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997章 不负如来不负卿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血的味道弥漫开来,轻歌双瞳紧缩。

    她突地轻笑出声,“东陵鳕,你是想要压垮我吗?”

    她身上的责任,已经够重了,每走一步,都气喘吁吁,瞻前顾后,再置之死地而后生。

    她不可能永远不受伤,若她每次受伤,东陵鳕都用这种极端的方法来阻止,那她,会疯的。

    东陵鳕深深的凝望着她,许久,轻叹了口气,酸涩的道:“我只是想让你知道,别轻易拿生命去赌,若你输了呢?你输了,我怎么办?我怎么跟姬兄交代?至少,三年后,让我把完好无损的你,交给他。”

    那一瞬,轻歌只觉得骨髓被人抽走,毫无力气,酥麻的感觉密布全身,她看着东陵鳕翡玉般的脸,眼睑下的泪痣显得分外忧郁,双眸清澈明亮。#_#67356

    这样的东陵鳕,让她心头的怒火,被冷水浇灭。

    “我去找刘御医。”

    轻歌看了眼东陵鳕手腕上还在汩汩流着鲜血的伤口,转身朝外走去,几乎落荒而逃。

    东陵鳕看着轻歌的背影,皱起了好看的眉头,低声喃喃着,“我,好像惹她不高兴了?”

    是自言自语吗

    谁知道。

    且说轻歌来到太医院,本想把刘御医带去东陵鳕寝宫,却是恰巧遇上来太医院换药的辛阴司,辛阴司头上包着白布,脸庞灰白,看起来气色很不好,轻歌一眼便看清了辛阴司脖颈上隐约发黑的青筋,眼皮猛地一跳。

    看来,詹婕妤按照她说的去做了。

    辛阴司看见轻歌,一扫阴霾,勾起邪佞的笑,道:“竟然能在太医院遇见王上,真是三生荣幸。”

    轻歌冷冷看了他一眼,“本王已安排人,今日下午那婢女就要处以极刑,西寻王可得到场。”

    提及此,辛阴司面色大变,铁青着脸,他欲要说些什么,轻歌却是先一步走进了刘御医的屋子,辛阴司牙齿咬得咯咯作响,眼中迸射出滔天的杀意。

    轻歌见到刘御医,说明了东陵鳕的伤势后,待刘御医准备好伤药,回到寝宫时,轻歌站在门槛前,猛地一拍脑袋。

    她对于雪灵珠的掌握,越来越好,已经能用雪灵珠治疗他人的外伤了,然而,关心则乱,她竟是完全忘记这一茬了。

    不过刘御医已经来了,干脆将错就错。

    “王上,怎么了?”刘御医见轻歌停住脚步,便回头看去。

    轻歌摇了摇头,跨过门槛。#6.7356

    走进宫殿内,便看见坐在榻子上的男人,男人雪白的衣裳上开出了血色花儿,他一只手血淋淋,另一只手拿着古书翻阅,认真的模样甚是迷人,让观者挪不开眼睛。

    “东……东陵皇。”刘御医行了个礼,他行医多年,还是头一次遇见如此处变不惊的人,血流量那么可怕,竟还有看书的闲情雅致。

    “御医,血已经止住了,包扎吧。”东陵鳕伸出手,半截手和袖子,全都是刺目的猩红。

    轻歌靠在一旁的青天柱上,双手环胸,歪着脑袋看着东陵鳕。

    东陵鳕放下书,微笑着,“轻歌,我渴了……”

    轻歌吐了口气,很想硬下心肠就这么走,奈何,最终还是走至桌边,倒了杯凉茶,递给他。

    “手抽筋了,喂我。”东陵鳕笑着,双眼里闪过狡黠的光。

    轻歌沉默着,打开盖子,为他喂茶水。

    “我想吃梨花酥。”东陵鳕又道。

    刘御医一面为东陵鳕清洗伤口、洒下消炎的药水,一面听着东陵鳕无赖的话,刘御医满头大汗。

    “没有。”轻歌淡淡的道。

    东陵鳕咬了咬唇,垂下眼眸,一言不发,甚为倔强的面容惹人怜。

    轻歌:“……”她要抓狂了。

    无可奈何,轻歌只得出去,找北凰,要梨花酥。

    不过,因北凰从未纳妃,后宫空缺,梨花酥这样女子偏爱的点心,早就停了。

    “东陵想吃梨花酥?”北凰诧异。

    轻歌点了点头,而后看着北凰,道:“梨花酥有什么问题吗?”

    北凰微怔,而后摇头,“只是很奇怪,他一个大男人竟然喜欢这种小家子的点心罢了。”

    说话间,北凰端起一杯茶,若有所思。

    轻歌去妖域的那段时日,东陵鳕时常在夜府陪着夜青天,当个厨房小助手,最拿手的便是梨花酥,后来,他与东陵鳕无意中聊起,才知,梨花酥源于东陵,来自一个充满了诗情画意的故事传说。

    据说,很多年前,有个叫梨花的女子,与丈夫伉俪情深,相濡以沫,后来,女子的才貌传进了东陵皇宫,国王一见倾心,日思夜想,后以皇权,逼女子入宫,女子万念俱灰,想与丈夫双双殉情,却被破门而入的士兵救下。

    就这样,女子被带进了皇宫,国王控制了她的爱人,若她敢了断自己的生命,便将丈夫折磨成猪狗,女子惶恐不安,日夜绝望,苟延残喘,几年后,女子扮作宫奴进了皇殿禁地,关押丈夫的地方,她把灌了毒的梨花酥给饱受折磨的丈夫喂下,许下来生之约。

    丈夫死后,国王已经无法控制她,却中了她的毒,情深深意浓浓,女子便利用国王的感情,母仪天下,成为后宫之主,使得君王不早朝,被骂红颜祸水,遗臭万年,再往后,她勾引与国王的小儿子,甚至可以说是狼狈为奸,荼毒了国王的性命,在国王病危时,当着国王的面,与小皇子做出苟且之事,活活将国王气死。

    据说,这位传奇皇后,在凌晨,天亮未亮时,吊死在一棵梨树上。

    此后,梨花酥,被赋予了浪漫。

    赠之梨花,酥之以情,许之来生,不负如来不负卿。

    “制作梨花酥的材料小厨房那里应该有,时间也不会很长,只要说一声即可。”北凰抿了口茶水,放下茶杯,道。 ②miào②bi.*②阁②,

    轻歌应了声,便往小厨房走去。

    北凰看着轻歌的背影,眼神意味深长着。

    还搭在茶杯上的手,指腹摩挲着杯身的纹路。

    东陵,你想要她的来生吗?

    而后,北凰抬起眸子。

    那一缕窈窕曼妙的身影,如惊鸿般,一闪而过。

    北凰漠然。^_^67356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