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943章 二舅姥爷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夜色渐晚。

    宾客们眼看就要离席。

    狂风卷大地,一道异常魁梧的身影,跨过夜府大门,往院落内走去。

    那狰狞蝤蛴的脸,让人心生恐惧。

    阿努带人将其拦住,“来者何人?”

    来人身高十五尺,强壮庞大,像是一头化为人形的猛兽,尤其是那一双龟裂的眼,让人不敢与之对视,只怕三岁小儿夜里见到都会吓得啼哭。

    壮汉停下脚步,朝阿努看去,“轻歌在哪?”

    阿努见对方提及轻歌语气并未有任何波动,双眼里竟是还泛起了慈爱之色,阿努的脸色也缓了下来,问道:“阁下认识小姐?”

    “当然。”壮汉道:“你就去跟她说,她二舅姥爷来了。”

    “阁下稍等,奴才这就去禀告小姐。”

    壮汉应了声,随意的在一块假山上坐下。

    于他来说,假山这种高度,完全是为他量身定制的座椅。

    内院。

    轻歌看着面前的阿努,皱起眉头,“二舅姥爷?”

    她何时多出了个二舅姥爷?

    阿努见轻歌大惑不解,也懵了,“难不成是来夜家找茬的?”

    “好大的胆子,老夫倒是要看看,是谁敢冒充我孙女的二舅姥爷!”夜青天拍桌而起,怒道。

    “那人长什么样?”轻歌看了眼夜青天,约莫想到了什么,便问道。

    阿努回答道:“身高十五尺,面容尽毁,双眼龟裂。”

    “是他。”

    轻歌蓦地站了起来,回头看向姬月,相视一笑。

    “是谁?”夜青天眼巴巴的问。

    轻歌回眸,“我二舅姥爷。”

    夜青天:“……”

    轻歌与姬月携手朝外院走去,夜青天犹豫了会儿,便也就跟上了。

    轻歌一到外院,就看见一个庞然大物。

    “小轻歌,舅姥爷可想死你了,来香个。”

    阎如玉看见轻歌,从假山上走了下来,张开双手朝轻歌飞奔而去,只是尚未近轻歌的身,轻歌与他之间,多出来一道身影。

    姬月冷冷地看着阎如玉。

    阎如玉双手僵住,而后放了下来,撇了撇嘴,道:“真是,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这还没嫁呢,就开始护犊子了?”

    姬月一言不发,气势凛然。

    阎如玉人高马大,谁知他会不会一不小心控制不好力道把他家姑娘的胳膊给卸了。

    此时,夜青天赶了过来,一双眼睛,在阎如玉身上使劲瞅着,总觉得有些熟悉,似曾相识,却想不起是谁,若是以前见过,如此奇葩的人,应该不会忘了才对。

    “这位是?”夜青天看向轻歌,问道。

    “母亲的兄长,阎如玉。”轻歌道。

    “阎如玉?”夜青天异常震颚,陡然将双眼瞪大,“阎如玉不是死了吗?”

    “老头,我可是要长命百岁的人,你怎么能诅咒我死?”阎如玉不悦的瞥了眼夜青天。

    夜青天紧皱着眉头,双眼精光四射,仔细端详着阎如玉的脸。

    因阎如玉是阎碧瞳的兄长,倒也打过交道。

    只是,记忆里的阎如玉,当真称得上是颜如玉,相貌堂堂,俊美无俦,可谓是应了那一句,瞻彼淇奥,绿竹青青,有匪君子,充耳莹,会弁如星。

    “岁月真是把杀猪的刀。”

    夜青天回过神来,捋了捋胡子,同情地看着阎如玉,摇头叹息。

    阎如玉:“……”

    敢情这老头在骂他是猪?

    亦或者是说他丑?

    “夜家的人,都不是什么好人。”阎如玉气恼的哼道,看见轻歌,脸上突地堆积起笑容,“当然,除了小轻歌。”

    轻歌扯了扯笑。

    一段时间未见,阎如玉的精神状态俨然好了很多。

    以前刚从死亡沼泽里出来时,阎如玉不敢直面不堪容貌,如今,却能开出玩笑来。

    “进来喝杯茶吧。”轻歌道。

    “不了。”阎如玉道:“近日我都在南皇国,昨天听说你订婚的消息,连夜赶来。”

    阎如玉一面说着,一面解下身上背着的包袱,他打开包袱,从中拿出一方楠木盒,放在轻歌手上,道:“世人只知南皇国师爱慕碧瞳,且对你娘亲念念不忘,却不知,她与南皇国师之间有着深厚的感情,此次我去南皇,在山林的小木屋里找到了这位国师,这是你娘亲遗留下来的,说你等你及笄之后给你,只可惜,这几年,国师身体日渐虚弱,山路也被阻断,故此,才没有及时给你。”

    “娘亲的遗物?”轻歌出神的看着手中的楠木盒。

    阎如玉神色黯淡,道:“遗物吗?”

    他始终不愿相信,那样美好的女子,就这么死了。

    “你且留着,瞳瞳留下来的东西,绝对不差。”阎如玉道,突地嗤了一声,“瞧瞧你那该死的爹,就你这么一个宝贝女儿,死之前也不知道给你留下点财产,保你荣华富贵,真是太失败了。”

    阎如玉一脸嫌弃。

    夜青天听见有人如此议论诟病自己引以为傲的儿子,顿时暴走了,“年轻人,话可不是这么的说的。”

    阎如玉腹黑的说道:“老人家,别动怒,你看你都一大把年纪了,半只脚踩进棺材的人了,别气得双眼一瞪魂归西去,可就得不偿失了。”

    夜青天咬牙,“放心,老夫绝对会福如东海,寿比南山,你死了老夫都还能活蹦乱跳的。”

    阎如玉嘴角抽搐了几下。

    轻歌扶额,把楠木盒收好,道:“不留下来吗?”

    此时,阿努忽的走来,“小姐,门外,有一位年轻的姑娘,说是你在迦蓝学院的朋友。”

    “迦蓝的朋友?”轻歌蹙眉。

    阎如玉突地暴跳,“小轻歌,舅姥爷我先走了,再会,再会。”

    说完,阎如玉便如猴子般蹿了出去,落荒而逃,仿佛被人追杀一般。

    “让她进来。”轻歌回过头,看向阿努,道。

    不一会儿,年轻的姑娘便走了进来。

    女子一袭青衫,面容有些婴儿肥,明眸皓齿,峨眉宛转,成熟间不失清纯。

    “轻歌。”女子抱住轻歌手臂。

    “瑶瑶,你怎么来了?”轻歌问。

    此人赫然是绿瑶瑶。

    “你离开迦蓝,西双姐也要走,我待着还有什么意思。”绿瑶瑶说着,贼眉鼠眼的朝四周看去,“轻歌,你看见了玉郎吗?”

    “玉郎?阎如玉吗?”夜青天凑过来一张脸,八卦的问道。

    绿瑶瑶诚实的点头。

    噗嗤

    夜青天捧腹大笑,脸都皱在了一起,一面笑,嘴里还一面念叨着,“玉郎?玉郎?哈……哈哈哈……”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