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973章 怪癖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音落下,紫雾消失不见,就连轻歌手上的檀木盒,也分裂成齑粉天女散花般落下。

    似是在料想之中,轻歌并未感到诧异,反而淡然若初,从容不迫,神态冷漠。

    璎珞站在轻歌身后,颇为诧异,她知夜轻歌给百国联盟之主送信是有事,却没想到是寻求合作。

    “你可熟悉这位荣耀领主?”轻歌转身看向璎珞,问道。

    黑魔卫数量庞大,实力恐怖,若是有荣耀领主相助,她能反败为胜,而荣耀领主性子像是老顽童一般古怪,要他相助,谈何容易,除非拿出能让他刮目相看的实力。

    璎珞思考了会儿,道:“荣耀领主喜用兵布阵之道,多年来,虽说是纸上谈兵,但也出神入化,就连幽冥岛的岛主大人,都说荣耀领主若是出生在帝国,便是第二个夜惊风,荣耀领主曾说,四星的战神非他莫属,甚至还在幽冥岛指出了夜惊风的弱点,夜惊风浩然正气,用兵正直,不懂得险诈,殊不知,兵不厌诈,而荣耀领主,剑走偏锋,诡诈多计,甚至还会研究一些被禁止的术法。

    只不过,幽冥岛自成是一天地,与四星大陆上的势力、帝国们脱轨,荣耀领主便想方设法的离开,岛主因为此事,还关了他三个月的禁闭,依旧是让他走了。”

    轻歌沉默着。

    如今看来,荣耀领主想与她一较高下,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她是夜惊风的女儿。

    当世战神,夜家惊风也。

    奈何,荣耀领主背井离乡,走出幽冥岛想要与夜惊风一战,却得知夜惊风在十几年前就已死了,荣耀领主愤怒不已,便把火气撒在了四大帝国上,聚集百国,结成联盟,挑衅帝国威严。

    玄月关,不得不战。

    只是,在去往玄月关之前,轻歌得做好万全的准备。

    所谓,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

    “既然你都清楚那个人是荣耀领主,幽冥岛的人,为何不抓他回去。”轻歌问道。

    璎珞道:“荣耀领主修炼暗黑魔法师已是大乘,岛主不想生出是非,暴露幽冥岛的存在,便由他去,只要不胡作非为即可。”

    “对了,荣耀领主有个怪癖。”璎珞忽然道。

    “怪癖?”轻歌疑惑。

    “荣耀领主欢喜把俘虏的骨头,用暗黑魔法扭曲成一团。”璎珞如是说:“他喜欢听骨头断裂的声音,说那是世间最为美妙的音符,他专门修炼能够穿过肉体看清骨骼的暗黑魔法,若是看见美丽惊奇的骨头,他会残忍的剥离,拿回去当装饰品,放在床头。”

    “真是很奇特的怪癖。”轻歌双眼扫过冷光。

    璎珞欲言又止。

    “有什么话,说吧。”

    闻言,璎珞道:“荣耀领主应该不是惨绝人寰之辈,他对骨头的热爱,是情不自禁的,不受自己控制,而且,他剥离了别人的骨头,会用别的骨头接回去。”

    轻歌讥讽的笑:“别人打了你一巴掌,再给你敷药,是不是就不坏了呢?”

    璎珞哑口无言。

    “其他关于荣耀领主的事,你且详细写下来,出发前,我会带去玄月关。”轻歌道。

    说完,轻歌放下茶杯,便走了出去。

    对于荣耀领主的作为,她是无感的。

    毕竟,被残害的那些人,与她不熟。

    只不过,荣耀领主克制不了自己的行为去伤害无辜的人,她不赞成,若荣耀领主对待自己的仇人抽骨剥筋,她甚至会拍手叫好。

    无辜的百姓啊,最是可怜,也最为可恨,但,任何人都没有权利平白无故的夺掉他们的性命。

    不然,人跟牲口,又有什么区别?

    轻歌杀过太多的人,甚至可以用杀人如麻来形容,作为佣兵的时候,她认为自己是杀人机器,心仿佛都被人掏了,尤其是被抓进组织实验室,和那被抓来的稀有的精灵……时,她恨不得屠杀了天下,只是,在天下面前,她又何其渺小。

    轻歌脚步虚浮,仔细回想着璎珞的话。

    骨头,怪癖……

    轻歌突地朝精神世界抛入一抹灵魂之音,“魇,你长得这么美,去勾引荣耀领主吧。”

    魇:“……”

    回到风月阁时,已然是午时,吃过午饭后,轻纱妖来风月阁找她一同去南华寺。

    轻歌本想进宫一趟,跟北凰等人商议玄月关之事,不过见轻纱妖兴致盎然的,便把这个决定推迟了。

    “调戏禁欲系的僧人,想想就激动呢。”轻纱妖双眼放光。

    轻歌:“……”

    一路上,轻纱妖不断的说着什么话。

    轻歌赫然发现,轻纱妖变嗦了,不过也可爱了些。

    动不动的就拗断人的脑袋让人去死,真是不文明的行为。

    两人走至门口,牢固安稳,内里舒适的马车已然备好,夜无痕、东陵鳕站在马车前,眉目含笑。

    轻纱妖看见夜无痕,脸色顿时冷下来了。

    夜无痕想到轻纱妖为他吃醋过,便直接忽略了轻纱妖臭屁的脸,欢欢喜喜地走过去,一屁股挤掉轻歌,凑上一张脸傻笑着,“轻纱,你还在生我气吗?”

    轻歌哑然失笑,坦坦然地朝东陵鳕走去。

    东陵鳕眉眼温和的望着她。

    “我有吗?”轻纱妖双手环胸,冷冷瞥了眼夜无痕。

    “轻纱,你别生气,就算你是"dang fu",我也不介意的。”夜无痕笑眯眯的道。

    轻纱妖:“……”

    轻歌脚底打滑,险些摔倒,嘴角扯动了几下。

    “你才"dang fu",你全家都"dang fu"。”

    轻纱妖翻了翻白眼。

    “轻歌,她骂你"dang fu"。”夜无痕泪眼汪汪的看向轻歌。

    轻歌:“……”兄长对付云绾的气势去哪了?

    “夜无痕,你脑子里装的都是些什么?”轻纱妖气不打一处来,凶神恶煞的瞪着夜无痕。

    “装的都是你。”夜无痕脸上扬起如沐春风的笑。

    轻纱妖,卒。

    轻歌靠着马车而站,看着夜无痕脸皮越来越厚,勾唇笑了笑,“兄长,我看你遗失的不仅仅是心,还有智商。”

    夜无痕半握拳置于嘴边干咳了声,他看了看恼怒的轻纱妖,眼里氤氲着笑意。

    谁让他爱上了一个软硬不吃杀人痴狂的女人呢。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