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996章 春秋之悲,四海在手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轻歌呆愣着,转头看向东陵鳕,柳眉轻蹙,“东陵……”

    东陵鳕侧脸朝她,目不斜视,面若冰霜,瞳眸郁然,却见他淡淡的道:“你若是不惜命,来找我,我杀了你。”

    那一刻,冰清玉洁的男子,浑身上下,透露出冷厉萧杀之气。

    他站在练武场上,横抱着她,一身白衣胜雪,却像是个九五之尊的帝王,君临天下。

    夜无痕复杂的看着东陵鳕,这个男人,骨子里流淌着两种血,或是哀伤,春秋之悲,或是为王,四海在手。

    不过,如今他是支持东陵鳕的。#_#67356

    当他与东陵鳕在正厅议事,得知夜轻歌将李沧浪的反噬灵气转移至自己身上后,夜无痕也是相当愤怒的。

    轻歌想要脱离东陵鳕的怀抱,奈何,无力。

    东陵鳕若是强硬固执起来,她也没办法。

    东陵鳕搂着她,走出练武场。

    林崇与杨智不约而同带着刑天战队的成员把东陵鳕包围了起来,林崇道:“东陵皇,没有老大的同意,你不能带走她。”

    “东陵皇,抱歉。”杨智双手抱拳,道:“小主子有婚约在身,你这样,于理不合。”

    此时,将李沧浪放在房间由医师诊治的徐炎,走了回来。

    练武场上,剑拔弩张,徐炎二话不说,拉弓搭箭,站在东陵鳕前面,挡住了男子的去路。

    轻歌见气氛如火如荼,就要燃起,她无奈,刚想出声……

    “滚”东陵鳕先她一步,冷冷道。

    而后,抱着她,往前走。

    徐炎、杨智两位二剑灵师从东西方向夹攻,林崇默契地在后方偷袭,刑天战队成员摆出阵法来,高等魔兽们也都蠢蠢欲动,蓄势待发。

    战斗,一触即发。

    轻歌张嘴,想要说话,阻止,东陵鳕猛地垂下头,目光深郁的看着她,就要吻下去,轻歌瞳孔紧缩,然而,两唇相隔咫尺时,东陵鳕停了下来。

    男人雷巢里的精神之力,蜂拥而出,飓风四起,雷霆乍现,他执着的往前走,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杨智、徐炎二人,尚未夹攻成功,便被强大的精神之力给丢了出去。

    林崇亦如是。#6.7356

    即便是几十头高等魔兽前仆后继,他自优雅,在清风行走,似乎,所过之处,冰天雪地,露水凝霜。

    那么多的高等魔兽,竟然在呼啸凛冽的精神之力外,近不了他的身。

    就这样,他光明正大地抱着她,离开了练武场。

    而练武场,仿佛被一股无形的精神之力笼罩,林崇等人,没有他的允许,谁也不能离开。

    林崇愤怒着,就要冲过去,拦住东陵鳕,肩膀却是被人按住。

    林崇转过头去,见是夜无痕。

    夜无痕道:“东陵不会伤害轻歌的,何况,皇宫里的御医比府上的医师要好,能更有效治疗轻歌的身体。”

    “可……”

    “他与轻歌,是朋友,不得乱想。”夜无痕沉声道。

    杨智与徐炎对视一眼,却是心惊。

    两位二剑灵师,整个刑天战队,甚至有几十头高等魔兽,别说拦住他了,连靠近他都没办法。

    那个男人,是有多强大?

    这,才是精神师的厉害之处吗?

    东陵鳕抱着轻歌,踩着高墙,精神之力控制速度,踏着长风,入了皇宫,落在他的寝宫。

    走进房间,东陵鳕把轻歌放在榻子上,冷着脸,找出几枚丹药来,准备给轻歌喂下。

    “东陵……”

    东陵鳕冰凉的指腹放于轻歌唇上,堵住了她所有的话。

    见轻歌沉默,他才把手拿开,执着的把晶莹剔透的丹药放在轻歌嘴边,轻歌无可奈何,张开嘴,咬下,入口即化,尚不知味道如何,丹药便渗透进了她的筋脉脏腑。

    刹那间,轻歌只觉得神清气爽,无比舒适,那透支的体力,好似又回来了。

    “药效不错。”轻歌笑着道。

    板着脸冷冰冰的东陵鳕,让她无所适从。

    东陵鳕目光薄凉的看了她一眼,而后沉默地站起身来,坐在柜前,打开一个精致的柜子,从里面拿出一把血红的匕首,匕首出鞘,东陵鳕撸起袖子,而后一刀在手腕上重重割下,鲜血喷薄而出,源源不断。

    轻歌猛地从榻子上站了起来,一跃而过,攥住东陵鳕的手,眉头打了死结,声音因怒而颤,“你这是在干什么?”

    东陵鳕冷冷的看着她,“日后,你若出事一次,我便割自己一刀。”

    啪

    轻歌把东陵鳕手中的匕首一把拍掉,“胡闹!”

    轻歌手忙脚乱,翻箱倒柜,找出纱布和药粉,想要为东陵鳕上药。

    刀口很深,筋脉都削断了一般。

    轻歌洒药的手在不停的颤抖着,忽然,她把装了药粉的水晶瓶砸在地上,红着眼朝东陵鳕看去,“你疯了是吗?你是不是疯了?你不要命了?”

    东陵鳕漠然的垂下眸子,薄唇轻动,轻柔的声音好似那悲凉的春风,“所以,你为什么明知是火坑,还往里面跳呢?”

    轻歌双手攥着拳头,尖锐的指甲镶嵌进掌心,破开皮肉,鲜血在指甲缝里肆意横流。

    她无奈的看着东陵鳕,看着东陵鳕那风轻云淡的模样和流满鲜血的手。

    轻歌的双眼,弥漫上了一层猩红的雾气。

    “你难道要我眼睁睁的看着李上将死在我面前吗?我做不到。”轻歌转身快步走出去,“我去找御医来,你先用精神之力止住血。”

    “那么,你也不要眼睁睁的看着我失血而死。”东陵鳕如是道。

    轻歌脚步停住,脊椎骨僵硬。

    她猛然回过头朝东陵鳕看去,东陵鳕姿态优雅的蹲下身,把被她拍掉的染血匕首给捡了起来,慢条斯理地擦拭干净血迹,套鞘,放入柜子里。

    “东陵鳕!”轻歌咬牙切齿,声嘶力竭。

    东陵鳕站在华丽的宫殿之中,微笑的看着她,鲜血沿着手上的伤口,往下滴落,溅开了朵朵血莲。

    他抬起修长的腿,从容不迫,慢步走至轻歌面前,眼神忧郁,如酒痴醉,动人心魄。  ⑧☆miào⑧☆bi(.*)gé⑧☆.$.

    东陵鳕修长如玉的手指挑起,指腹在伤口处一抹,沾上血液,再沿着轻歌的唇形涂抹。

    感受到嘴唇的清凉,闻着血腥的味道,轻歌身体战栗了起来。

    不是害怕,而是心疼和无奈。

    她阻止不了,阻止不了这个同样极端固执的男人。

    直到她的唇,猩红可怕。

    那是血的种子。

    东陵鳕嘴角噙着浅淡的笑,温柔的注视着她,道:“轻歌,我的血,为你而流,所以,你要记住它的味道,好好爱护着它。”^_^67356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