”

    “就是他,唉……”那人构思了一下语言:“其实我说了你们估计也不相信。他进去以后就跟赌场的李少和几个人打麻将了,一开始他是输的,可最后等他坐庄的时候。他……唉。”

    “他赢了?”

    “赢就赢了吧。”

    “是啊,这叫什么出事了?”

    那人无奈道:“你们不知道,不是赢了输了的问题,他上庄以后连续四把牌……都是天胡!”

    “什么?”

    “你搞笑呢吧?”

    “四把天胡?扯淡!”

    那人摊摊手:“我就说你们不信吧?”

    另一个之前也在豪华贵宾室的人低声解释道:“老韩说的对,我们都是眼睁睁看着的,连续四把牌,第一把天胡,第二把天胡大三元,第三把天胡大四喜。第四把更是夸张,天胡清一色豪华七对子!”

    大家一愕,都被这话给吓住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