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939章 天灾人祸?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安溯游脸色难看不已,他抱着身受重伤的无虞,颇为狼狈的走出夜家大院。

    随后,银澜带着人过来清理血迹。

    “等会儿熏点艾叶来去去晦气。”夜青天嘴角不由自主抖动了下,道。

    酒桌上的人们,此刻都是呆愣的状态。

    迦蓝院长,大长老,德高望重的人物,无论去到哪里,莫说十里相迎吧,起码会受到厚待,怎么来了个夜家,不仅平白无故遭雷劈,丹田毁坏肋骨断裂,还被人嫌弃至此,就连艾叶都拿出来了。

    当然,没人会知道,那莫名其妙突如其来从天而降的雷电,并非天灾,而是人祸。

    也是,谁会想到,以人类的本事,能够驾雷驭电。

    就譬如当日在圣罗城城主府的夜轻歌,以惊雷青电之天术吞噬掉玄精铁牢上的电元素时,就连冥千绝也只是想到电元素失效,或是夜轻歌侥幸,却不敢相信,夜轻歌当真有那种逆天的本领。

    毕竟,就像是离奇古怪的无稽之谈。

    安溯游、无虞离开后,夜府的氛围明显好了起来,不再那么僵硬。

    碧西双走上前,有模有样的拱起双手,作揖,“轻歌,有夫如此,还复何求?恭喜!”

    “彼此彼此。”轻歌瞥了眼李富贵,笑道。

    李富贵微微颔首。

    碧西双的到来,无疑是惊艳的。

    恢复容貌后的她,惊才艳艳,绝色无双,不似夜倾城的冷清冷心,也不似轻纱妖的妖冶如毒,更不似轻歌的清丽绝代,而是一种昙花一现般的美,让闻者动容,见者难忘。

    看着碧西双的脸,轻歌便想起那个白璧无瑕却是阴魔命格星拥有者的姑娘。

    本该是白纸一张,却逐渐被尘世污染,发黑。

    轻歌眸色黯淡。

    她去迦蓝的初衷,除了因为安溯游在永安城郊的帮忙外,其根本原因却是夜菁菁。

    夜菁菁的脸,张月柔的命,都是被夜清清所毁、所杀。

    间接原因是她。

    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

    在夜家因订婚宴而锣鼓喧天热闹非凡时,神秘的血族,悄然窜出一道身影。

    那人衣着暴露,身材丰满,极具韵味的脸,满是娇媚之色。

    她踏着清风而来,无人发现时,朝北月王朝的方向暴掠而去。

    不过弹指而已。

    北月帝都城,上空。

    女子脚踩精致小巧便于隐藏的飞行灵器,居高临下的俯瞰着苍茫大地上的渺小城池。

    她勾起一边唇角,杀意毕露。

    “夜轻歌,我的夏夙死了,你还配得到幸福吗?”

    女子的声音,仿若来自深寒地狱。

    正在夜府大院敬酒的轻歌,似是察觉到什么,抬起头,朝苍穹看去,轻蹙烟眉。

    落日西下,残阳如血,余晖镶嵌着荒芜的城。

    越是美丽,越是破败,枯萎的更加快。

    高空。

    极北女王往下掠去,电闪雷鸣之间,在夕阳之下划出一道深沉痕迹。

    然而,就在她要去往夜府时,斜叉里,一道漆黑的身影,狂奔而来,速度快到极致,以掩耳不及迅雷之势,爆发出强大的力量,似要摧毁这天,这地。

    狂风在那人身体两侧穿梭而过,幻化成锋锐的利刃,犹如万瓦崩裂,百舸争流!

    她身形娇小,身着简便华美纱裙,小巧俏脸上罩着一张曼陀罗面具,三千青丝随意飘散,在风里翩跹舞动,一双眼,彻骨的寒,黑到极致,衍生出紫色,似有荆棘花,围着她而怒放。

    刹那间,她飙至极北女王身旁,一把扣住极北女王的脖颈,朝旁边砸去,将距离帝都城很远的一座山脉砸碎。

    翕然,少女身影在长空划过,在青空留下几道残影,阴风阵阵,她已然到了山脉之上,凌空而站,看着极北女王的双眼之中,透露出癫狂慑人的杀意,“极北女王,你胆敢动她一下试试!”

    娇嫩清脆之声,却像是淬了毒和冰一般,尚未至黑夜,就已让人毛骨悚然。

    极北女王从一堆碎石之中爬出,捂着胸口,吐出了一口血。

    她紧皱着眉头,目光扫及毒辣少女脸庞上的面具,“你是幽冥岛的人?”

    “还不算太蠢。”

    少女双手环胸,一双眼,像是宇宙黑洞,容纳了邪恶的午夜之黑和高贵优雅的绛紫。

    “幽冥岛和血族多少年来互不打扰,你这是什么意思?是想要血族与幽冥岛开战吗?”极北女王咬牙切齿。

    “你算什么东西,也配代表血族?”少女冷笑,脸上露出阴寒,“若非看在血族的面子上,你早已下地狱了。”

    极北女王与之对视,身体震悚,一阵恶寒,起了一堆鸡皮疙瘩。

    即便隔着面具,她也能感受到,这少女年纪不大,但实力深不可测,尤其是那饱满的邪恶力量,仿佛是巅峰时期的暗黑魔法师。

    极北女王颤了一下。

    “夜轻歌是我仇敌,你与夜轻歌是什么关系?”极北女王试探性的问道。

    兴许,与对方有误会。

    她始终不愿相信,夜轻歌能神通广大到与幽冥岛的人也有关系。

    幽冥岛,那可是最邪恶的世界。

    堪称十八层地狱以下的领域。

    “夜轻歌吗?”少女似是露出了懊恼神色。

    极北女王见此,心内一阵狂喜。

    果然,只是个误会罢了。

    对方并不认识夜轻歌。

    然而,极北女王脸上的笑,才维持一瞬不到,就已渐渐凝固。

    长空之上的少女,倏地往下飞掠。

    眨眼,就到了极北女王的身后。

    她娇柔细腻的双手,抬起,环住极北女王的脖子,下巴抵在极北女王的肩膀上。

    纱袖往下堆积,露出了两条玉臂柔荑,吹弹可破雪圆嫩的肌肤上,雕镂着漆黑的荆棘花图腾,覆盖两条手臂,像是魔鬼自深渊里伸出的爪子。

    极北女王的身体僵住,莫名的恐慌感陡然升起。

    她瞪大眼,四肢绷紧成一根随时崩断的弦。

    紧贴着她身体的少女,眯起眼睛笑开了花儿,双眼之中的黑紫,比那夜色还要浓郁,妖魅。

    “夜轻歌,我的人,你若敢伤她一丝一毫,即便是有血族出面,我也要将你抽骨剥筋,烈火烹油,煮成熟肉来喂血鹫。”

    曼陀罗面具下,笑色阴郁。

    昔日洁白的纸,彻底,变黑。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