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959章 大长老,黄泉路上见!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破阵之法,她想到了!

    轻歌嘴角噙着一抹血,将第二十五条筋脉里的煞气,灌入明王刀之中。

    明王刀隐瞒了血魔花的力量,顿时,刀身由上至下化成了殷红的颜彩,像是在血河里滚了一圈。

    手握破空明王刀,轻歌纵身一跃,朝魔法网看了过去,刀锋摇晃着罪人的光,就在轻纱妖和无虞以为轻歌会劈向魔法网时,黑夜下,寂若死水身披寒风的女子,一双深邃冷酷的双眸,像是丛林里的毒蛇般,覆了幽绿之色。

    轻歌一刀劈下,明王刀刀尖窜出了冰锥,八道冰锥被鲜红的月炎火包裹着,分别镶嵌进阵法光圈的八个方位,入木三分,直接贯穿。

    刹那,大地颤动了起来。

    不远的山崩断了。

    轻歌再次举起了明王刀,回想起东陵鳕当日制作月戒的场景,聚精会神的控制精神之力,心神合一,窃取灵魂之感,渺小的意念,朝九重之天浮去,试图与明月沟通,找到其中奥妙,牵引出月之精华。

    永生石里记载,暗黑魔法师,邪恶之根源。

    世间万象,一物降一物。

    而明月的精华,是世间最为纯净的元素。

    奈何,云霄之上的月亮,没有任何动静,仿佛听不见她的召唤。

    轻纱妖不解的看着轻歌,那张魔法网,顷刻之间就要把轻歌绞杀。

    轻歌额上溢出了冷汗。

    无虞坐于马车,欣赏着夜轻歌垂死挣扎的美景。

    八名暗黑魔法师,一个个都神态如初,冷邦邦的。

    虽说魔法八卦阵上的八个方位受到攻击,却不能破阵。

    魔法网,距离轻歌越近,光火越是鲜亮。

    轻歌保持着高举明王刀的姿势,目光漠然的看着那一轮皎月。

    她是优秀的精神师,她能做到的!

    “一切,都该结束了。”

    无虞笑了。

    他双手枕着后脑勺,上半身渐渐地朝铺了暖毯的马车板子躺去。

    当他舒适的躺下时,浑浊的眼似是看见高空上的明月,射下了美丽淡淡的光束。

    无虞双瞳骤然紧缩,他猛地坐直了身体,朝轻歌看去。

    被囚困在八卦阵里的女子,脸上扬起了粲然的笑。

    月之精华的光束,连接着明王刀的刀尖。

    轻歌仰着脸。

    锋锐的魔法网,似要切割那姣好的面庞。

    感受到了慢慢的月之精华,轻歌再次一刀劈下。

    此次,直接把明王刀插入了阵法的中央。

    霎时,中央之处有光柱拔地而起,向适才轻歌插入冰锥的八个方位发出邀请。

    八个方位,迸射出白玉光,连接明王刀。

    轰!

    魔法网,在轻歌头顶上空滞留。

    “快,魔法网上有魔法能量,你可以用死神网摄取那些能量,这魔法网便也就不堪一击了。”魇焦急的声音,在轻歌的精神世界里响起。

    闻言,轻歌神色微变。

    而后把一直放置在空间袋里的死神网给拿了出来,朝魔法网上丢去。

    这死神网,是她当初勇闯洛丽塔十三层的时候得到的宝物,奈何,一直没有用武之地。

    没想到如今,竟是成了破阵的关键所在。

    紫色的死神网,与魔法网严丝密缝的合二为一。

    网身颤动,不断的摄取魔法能量。

    “死神网!”无虞瞪着眼。

    当死神网将能量摄取完毕,自魔法网上脱落。

    轻歌一把攥住死神网,丢进虚无之境,而后左手握着胭脂伞,一划,红色的烟雾将那魔法网给融化,摧枯拉朽般。

    轻歌一跃而起,犹如猛虎下山,蛟龙出海。

    她端着惊天动地之势,在暗夜里划过。

    幽绿双眼,喋血弑杀。

    半空之上,她身体弯下,双腿曲起,蕴含着无穷力量的双手,朝两侧划开。

    八道包着冰锥的月炎火,撕裂开长空,分别朝四周刺去。

    破风阵阵,暗影重重。

    杀人夜!

    摇曳燃烧着火焰的冰锥,无比精准的插入八名暗黑魔法师手中的法杖,残酷彻底地贯穿了八颗血色水晶球。

    犹如玻璃砸碎般的清脆之声响起。

    水晶球碎裂,里面的血液如决堤之水般沿着法杖的蟒蛇纹路流下。

    再之后,爆炸般剧烈的声音平地惊雷响起,血液四处飚溅,好似势如破竹的武器。

    一双软靴,踩在地上。

    女子身长玉立,任由掺杂着江水味道的风抚摸而过。

    水晶球里的血液连轰带炸的溅来时,她优雅自若的把胭脂伞打开。

    像是一场大雨。

    她并未沾染半点血腥。

    直到沉寂,轻歌才合拢胭脂伞。

    重物到地之声接二连三的响起,轻歌游目四顾,顾盼生姿。

    生命之源水晶球被摧毁后,法杖也就成了无用的木头,而那些拿着法杖的暗黑魔法师,一个个则枯萎得瘦骨伶仃之状态。

    内脏、筋脉、骨髓,都消失了。

    他们,只剩下一层皮,堆积在地上。

    长风起兮,毫无价值的法杖,落在覆满褶皱的皮上。

    像是如堕深渊般阴森。

    无虞体内的血,变得冰凉了起来。

    他难以置信的看着轻歌,和那一地尸体,哦不,那不是尸体,只是由暗黑能量膨胀出来的皮而已。

    “不可能,这不可能……”无虞枯裂干涸的嘴唇颤巍巍地哆嗦着。

    迦蓝秘密培养的死士,是他一生的心血,是他的引以为傲。

    暗黑魔法师死后,八卦阵的阵图,便自然而然的消失了。

    轻歌伸出手,插在地上的明王刀,发出几声响动,颤了几颤,而后拔地而出,掠进了轻歌的掌心。

    轻歌顺势攥紧明王刀,刀尖点地,她满脸凶光,仿似奈何桥上的恶徒,步步血印,逼近无虞。

    刀尖在地上拖着,挖出了一条不深不浅的沟壑,发出了让人心悸的响动。

    那富有节奏的声音,仿佛是黑白无常唱响的一曲通往阴司的冥音。

    来吧,来这地狱里狂欢。

    轻歌残笑着,绿眸肆虐凉薄的睨着无虞。

    无虞瞪着她,怕了,慌了。

    暗黑魔法师全军覆没,废物的他,就是砧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没有反手的能力。

    轻歌走至无虞面前,笑着道:“大长老,黄泉路上见。”

    手起刀落。

    明王刀,在明月下划过残影,朝无虞的天灵盖砍去。

    “丫头,休得放肆。”

    暗夜,响起一道熟悉的苍老之声。

    那灰白的身影,掠过长空,历经沧海桑田,企图阻止轻歌毙命的攻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