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975章 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马车,慢慢行驶上南华寺。

    南华寺在这座不算很高的山的山顶,轻歌从马车里下来时,呼吸着清香独有的空气,朝四周看去,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

    东陵鳕微笑的看着栏杆前的美人图。

    得知姬月离开的消息时,他半是窃喜,半是担忧,但他清楚,哪怕姬月不在人世,有些情,不是他的,便就不是他的。

    能这样望着,也蛮好。

    轻歌回过头,朝东陵鳕看去,挑了挑眉,道:“东陵,山上和山下的景色,是不是天差地别。”

    “的确如此。”东陵鳕走过来,站在她身侧,道。

    山脚下,穷乡恶水出刁民,山上,檀香阵阵,钟声悦耳,剃着光头眉清目秀的小和尚,有模有样的诵读经文;身披袈裟的僧人,面目慈祥,轻敲木鱼;青苔石阶之上,几座金色佛像,虽八面威仪,那含笑的眼里却灌满了仁爱。

    真是天堂和地狱般的两个极端。

    所以,她才想拼命的往上爬,看看,再高一点,看到的,是不是就更美了。

    轻歌趴在栏杆上,看着崎岖的山脉在视野里伸延开来,远处的云雾安详的漂浮着,百灵鸟着长空翩跹而舞,大鹏展翅,翱翔数十万里。

    自从参悟虚无境后,她似乎越来越感受到动植物的生命力。

    轻歌轻笑着,眼神柔和,道:“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地狱不空,誓不成佛,地藏菩萨受众生受苦,感同身受,甘愿下地狱普度众生。

    虽身处地狱,四面鬼火,却怡然自得,清凉安宁,虽誓不成佛,却结佛果,是以,佛之圣人,他的面前是十八层地狱下的厉鬼狰狞的,他的眼里是待救赎的芸芸众生,他踩着祥云,所过之处,地狱也是天堂。”

    转过身,轻歌朝东陵鳕看去,“很多人说我是来自深渊的魔鬼,说我心如蛇蝎死后要下地狱的,可我不这么认为,我在的地方,就是天堂,哪怕我杀了千千万万的人,天堂的门,也为我而敞开,即便下了地狱又如何,谁又敢说地狱不是天堂?什么是善,什么是恶,我不懂,这些,也终将云散,没有善,也没有恶,心只有一颗,端看世人如何存放,如何对待罢了。”

    东陵鳕眼眸深深的看着轻歌。

    妙语连珠的美人,自然是迷人的,哪怕不属于他,也吸走了他所有的目光。

    多年以后,东陵鳕时常想起,那个站在山顶,迎着云风,笑而狷狂的说,天堂的门,为我而敞开。

    轻歌移开视线,看向远处。

    东陵鳕转过头,看着女子姣好倨傲的侧脸轮廓,唇动无声,那一句话,流失在岁月时光里。

    你在哪,哪里就是天堂

    身后,响起脚步声。

    轻纱妖铁青着脸走了过来,夜无痕讪讪的跟在身后,俨然受气小媳妇的姿态。

    “怎么这么晚?”轻歌问。

    “还不是他。”

    轻纱妖抬起手,愤怒的指向夜无痕,“车夫路上拉肚子,在茅厕里出不来,他就自告奋勇的当车夫,结果走错了路,还遇见了山贼,关键是,那山贼放着貌美如花的我丢在一边不说,还瞧上了你兄长的美貌,想擒回去当压寨夫人。”

    轻歌:“……”

    夜无痕悻悻看了眼轻纱妖,缩了缩脖子。

    他不过是想要多一些独处的时间,谁能想到会遇见一群奇葩山贼?

    想到那山贼头子看他的眼神,夜无痕就一阵恶寒。

    “那些山贼呢?”轻歌问,狐疑的觑了眼轻纱妖,“该不会被你拗断了脑袋吧?”

    “你觉得我会做这么不文明的事吗?”轻纱妖吐了吐舌头。

    轻歌郑重其事的点了点头,何止是会,轻纱妖杀起人来,简直不带眨眼的,手起刀落,便是血淋漓的一颗人头,能留个千疮百孔的尸体就算是不错的了。

    轻纱妖:“……”

    轻纱妖哼了声,傲娇的道:“好歹是在你的疆土上,我不会做出这么不文明的事情来,不过我一向恩怨分明,有恩报恩,有仇报仇,那群山贼敢蔑视我,我也得给他们点颜色瞧瞧。”

    “所以,你给了什么颜色?”轻歌陡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夜无痕幽幽的声音飘了过来,“小妖把他们都剥光了,寸草不挂,用墨汁在白花花的肉体上写上我不举我骄傲几个字,在街道上走了几圈……”

    噗嗤

    轻歌嘴角眼角疯狂齐齐抽搐,若此时她在喝水的话,保不准会一口茶水给喷出来,她睨着轻纱妖,见轻纱妖眼巴巴满含期盼的看着她,似是在等待夸赞,轻歌便石化了。

    轻纱妖为人处世,果然自成一格,让江湖中人闻风丧胆,见之丧命。

    东陵鳕也忍俊不禁。

    “真是个很好的主意。”轻歌尽量保持镇定,道。

    轻纱妖笑眯眯的,“那是,本来我想阉了那群人的,只不过你兄长小心眼,不让我碰别的男人。”

    轻歌:“……”

    轻歌飘忽的眼神瞅了瞅夜无痕,夜无痕面色微红,朝天上看去,指着那一轮太阳,说:“这太阳真像是我们夜府借给欧阳家的十万灵气丹。”

    轻歌:“……”

    轻纱妖鄙夷的看了眼夜无痕。

    “四位施主,可是要来烧香拜佛的?”

    一个白白嫩嫩的小和尚,手里挂着一圈檀木佛珠,一手掌心摊开举至胸前,另一只手捏着佛珠的另一端,朝轻歌等人行了个礼。

    轻歌温声道:“都说南华寺的签最灵,今日可要见识一番。”

    小和尚光溜溜白花花脑袋上的六个点,尤其惹人注目。

    他扬起胖乎乎的脸,对着轻歌粲然一笑,道:“施主,小僧看你眼如日月,恰似龙凤,额头饱满,印堂烁光,是难得的五岳朝归之相,施主今生应该是凶煞之人,不过,前世做了太多的善事,便能逢凶化吉,未来之景,看似迷雾重重,可若是拨开乌云,便能见得日出,相离莫相忘,且行且珍惜,施主好人有好报。”

    轻歌浅笑,郑重的行了个礼,“借你吉言。”

    小和尚笑的更加灿烂了,“小僧说了,施主是个好人,因果轮回,善恶终有头,施主会有好报的。”

    轻歌笑容清澈。

    好人好报么

    兴许,她是个好人,也说不定呢。

    真是件让人好生高兴的事。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