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955章 夜,惊魂!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轻歌独自一人待在风月阁里,很久很久。

    看着阴晴不定的天和逐渐变黑的夜色,眼神,无情阴寒了几分。

    胸腔里传来沉闷之感,仿佛有雷霆锤下。

    轻歌想起轻纱妖走之前的眼神,蓦地站了起来,她快速飞掠了出去,正遇来风月阁的夜无痕。

    “你这是要去……”夜无痕的话尚未说完,便被轻歌打断了。

    “快,给我一匹马。”轻歌急道。

    夜无痕诧异,而后带轻歌进了马房挑了一匹好马,轻歌翻身跃了看去,手攥缰绳,垂眸瞥着夜无痕,“注意轻纱妖的动向。”

    轻纱妖

    夜无痕一脸疑惑,而后,神情渐渐凝重。

    他以为,轻纱妖是轻歌的朋友,才会松懈戒备,而今看来,貌似,并不是这么一回事。

    轻歌骑着烈马,飞奔掠过,抓着缰绳的手猛地用力一扯,烈马嘶鸣,前蹄蹬起,跃过了耸入云端的高墙。

    沿着灵台府的必经之路,轻歌狂追过去。

    似是嫌弃骏马的速度,轻歌拔出短刀,斜插入马屁股上。

    马儿发出凄惨的嘶鸣,卯足了劲,在月下狂奔。

    将近一个时辰过去,马儿都疲倦了。

    轻歌在不远处,看见一辆破碎的马车。

    心下一慌,轻歌一跃而下,朝马车看去。

    血淋漓的尸体,倒了一地。

    轻歌踏着尸体与尸体间的缝隙,往前走去,每走一步,心便往下沉去。

    那四分五裂,分崩离析的马车,边角处雕刻着富贵堂独有的标志。

    轻歌紧攥着双手,一脸凶煞之气,宛如从地狱里走出的死神,眼神冰寒若霜,嘴角噙着似有似无的弧度,诡异,妖魅。

    “轻歌。”熟悉的声音在耳畔响起。

    轻歌双眼涌动喜色,她转头看去,在葱绿的草丛里,看见了碧西双。

    碧西双身上虽有多处伤口,却不致命。

    她紧紧地抱着遍体鳞伤已然昏死过去的李富贵,李富贵那荼白的衣裳,被鲜血染红,月光之下,凄艳悲惨。

    “发生什么事了?”问话时,轻歌的心里,已经有底了。

    碧西双脸庞白的近乎透明,她仰起脸,姣好的面容浮现了愤怒之色,“是无虞,他动用了迦蓝的秘密力量,来追杀李郎,还想把我掳走,在富贵堂的人几乎战败时,轻纱妖参与了战斗,引开了仇敌。”

    “轻纱妖……”轻歌疑惑的看着碧西双。

    “如若不是轻纱妖,李郎早已死了。”

    碧西双心疼地搂抱着李富贵,双手上,将蛇鞭攥紧,晶莹剔透的指甲因怒火而翻折,溢出了殷红的血。

    轻歌从空间袋里,拿出个平凡无奇的木筒,拉开底部的一个线,木筒内被绽放出绚丽多姿的光,满天的火树银花。

    这是夜家专属的讯号烟火。

    轻歌再拿了一个木筒放在碧西双手里,“我去看看轻纱妖,烟火绽放,兄长会派人来接你,若是遇到危险,一定要拉开讯号,我会在短时间内,赶来救你。”

    “轻纱妖身受重伤,心脉受损……”碧西双满脸痛苦。

    “她往哪个地方去了。”轻歌问。

    碧西双抬起手,指了个方向。

    长风起,镜花水月一场空。

    浮光掠影般,电闪雷鸣之间,轻歌朝碧西双所知的方向,风驰电掣而去,速度快到极致,只留下道道残影在那迷雾般的丛林里,她划开夜色的寂寞,在彼岸重生。

    轻歌悬浮于空,双脚软靴之下的血魔花,犹如火轮,载着轻歌一路向南。

    轻歌伸出手,掌心攥着破空而出的明王刀。

    她峨眉轻蹙,眸光氤氲,杀机四起。

    渐渐地,轻歌听见了打斗之声。

    速度放慢。

    轻歌隔空望去,一条江的彼岸,轻纱妖被十余人围剿,十人都是灵师,最关键的是,这些人,擅长的是奇门遁甲,十八般暗器毒气层出不穷,饶是险诈的轻纱妖,在这样的对战下,也讨不到好。

    轻纱妖越来越心有余而力不足。

    咔嚓

    一刀,贯穿了轻纱妖的身体。

    轻纱妖瞪大眼眶,紫黑色的瞳仁,诡异妖冶,他反手抓住那人的脑袋,奋力一拗,便活生生把那人的脑袋拗断,身首分家。

    轻纱妖拔掉插在自己身上的刀,一瞬间的痛处让她狰狞了脸,鲜血喷薄而出,轻纱妖用精神之力封住伤口,而后以双手为兵器,战斗!

    几个回合,轻纱妖脚步愈发虚浮无力。

    十来把兵器架在轻纱妖身上,她蓦地跪下,双手撑在地上,嘴里不断的吐出鲜血。

    濒临绝望,垂死挣扎。

    灰败的景致,似死亡末日的象征。

    她突地瞪向江的对面,大声的喊着,“夜轻歌,你要看着我死吗?”

    顿时,诸多兵器,齐齐朝轻纱妖身上插去,似要捅出无数血窟窿来。

    轻纱妖不为所动,只是死死的看着彼岸。

    紫黑的双眸,盈满了自信,光彩照人,华光流转。

    她坚定不移的相信着,自己不是一个人在孤军奋战。

    她的嘴角溢出黑色鲜血,是中了毒的迹象。

    那么多兵器要将她薄弱娇嫩的身体贯穿,她浑然不知般,只是笑着望着江的彼岸。

    就在兵器解除她肌肤之时,彼岸,闪来一道光影。

    那人身披黑衫,手握长刀,踩着夜风,在月上奔跑。

    似乎只要一个瞬间,就已跃过长长的一条江。

    她单脚落地,手中的刀朝死士们丢去,明王刀上笼罩着一层淡淡的光晕,在空中不断的旋转,化风为刃,逼得十来个死士,节节后退。

    轻歌走过来,居高临下的看着轻纱妖,“死了吗?”

    轻纱妖翻过身,伤口里流出的液体在地上凝为血泊,看着轻歌,她笑了,“没死。”

    “没死就好,手给我。”

    轻纱妖颤巍巍地伸出满是鲜血的手,轻歌一把抓住,把她扶了起来。

    轻纱妖的手,耷拉在轻歌的肩膀上。

    “夜轻歌,你真是祸害。”轻纱妖靠着轻歌肩膀,苦笑的道。

    轻歌看着被明王刀弄得狼狈不已的迦蓝死士们,眼中冷光浮动,嘴角勾起风华绝伦的笑,“祸害遗千年,我可以说,你这是在祝福我千岁吗?”

    轻纱妖怔愣了会儿,旋即失声大笑,笑声清冽,漂浮在江面上。

    轻歌跟着笑。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