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938章 恶人自有天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满堂宾客,甚至是安溯游,都没缓过神来。

    皆呆愣的看着暗青色电光化为一条暗青游龙,俯冲而下,以流星追月,排山倒海之势,劈在了无虞的天灵盖上。

    伴随着一道震耳发聩的雷声,电光炸开了花儿。

    无虞想逃离,却挪不开脚。

    四肢仿佛被灌了沉重的铅,使不上半点儿力气,也不为他控制。

    他依旧保持着仰头的姿势,灰浊的老眼稍微放大出惊惧的姿态,他引以为傲的实力,在那凶残漫天的雷电之下,好似不堪一击,毫无招架之力。

    姬月嘴角,噙着一抹冷嘲的笑。

    他的姑娘,他都舍不得骂,老东西也敢?

    然而,在电龙与无虞亲密接触的前一刻,熙子言戴着薄皮黑手套的长指轻轻一捏。

    与此同时,电龙之上,有着绿焰生花,而后,电龙才毫不留情地劈在了无虞的天灵盖上。

    暗青色的电丝,发出“嗤嗤”之声。

    绿色火焰,妖魅如斯。

    “啊”

    电流击遍全身,无虞的身体不断痉挛颤抖,他张大嘴,发出沙哑嘶吼的咆哮,鲜血自嘴里喷薄而出,头上束发的玉冠碎裂开,满头花白的发炸开,往上翘起。

    发间,似乎还有雪色的烟,袅袅升腾。

    无虞身体表面,依旧有丝丝缕缕的电色窜来窜去。

    “果然是恶人自有天收。”姬月啧啧笑着,说话时,余光瞥了眼熙子言。

    熙子言没有出手的话,无虞的五脏六腑都会被雷电劈开,死无葬身,粉身碎骨。

    熙子言走上前来,站在姬月耳边,用只有两人听得到的声音说:“你疯了?”

    近来有九界守护者在四星大陆巡逻,只要姬月稍微释放出属于妖域的力量,就会被九界守护者发现。

    届时,将酿成大错,轻则关进九界天牢,重则会被制成木骨,沦落为柴火,灰飞烟灭。

    适才,熙子言遏制了电龙的威力,也将天穹之上的雷电气息掩盖,如此,便不会被其余九界守护者察觉。

    至于他为何不阻挡。

    熙子言眼底闪过精光

    在他眼里,无虞该死。

    倚老卖老,为老不尊!

    故此,他只是将电龙余威消去,保留无虞一条命而已。

    无虞宛若癫痫,颤巍巍软若无骨地瘫倒在地,干涸枯裂的唇齿,不断地喷出鲜红的血,血里,甚至还有电丝闪烁。

    碧西双牵着李富贵的手走过来,看了眼红毯上的血,细长秀丽的眉轻蹙起,说道:“大吉之日不该见血,不然不吉利,好在只是订婚宴,成亲的时候可要好好注意。”

    李富贵温柔的望着碧西双。

    看来,碧西双的心里,再也没有无虞了。

    无虞倒在地上,老眼里有着不可置信。

    他痛苦不堪,遭受天降之灾,她竟然只看到见血不吉利?

    轻歌漠然点了点头,“的确,来人,把血清理干净。”

    “丫头,过分了。”安溯游再次出声。

    轻歌挑眉,朝安溯游看去,道:“安院长,何必在我夜家装什么假仁假义?无虞今日为何来此,你心知肚明却不阻止,无虞出言不逊,辱我欺我夜家,你视若无睹,他受天降之灾,与我何干?我不过是想图个吉利而已,你又有什么资格,以何种身份在我面前说教?”

    “在极北时,就已恩怨分明,日后,你过阳光道,我走独木桥,我与迦蓝,也没有任何关系,你们二位,在我订婚宴时前来,到底是何居心呢?”

    轻歌言辞犀利,声音不高,却让所有人心头齐齐一颤。

    面对昔日良师,她半分情面也不讲。

    不

    她给了情面,只是无虞咄咄逼人。

    平日里,她只当是跳梁小丑罢,不予理会。

    只是,今日订婚宴,是大喜的日子!

    安溯游看着女子姣好的面容,叹了口气。

    在迦蓝,听说夜轻歌订婚之事,碧西双、李富贵要去北月,无虞便要跟着一路前来。

    安溯游怎会不知无虞肚子里的坏水,

    他之所以也来,是熬不过良心的谴责,夜夜噩梦,总是有夜轻歌的存在,她满身是血,脸上千疮百孔,鲜血肆意横流,模糊的肉里镶嵌碎石,她遍体鳞伤的趴在地上,深处绝望,他是她唯一的希望。

    她一点点的爬向他,血淋漓的手攥住他的脚踝。

    她说,师父,帮我。

    他冷漠的好似一块冰,看着她在绝望里挣扎,看着她由崩溃渐渐坚强,从不起眼的石头,慢慢打磨成黑曜宝石。

    安溯游想来北月看看昔日最宠爱的徒儿的状况。

    奈何,等他听见夜轻歌拜金蝉子为师时,心里头无端衍生出来怒气。

    那把胭脂伞,他见过,是金蝉子所炼制的独门兵器,那把兵器里,有金蝉子和其爱人的血,因金蝉子妻子不能生育,胭脂伞,便是两人爱情的结晶。

    金蝉子说,胭脂伞,以血为媒,等有缘人驭之。

    所以,安溯游虽不想相信,但清楚,金蝉子的确是夜轻歌的师傅。

    如若夜轻歌是胭脂伞的有缘人,她的确有那个本事入金蝉子的眼。

    之所以顺着无虞的话去想,只是他不肯承认罢了。

    兴许,是迦蓝院长的自尊心和道德良知在作祟。

    无虞满脸痛苦,白发倒竖。

    他突地捂着自己的丹田,惊恐的喊着,“丹田,丹田,我的丹田!”

    于修炼者来说,丹田是命,是尊严的象征。

    没有丹田,便就是个不能修炼的废物。

    无虞风光辉煌了一辈子,谁能想到,会在老年一无所有。

    安溯游猛地反应过来,蹲下身子,查看无虞的伤势。

    “七根肋骨断裂,胸腔淤血,心脉堵塞,丹田碎成齑粉,神经薄弱……”每说一句,安溯游的脸色便白了几分。

    反观无虞,坠入绝望崩溃之中,竟是承受不住打击,昏死过去。

    安溯游闭上眼,他猛地朝苍天看去,乌云消散,雷电不再,温暖的阳光洒在莽莽大地上。

    仿佛,只是为了给无虞一顿揍,才汇聚如此末世之景。

    安溯游横抱起无虞,起身。

    天灾,天灾

    当真是天灾吗?

    安溯游蓦地朝姬月看去。

    男子异瞳妖冶美丽,危险如豺狼虎豹,邪肆得不可思议。

    “安院长,慢走。”姬月风生一笑。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