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957章 魔法攻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轻歌站在八卦阵的中央,万千灰暗的魔法之光,缠绕着她娇弱的身体,光芒飞旋的速度越来越快,隐隐间,似有泼墨浇出了阴森的凤凰,凤凰站在地狱入口,向着轻歌嘶鸣一声,好似发出了死亡的邀请。

    黑凤凰兴高采烈着,咆哮哀嚎,一声接着一声,一双眼,宛如血玉般镶嵌沦陷在毛发之中。

    光芒五彩斑斓了起来,目不暇接。

    雪白的发,随风舞动,在华光中缭乱。

    轻歌仿佛被束缚住,只能站在原地,身体周围似乎有无形的墙,堵住了她逃生的路。

    马车上,无虞笑的张狂。

    轻纱妖坐在岩石上,脸色发白,身体虚弱,她紧紧的盯着阵法之中的轻歌看,衣袖下的双手微微蜷缩,甚是担心。

    八卦阵内,压迫越来越强,魔法光刃,无穷无尽,朝轻歌碾碎而去。

    轻歌双脚未动,身体却在狭小的空间了,不断闪着,躲开魔法光刃,她敏捷如狼,速度快到极致,不断摇曳的身体刮起了飓风。

    魔法光刃越来越多,也越来越强,速度虽快,但在轻歌的双眼中,这些光刃,都被刻意放慢了。

    轻歌只要专心应对,便能躲过。

    魔法八卦阵,不像是雪女殿内的阴阳八卦阵,其中枢是相生相克的极端之物,这类阵法,轻歌最为擅长。

    但死士们施展召唤出的八卦阵,像是野鬼们堪堪堆积出来的阵法,以正常的方式去想,只怕绞尽脑汁也找不到破阵的方法。

    更何况,这些暗黑魔法师们的阶级,与一剑灵师无异。

    虽说以轻歌现在的实力,杀个一剑灵师就像是砍瓜切菜那般简单,但归根究底,她不过是个先天十三重的修炼者而已。

    翕然,轻歌闭上了眼。

    无虞冷嗤,不屑的道:“看来,瓮中鳖已经放弃挣扎,等待死亡的到来了。”

    下一刻,无虞的脸色愈发冰寒。

    嘴角嘲讽的笑,慢慢僵住。

    阵法内的轻歌,虽闭上了双眼,但躲避魔法光刃的速度,越来越快,快到极致,四周可动的空间,越来越窄,轻歌却愈发游刃有余。

    她的双眼虽一片漆黑,但心却明亮清澈,一切罪恶都逃不过。

    “用魔法网弄死她!”

    无虞眼中的杀意愈发浓郁,他大声的吼着,声音之大,愈发拔高,以至于到了最后,嗓音沙哑,气急攻心,一口血,直涌入咽喉。

    无虞涨红了脸,扭曲了眼,狰狞着灵魂。

    比之他的丑态百出,面对魔法攻击的轻歌,显得从容不迫,优雅如初。

    在无虞说完后,暗黑魔法师们,拿出了雕镂着蛇纹的法杖,一人手持一把法杖,顶端衔着巨大的血色水晶球。

    诸多魔法师嘴里念念有词,念着古老的咒语,快速念完后,法杖指向轻歌,水晶球里,迸射出强烈的光芒,如熊熊大火般,翻滚而去,即将把轻歌淹没。

    轻歌立于八卦阵之中,抬起头,深邃漆黑的眼深不可测,倒映出血红的光,妖冶炫目,诡谲不已。

    轻歌似是想起了什么,眉头一挑,把明王刀丢至左手上,右手掌心伸出,慢条斯理地把金蝉子炼制的胭脂伞从空间袋里拿了出来。

    手握镰刀般的伞柄,轻歌将灵气灌入伞骨之中,刹那间,七十二骨节的胭脂伞,随着一道动人心弦的颤声,打开了。

    血红的伞,简约华丽,表层氤氲着淡漠的红雾,伞柄末端,衔着精致的琉璃珠,手腕微动,便能发出伶仃悦耳之声。

    遥远的看,伞面晶莹剔透,似精心打磨过后的上古翡玉。

    美人如画。

    她的脚下,八卦阵图刻画的图腾线条,肃穆庄严,魔法之光,浮现在其身侧,黑衫舞动,白发飞扬。

    如大火一般的魔法光,砸在伞面之上。

    须臾,伞面表层的红雾,钻入魔法光内,竟是将那强大磅礴的魔法光火,逐渐分解,直到毫无战斗之力。

    轻歌侧头,明眸看向胭脂伞,勾唇一笑,妖孽迷人,“不愧是地级兵器。”

    只是,话音才落下,那些被分解开如天女散花般零零星星的魔法光火,突地交织成一张古老的大网,将轻歌覆盖,包围。

    轻歌左右开弓,把伞收拢,往四周划出一条弧度,长空弧度上,飘荡着杀人的红雾。

    左手握着明王刀,试探性的朝那魔法大网上砍去。

    犹如铜墙铁壁般,刀枪不入,坚硬似磐石。

    明王刀锐利的刀刃切割着魔法网,发出了巨大的声音,仿佛有两根擎天的铁柱,在万丈云巅上猛地相撞,其声之大,震耳发聩,直冲云霄。

    兵器相碰的声响发出时,轻歌虎口一麻,朝后退了一小步。

    她凝起神色,朝魔法网看去。

    由魔法之光编织成的网,竟是如天兵神器般,拥有着恐怖的力量。

    无虞见轻歌没能成功反击,放声大笑。

    他的双眼里,仿佛燃烧着漆黑的鬼火。

    那沙哑刺耳的笑声,如利刃般划破夜的寂静,登时,乌云密集,掩去月朗星稀,暗青色的光乍现,随之而来的还有轰隆隆的雷声。

    天地俱颤。

    雷声响起之际,无虞瞪大眼,睚眦欲裂,双目充血,赤红的可怕。

    他缩了缩脖子,下意识往后退去,惊慌失措。

    他恨着夺去他人生的雷,同时,也怕着。

    这是一种奇怪而微妙的心理。

    轻纱妖浑身浴血的坐在岩石上,她侧过头,朝无虞瞅去,看见无虞那害怕慌张的模样,讥诮的笑出声来,“无虞长老真是越活越回去了啊。”

    无虞的脸,阴云密布,“轻纱妖,老夫看你是轻纱一族的族长,才放你一马,别不知好歹,敬酒不吃吃罚酒。”

    轻纱妖娇媚而笑,“一个丹田破碎的废物,也敢说放我一马?看来,当今世道,什么千奇古怪的事情都有呢。”

    无虞牙齿咬得咯咯作响,满脸的阴鸷冷晦。

    轻纱妖笑的甚为张扬,那毫不掩饰的嘲讽,如此露骨。

    就差没直接把无虞踩在脚底。

    无虞光彩了一辈子,受人尊敬了一辈子,站在道德最高点俯瞰众生的他,何时被人耻笑过?

    无虞的周身,泛起了风起云涌般的杀意。

    他一个眼神命令下,剩余的两名暗黑魔法师,掏出法杖,念着咒语,对轻纱妖发出攻击。

    轻纱妖犹然不惧,眼底的轻蔑,倒是愈发厉害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