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952章 别来无恙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夜府,会客大厅。

    轻歌双腿交叠,坐在椅上,目光冷淡的看着坐在的对面的北岭海,“七王爷到访,本王有失远迎了。”

    北岭海仔细端详着轻歌的面容,比之两年前,愈发成熟冰冷了。

    “王上,王府有人要见你。”北岭海道。

    “谁?”

    “王上来了便知。”

    “北岭海,别跟本王绕弯子,若你来就为此事,那么,请回吧,慢走,不送。”轻歌猛地站了起来,毫不客气的朝外走去。

    北岭海见此,有些慌,也急忙站起,连连道:“王上,是冥幽。”

    “冥幽?”

    轻歌忽的想起那个千奇百怪的梦。

    在很久以前,西寻为皇时,她也梦见过冥幽,冥幽给了她一条项链,甚至把双生子的身份说了出来,故此,她一直在想,昨晚的梦境,究竟是她心之所想,还是冥幽的手笔?

    如今看来,是冥幽入侵了她的梦。

    轻歌嘴角上扬,看了眼北岭海,继而往外走。

    北岭海跟上,大惑不解,“王上这是要去何地?”

    轻歌脚步顿住,“七王府。”

    二人上了前往王府的马车,轻歌坐在软垫上,闭目小憩,北岭海依旧坐在轻歌对面,诚惶诚恐。

    轻歌闭着眼,慵懒的问:“你的主子是冥幽,还是冥千绝?”

    北岭海诧异的看着轻歌,见轻歌面色如常,颇为犹豫,最终还是回答道:“冥幽。”

    “冥千绝知道你的存在吗?”

    “知道。”

    蓦地,轻歌打开双眼,犹如宝剑出鞘,锋芒毕露,冷光乍现。

    北岭海对上那样清潭般的眼睛,只觉得身体沦陷在沼泽深渊里,无法控制,一颗铁血的心,被恐惧包围。

    那是,来自上位者的威压。

    即便是面对冥千绝、北月皇,北岭海也从未有过如此提心吊胆的时候。

    “七王爷,你可知,人嘛,做了坏事,是会下地狱的?”轻歌笑容温和,双眼却愈发的阴寒。

    北岭海艰难地吞了吞口水,“王上指教了。”

    轻歌勾了勾唇,掀开车帘,下了马车,朝王府内走去。

    北岭海走至轻歌前面,带路。

    仿佛是山路十八弯,七王府的格局异常复杂,一环镶嵌一环,迷路重重。

    许久,进了一间屋子,北岭海将墙壁上的山水画取下,再将画轴合拢,插入书桌的一个用金环镀边的圆形空洞里,霎时,原先挂着山水画的壁面,颤动了几下,形成一道长方形的石门。

    石门“咔嚓”的往上移,里面一片漆黑。

    北岭海率先走了进去,轻歌洒脱地跨步走进。

    刹那间,石门关上。

    北岭海推了一个暗格,暗格深陷,半空之上,悬挂的夜明珠释放出明媚和煦的光。

    轻歌看清了眼前的画面,她仿佛站在悬崖断壁上,与梦中的场景,有异曲同工之妙。

    一步开外,像是万丈悬崖,里面是黑不见底的深渊。

    北岭海看了眼轻歌,抬起手,又推了一个暗格。

    登时,悬崖之下,发出机动之声,暗灰色的石阶高高耸起,连接两面,拱如一座桥。

    北岭海摆出恭敬的姿势,“王上,请。”

    轻歌默不作声的走上悬崖上的石阶。

    石阶宽度很窄,两面漏风,随处可见的是深渊泥潭,四面仿佛有乌云围绕,别有洞天。

    轻歌一面稳稳当当地走着,一面道:“没想到七王府里面,有如此玄机。”

    北岭海讪讪笑了几声,“不过是一些暗道罢了。”

    “暗道?”

    轻歌只笑不语。

    说话间,轻歌走至了对面的峭壁。

    北岭海也过来后,石阶往下堕,隐入深渊里。

    北岭海点头哈腰卑躬屈膝,带着轻歌弯过几道阵法,到了一间密室前,他的手,极有节奏的在壁门上轻敲,先轻后重。

    半晌,壁门被打开。

    身着白色纱衣的女子,双眼疲惫憔悴,脸上罩着一方面纱。

    是花影。

    轻歌不动声色。

    “你来了。”花影道。

    “来了。”

    嘭

    花影毫无征兆地跪在地上,仰起头,痛苦的看着轻歌,泪眼婆娑,“夜姑娘,主子已经整整昏迷三天了,生命迹象很是薄弱,你拥有雪灵珠,请救救他吧。”

    轻歌皱眉,“雪灵珠的治愈之力,我掌控的不是很多,能不能治愈你家主子,难说。”

    自从融合雪灵珠后,治愈之力也可以对伤者施展,但持久性不强。

    轻歌把花影扶了起来,问:“冥幽发生什么事了?”

    花影掩着眼帘,说:“主子千辛万苦救活了冥千绝,他却把主子的权利架空,不仅控制了佣兵协会,还想软禁主子,主子当初为了救活冥千绝,基本上耗尽了寿元,时日已经不多,至多还有两年,主子不想看着冥千绝错下去,就想逃离佣兵协会,其中,冥千绝的左右手媚娘帮了我们一把,北岭海是佣兵协会秘密训练的人,好在,此次他没有背叛主子。”

    北岭海默默站在一次,双目讳莫如深。

    轻歌余光瞥了眼北岭海,而后看向花影,道:“带我去见冥幽。”

    花影抬起手,擦了擦眼角的泪,随之领着轻歌往密室内走去。

    进了死寂昏暗的密室,轻歌看见了躺在冰床上的冥幽。

    还是和记忆中一样,羸弱消瘦,脸庞白无血色,三千青丝犹如水藻般散开,将那张如白玉般的脸,衬得让人怜惜。

    花影站在冰床边,悲伤不已,“主子这一生,太苦了,他最为敬爱的人便是兄长,冥千绝一天天堕落,他就一天天痛苦。”

    轻歌走至床边,伸出双手,掌心向下,氤氲着白玉的光芒。

    双手之中,迸射出雪光,氤氲成烟,包裹覆盖着冥幽。

    烟雾光芒,自冥幽身体皮肤上的毛孔,钻了进去,安抚治愈他的五脏六腑。

    冥幽清俊的脸,在白雾中若隐若现,病比西子还要娇美。

    花影轻咬下嘴唇,梨花带雨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冥幽看。

    良久,轻歌垂下双手。

    冰床上的烟雾消散不见。

    男子睫翼轻颤,开出一条缝来,黑曜石般的眼,水润晶莹,透着病态凌虐的美感。

    “夜姑娘。”冥幽虚弱的笑了。

    轻歌双手抱拳:“冥兄,许久未见,别来无恙。”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