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944章 岁月静好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绿瑶瑶惊诧的看着笑得人仰马翻的老人。

    轻歌干咳了一声,夜青天才恢复形象,一本正经的道:“玉郎好,好啊。”

    轻歌眼皮不由抽搐了几下。

    别人家的爷爷,无不是仁爱慈祥,她爷爷,怎么总是不在轨道上?

    “他刚走了。”轻歌回答道。

    闻声,绿瑶瑶一脸黯然。

    她的家在极北,那一场大战后,极北有了新的统治者,自阎如玉离开迦蓝,她魂牵梦绕,儿时,她有缘见过阎如玉的画像,隽逸无双,故而,当容貌尽毁的阎如玉出现,她虽是恐惧害怕的,血河下却有蠢蠢欲动的迹象。

    离开迦蓝后,她四处漂泊,追寻阎如玉的脚步,奈何,阎如玉与她玩着猫和老鼠的游戏,总是快一步逃离。

    她想给他温暖。

    可还没走近,就已被拒之门外。

    “现在他应该还没走远,我先走了。”绿瑶瑶伸出双手,温柔地抱了下轻歌,“订婚愉快。”

    说完,绿瑶瑶转身就走,追阎如玉去了。

    轻歌看着绿瑶瑶消失的方向,摸了摸下巴,摇了摇头。

    珍惜眼前人,莫要失去后才懂深情可贵。

    手心一暖。

    轻歌垂眸看去。

    姬月紧握住她白嫩的小手,十指紧扣,严丝密缝。

    轻歌嘴角上扬,福至心灵,双眸里盛满了笑。

    哪怕前路重重魔障,只要不是孤军奋战,都能熬过去吧?

    和有"qing ren",做快乐事。

    轻歌用力反攥住姬月的手。

    她不幸的一生中,最大的庆幸,是她心心念念的那个人,眼里只有她。

    “得了啊,有啥事回房做,别不害臊的。”夜青天嫌弃不已。

    轻歌:“……”

    牵个手而已……

    这老头脑子里都装了些什么!

    “爷爷,那我们回房去了。”姬月牵着轻歌,头也不回的朝风月阁走去。

    夜青天兀自风中凌乱中。

    三长老上官麟来时,就看见夜青天伤春悲秋的神态,便走上前,担忧的问道:“夜兄,这是怎么了?”

    夜青天回过头来,“老麟,你说我这人是不是很失败?”

    上官麟担心夜青天的病情,闻言,心都提到嗓子眼了,连忙问:“何处此言?”

    夜青天愤怒的道:“我孙女儿她有了男人就不要我这个爷爷了。”

    上官麟:“……”

    干咳了一声,上官麟道:“夜兄不要想太多,儿孙自有儿孙福,更何况,良辰美景,千金一刻……”

    后面的话,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夜青天突地一扫暗沉之色,双眼发光,活像是看见酒的酒徒,“看来不久后,老夫就要有曾外孙了。”

    夜青天挤了挤眼睛,突地做贼般朝风月阁的方向走去。

    上官麟诧异的问:“夜兄这是要去?”

    “监督他们。”

    夜青天嘿嘿一笑,仿佛已经看见曾外孙在跟他招手,“轻歌和小姬都生得不错,我曾外孙肯定会是四星第一美。”

    上官麟:“……”

    夜府无尽长廊,明月水洗,晚风撩人。

    轻歌二人,并肩走在廊上。

    长廊外,野花露出脑袋,绿草茵茵。

    子夜临近,氛围陡然变得悲伤了起来。

    轻歌紧抿着唇,神态冰冷,不苟言笑,眉头轻蹙,眼中满是不舍。

    “手怎么这么冷?”姬月握住轻歌的手,自衣襟穿进,塞放在他滚烫炙热的胸膛上。

    掌心似有火焰灼烧,轻歌心头一颤,下意识想把手拿出,姬月却紧抓着她的手腕。

    “好好感受,它在为你而跳动。”

    姬月双眸妖冶,微笑的看着她。

    轻歌眼瞳清灵,她凝视了许久,而后移开视线,闭上眼,感受着姬月的心跳声。

    一下,一下,强而有力,胸膛的骨血之下,仿佛有一颗硕大的火球,随时冲击而出,扑向她,将她燃烧成灰烬。

    姬月拥着她,眼里蓄满了宠溺之色。

    岁月静好,现世安稳。

    “姬月。”轻歌双眼微闭着,眉睫轻颤,喃喃唤道。

    “我在。”姬月莞尔,温柔如水。

    “姬月。”

    “我在。”

    “姬月。”

    “我在。”

    “……”

    单调聒噪的对话,两人无限重复着。

    突地,轻歌睁开双眼,“快没时间了,你真不打算跟我生个娃吗?”

    姬月:“……”

    姬月抬起宽厚的手掌,覆在轻歌的双眼上,“以后,有的是时间。”

    轻歌嘴唇翕动了几下,到底是说不出话来。

    “妖王。”

    一道声音响动。

    轻歌转头看去,帝九君与熙子言并肩而来,两人神情严肃,眼神凝重。

    “怎么了?”姬月问道。

    “有九界守护者来北月王朝的地段勘察,现在必须得走,你和帝九君身上的气息太浓太强了。”熙子言道。

    “现在?”姬月眸光闪动了下。

    熙子言点头,“立刻。”

    姬月沉默半晌,点头应道:“好”

    “等我。”

    姬月揉了揉她的脑袋,将那华美的发髻揉乱来。

    他蓦地转身,海棠红的身影掠过长空,在黑夜里留下深郁的痕迹。

    眨眼间,姬月便到了熙子言二人面前。

    三人相对,有绿焰腾腾烧起,包裹着他们的身躯。

    轻歌手攥住长廊上的柱子,才不至于让自己倒下。

    直到绿焰消失在视野里,轻歌空洞的双眼里,满是悲戚。

    她紧咬着下嘴唇,抬起步子,双腿僵硬,想要离开,一个趔趄,险些摔倒。

    只是,在她往去扑去,落入了温暖的怀抱之中。

    熟悉的清香,萦绕在她鼻尖。

    轻歌眼眶干涸,却异常的红。

    她抬起头,男人深深且温柔的注视着她,那一眼,天荒地老,似是想将她的容貌刻进骨髓里去。

    猛地一用力,姬月将她抵在柱子上,一手撑柱,一手夹住她的下颌,俯下身去,炙热的吻,悱恻"yun xi",好似要将那满腔深情,全都宣泄出来。

    不同于以往的温柔,像是野兽般的撕咬,要将她吞入腹中。

    许久,他松开她。

    只是望着,千言万语,如鲠在喉,谁也没说一句话。

    他伸出手,食指微微曲起,在琼鼻上轻轻一刮。

    蓦地,姬月转过身,在暗夜长廊的尽头走去,每走一步,脚底的绿焰便多烧一分,直到将他湮没。

    轻歌脊背靠着冰冷坚硬的长柱,微红双眼倒映出幽绿的光。

    她看着他的背影,由下至上,被绿焰吞噬。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