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951章 七王爷来访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足足修炼了一下午,直到傍晚,轻歌才停止,推开别楼的门,进了另一间屋子。

    璎珞一直居住在风雨阁的南面,因她的身份特殊,虽说易容了,也把体内的黑暗邪恶气息敛住,但谁也说不定,会不会被某些过于强大的人一眼看穿。

    故此,璎珞鲜少外出,就连轻歌的订婚宴,也没有出席,若不是轻歌主动找,她便会乖乖的待在屋子里,画幽冥岛的地形图和势力分布图,以及询问火炎晶的下落。

    房门被打开,璎珞见是轻歌,起身,行了个礼,“王上。”

    轻歌自然的在梨木椅上坐下,“在夜府,不必拘束。”

    璎珞打开抽屉,将一叠图纸拿出,用锦布小心翼翼地包好,放在轻歌手中,“夜姑娘,这些都是幽冥岛粗略的地形图,至于势力分布图,请再给我一些时间。”

    “不急,慢慢来。”轻歌将图纸收好,端起桌上的凉茶,浅酌了一口。

    璎珞低着头站在旁侧,偶尔朝抬起眼皮忐忑地朝轻歌看去,欲言又止。

    “有什么,就说吧。”轻歌道。

    璎珞犹豫了会儿,道:“我丈夫的性命只剩下十个月不到,火炎晶还没有着落吗?”

    说话时,璎珞虽强装镇定,但真情流露的眼、绞着衣袖的双手,无不诉说着她的焦虑担忧。

    轻歌轻放下茶杯,“我已经动用四国的力量搜寻火炎晶,你要相信,我比你更希望找到火炎晶,但火炎晶毕竟是远古之物,才过去两个月,别急。”

    璎珞垂首:“是我心急了。”

    轻歌起身,走至璎珞面前,站定,“既然答应给我一年时间,就请相信我,若火炎晶确实找不到,我也会去寻其他方法救治你丈夫,解樟母之毒,一年后,我会去幽冥岛。”

    璎珞抿着唇,凝视着轻歌,而后重重点头。

    她别无选择,只能相信眼前人。

    轻歌抬起手,沉重地拍了拍璎珞的肩膀,“若有什么事,可以去找夜家家主,我过几天,可能就要出发去玄月关,与你们的荣耀领主,终有一战。”

    “荣耀领主是暗黑魔法师中的天才,且心思巧妙,计谋诡诈,手段狠辣,能出其不意,尤其是在战场上,用兵之道,阵法排布,他可称之为鬼才,夜姑娘,此去玄月关,要万分小心才好。”璎珞担心的道。

    夜轻歌是她无底黑暗里唯一的希望救赎,若夜轻歌出了什么事,那么,她也就此沦陷绝境。

    “放心。”

    轻歌应了声,又寒暄了几句,转身出了别楼。

    一出楼阁,便看见站在金色牡丹之中的轻纱妖,轻纱妖双手环胸,微微侧着脑袋,似笑非笑的看着轻歌,“夜姑娘,何时去天地学院上任长老之位?晏院长可期盼了很久。”

    “四国战火迫在眉睫,你觉得我会有心情去天地学院吗?”轻歌笑着反问。

    轻纱妖耸了耸肩,挑了挑眉,“百国联盟背后的神秘人,来自幽冥岛,四国的未来责任压在你一个女人身上,会不会太残忍了些?若是胜了,自然芳名流传千古,可你有没有想过,要是输了,你夜轻歌可真的就要遗臭万年了。”

    “轻纱一族不也压在你身上吗?彼此彼此罢了。”轻歌道。

    轻纱妖怔愣住,神情有些僵硬,良久,她放声大笑,“的确,我不过是五十步笑百步。”

    笑声止住,轻纱妖紫黑色的双眸,犹如忘川河边的曼珠沙华,细细的盯着轻歌,“所以我才说,轻歌,我们是同一类人。”

    轻歌脸上浮现幽然凛冽的笑,她迈动修长双腿,逐步靠近轻纱妖,红嫩的唇凑在轻纱妖耳边,声音盈满了魅惑人心之色,“不,我和你不一样。”

    “是吗?”轻纱妖虚眯起眼。

    轻歌张嘴,正要说话,耳根微动,听见中气十足的脚步声,转头看去,却见夜无痕袍摆生飞,走路带风。

    “轻歌,七王爷要见你。”夜无痕道。

    轻歌眸光闪动了一下。

    七王爷?

    北岭海!

    轻歌去往会客大厅接待北岭海时,轻纱妖百无聊赖的靠着假山,伸出手,想要摘下一朵金牡丹。

    夜无痕见此,心下微凛,喊过“小心”后,眼疾手快的将美人揽入怀,饶是如此,轻纱妖的食指指腹,依旧在牡丹花瓣上划了一下,割出了血。

    风青阳亲自打造的金色牡丹,花开不败,薄如刀片,吹毛断发,有着很高的危险系数,美丽致命。

    鲜血喷薄溢出。

    夜无痕下意识的握住轻纱妖的手腕,张开嘴,含住了雪白柔嫩的手指,将血的味道咽下。

    轻纱妖震住,眼神流动着怪异的色彩,瞳眸的紫黑之下,仿佛罩着一层血雾。

    啪

    一巴掌,重重摔在了夜无痕的脸上。

    夜无痕连连后退。

    轻纱妖仿佛受了什么刺激,双眼充血,身体痉挛颤抖,她瞪着夜无痕,无比愤怒。

    夜无痕皱了皱眉,削薄的嘴唇上还染着一缕血迹,他看着轻纱妖惨白的脸,责怪的话也说不出来,颇为歉意的道:“轻纱姑娘,抱歉,是夜某失礼了。”

    轻纱妖闭上眼,脸色愈发白,身体颤抖的很是厉害。

    她咬紧牙关,冷冷地看了眼夜无痕,而后转身离去,步履蹒跚。

    夜无痕看着美人缥缈脆弱的身影,大惑不解。

    见轻纱妖进了一个亭子,背对着他走下,双肩抖动不已,夜无痕想了想,还是决定跟过去。

    站在亭子内,夜无痕呼吸急促了几分,不可置信的看着轻纱妖。

    轻纱妖回过头,眼神如妖,淬了毒药。

    她手上拿着锋锐的刀片,厌恶的将被夜无痕含过的指腹削掉了厚厚的一层皮,鲜血汩汩犹如泉涌。

    轻纱妖回过头,把刀片丢入亭外的野草。

    她站起身,想要走出去,手腕被男人强而有力的攥住。

    夜无痕身上带着清雅的竹香,嘴唇紧抿,抿出一抹苍白,他皱着眉,眼神幽深的看着地面,嗓音富有磁性,带着几许沙哑,“你,就这么厌恶我?”

    轻纱妖一把甩开夜无痕,在地上捡起刀片,用力的剐着手腕上的肌肤。

    夜无痕惊骇,想要阻止,轻纱妖却瞪着他,道:“别碰我,你的触碰,让人感到恶心。”

    夜无痕四肢僵住。

    轻纱妖狠辣的用刀片在身上剐下一层血迹,而后落荒而逃,双眼里满是惊慌。

    夜无痕独自一人站在凉亭内,眸里露出受伤之色,悲从中来。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