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940章 我在地狱等你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字一字,宛如刀剑,切割开极北女王的血肉。

    心脏,埋藏在血液里,惴惴不安。

    少女白嫩的手掌拍了拍她的脸,清脆的声音,宛如利刃嗡鸣。

    “记住了,没有下次。”

    少女松开手,脚尖点地,黑色的身影,掠过长空,去往北月王朝。

    帝都城外,槐树下,少年绅士温柔,双眼碧蓝如深海。

    狂风呼啸。

    一道身影蹿来,立于少年身侧。

    “回来了?”少年温柔的问。

    夜菁菁点了点头,“幸好赶来了。”

    “不去看看她?”少年问道。

    比之两年前,少年长高了不少,也愈发精瘦,双眼,邪魅长细。

    “晚上去吧。”夜菁菁懒洋洋的说。

    少年神色暗郁,“时间争分夺秒,你不能浪费,不然会有生命危险。”

    夜菁菁轻咬下嘴唇,“姐姐心思缜密聪慧,晚上去偷偷看了一眼就好,白天指不定会被她发现,虽说偷跑出来会承受些痛,不过也值了。”

    少年欲言又止。

    夜菁菁笑,“别担心我,我命大,死不了。”

    一号轻轻叹了口气。

    两个女人,都是这样固执。

    却说那侧,极北女王落荒而逃,跌跌撞撞地掠回血族。

    血族。

    一张水晶石床上,四周挂满白色纱幔,南面方向上挂着一卷画,画上的女子黑衣着身,双瞳如清潭般冰冷,眉间一抹蓝焰,嘴角勾着轻狂张扬,似笑非笑。

    只是,这精致的画上,铺满了粘稠猩红的血,几枚银色小巧的飞镖,分别插进画卷,入木三分,锋刃湮没于坚硬如磐石的壁面。

    眉心、脖颈、左心房、双眼,各插一枚飞镖,为了形象生动,还特地灌入了血,呈现出惊恐惊悚的姿态。

    画卷上的女子,俨然是夜轻歌!

    白色纱幔舞动,露出一截莲藕般的手臂,手臂血孔上,插满了黑针。

    房门被人打开,极北女王仓皇跌撞了进来。

    “夜轻歌死了?”纱幔内,床上的女子,发出沙哑的响动。

    极北女王身体止不住打了个寒颤,低着头,不敢出声,双眼里溢满了恐惧。

    曾经,她是极北之地风采照人的尊者,手段狠辣,风行雷厉,然而,在兰无心面前,她只是个被吓破胆的失败者。

    兰无心,才是真正让人恐惧的厉鬼。

    兰无心枯瘦如柴,眼窝深陷,她躺在水晶玉床上,一动不动,发黑的嘴角,溢出冷嘲,“失手了?”

    三个字,让极北女王心头微颤。

    她蓦地跪在床边,低着头,诚惶诚恐的道:“夜轻歌有幽冥岛的人撑腰。”

    “幽冥岛?”

    兰无心嗤笑一声,“倒是我小觑她了。”

    “如今,我们要怎么办?”极北女王忐忑的问。

    “等。”

    “等?”

    “死犹然可怕,然而,比死还可怕的,是生不如死,杀人,是给人痛快,折磨,才能给自己快乐。”兰无心脸上浮现诡谲颜彩:“杀了她,倒是便宜她了,要慢慢折断她的四肢,挑开她的筋脉,开膛破肚,再给她一面镜子,让她亲眼看见自己家破人亡,陷入绝境,那才是惊心动魄呢。”

    极北女王艰难的吞了吞口水。

    她双膝跪在冰冷的地面上已然麻木僵痛,在兰无心没有下令的情况下,她却是不敢随意乱动。

    “夜轻歌,先留着她的狗命。”

    兰无心道:“她不是重情重义吗?我们就把她身边的人,全部杀光,羞辱至死,再欣赏她堕入地狱深渊时的美丽表情。”

    极北女王脸色煞白。

    她如今的状态,便是与魔鬼跳舞。

    但这一切,都是因为夜轻歌!

    若不是她,她现在还是威风凛凛的极北女王,受人景仰,有男宠无数,何至于沦落到给兰无心当走狗的地步?

    “可是幽冥岛那边?”极北女王皱眉,问。

    当她还是极北女王时,只知幽冥岛是死亡领域,进入血族后,才知,幽冥岛是邪恶势力和暗黑魔法师的天堂。

    “幽冥岛和血族一样,都见不得光,私下里进行即可,不必担心他们。”兰无心道:“你该不会真以为,幽冥岛岛主会为了一个夜轻歌,与血族为敌吧?”

    “兰长老聪慧,是我考虑不周。”

    极北女王低垂下高傲的头颅。

    兰无心闷哼一声,闭上眼,“去吧。”

    “是。”

    极北女王似是怕打扰到兰无心,蹑手蹑脚的离开,走出去后,回过身来,轻声将门掩上。

    幽风渗透进窗棂,吹着雪白幔帐徐徐舞动。

    床上的女子,打开双眼。

    黑色的眼瞳,逐渐被鲜血染红。

    她脸上勾起了怪异的神情,扭曲,狰狞,犹如赌徒般放射出幽绿的凶光。

    “只有我一个人在地狱里沉沦,怎么好玩呢?”

    “夜轻歌,别担心,很快,你也要下来陪我了呢。”

    兰无心嘴角咧开的弧度无限扩大。

    佣兵协会。

    清冷荒凉的宫殿内,冥千绝坐在桌前,观望着棋局,而后夹起一子,落于棋盘中央。

    “鱼,得慢慢钓才能上钩。”冥千绝诡异的道。

    片刻后,虞姬走了进来,行了个礼后,道:“夜轻歌今日订婚宴,安溯游、无虞前去,天降惊雷,劈在无虞身上,毁坏了丹田,身受重创,昏迷不醒,极北女王想要下手,却突然又回去了。”

    “回去?”

    冥千绝把玩着手中晶莹剔透的棋子,眉头轻蹙,“兰无心、极北女王都不是什么善茬,既然决定出手,若不拼个你死我亡,就不会出手,这是怎么回事?可调查清楚了?”

    “难以调查,只不过,帝都城外的一座无名山,忽的坍塌了,上面不仅有极北女王的气息,还残留着来自于幽冥岛的邪恶力量。”虞姬如实回答。

    “幽冥岛?”

    冥千绝眉头微蹙,长指转动着手上的翡翠扳指,“一年前,占卜出了阴魔命格星,这颗星象,与夜轻歌拥有的贪狼、紫微二星无限接近,隐隐有众星拱月母鸡护犊之态,而且,阴魔命格星当初所处的位置是四星北面,起初我以为是在极北之地,如今看来,有可能是幽冥岛。”

    虞姬若有所思。

    “关上门窗。”冥千绝下令。

    “主子?”

    “启动七星阵法占卜,看看阴魔命格星如今在哪个方位,若在北月王朝的话,那么,阻止极北女王的人,便是阴魔命格星的拥有者。本尊倒是想知道,究竟会是夜轻歌身边的哪个人呢?”

    冥千绝拂袖起身。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