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981章 以牙还牙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詹婕妤的回答,让轻歌很是满意。

    此番,她的确是在试探詹婕妤。

    不是她不相信自己的好友,只是詹婕妤,做过太多让她失望的事情,但轻歌依旧记得在迦蓝的那段时光,詹婕妤为她喜出望外,也为她黯然伤魂。

    哪怕她无法像信任碧西双、夜倾城这些人一样去信任詹婕妤,但也承认詹婕妤是她的朋友。

    她不希望,一个男人,会断了她们之间所有的情谊。

    故此,她把辛阴司质问的这个难题,丢给了詹婕妤。

    轻歌端起茶杯,柔嫩指腹摩挲着杯身纹路,她眸光氤氲的看向詹婕妤,眼底闪过一道幽光。

    此次,詹婕妤没让她失望。

    不过,辛阴司却暴躁了起来。

    辛阴司突地拿起宫女熏香的炉子朝詹婕妤身上砸去,詹婕妤站而不动,眼神颇为阴鸷,轻歌面不改色,体内却绞杀着汹涌澎湃的杀气。

    但她清楚,她只能置身事外,浑然不觉。

    她的帮忙,才是对詹婕妤最大的伤害。

    她一旦帮了,便会让辛阴司怀疑身边女人的忠诚度,以辛阴司的凶残手段,也绝不会让詹婕妤好过。

    香炉砸在了詹婕妤的肩上,衣裳被烧焦,白嫩细腻的一块肉,也模糊了起来,触目惊心的。

    詹婕妤咬着唇,忍着痛。

    辛阴司大步流星的走过来,一巴掌,打在詹婕妤的脸上,詹婕妤头偏了过去,脸上出现了清晰异常的巴掌印,隐隐有血迹要渗透出来,蒲扇般的睫毛轻轻颤动,微微垂下。

    发髻也蓬松紊乱了起来,掉了一地的珠钗。

    她隐忍哭泣,一言不发。

    “皇后,你真是朕的好皇后。”辛阴司咬牙切齿,眼神泣血,似要吃人般瞪着詹婕妤。

    詹婕妤并不说话,似乎,习以为常?

    轻歌皱了皱眉,她看詹婕妤的反应,至少,不是第一次挨打。

    轻歌轻眯起细长的凤眸,嘴角噙起了一抹危险的弧度。

    辛阴司,很好!

    他是冥千绝的人,冥千绝苏醒后,取缔了冥幽在佣兵协会至高无上的地位,如此,辛阴司也开始的狗仗人势了。

    轻歌把茶杯压在身上,声音不大不小,却叫大宝殿内所有的人都心头一颤。

    轻歌视线凛冽的看着辛阴司,道:“西寻王,你这不是在打贵国皇后的脸,而是在打我的脸才对。”

    说话时,狂风骤起,雷霆乍现,十足凛冽的气势自轻歌身上迸发了出来,朝辛阴司碾压而去,让他深深感受到了窒息,以及从地狱里衍生而来的杀气。

    他惊恐的看着轻歌,“先天十三重?你竟然突破先天十三重了?”

    轻歌是在圣罗城服食天元丹才得以突破先天十三重的,并未有多少人知晓。

    而今,丹火舒展开来,属于先天十三重的气势一放,辛阴司只觉得浑身上下的寒毛都倒竖了起来,呆若木鸡,诚惶诚恐。

    倒也不是先天十三重是多厉害的角色,只是轻歌的战斗值与常人有异。

    她每每突破,便能激发出毁天灭地的力量。

    一次次的越级挑战,成就了神话般的奇迹。

    只一瞬的呆愣后,辛阴司脸上翕然阴云密布,他脸上涌动着狞笑,便想着詹婕妤果然与夜轻歌有一腿,不过,轻歌接下来的话,断了他的念想。

    “本王在圣罗城已经和冥千绝打过照面,西寻王不必再在这里狐假虎威,若是想打皇后,请回家,关上门,怎样都可以,但是”

    轻歌拍桌而起,气势磅礴,眼神凛冽,“你脚下的疆土隶属我北月,你这么做,是想让本王看见西寻的威风呢,还是借冥千绝之力,在本王面前狐假虎威?若是前者,西寻国的威风把那我已经看到了,阁下可以滚了,若是后者,请滚回去告诉你主子,直面仇人的勇气都没有的畜生,也只敢对一个女流之辈使一些不入流的手段罢了。”

    冥千绝的存在,顺利转移了辛阴司的想法。

    轻歌会阻止他,并非是想袒护詹婕妤,而是因为冥千绝。

    詹婕妤一身狼狈的站着,脊背却犹如上古的剑一般挺直。

    当辛阴司没有看向她的时,她悄然的朝轻歌看去,一双杏眸,弥漫上了一层水雾。

    别人或许不懂,但她懂,轻歌是在护着她。

    以她的方式

    因姬月的出现,詹婕妤几乎以为,她与夜轻歌之间的情谊尽了。

    然而,今日轻歌的试探,便是她近日来最开心的一件事。

    她相信她,相信她会为她说话,遮掩谎言。

    似是想起了迦蓝那段岁月,詹婕妤鼻子微酸,她用灵气把眼泪给逼了回去,却阻止不了一颗鲜活心脏情不自禁地跳动。

    当初,她曾经崇拜过那个女人,也自卑过,她没有碧西双的勇气,也没有欧阳澈的身份和卫疏朗的自由。

    哪怕是在轻歌被人诋毁时,她心里虽有怒火,却胆怯的不敢迈出脚,为夜轻歌说话。

    她啊,詹婕妤啊,只是一个小国的公主,走一步,看一步,刀尖上跳舞,悬崖峭壁上行走,在自卑和忐忑下,活了这么些年。

    轻歌余光瞥了眼詹婕妤,心思惆怅。

    至少,詹婕妤还是有心的。

    否则,她不会因为愧疚,明知她有能力对付野兽,也要为她挡下攻击,自取灭亡般毁了自己的丹田。

    她在用极端的方式告诉轻歌,她不忘初心,她只是抑制不住自己的感情。

    却说辛阴司,被轻歌说的,脸上一阵红一阵白。

    轻歌挑眸,迈起修长的腿,逐步靠近辛阴司。

    詹婕妤被打了,她当然不能袖手旁观,起码得以牙还牙。

    寒风呼啸而过

    辛阴司猛地一个抬头朝轻歌看去,呼吸不由加重了起来。

    那个人,那双眼,像是淬了毒的罂粟花般,让人沦陷,将他吞噬。

    一颗心,被惶恐包围,辛阴司的灵魂都在颤抖。 ②miào②bi.*②阁②,

    冥千绝与夜轻歌之间的恩怨,他还是知道一些的。

    夜轻歌的行事作风,也让他肝胆俱寒。

    她若要杀一个人,哪怕有天下人阻拦,她也不会就此退缩,反而会愈战愈勇。

    轻歌走到了辛阴司面前,勾起妖冶的笑,莲藕般的手,高高扬起,门外月色迷人,凉风拂过,撩起三千白发。

    轰

    手落下,轻歌攥紧辛阴司的头发,扣着他,朝那坚硬牢固的水晶桌上重重砸去。

    出手,毫不留情,凶猛如恶徒。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