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986章 修炼者的天堂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就算她现在把辛阴司除了,冥千绝还会有其他的人来顶替辛阴司的位置。

    与其引来未知的危险,倒不如留下知根知底的辛阴司。

    轻歌离开大宝殿时,东陵鳕相送。

    一路无言。

    小太监、宫女们,都毕恭毕敬地跟在后边。

    轻歌漫不经心的问:“这个时辰,西寻王可在太医院?”#_#67356

    小太监回答道:“西寻王头部受伤,刘御医说是要在太医院住一个晚上,把伤口里的异物取出来,为了避免发炎,还得敷药。”

    轻歌点了点头,不再说话。

    东陵鳕站在她身旁,两人一墨黑,一玄白,一个双手沾染鲜血在深渊里奋斗挣扎,一个高洁暗梅,清澈如雪,干净似尘外精灵。

    “过段日子,我就要回东陵了。”一片寂静,忽而响起了东陵鳕满是惆怅的声音。

    “一路平安。”轻歌淡淡的道。

    “轻歌,你可知,修炼者一旦突破了大灵师的境界,就会被一股神秘力量,请去别的位面,故此,整个四星,都没有大灵师的存在。”东陵鳕道。

    轻歌颔首,道:“的确如此。”

    那股神秘力量,便是九界守护者,只是,公正公义的九界守护者,十几年前,为何要联合寻无泪对妖王下手呢?

    东陵鳕抬头,复杂的看了眼圆盘似得明月,叹息般,说:“转眼,又是十五了。”

    说着,他再次看向轻歌,温和郁然的眸子,秋波温柔,宠溺如水,“精神师,若是渡过了第四道天雷劫,力量与大灵师相同,也会被请去那个位面。”

    “我才渡过第一道天雷劫。”轻歌微笑着道。

    东陵鳕道:“我渡过了两劫,轻歌,我很想去那个地方看看呢,看看与四星有什么不同,看看那里的繁华。”

    轻歌明眸婉转,“终有一日,你会到达那个地方的。”

    诸神天域!

    据说,那是个群雄荟萃强者如云卧虎藏龙的世界,诸王割据疆土,天下英雄辈出,一个个天才,演绎着一场场奇迹,让人动容,热血沸腾,甚至是心驰神往,梦寐以求。

    所谓,修炼者的天堂,指的便是诸神天域。#6.7356

    不过,大多数四星的子民,都不知道诸神天域的存在。

    路过琵琶树下时,东陵鳕忽的停下脚步,双手负于身后,一寸寸,动作优雅清贵的转过身,面向轻歌,眸如琥珀,唇红齿白,睫翼轻颤下掩住的泪痣,恰似天边最为绚丽多姿的流霞。

    他面上绽放笑容,双眼似要溢出水来,他说:“轻歌,姬兄不在的日子,我会守护你三年,之后,我会去那个地方等你,据说,那里有美丽的青莲生长在水中央。”

    一番话,说的莫名其妙。

    轻歌蹙眉,只觉得异常怪异,却说不出来哪里怪异。

    东陵鳕有天赋不错,但想要在三年之类,接连突破两道天雷劫,很难。

    他说,他会在诸神天域等她……

    轻歌抿了抿唇,而后道:“你不必这么辛苦,姬月的话,你且当是玩笑罢。”

    东陵鳕脸上露出哀伤之态,眼睑垂着,落下阴郁之影,“姬兄不说,我也会如此做,只是他说了,我能光明正大的在你身旁罢了。”

    东陵鳕勾唇而笑,看了看轻歌,而后转身朝自己的寝宫走去。

    看着男子荼白的身影湮没在幽深的夜色里,轻歌眼瞳暗了暗。

    今日的东陵鳕,缥缈的像是一缕烟,琢磨不透。

    轻歌带着思虑,踩着月光,朝宫门的方向走去,九曲回廊,红毯铺道,花团锦簇,巍峨华丽荒芜苍凉的宫殿,将她的身影,显得愈发的小。

    出了宫门,轻歌正要踩上马车,似是察觉到了什么,眉头狠狠一皱。

    她转过头,朝宫门口的角落看去,黑暗处,男人蹲坐在地上,脊背靠着墙面,手抱着双腿,脸掩在臂弯里,四周,放了一地零乱的酒坛。

    “欧阳?”

    轻歌收回即将踏进马车的脚,朝欧阳澈走去,在欧阳澈面前蹲下。

    欧阳澈蓬头垢面,醉意朦胧,身上散发出了浓烈的酒味。

    听见轻歌的轻唤,欧阳澈抬起脸来,一瞬间,仿佛沧桑了好多岁,他皱着眉头,双目惺忪的朝轻歌看去,脸上尽是脏污的痕迹。

    他费力地睁大眼,看着轻歌,当看清了后,他冷不丁“哇”的一声,竟是大哭了起来,涌聚在眼眶里的泪,黄豆般簌簌落下,洗涮了清秀的脸庞。

    “轻歌,我难受,我好难受啊。”欧阳澈抽噎着,黑睫上挂着泪珠。

    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可悲伤到一定地步,也是会累的,哭的。

    轻歌有些手足无措,她不知该怎么安慰。

    片刻后,轻歌镇定了下来,问,“发生什么事了吗?”

    “婕妤不要我,她不要我了。”欧阳澈痛苦的皱着脸,捧起酒坛,又大喝了一口。

    从进迦蓝的第一天开始,他便被那娇憨可爱的姑娘给吸引了所有的视线。

    她活蹦乱跳,煞是可爱,笑起来时,双眼如月牙儿般弯起,仿佛是一座通往他心脏的桥梁。

    彼时,在湛蓝的天空下,古老的城堡里,她对着他伸出手,说,我是南夷国的公主,你呢

    后来,他看着她情迷姬月,画地为牢。

    欧阳峰出事时,他从迦蓝赶了回来,再见面,她已是西寻皇后。

    轻歌叹了口气,干脆也一屁股坐了下来,捧起一坛酒,痛喝牛饮。

    “男人流血不流泪,哭什么哭。”轻歌道。

    “如果是你,你呢,你会怎么做?”欧阳澈问。

    轻歌吞下一口酒水,把酒坛放在地上,斜睨了欧阳澈一眼,道:“不可能是我。”

    她绝不会为了一个不爱自己的人而堕落崩溃。

    那样,太无趣了。

    也不值得。

    欧阳澈愣住。 本书醉快更新百度搜索{半}[^浮^}{^生]

    轻歌不予理会,把欧阳澈剩下的酒都给喝完了,而后煞有介事郑重肃穆的拍了拍欧阳澈的肩膀,道:“小伙子,你继续,使劲哭,我就先走了,不陪你。”

    说着,轻歌转身,上了马车。

    欧阳澈懵了。

    他的酒,被她喝光了?

    欧阳澈翻了翻酒坛,都是些空坛子。

    他悲伤的氛围情绪,似乎被打断了。

    欧阳澈委屈的想哭^_^67356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