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101章 冥王妃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冥千绝抱着轻歌以及轻歌身上气势汹汹的姬月,他转过身看向夜青天北月冥等人,道:“诸位请回吧,本尊就不送了。”

    言罢,带人绝尘而去,四狼齐啸,竹骄划过天际。

    北月冥望着逐渐消失在苍穹天际的竹骄,眸中浮现出一抹深长的幽郁。

    “臭小子,什么时候能让你老子省点心。”墨云天愤怒的走至墨邪身边,一把将墨邪提起,萧苍也吩咐众人把萧如风扶上马车。

    时光如白驹过隙,一个须臾就已消失。

    筵席结束,众人纷纷离去,无涯山脉再也没有酒光谈笑,野兽们纷纷从暗夜中露出头角,一双双眼如残阳般嗜血,厮杀,这才开始。

    竹骄。

    轻歌坐在冥千绝大腿上,耳边风声呜咽,将青丝吹的缭乱,她眯起眼睛望着冥千绝的侧脸,耳边响起虞贵妃那日说的话,不要太接近这个男人,不然会让她万劫不复。

    万劫不复吗?

    轻歌笑了。

    一双爪子忽然在轻歌眼前胡乱的晃来晃去,姬月满眼怒色,他伸出一双爪子企图遮住轻歌双眼,灵魂之音在轻歌脑海里出现,“再看!再看下去小心长针眼。”

    “你这兽宠有点意思。”冥千绝道。

    “他不是兽宠,是我的朋友。”一路走来,相伴相随。

    像是触动了姬月心中最柔软的地方,他不再胡闹,而是乖乖的趴在轻歌怀里,只是望着冥千绝的眼神充满了敌意。

    风月阁院子里,冥千绝揉了揉轻歌的脑袋,道:“等会记得让下人给你煮碗醒酒汤,不然明日早上定会头痛。”

    轻歌走入屋里,背对着冥千绝晃了晃手,“谢了。”

    冥千绝望着轻歌背影,无奈一笑,邪气四溢,他走上竹骄,四头血狼扑闪着羽翼掠入天际,宛似混沌里最为璀璨绚丽的一抹流星。

    姬月从轻歌怀中跃下,站在门槛处,浑身毛发竖起,朝着冥千绝猫不猫狗不狗的怒吼,轻歌只觉得耳朵受到了折磨,两只手指将姬月提了起来,走向卧室,“饱暖思"yin yu",小月月,走,我们睡觉去。”

    轻歌没有看见,被其提在手里的姬月,似猫似狐般的脸上竟是出现了两团可疑的红晕。

    ——

    翌日,轻歌直接睡到了大中午。

    简洁的梳洗打扮了一番,轻歌正准备朝练武场走去,依屠烈云所约,她明日就要出发去西海域,必须找个借口瞒过夜青天等人才行。

    练武场上格外安静,空荡荡的。

    轻歌微微蹙眉,族比在即,练武场怎么可能一个人都没有。

    急促的脚步声响起,阿努跑到轻歌跟前,一面喘气一面快声说:“小姐,原来你在这里,赶快去主堂吧,就等你一个人了?”

    “等我?”轻歌讶然,难不成发生什么事情了。

    阿努欲言又止,脸色古怪,眼神复杂,纠结了好半天才道:“四小姐成为冥王妃的圣旨下来了,刘公公在主堂等着,夜家人员必须全部到齐。”

    轻歌恍然大悟,怪不得阿努不想说,阿努肯定还以为她爱慕北月冥,死去活来。

    “走吧。”轻歌朝主堂走去。

    阿努望着一脸风轻云淡的轻歌,侧着脑袋百思不得其解,圣旨一下,夜雪就是北月冥的未婚妻了,小姐怎会这么淡定?

    主堂,轻歌去时,夜家的人员基本全部到齐。

    刘公公斜睨了眼轻歌,见轻歌脸庞上的胎记不再,眼底一抹惊艳闪过,“宫中的奴才都在说三小姐凤凰涅盘貌若天仙,咱家今日一见,看来传言非虚。”

    轻歌神情淡淡,礼貌性的朝刘公公笑了笑后走至夜青天身旁。

    站在刘公公面前的夜雪听见刘公公夸轻歌,适才还一脸骄傲,眸光突地黯淡,藏在雪白袖子里的双手紧紧攥起。

    “刘公公,算你有眼光。”夜青天打趣儿道。

    刘公公大笑,“三小姐是夜长老的孙女,咱家这点眼光还是有的。”

    打趣过后,刘公公咳了一声,正色道:“既然人都到齐,那咱家就宣旨了。”

    闻言,众人整齐有序的站着,微微弯腰。

    在四星大陆以及各个国家,并不盛行跪拜之礼。

    “夜家有女初长成,贤良淑德,天资聪颖,特封为冥王妃,来年成婚,修百年之好……”刘公公声音有些尖锐,似野公鸭的喊声般划破天际。

    刘公公将金黄的圣旨卷起来,眉目慈祥,脸庞浮现起一抹平和的笑,他走到夜雪面前,把圣旨递给夜雪,笑道:“四小姐,接旨吧。”

    “谢主隆恩。”

    夜雪接过圣旨,挑衅似得朝轻歌看去。

    “夜长老,皇上还在等着咱家,咱家就先回宫了。”刘公公与夜青天聊了几句后就告辞回宫。

    夜青天拍了拍轻歌的肩膀后便与上官麟陈治二人去长老殿处理夜家的事物,夜家旁系众多,要处理的事情不计其数。

    轻歌抱着比她先来的夜菁菁往外走去,正看见北月冥走进。

    北月冥淡淡的看了她一眼,走向夜雪,道:“雪儿,今年大事多,若是匆匆完婚的话,肯定会委屈了你,等明年本王必定会让你成为北月最耀眼的新娘。”

    许是无意,北月冥虽与夜雪说话,余光却一直看着轻歌。

    轻歌脚步没有一刻的停歇,决然的朝外走去,北月冥眯起眼睛,瞳色深深,他不相信,曾经在他脚边踹都踹不走的女人,如今真的对他放手了。

    绝对是欲擒故纵!

    他之所以这么快的向北月皇请旨,就是想试探她的反应,结果让北月冥失望了。

    “王爷就是细心。”秦岚乐不开支,笑道:“四朝大会快到了,王爷肯定会一鸣惊人,耀我北月。”

    北月冥看了眼秦岚,语气有些不快,“本王自然会竭尽全力,不过秦夫人还是把心放在该放的地方上。”

    秦岚脸色尴尬。

    夜雪看了眼秦岚,握起北月冥的手,道:“王爷,娘她也是希望你好。”

    “我知道。”北月冥不动声色的把手抽了出来,道:“这次族比你好好发挥,本王已经在父皇面前夸下海口,说此次族比的第一,你势在必得。”

    提及此事,夜雪稍稍抬起下颌,傲然道:“王爷放心就是,一个小小的族比,我还是有信心的。”

    北月冥点头。

    旁侧,夜无痕望着夜雪,突地笑了。

    第一?

    有趣……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