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985章 五马分尸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辛阴司冷淡的看着因痛苦而挣扎的婢女,舌头一毁,婢女便不能说出什么与他有关的事情来,若这婢女还想赖上他,他也不介意拿出更惨绝人寰的手段。

    至于鱼水之欢?

    辛阴司冷笑,他睡过的美人何其多,难道还要一个个的负责?

    他是一国之君,三宫六院七十二妃,还会在乎这婢女的死活?

    之所以会与她有肌肤之亲,不过是让婢女更加死心塌地的追随他罢了,而今看来,夜轻歌已然发现婢女私通他的事,这婢女连最后一点利用价值,都被榨干了。

    人啊,没了利用价值,就没了活下去的资格。#_#67356

    辛阴司余光看了眼雍容而坐的轻歌,满是阴鸷的双目里,有些窃喜,夜轻歌想要算计他,他偏不让她得逞。

    殊不知,他每一步,都走在夜轻歌的算计之中。

    夜轻歌想要处罚婢女,不过得假借辛阴司之手罢了。

    婢女满口都是血,流在了地上,凝为血泊,她捂着嘴,睚眦欲裂,双目赤红,甚至连如花似玉的面容都扭曲狰狞了起来。

    “西寻王真是狠心。”轻歌冷嗤道。

    辛阴司轻笑一声,“彼此彼此,我不过是在替王上教训一个贱人罢,功过相抵,恰恰能够抵消我之前的大不敬。”

    轻歌垂眸看了眼婢女,轻叹了口气,道:“拉出去,五马分尸。”

    婢女混混沌沌,痛苦不堪,当上位者清冷的声音入了耳,她一个激灵,竟是清醒了过来。+书…丛***网&&&首发shucong.

    五马,分尸。

    婢女疯狂摇头。

    不,她不想死。

    轻歌眼神一片漠然,不杀鸡,何以儆猴?若不让奴才们清楚背叛的代价他们承受不起,像婢女这样的人,就宛如海上的涛浪,会层出不穷。

    有侍卫走进来,要将婢女带下去。

    婢女的求生欲望很强,她趴在地上,在血泊里挪动着身体,伸出的手,紧紧攥着辛阴司的袍摆。

    她仰起头,瞪着辛阴司,那是她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身在皇宫多年,她看尽了世态炎凉,也知男人薄情寡义起来,有多令人发指,然而,当一个女人交付了身体,心也会沦陷,哪怕她有颗清醒的脑袋。#6.7356

    这,就是女人啊。

    在历史滚滚河流里牺牲,被世俗践踏。

    侍卫一人拖着她的一只脚,朝外走去,婢女用力毕生之力,紧紧地,攥着男人的袍摆,衣料在手中滑落,像是希望的湮灭。

    终于,婢女的手垂了下来,被侍卫拖走。

    至始至终,轻歌都是面无表情的。+书***丛…网&&&首发shucong.

    她面无表情的看着这一场好戏,像是局中人,又好似是个看客,喜怒不形于色,一双眸子,洒上了无情的毒药。

    “把血清理干净吧。”轻歌淡淡的道。

    登时,婢女们提着桶水过来,擦洗地板。

    众人,噤若寒蝉。

    太监们低着头,不敢说话,生怕惹怒了这名动天下的王。

    她嗜血残暴,杀人如狂。

    神仙打架,小鬼遭殃,奴才们的生死,取决于主子的喜怒。

    轻歌微笑着看向辛阴司,薄唇轻启,声音极寒,“西寻王可知五马分尸之刑?”

    辛阴司艰难地吞了吞口水,却是不敢与之对视,微垂着眼睑。

    轻歌脸上的笑愈发浓郁,见辛阴司不说话,便继而道:“看来西寻王不是很清楚帝国的刑法,那本王就为你科普下吧。”

    辛阴司皱眉,即便是没有朝那个人看去,但听着这声音,就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王上……”

    轻歌直截了当的打断了辛阴司的话,轻声道:“五匹马,分别往五个方向冲去,断裂开人的四肢和头部,比之更惨的还有凌迟,俗称千刀万剐,一刀一刀,削成人彘。”

    说至此,辛阴司脸色已然大变。书%丛…网%首发sucong.

    他倒也不是胆小鼠辈,甚至,死在他手上的人,不计其数,只是人往往如此,若把自己代入了那无边痛苦之中,便会感觉害怕,只看着别人堕落地狱,就会衍生出变态的快感。

    少公主、辛阴司,都是这一类人。

    看似铜墙铁壁,实则弱不禁风。

    轻歌端了杯茶,慢条斯理地喝着,双眼讳莫如深,深不可测,却见她娓娓道来:“西寻王站在高处,身为君王,帝国刑法应当熟背于心才好,这样吧,接下来几日,西寻王要亲眼看看被惩酷刑的过程,尤其是方才那位婢女,死到临头,都还想栽赃陷害西寻王你呢,若西寻王在她临死之前去观望观望,说不定,她会含笑上黄泉。”

    大宝殿外,凭空一道惊雷响起。

    辛阴司脸色惨白,额上鲜血突兀,身体不由打了个寒颤,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他蓦地抬头,朝轻歌看去。

    轻歌将茶杯放下,望着他,温和的笑着,黑眸如雪,似淬了冰,灌了毒。

    “哟,看本王都糊涂了。”

    轻歌目光扫及辛阴司的额头,白嫩的手掌轻拍了下脑袋,“来人,还不把西寻王送去太医院好好包扎,这么俊俏的脸,可不能毁了。”

    辛阴司的黑着脸,而后铁青,涨红,好生精彩。

    有宫人过来要带辛阴司走,辛阴司看了看夜轻歌,而后跟着宫人走了出去。

    轻歌看着辛阴司孤寂的背影,嘴角噙着一抹冷笑。

    大宝殿的门,被宫人轻轻关上。

    “你想废了辛阴司?”东陵鳕看向轻歌,问。

    轻歌挑眸,朝东陵鳕看去,倒没想到,东陵鳕是第一个发现她想法的人。

    “辛阴司背后有主,不废他,四大帝国,不会同气连枝,同仇敌忾。”轻歌道。

    若冥千绝死了,一个辛阴司倒也成不了气候,她索性也就睁眼闭眼。

    只要辛阴司不做出过分的事情来,他这西寻王,也能当的逍遥自在。 嫂索{半-/-浮=(.*)+生-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奈何,冥千绝死而复生,兴风作浪。

    辛阴司,不得不除。

    北凰恍然大悟,而后道:“辛阴司若是死了,西寻王的位置便也就空缺了。”

    “关于新任之王,我自有办法。”轻歌淡漠的道,眼中闪过一道精光。

    “那要何时动手?他如今在北月,现在下手的话,百无一失。”沐七说道。

    只怕辛阴司怎么也想不到,大宝殿内的上位者们,在讨论如何铲除他。

    轻歌摸了摸下巴,眯起眼眸,“不急,留着他,还有用处。”^_^67356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