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998章 我会亲手弄死他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轻歌到了皇宫里的御用小厨房,跟厨子说了梨花酥后,厨师便找来了所需材料。

    厨子看了眼轻歌,眉目里满是敬畏,他胆怯的问了声,“王上,梨花酥很容易制作,若王上是送人的话,不如亲手做做看?”

    并未有多少人知道姬月已经离开,但四大帝国却流传着两人的佳话,关于梨花酥背后的故事,厨子自然是知道的,以为轻歌是要送给姬月,才斗胆一问。

    轻歌挑了挑眸,想着东陵鳕那病娇模样,苦笑一声,道:“你教本王吧。”

    厨子一喜,拿出材料,分为两份,让轻歌跟着他做。

    梨花酥的确不复杂,因轻歌是炼器师,捏出来的模样,甚至比厨子还要专业,只是糖水放多了,厨子刚想说,见轻歌兴致盎然,便住口了。#_#67356

    多点糖,又不会死人,他可不想为了这个,打扰王上的雅致。

    “王上,好了。”

    半个时辰过去,厨子将蒸好的梨花酥放在木制饭盒里,递给轻歌。

    轻歌接过饭盒,心情雀跃地走了出去。

    毕竟,第一次下厨就有如此效果,还是可以得意一下的。

    轻歌回到寝宫时,刘御医已经走了,东陵鳕受伤的手,虽用纱布包好,也已经止血了,但,仍然有血迹晕染开来。

    窗明几净,山水秀丽,他轻靠在贵妃榻上,认真读着古书,声音爽朗,像是勾魂的无常,“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参差荇菜,左右流之。窈窕淑女,寤寐求之。求之不得,寤寐思服。悠哉悠哉,辗转反侧。”

    读至最后,古书往下移,露出一双星目,含笑朝轻歌望去。

    轻歌抿紧了唇,大步流星地走过来,把饭盒放在榻子上,“你要的梨花酥。”

    东陵鳕仔细的发现轻歌衣袖上沾着白粉,喜问:“梨花酥是你做的?”

    “在那等着也无聊。”轻歌漫不经心的道。

    东陵鳕开心不已,他急迫的打开饭盒,取出陶瓷托盘,托盘上,静置三片梨花酥,修长的手夹起一片,往嘴里送,不得不说,俊俏的男人,吃起东西来,都像是一幅画,优雅尊贵,干净清澈。

    “好吃吗?”轻歌问。

    “好吃。”东陵鳕笑道。

    轻歌伸出手,欲拿起梨花酥来吃,东陵鳕却像是护犊子般,单手端起瓷盘,置于怀里。

    轻歌的手,凝滞在空中。#6.7356

    东陵鳕涩涩的笑了笑,“就三片,你吃了就没了。”

    轻歌:“……”

    小气,太小气了。

    后面两片梨花酥,东陵鳕囫囵吞下。

    夜轻歌做的梨花酥,许是糖水放多了原因,甜的让人骨头都要酥麻。

    “东陵,凌晨我就要出发去玄月关,你只要好好守住东陵国即可。”轻歌道。

    东陵鳕微微一笑,点头。

    殊不知,他想守护的,是你啊。

    轻歌看了眼他,而后走了出去,她在东陵鳕面前尽量冷淡是因为,她给不了回响,而东陵鳕的性子不像是墨邪,墨邪嘻嘻笑笑喝上几杯酒就过去了,双方都不会尴尬。

    但东陵鳕过于认真,认真的让人心疼。

    寝宫里,东陵鳕抱着还残余着梨花酥粉渣的瓷盘,眸光氤氲的看着轻歌渐行渐远的背影。

    午时,东陵鳕收拾行囊,准备打道回府。

    北凰讶然,“这么快就要回东陵?”

    东陵鳕道:“国不可一日无君,已经在北月打扰了这么多天,是时候回去处理朝野之事了。”

    北凰笑着摇了摇头,“她不在的地方,你就一点儿也不留恋吗?好歹我们也相谈甚欢过。”

    “来日再会。”东陵鳕抱了抱拳,就回了寝宫。

    从东陵带来的宫奴正在收拾行李,看见东陵鳕,问:“皇上,这些全部都带回去吗?”

    “不了。”东陵鳕走过来。

    宫奴不解的拧起眉头。

    东陵鳕从柜子里拿出那把血红的匕首,用锦布包好,和装过梨花酥的瓷盘,一同放入饭盒之中,再将木制的饭盒提起,道:“只要带这个回去就好,其他的,都留在北月吧,东陵不缺。”

    宫奴一头雾水,带个饭盒回东陵?

    难道东陵缺饭盒吗?

    当然,伴君如伴虎,帝王的想法不能随意揣测的,哪怕宫奴大惑不解,也只是默默地包好饭盒。

    东陵鳕跨过门槛,站在长廊上。

    他扬起脸,浓烈灿烂的阳光照耀而下,泪痣如流霞般绚烂夺目。

    男子嘴角勾起浅淡的笑。

    北月,再见了。

    却说轻歌走出宫门时,正遇见沐七、沐盈盈,沐七一脸无奈,沐盈盈拽着他不放,看见轻歌时,沐七颇为尴尬。

    沐盈盈看了眼轻歌,笑着打了声招呼,“王上。”

    而后,沐盈盈转头看向沐七,固执的道:“皇叔,我不嫁给他。”

    “盈盈,不要胡闹。”沐七此刻的想法,甚是复杂,一面窃喜,一面担忧。

    沐盈盈咬了咬唇,道:“我想嫁的,是皇叔你,不是什么状元郎。”

    “胡闹。”沐七皱起眉,凌厉的道。

    沐盈盈眼中泪光闪烁,似是抱着最后一线希望,她问:“皇叔,如若我怀了你的孩子,你也要赶走我,让我嫁给别人吗?”

    说话时,沐盈盈神经紧绷,身体僵直,她怕沐七说出让她崩溃的回答来,如今她厚着脸皮,无非是被轻歌那日的话说动了。

    不经历风雨的感情,见到了彩虹,也没有欣赏的心情。

    所以,她不要了脸面尊严,只为他一句回答。

    沐七看着沐盈盈苍白的脸,心仿佛被人用手攥住,狠狠触动着,似乎,下一个瞬间,他就要失去她。

    这种感觉,很不好。

    优柔寡断不是大丈夫行为,最终害人害己。 ℃≡miào℃≡bi℃≡阁℃≡

    沐七硬着心,倨傲的说道:“盈盈,你不可能怀上我的孩子,就算怀上了,也不过是个孽种,我会亲手弄死他。”

    沐盈盈眨了眨眼睛,似是没反应过来。

    而后,她身体往下倒,被轻歌一把扶住。

    沐七看着沐盈盈那软弱的模样,甚是心疼,极为不忍,可是,他若是动摇了,那就真的是覆水难收。

    他是她的叔。

    这份感情,不被世俗接受,是没有结果的。

    沐七转身便走,没有丝毫的犹豫。^_^67356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