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947章 归一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至于拍卖场背后的人,落花城……

    轻歌眼中闪过一道凶光。

    落花城是四星大陆上的中州,卧虎藏龙,群雄荟萃,强者如云,那里,才是真正的厮杀之地。

    释音、云月霞走后,轻歌靠在贵妃榻上,眉头微蹙。

    几道响动之声出现。

    轻歌转眸看去,雪白胖嘟嘟的小狐狸,不知何时出现在了她的脚边,无比短的四肢正用力的挥着,想要爬上她的腿,却总是摔坐在地上,周而复始,小狐狸一屁股摔了回去,它瞪着水汪汪的眼,眼巴巴可怜兮兮地扬起脸看着轻歌。

    轻歌失笑,蹲下身把小狐狸给抱了起来,摸了摸小狐狸的脑袋,小狐狸粉嫩的嘴微微张开,眼睛惺忪的眯起,很是舒适享受的姿态。

    轻歌将小狐狸搂在怀里,白嫩纤细的手一下又一下的抚摸着它的脊背。

    小狐狸似是察觉到了轻歌的悲伤,费力地举起爪子,有模有样郑重其事地在轻歌肩上拍了拍,轻歌不由露齿一笑。

    似是想起了什么,轻歌双眼中迸射出电光火花。

    她把小狐狸放在贵妃榻上,起身走至书桌前,从虚无之境里拿出一张宣纸,纸上写着她与小狐狸的名字。

    两年之久,往事历历在目。

    火红的小狐狸抱着一根笔杆在宣纸上扭扭歪歪喜滋滋写下二人姓名的场景,仿佛就发生在昨日,仔细一回忆,却又感觉丢失在时光的缝隙里。

    轻歌从柜子里拿出一面金丝银绣的锦囊,将宣纸折叠好,放入锦囊之中,随身佩戴,似乎只有如此,才能感受到那个人的存在。

    一瞬间,好似有了精神寄托,战斗的动力。

    嘎吱

    门被打开,夜青天的脑袋钻了进来。

    黑影笼罩在他身上,夜青天讪讪地抬头看去,见轻歌面无表情的站着,夜青天干笑了几声,把脑袋缩回,想要把门关上时,一只手,横插在门缝。

    “爷爷,三更半夜的,你这是要做贼呢,还是要做贼呢?”轻歌嘴角抖动了一下,问。

    夜青天直起身板,往屋内看了眼,没看见姬月,霜白的眉头一蹙,怒问:“姓姬的呢?”

    “他走了。”

    “走了?去哪里了?”夜青天怒目圆睁。

    “爷爷,他有他的责任,去了他该去的地方,并不是要丢下我,而是去做一个男人该做的事情了。”轻歌耐心的解释道。

    夜青天看着轻歌认真的脸,无奈叹了口气。

    他走进了房间,翻箱倒柜找出那位老仙人酿出的梅子酒,拿出两只碗,放在桌上,分别倒了两碗酒。

    “来,和爷爷喝一杯。”

    轻歌在桌前坐下,窗外的冷风灌了进来,她端起碗,仰头痛喝,浓烈的酒水刺激不了麻木的神经。

    夜青天喝了口,老脸微红,意识不清,“轻歌,你爹重情重义,只是过于一根筋了,而你娘,高傲张扬,他们都不屑做小人,都是君子,你和他们不一样。”

    轻歌倒了碗酒,大口喝下。

    夜青天又醉醺醺的道:“天妒英才!天妒英才啊!你爹你娘那么优秀的人,为何苍天要收了他们的命?让老夫白发人送黑发人?为何惊风以诚相待,北月皇却怕功高震主要将他置之死地?”

    “爷爷,节哀。”

    轻歌张了张嘴,却说不出安慰的话来。

    夜青天活的太累了,将所有苦楚都掩埋在心底,面上却不曾表露些许。

    “节哀,节哀……”

    夜青天苦笑着,脑袋摇晃了几下,便趴在了桌上。

    轻歌摇了摇头,从旁侧拿来了一条厚重的毯子,铺盖在夜青天身上。

    她直接捧起绛紫色的酒坛,仰头张嘴就喝。

    酒水喷了她一脸,打湿了白发和衣襟。

    直到酒坛见底,她随手丢了出去,转身朝外走。

    一打开风月阁的红漆大门,就看见站在外面的东陵鳕。

    “东陵?”

    “喝酒了?”东陵鳕问道。

    轻歌勾唇笑了笑,“喝了一点。”

    “姬兄走了吗?”东陵鳕问。

    轻歌点头。

    “三年看似很久,其实很快就过去了。”东陵鳕安慰似得道。

    轻歌诧异的看着东陵鳕。

    “他不在的这三年,我陪你。”

    东陵鳕伸出手,将她鬓边的一缕湿润碎发勾起,挂至耳后。

    说完,不等轻歌回话,东陵鳕转身就走。

    看着他的背影,轻歌犹豫了会儿,还是喊出了声,“东陵。”

    东陵脚步顿住,并不回头,背影忧郁,声音多了些无奈,“我有资格做的事不多,轻歌,别再拒绝了。”

    东陵鳕快步离开,身影渐渐消失在晚风里。

    轻歌倚靠门楣,吐了口气。

    她回到房间,把夜青天扶上床盖好被子后,轻歌走至院落,盘腿坐下,专心修炼。

    丹田内充盈的灵气,朝灵师的境地冲击而去,只要将这条筋脉打通,她便是灵师了。

    她既能在先天十二重的境地越级斩杀灵师阶级的夏夙,若突破了灵师,兴许实力很有很大的突破。

    毕竟,先天修炼者与灵师修炼者,实力天差地别,战斗值就譬如孩童与成年,完全没有可比性。

    只是,轻歌丹火内的精纯灵气,明明足够冲击灵师,可当属灵师的那条筋脉,就好似个无底洞,再多的灵气,也都被吞噬。

    直到丹火枯竭。

    轻歌脸色透白,她凝神聚气,将天地间的灵气吸纳而来,穿过毛孔,进入骨血,在丹田中转后,再涌进那条筋脉,试图打通。

    依旧无果。

    天地间的灵气,全被吞噬。

    灵气不够吗?

    轻歌皱眉。

    不,她的丹火不是普通人的丹田,储存了这么久,有足以突破灵师的灵气。

    轻歌收手,睁开双眼,满是疑惑。

    这一次冲击突破,是前所未有的情况,以往,不是心境感悟没有跟上,便是灵气不够充沛。

    轻歌再次把大灵师书拿了出来,翻至记载灵师的一页

    先天至灵师,可谓根本的进化,唯有突破灵师,才称得上是修炼者,真正打开了冰山一角,登堂入室。

    先天修炼者突破灵师,是一种过渡,走向另一个领域的开始,也是强者之初。

    心境感悟是

    归一。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