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969章 父亲母亲的血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北月帝国。

    次日,夜羽处理完事务回来时,还带了一个贵客。

    云家的云绾。

    云绾在同辈之中,天赋尚可,当初与夜雪,更是闺中好友,只是夜雪死后,夜轻歌崛起,云月霞又衷心追随夜轻歌,因这一个关系纽带,云绾和夜羽的来往也多了,都是同龄人,话题也多些。

    云家没落,因云月霞才得以维持下去,云远山便把云绾送去落花城一个小世家联姻,联姻对象是个年过六十的糟老头,猥琐之名远播四星。

    按道理来说,云家家主云远山并不是卖女求荣的那种人,只是云绾甚是清高,那世家老头一见钟情,起了征服欲,非她不可,若云家不交出云绾,只怕会遭来灭顶之灾,为了保全云家族人的性命,云远山只得对不住云绾。

    且,落花城小世家,也给出了丰厚的条件。

    甚是让人心动。

    云绾一怒之下,离家出走,夜遇处理完事情打道回府的夜羽,云绾见得友人,便把委屈说了出来,夜羽倒也是个性情中人,带云绾回了夜府,居住在她的院子。

    夜羽的院子,与夜无痕的居住之地,就差一面墙而已,很近。

    清晨,轻歌去找轻纱妖时,发觉轻纱妖脸色有些怪异。

    “怎么了?”轻歌微笑,在旁侧坐了下来。

    轻纱妖皱了皱眉,低着头,喝了几口凉茶。

    昨夜之事,虽说她醉的不省人事,但第二日回想起来,依旧能想得起一些轮廓,只是有些模糊而已。

    她对着夜无痕撒娇、动嘴

    甚至最后还挽留。

    轻纱妖闭上眼,锤了锤晕乎乎的脑袋,经此一事后,她当然明白过来夜青天的意思,只是夜青天是夜轻歌的爷爷,有气也出不了。

    “轻歌,我想剁了夜无痕的脑袋。”以及那被她亲过的嘴儿。

    轻歌:“……”她家兄长,还真是看上了一个不得了的媳妇。

    抿了抿唇,轻歌问道:“轻纱,你对兄长,就没有动过一点情吗?”

    轻纱妖眸光轻闪。

    动情?

    她不知道什么是动情,但昨日晚上,夜无痕似乎给了她另一种感觉。

    压下所谓的心猿意马,轻纱妖勾起紫黑魅惑的唇,洒脱妖异一笑,“你觉得我是那种会动情的人吗?”

    轻歌与之对视,轻纱妖的双眼,犹如风平浪静的海面,波澜不兴。

    “罢了。”轻歌起身,道:“昨晚酒喝多了,不如去院子里走走吧?马车我已经备好了,下午便去南华寺。”

    “南华寺”轻纱妖一头砸在桌上,愤然的瞪着轻歌,“你难道真要看我调戏和尚?”

    “君子不可戏言。”

    “我杀过的君子,比夜无痕吃过的盐还多,你觉得我会是君子吗?”轻纱妖臀部像是被缝在了椅子上一般,起不来,她死抱着桌子,大有一副死也不去南华寺的架势。

    轻歌倒也不怒,双手环胸,居高临下的俯瞰着轻纱妖,“愿赌服输。”

    轻纱妖不甘示弱的瞪着轻歌,半晌过去,耷拉着脑袋,垂头丧气,“行了,我去就是了,不就几个和尚,手到擒来。”

    “那么,我拭目以待。”轻歌莞尔,“云家的小姐来了,是云娘家的人,云娘帮了我很多,一起去见见吧。”

    轻纱妖双眼一亮。

    即便有些事有些人轻歌没告诉她也没介绍过,但对轻歌知根知底的她,没有什么不知道的。

    云娘相等于是夜轻歌的左膀右臂,夜轻歌能带她去见云家的人,就意味着,她真正走进她的心里了。

    轻歌从衣柜里拿出了一件紫色霓裳递给轻纱妖,“你的衣裳被毁坏了,穿这件吧,端庄典雅,很符合你的气质”

    说着,轻歌把霓裳丢在轻纱妖的怀里,而后背过身去。

    轻纱妖接过衣裳,左看右看,皱了皱眉,眼光闪烁,在旁侧柜子上看见了一把剪刀,张扬而笑。

    “好了。”

    闻声,轻歌转过身,朝轻纱妖看去,嘴角不由抽搐了几下。

    轻纱妖双手捏着霓裳,转了一圈儿,两条修长白嫩的腿,格外晃眼。

    “好看吗?”轻纱妖欣喜的问。

    轻歌说不出话来。

    那么好的一件衣裳,自大腿根部往下一点,被轻纱妖剪掉了

    “好看。”轻歌沉着脸道。

    “那我们走吧。”轻纱妖挑了挑眉,率先走了出去。

    轻歌无奈德摇了摇头便出门,与轻纱妖往夜羽的院子走去。

    走在铺满鹅卵石的路上,四周是翠绿的树和草,景色宜人,雕梁画栋,而这,便是夜府的底蕴。

    轻纱妖走在前面,双手在身后绞着,垫着脚四处张望,很好奇的模样。

    三千青丝散落在肩,随意的用一根紫绳绑住,比平时的华美发髻多了些慵懒清纯,少了点高贵冷艳。

    她突地停住脚步,回过身。

    清风袭来,将她的碎发往前撩。

    柔顺的碎发在美丽的脸上漾起了潋滟的涟漪水纹,她双眼弯成了缝儿,笑得格外灿烂纯粹,“轻歌,你知道吗,我身上留着我父亲母亲的血哦。”

    轻歌疑惑不解。

    所有的人,身上不都是流着父母的血吗?

    她仔细端详着轻纱妖的神色,没有异样。

    越是如此,轻歌越觉得怪异。

    轻纱妖走过来,抱着轻歌的手臂,往鹅卵石道路的尽头走去。

    夏日炎炎,微风不燥。

    蝉鸣不歇的叫着,虽聒噪却也温暖,像是有人在诵读那传颂了千百年的史诗。

    两人没走多久,便在不远处的凉亭里,看见了夜无痕、夜羽、云绾三人。

    夜羽煮茶,云绾不知与夜无痕说什么,惹得夜无痕频频失笑,夜无痕看云绾的眼神,颇为温柔。

    帕子掉在了地上,云绾低头去捡,脸上却是沾染到了脏东西,一道乌青色的痕迹挂在面庞上,尤其明显。

    夜无痕指了指云绾的脸,“云小姐,脸上有脏东西。”

    云绾讶异,而后用帕子去擦脸,擦了好半天,还是有很清晰的痕迹。

    夜无痕无奈,起身,伸出手,似是想要为云绾抹掉。

    轻纱妖见此,咬牙切齿,突地快速朝凉亭掠去。

    轻歌惊讶的看着轻纱妖那怒中带火飞奔而去的身影,随后会心一笑。

    有些人,不往她心上扎一针,便察觉不到痛。

    轻纱妖便是如此。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