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958章 命脉,恨之入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两名暗黑魔法师,左右夹攻,分别从东、南方位,围剿轻纱妖。

    轻纱妖萧瑟地站了起来,立于岩石之上,头上华美的发髻,颇为蓬松紊乱,脸上是胡乱的血,绛紫的短衫上,血色之花绽放。

    两道水晶法杖,指向她。

    咒语念过后,血色水晶球里爆发出了强大力量。

    力拔山兮气盖世。

    其力之大,变态也。

    绚丽斑斓的魔法光火中央,黑色鬼火妖娆的燃烧着。

    两道魔法光火,在长空不断放大,如深海翻腾而起,将轻纱妖吞噬。

    江面上,因魔法攻击,卷起了层层涛浪,水纹无规则的扩散。

    轻纱妖紫黑的双眼里,像是藏着两个漩涡,那是宇宙的星图。

    她的兵器,是双手。

    当光火自两侧呈秋风落叶之势席卷而来的时候,轻纱妖嘴角上扬,绽入诡异的笑。

    双手,迅速伸出,犹如孤狼反扑,其势风卷残云,五指张开,纤纤玉手,盈盈皓腕,竟是硬生生凌空攥住了两道锋锐的光火。

    轻纱妖心下一狠,双手再一用力,两道光火,竟是被她夹断,只剩下风声呜咽,如泣如诉。

    她缓缓垂下双手。

    嗒

    一滴血珠,沿着轻纱妖的指缝流了下去,在有着不知名花纹的岩石上晕染开来。

    鲜血越流越多,轻纱妖满面阴鸷,一个犀利眼神扫及过去,精神之力倾巢出动,东面手握法杖想要再次发动魔法攻击的死士,身体翻空,被丢入了江水。

    江水一阵激荡。

    死士自江面探出头来,想要跃出时,一道黑影从天而降,无情残酷的朝他砸去。

    死士抬起头,那毫无神采的双眼,倒映出巨石的影子。

    轻纱妖操控着巨大的岩石,再次把死士给压进了江水。

    轻纱妖走至江边,蹲下身,覆满鲜血的手赫然伸出,把死士落下的法杖捡了起来。

    她眼光微动,双手分别攥住法杖两端,猛地用力一折。

    镶嵌着妖冶的血色水晶球的法杖,被一分为二。

    奇异的是,法杖断裂后,水晶球里流动的血,以肉眼可见的惊人速度逐渐枯竭干涸,直到这水晶球成为一个空壳。

    轻纱妖心神轻颤,喜上眉梢,她转过头,朝江水看去。

    从江下爬上岸的死士,在水晶球枯槁时,轻纱妖看见,死士的面容,越来越憔悴,枯瘦如柴,犹如皮包骨,双眼深陷下去,眼球突出,棱角冰冷,像是一具没有五脏六腑和鲜血皮肉的干尸。

    直到死士内里全部腐化,只剩下一层苍老布满褶皱的皮。

    像是发现新大陆般,轻纱妖转过身,朝着被魔法网缠住的轻歌喊道:“他们的生命因法杖而得以维系,毁了法杖,就能摧毁命脉。”

    轻歌一手执伞,一手控刀,听见轻纱妖的声音,她回过头去,看见江边一层让人作呕的皮。

    法杖

    头顶的魔法网,逐渐收缩。

    那流离的光火,仿佛能将世间所有无坚不摧,灭亡!

    轻歌淡然自若,浑然不觉危险降临。

    她低头,仔细端详着魔法八卦阵的阵图,过目不忘。

    那侧,无虞见迦蓝死士的秘密被发现,蓦地从马车上站了起来,“轻纱妖,你这是在找死!”

    得知这个秘密的人,都下地狱了。

    今日,也不会有例外。

    轻纱妖与剩下的一名暗黑魔法师战斗,精神之力被她操控的神乎其乎,可腾云驾雾,呼风唤雨,虽说身受重创,到处都是沟壑一样深的伤痕,但她仿似没有察觉般,面无表情,专心迎战,以守为攻,专门对付死士的法杖,愈发得心应手。

    倒是那死士,虽说是没有灵魂神识的傀儡,但脑子里,似乎有个念头,那就是要保护好法杖,那可是他的命。

    在保护法杖的局限下,死士的攻击显得愈发笨拙。

    也是,暗黑魔法师便是以法杖发起攻击,若缺了法杖,便大大减低了战斗值。

    死士连连后退,被逼到江边。

    轻纱妖双手环胸,以精神之力将不远处的一颗茁壮参天的百年大树给生生拔了起来,那样茂密沉重的树,在轻纱妖的控制之下,被分裂成无数木片,如刀似剑,袭向死士。

    死士不断闪躲,落于下风。

    轻纱妖是精神师里的佼佼者,在发现法杖的秘密后,便更加自信了。

    精神之力,将那一江水给翻起,犹如水蛇般,蜷着死士。

    死士在挣扎间,也不忘护着法杖。

    无虞看着两边的战斗,愈发心急。

    然,如今的他,只能置身事外。

    他,已经没有加入战斗的资格了。

    而这一切,都是拜夜轻歌所赐。

    无虞阴鸷无常,怒目切齿,恨之入骨。

    当这个犹如蛇蝎般美丽的女人踏进迦蓝的大门时,便是他不幸的开端。

    而现在,他要将不幸和恩怨纠葛都摧毁在这个四下无人厮杀不休的黑夜里。

    明日朝阳冉冉升起时,便是他的新生。

    他依旧是迦蓝德高望重的大长老,门生无数,是仁慈、善良、圣贤的象征。

    无虞的面容散发着森然的气息,他还在做着流芳百世的梦。

    咔嚓!

    无虞转头朝江面看去。

    在几块巨石朝死士砸去时,轻纱妖趁其不备,用精神之力,所谓意念,把法杖吸了起来。

    轻纱妖抬起手,“啪”的一声,黑色的法杖便被她攥在掌中。

    轻纱妖在无虞惊骇的注视之下,微微一笑,把法杖往天空一抛,月光皎洁,雷巢里的精神之力,蜂拥而出,把那法杖给绞杀个粉碎。

    墨汁般的齑粉呈天女散花的状态洒下。

    嘭

    接连好几块巨石,把地面砸出了深坑。

    没了生命迹象的死士,在巨石之下,成了肉沫。

    一层薄薄沧桑的皮,被石块磨破。

    轻纱妖勾起唇角,望向轻歌。

    那包围夜轻歌的八名死士启动了阵法,在不了解阵法的情况下,轻纱妖也不敢擅自加入。

    她并不是破阵的高手。

    “小心!”

    在夜轻歌思考破阵之法时,魔法网直扑而下,那璀璨的光火,闪烁着嗜血,轻纱妖几乎脱口而出。

    八卦阵中,轻歌低着头,漆黑的眸,倒映出金色的光圈,古老的符文在双目中流动。

    突地,她扬起一抹笑,抬起头,朝那魔法网看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